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滕王閣序 初唐 王勃

(2010-05-06 09:16:52)
标签:

初唐四杰

《滕王阁序》

王勃

洪都

杂谈

分类: 古名篇誦讀

滕王閣序 初唐 王勃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瓯越。物華天寶,龍光射牛斗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雄州霧列,俊采星馳,台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襜帷暫駐。十旬休假,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俨骖騑于上路,訪風景于崇阿。臨帝子之長洲,得天人之舊館。層巒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鶴汀凫渚,窮島嶼之萦回;桂殿蘭宮,即岡巒之體勢。

  披繡闼,俯雕甍。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纡其駭矚。闾閻撲地,鍾鳴鼎食之家;舸艦彌津,青雀黃龍之舳。雲銷雨霁,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鹜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遙襟甫暢,逸興遄飛。爽籁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睢園綠竹,氣淩彭澤之樽(;邺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四美具,二難並。窮睇眄于中天,極娛遊于暇日。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望長安于日下,目吳會于雲間。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阍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

  嗟乎,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于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于海曲,豈乏明時?所賴君子見機,達人知命。老當益壯,甯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猶歡。北海雖賒,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嘗高潔,空余報國之情;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悫之長風。舍簪笏于百齡,奉晨昏于萬里。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茲捧袂(mèi),喜托龍門。楊意不逢,撫淩雲而自惜;鍾期相遇,奏流水以何慚。

  嗚呼!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丘墟。臨別贈言,幸承恩于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于群公。敢竭鄙懷,恭疏短引;一言均賦,四韻俱成;請灑潘江,各傾陸海雲爾:

  滕王閣詩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鸾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

  閑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王勃作《滕王閣賦》的傳說

王勃與滕王閣序

  王勃字子安,绛州龍門(今山西省河津縣)人,初唐四傑之一。爲隋末大儒王通的孫子,王通生二子,長名福郊,次名福峙,福峙即王勃之父,曾出任太常博士、雍州司功、交趾縣令、六合縣令、齊州長史等職。王勃生長于書香之家。

  王勃詩文俱佳,爲初唐四傑之首,在扭轉齊梁余風、開創唐詩上功勞尤大,爲後世留下了一些不朽名篇。他的五言律詩《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是中國詩歌史上的傑作,爲人們所傳誦,“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已成爲千古名句,至今常被人們引用。而王勃最爲人所稱道、千百年來被傳爲佳話的,是他在滕王閣即席所賦《滕王閣序》。對此事,《唐摭言》所記最詳。

  《舊唐書•楊炯傳》說:“炯與王勃、盧照鄰、駱賓王以文詞齊名,海內稱爲王楊盧駱,亦號爲四傑。”初唐四傑,在中國文學史上是非常著名的。初唐四傑反對六朝以來頹廢绮麗的風氣,提出一些革新意見,開始把詩文從宮廷引嚮市井,從台閣移到江山和邊塞,題材擴大了,風格也較清新剛健,對于革除齊梁余風、開創唐詩新氣象,起了重要的作用。講中國文學史,尤其是唐代文學史,沒有不講到王楊盧駱的。

  滕王閣因王勃的《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即《滕王閣序》名揚四海,序因閣流芳百世,南昌古城也因此平添不少文采風流。

  繼王勃之後,唐代王緒寫《滕王閣賦》,王仲舒寫《滕王閣記》,史書稱之爲“三王記滕閣”佳話。文學家韓愈也撰文述“江南多臨觀之美,而滕王閣獨爲第一,有瑰麗絕特之稱”,故有“江西第一樓”之譽。

  滕王閣爲曆代封建士大夫們迎送和宴請賓客之處,明代開國皇帝朱元璋也曾設宴犒賞諸臣,賦詩填詞,觀看燈火。

  上元二年(675年)秋,王勃前往交趾看望父親,路過南昌時,正趕上都督閻伯嶼新修滕王閣成,九九重陽日在滕王閣大宴賓客。王勃前往拜見。閻都督早聞他的名氣,便請他也參加宴會。

