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宿迁李跃
宿迁李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026
  • 关注人气:6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灵魂在诗意的栖息里歌唱

(2017-06-09 17:42:58)
分类: 文艺评论

     灵魂在诗意的栖息里歌唱

        ——序韩芳的诗集《穿越生命的冬季》

                          李跃

生命是一条奔流不息的长河。穿过茫茫戈壁,穿过亘古高原,穿过岁月的风烟,栖居在诗意的一隅里,将喧嚣而宁静的时光,碾成记忆的碎片,让灵魂在这五彩缤纷的记忆中放声歌唱。生命,将不会淡然。————题记

 中国是“诗”的国度。自《诗经》起,开启了诗歌的发展史。《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直至“五四”时兴起的新诗,这些标志性性的时代文化符号,足以见证了中国几千年诗歌发展的辉煌历程。

特别是现代诗,近百年来,经过几代诗人的不断探索和发展,以其活泼自由的形式,意涵丰富的诗境,直白率真的语言特色,突破了古体诗“温柔敦厚,哀而不怨”的艺术特点和格律的约束性,更加强调了时代的艺术成就和“多元化”的诗歌发展趋势。

基于如今“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网络诗歌”打破了传统的“文本”创作和纸媒的发表形式,无疑给广大诗歌爱好者,搭建了一个宽广的创作平台和传播媒介,呈现了一派“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回暖”景象。折射出“文艺复兴”的信号。

纵观当今诗坛,但也令人心生感叹。“诗人”多了,“名家”少了;“诗作”多了,“精品”少了;“无病呻吟”的多了,“真情”写作的少了;“垃圾产品”多了,“货真价实”的少了;“小我的天地”多了,“大我”的思想境界少了;“恣意放纵”的多了,“担当使命”的少了……

愚以为:一个真正的诗人,则应理性地、自觉地远离世俗的喧嚣与纷争,回归本真,寻一方净土,让心灵贴近诗歌,这样才能写出好的作品来。

当我点开女诗人韩芳的诗集《穿越生命的冬季》的文本时,就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觉。就这书名而言,凭自己多年文学编辑的敏感直觉告诉我,诗人有着别样的人生经历,有着对生命的思考,有着对美好生活讴歌的无限憧憬。展现在读者面前的一定是一幅色彩斑斓,婉约灵动,充满诗意的人生画卷。

我是用整整一夜的时间,在没有丝毫睡意的状态下,一口气读完了韩芳的这本诗集。然而始终伴随我的只有眼中莹莹的泪花和伤感之情。像这种情况,在我的编辑生涯中不是很多。也许,是她文字的魅力吸引了我,或许是她的真情,触动了我那根“微妙的神经”。扑面而来的是一缕缕清新的,灵动的,婉约的和煦之风,而又夹杂着一点点酸涩的,甜甜的,令人难以言状的山野味道。这种感觉不是常有的。毋庸置疑,民间也不乏好诗。

其实,我与韩芳素未平生,是网络的机缘,结识了这位很有才情灵性的女子,才使得我能够自觉地走近她的内心世界和灵魂的深处,去丈量她的心路历程。

我与韩芳基本没有交流过,更谈不上对文学,对人生的探讨,充其量不过是名义上的“网友”而已。虽然没有“零距离”的接触,但不妨从文字里去窥探她的人生轨迹。显而易见,她的人生脉络是清晰的。从遥远的大西北新疆伊犁,辗转到岭南美丽的东莞,一路走来,有过喜悦的笑脸,有过孤寂的惆怅,有过情感的纠结,有过思乡的泪水……

在短暂而又漫长的时光流逝中,她的每一次驻足都留下了情感的烙印,这印记或许是心灵的触动,点亮了思想的火花;或许是一朵花的张望,期待四季的芬芳;或许是情感的种籽,萌生诗意的灵感;或许是游子的心声,翘首故乡的胡杨……不管是哪种情怀,都是她的一生中最可宝贵的精神寄托和情感珍藏,使生命的色彩不再淡然。