  閻都督此次宴客,是爲了嚮大家誇耀其女婿的才學。讓女婿事先准備好一篇序文,在席間當作即興所作書寫給大家看。宴會上,閻都督讓人拿出紙筆,假意請諸人爲這次盛會作序。大家知道他的用意,所以都推辭不寫。

  至末座之王勃時,年輕的王勃不谙此道,躊躇應允,令滿座愕然。

  王勃行文習慣小酌,然後蒙頭少睡,起來後揮毫而就,這是王勃“打腹稿”的方式。逢此盛宴,小寐難成,王勃于是端坐書案,神情凝注,手拈墨碇緩慢磨墨,借機醞釀才思。

  閻都督老大不高興,拂衣而起,轉入帳後,教人去看王勃寫些什麽。聽說王勃開首寫道“南昌故都,洪都新府”,都督便說:不過是老生常談。又聞“星分翼轸,地接衡廬”,沈吟不語。等聽到“落霞與孤骛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都督不得不歎服道:“此真天才,當垂不朽!”。急令衆文武返滕王閣開懷暢飲,盡歡而散。

  《唐才子傳》則記道:“勃欣然對客操觚[gū酒器],頃刻而就,文不加點,滿座大驚。”

  此次盛宴,也因此一段佳話而名垂文史。

  可惜天妒英才,王勃寫序後的第二年,在探其父的途中渡海溺水而逝。終年27歲。

  今滕王閣右側有俯暢園,中有王勃的石雕像。漢白玉王勃石雕像,矗立在一湖清漣之中。翩翩佳公子的年青詩人,睿智的目光,好象嚮浩瀚天際遠眺,似乎想穿透雲層,探索他自己坷坎的命運。

1:王勃作《序》的傳說

一、時來風送滕王閣

    《時來風送滕王閣》,指的就是初唐詩人王勃,九九重陽登臨滕王閣作《序》的神話般故事。

    傳說,王勃自幼聰明過人,六歲能文,十四歲授任朝散郎,有“神童”之譽。後因故免官,其父王福畤受牽累,貶遷南海炎熱之鄉的交阯爲官。上元二年(公元675年)九月,王勃從山西動身,赴交阯省親,坐船逆長江而上,來到江西與安徽地界。在彭澤縣東北,東流縣西南,有一座馬當山,形勢險峻。王勃船到馬當,突遇風浪。船不能開,于是避風馬當山廟下。王勃到廟裏觀瞻暸一番,正想回船去,突見一位老者坐巨石上,神態非凡,問王勃:“來的是王勃嗎?”王勃大驚,老者說:“明日重九,滕王閣有盛會,若往赴宴會,作爲文章,足垂不朽。”王勃回道:“此地離洪都六七百裏,一夜豈能趕到?”老者笑道:“妳只管上船,我當助清風一帆,使妳明日早達洪都。”老者言畢,笑而遠遁。依照老者指引,王勃登舟,一路神風吹送,次日淩晨便到暸南昌,按時與會,揮筆寫下暸千古不朽之作——《滕王閣序》

二、赴會作序

    傳說王勃于重九之日趕到南昌,洪都府閻都督果然設宴,遍請江右名儒。閻公對諸儒道:“帝子舊閣,洪都絕景,在座諸公,欲求大才,作此《滕王閣記》,刻石爲碑,以記後來。”原來,閻公女婿吳子章早隔宿草就序文,故在座諸公假裝不敢輕受,只一心要推讓給吳子章,好讓閻公翁婿名利雙收。恰好輪到王勃面前,王勃便不推遲,索筆求紙。小吏報所寫詩文,當報到“南昌故郡,洪都新府”,閻公道:“此乃老生常談,誰人不會!”吏又報“星分翼轸,地接衡廬”,閻公道:“此故事也。”吏三報“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瓯越,”閻公不語。吏又報“物華天寶,龍光射牛鬥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閻公喜曰:“此子視我爲知音。”吏再報“落霞與孤鹜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閻公聽罷,以手拍幾,說:“此子落筆若有神助,真天才也!”滿座盡皆失色,閻公攜王勃之手,盛酒滿觚[gū酒器],王勃酣醉。諸儒中突有人喊:“慢!”原來是吳子章,只見他高聲道:“此爲舊文,並非新作。三歲孩童都能背誦,不信,我將當衆背誦。”果然,一字不漏。王勃笑曰:“貴婿之記憶能與楊修、曹植媲美。不過,請問這篇舊文之後有詩嗎?”吳子章答:“無詩。”王勃再揮毫寫詩八句: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鸾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