韩芳的这部诗集《穿越生命的冬季》,无疑是她生命中用真情凝结的花朵,它的芳馨将沿着今后的人生之路而漫溢,弥香而久远。

       乡愁,生命中难以割舍的痛

曾记得,德国哲学家、诗人海德格尔说过:“诗人的天职是怀乡”。的确如此。自古以来,乡愁、诗人、诗歌三者注定有一种千丝万缕、无法割舍的关系。 

从古代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贺知章的“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苏东坡的“此身如传舍,何处是吾乡”,到现代台湾诗人余光中笔下的“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这些诗歌无不表达了一个共同的主题,那就是故乡情结。在诗人笔下显得那么的炽热,那么的强烈。

诚然,诗人韩芳也脱离不了文人共有的乡愁。在她的诗集中,大部分的诗作所表达的都是思乡的离情别绪,怀念亲人的撕心之痛。字里行间,流淌着的都是人性之初的本真,回归田园的强烈诉求,读来令人心潮起伏,不能自抑。可以想象的到,韩芳在创作时的情绪是何等的惆怅?可以肯定地说,她是在泪水的浸染中,完成了一首首动情的诗作。

先摘录几首诗作,感受下韩芳笔下的乡愁是何等的哀婉、凄凉。例如,《需以光年计算的另一种相伴》:故乡路程太远,需以光年计/那开满天山红花与铺满相思的山路/我的情愫穿云裂石/在红透天边的荒野里/有母亲长满艾草的坟茔……感恩天赐春霖/清明有萋萋的芒草陪伴母亲/布谷鸟婉转的啁啾/谷雨及时叫醒野花次第展颜/这满山深深浅浅的悲欢,/那么浓那么烈地直抵心魂……

/杜鹃鸟啼血的花海/芬芳迷人,仿佛告慰我/生命凋零后并不孤寂/这些自然的精灵替我/由浅及深,守护着母亲……/含泪,在异乡的星夜里/母亲悄然来过,陪我重述/那时田野里芳香依序释放的/醉美春光,浪子情怀/都已经失落在漂泊的行程里……

这是一首典型的乡愁诗。抒发了诗人深切缅怀慈母真挚情怀。先不说这首诗的语言特色如何,就意境而言是博大深远的,展现在读者面前的,就是一幅辽阔而壮美的地域风景图。景色宜人的天山,作为新疆的标志性景点,让人一读就知道诗人的故乡在大西北的边陲,新疆是寥廓苍茫的,也是美丽富饶的,具有浓郁的塞外民族风情。开篇就勾起了读者的阅读欲望,视野也随之开阔起来,深邃的天空,开满红花的天山,成片移动的羊群,苍茫的原野,这些景象都是令人神往的。然而,诗人笔锋一转,在红透天边的荒野里/有母亲长满艾草的坟茔,一下子把读者领略美景的怡情,变成了悲情,开漫天山的红花是鲜艳可人的,长满艾草的坟茔是苍白哀凉的,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再看看整首诗中的几个意象的关联,“天山、红花、荒原、布谷、星夜、坟茔”,这几个都是现实存在的景物,它是诗人眷恋故乡,怀念亲人的串点,把物象转换成意象,这是创作诗歌使用的“通感”手法。天山,指的就是故乡;红花,指的是故乡的美丽;荒原,指的是故乡的苍茫;布谷,寓意是清明;星夜,所指的是梦境;坟茔,渲染的是凄凉氛围。这几个意象的有机关联,就构成了整体的意境,无论是哪一个意象,都寄托了诗人思乡怀旧的真挚情感。

故乡路程太远,需以光年计,开篇的这一句,起到了统领全篇,深化主题的作用。从新疆的伊犁,到广东的东莞,大约是万里之遥,真的是太遥远了,需要以光年来计算。诗人巧妙地将故乡的距离转换成时空的距离,以光年的速度,一下子就回到就别的故乡,去祭奠母亲的亡灵。也许是诗人种种原因回不到故乡的怀抱而怅怀,给人一种“望断天涯路”的无限感慨。

再看看诗人是以怎么样的心情收尾的。那时田野里芳香依序释放的/醉美春光,浪子情怀/都已经失落在漂泊的行程里……是啊!诗人在梦中与母亲重逢,小鸟依人地在母亲的怀抱里,听母亲讲述小时候的故事,重温那段醉人的旧时光。然而,感叹的是岁月的无情,慈母已逝,再美好的记忆都不复存在了,儿时的呢喃、天真、童趣都散落成漫天的星斗,装饰一个个甜美而温馨的梦境。这是诗人发出的“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怅然之情。无疑,这种感情是真挚的,朴素的,不加雕饰的。