     閑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寫罷,滿座複驚。王勃問:“是新作,還是舊作?”吳子章大慚而退。衆賓拉住,說:“王勃大作,令婿記性,皆天下罕有,真可謂雙璧。”吳子章與王勃就席前互敬美酒,至醉方散。

三、詩空一字

    只說王勃大筆揮毫作暸《滕王閣序》不待辭別,攜暸下人,便匆匆離席,直奔江邊乘船而去。衆人正告退之際,閻都督喝一聲:“慢,怎麽結尾一詩,末一句空一字未寫?”衆人近前,果見詩空一字。閻公說:“只怕我等輕慢了王詩人,故空一字作難大家來猜,大家就猜猜罷。”衆文人面面相觑。有人說:“檻外長江 自流”,所空的字應是“獨”字,也有的說是“船”字。問到吳子章,他冥思苦想了良久,也只是說“水”字。閻公露不喜之色,說:“獨字太淺,不合王郎詩境;船字太俗,不足論;水字太露,毫無詩意。”閻公問:“此時王勃船至何處?”衙衛答:“最快到了豐城。”閻公令:“快馬追王郎,千金求其一字。”

    衙衛快馬加鞭,追上王勃,說明來意,王勃笑之,說:“王勃豈敢戲弄都督大人!我將這一字寫在妳手心,見了都督方可伸掌,否則此字會不翼而飛。”便索了一支筆,不蘸墨,在衙衛手心畫了一陣,令其握拳,拜別。

    衙衛回府,在閻都督面前伸開手掌,竟空無一字。閰公自語:“怎麽會空空如也呢?千金難買一字啊!”猛然一驚,莫非是一“空”字。

    “妙哉!好一個‘空’字!”衆人附和稱贊。

    閰都督拍案叫絕:“‘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這個‘空’字用得妙,萬千感慨,盡在這個‘空’字上。”

 

2:新修滕王閣記 韓愈

  愈少時,則聞江南多臨觀之美,而滕王閣獨爲第一,有瑰偉絕特之稱。及得三王,所爲序、賦、記等,壯其文辭,益欲往一觀而讀之,以忘吾憂,系官于朝,願莫之遂。十四年,以言事斥守揭陽,便道取疾以至海上,又不得過南昌而觀所謂滕王閣者。其冬,以天子進大號,加恩區內,移刺袁州。袁于南昌爲屬邑,私喜幸自語,以爲當得躬詣大府,受約束于下執事,及其無事且還,倘得一至其處,竊寄目償所願焉。至州之七月,诏以中書舍人太原王公爲禦史中丞,觀察江南西道,洪、江、饒、虔、吉、信、撫、袁悉屬治所。八州之人,前所不便,及所願欲而不得者,公至之日,皆罷行之。大者驿聞,小者立變,春生秋殺,陽開陰閉,令修于庭戶。數日之間,而人自得于湖山千裏之外。吾雖欲出意見,論利害,聽命于幕下,而吾州乃無一事可假而行者,又安得舍己所事以勤館人?則滕王閣又無因而至焉矣。其歲九月,人吏浃和,公與監軍使燕于此閣,文武賓士,皆與在席。酒半,合辭言曰:「此屋不修且壞,前公爲從事此邦,適理新之,公所爲文,實書在壁。今三十年,而公來爲邦伯,適及期月,公又來燕于此,公烏得無情哉?」公應曰「諾」。于是棟楹梁桷板檻之腐黑撓折者,蓋瓦級磚之破缺者,赤白之漫漶不鮮者,治之則已,無侈前人,無廢後觀。工既訖功,公以衆飲,而以書命愈曰:「子其爲我記之。」愈既以未得造觀爲歎,竊喜載名其上,詞列三王之次,有榮耀焉,乃不辭而承公命。其江山之好,登望之樂,雖老矣,如獲從公遊,尚能爲公賦之。元和十五年十月某日,袁州刺史韓愈記。

 

3:滕王閣

  滕王閣在曆史上有幾處,其中最知名的是位于江西省南昌市西北部沿江路贛江東岸,與湖南嶽陽樓、湖北黃鶴樓並稱爲“江南三大名樓”。登閣縱覽,春風秋月盡收眼底,近可見仿古商業街迂回曲折,錯落有致,西側贛江、撫江浩浩彙流,遠處長天萬裏,西山橫翠,南浦飛雲,長橋臥波,令人心曠神怡。

  滕王閣始建于唐代,後幾經興廢,明代景泰年間(公元1450~1456),巡撫都禦使韓雍重修,其規模爲:三層,高27米,寬約14米。今天的滕王閣,連地下室共四層,高57.5米,占地達47000平方米。

  滕王閣爲曆代封建士大夫們迎送和宴請賓客之處。明代開國皇帝朱元璋也曾設宴閣上,命諸大臣、文人賦詩填詞,觀看燈火。

  滕王閣之所以享有巨大名聲,很大程度上歸功于一篇脍炙人口的散文《滕王閣序》。傳說當時詩人王勃探親路過南昌,正趕上閻都督重修滕王閣後,在閣上大宴賓客,王勃當場一氣呵成,寫下這篇千古名篇《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即《滕王閣序》)。從此,序以閣而聞名,閣以序而著稱。王勃作序後,唐代王緒寫《滕王閣賦》,王仲舒寫《滕王閣記》,史書稱之爲“三王記滕閣”佳話。文學家韓愈也撰文述“江南多臨觀之美,而滕王閣獨爲第一,有瑰麗絕特之稱”,故有“西江第一樓”之譽。1300多年來,滕王閣曆經興廢28次,可謂慣看春花秋月,飽經雨雪風霜。

  重修後的滕王閣,高聳于南昌城西,贛江之濱。步入閣中,仿佛置身于一座以滕王閣爲主題的藝術殿堂。在第一層正廳有一幅表現王勃創作《滕王閣序》的大型漢白玉浮雕《時來風送滕王閣》,巧妙地將滕王閣的動人傳說與曆史事實融爲一體。第二層正廳是23.90×2.55米的大型工筆重彩壁畫《人傑圖》,繪有自秦至明的80位各領風騷的江西曆代名人。這與第四層表現江西山川精華的《地靈圖》,堪稱雙璧,令人歎爲觀止。第五層是憑欄騁目的最佳處。進入廳堂,迎面是蘇東坡手書的千古名篇《滕王閣序》。每一層都有一個主題,亦都與閣有關。

始建于唐永徽四年(653年),爲唐高祖李淵之子李元嬰任洪州都督時所創建。李元嬰出生于帝王之家,受到宮廷生活熏陶,“工書畫,妙音律,喜蝴蝶,選芳渚遊,乘青雀舸,極亭榭歌舞之盛。”

  滕王閣主體建築淨高575米,建築面積13000平方米。其下部爲象征古城牆的12米高台座,分爲兩級。台座以上的主閣取“明三暗七”格式,即從外面看是三層帶回廊建築,而內部卻有七層,就是三個明層,三個暗層,加屋頂中的設備層。新閣的瓦件全部采用宜興産碧色琉璃瓦,因唐宋多用此色。正脊鸱吻爲仿宋特制,高達35米。勾頭、滴水均特制瓦當,勾頭爲“滕閣秋風”四字,而滴水爲“孤鹜”圖案。台座之下,有南北相通的兩個瓢形人工湖,北湖之上建有九曲風雨橋。樓閣雲影,倒映池中,盎然成趣。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蘭亭序》
后一篇:感懷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