我们不妨闭上眼睛,想象下这首诗情境氛围:一年一度的清明节来到了。诗人伫立在岭南的山巅之上,久久地朝着家乡的方向眺望。她那深情眷恋的目光穿过重重山水,仿佛看见了荒原中,母亲那长满艾草的坟茔,那是何等凄凉的景象?身在异乡的诗人为自己不能给母亲上坟尽孝道而感到愧疚!幸好,有那一片片,一簇簇被布谷唤醒的野花,常年陪伴在母亲的身旁,开的好浓烈,开的好热闹。她仿佛听见花儿们抚慰的回响。不要牵挂母亲了,她在这里很好,常年都有我们的陪伴,还有布谷在为她歌唱,母亲的在天之灵不会感到孤寂。面对此情此景,诗人还能说些什么?只有含泪向花儿们致谢,为长眠故土的母亲祈祷。

夜深了,诗人在梦中与母亲再次相聚,重温那些童年的往事。醒来时,留给诗人的只有无可奈何的叹息。所有的过去已不能成为现实。亡人已入土为安,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

面对这样一个情境,一个画面,难道不感人肺腑吗?这是诗人内心情感的真实流露,这是诗人感情宣泄的最真实写照。在这美丽而又哀婉的诗篇里,寄托着、流淌着是诗人永不改变的家国情怀。故乡和土地上的一事一物,在诗中化为一种深情的心声,是诗人对亲人的怀念,是心路历程的精神漫游。

像这些抒发乡愁、怀念亲人的诗篇,在韩芳的诗集里俯首皆拾。不一定每首都是佳作,但都包含了一个游子的心声。如《炊烟里,最美的呼喊》……母亲使劲地喊,喊出了春天的快乐,春天的赞歌/贴近庄稼能听到拔节的声音/此起彼伏/连同狗吠,鸡叫,鸭欢,鸟鸣/升腾于天空,不朽的炊烟/丈量着男人们汗水的高度/飘香着女人们暖暖的心房……读这些诗句,你会觉得母亲的呼喊是那么的纯朴,是那么的动听,是村野里的天籁之音,是农家田园里奏响的交响乐。仅仅这一个片段,就构成了一幅欢快、明亮、诗意的乡村写意画。

韩芳是在母亲的呼喊中慢慢长大,然而,母亲的呼喊将永远地定格在了她15岁的年轮上。恬静的农家小院、母亲瘦弱的身影、鸡鸣犬吠、庄稼……都化作了故乡的一缕炊烟,只有在已逝的时空里去慢慢追忆。

像诗作《那麦花飘香的国度》《月儿,演漾在窗前》《我遥远自美丽的伊犁》《天边的山花开了》《我爱你,如初见》《星月菩提》《爷爷的燃情岁月》《伊犁河畔听雪》等等,都是诗人怀乡思人的作品,都是有感而发的精神产物。她的情感始终是丰富的,青春的,炽热的。也就是说没有激情,就没有诗歌鲜活的意蕴。

读这些毫无做作、朴实无华的诗句,往往能从诗中引起共鸣。你会觉得诗人的内心的情愫也是淳朴的,染不得半点世俗的尘埃。她的思想境界是高尚的,这都来自于多年的修养和学识。

诗的意义在于一种真性情的表现,是诗人以文字的方式,来显现富有个性精神的诗意内涵。韩芳的诗具有性情中人的率真,是心到笔随。看不到半点刻意雕饰,无病呻吟的痕迹。它如一杯清茶,令人回味无穷;它似一幅水墨画,淡淡墨迹凝聚着对文学创作的热爱。虽说诗人是寂寞的。但韩芳在多年的创作中,能固守心灵的净土,与文字相伴,与缪斯为伍,用真情在歌唱。这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

她的作品都是源于生活的积淀,对人生的思考,对理想主义的追求。在诗的国度里,她是自信而充满青春活力的,对于这种自信而又痴情的女性来说,其生活必然是诗化的,唯美的。这种诗意的生活更是会带给她诗化的生命质量,成就了她对于理想的追求与趋近。

作为女性的韩芳,这一点对她尤为重要。诗歌本身表现的是一种灵性之美,我期待人性的诗化,也更有理由去相信她能能吟唱出时代的更强音。

                         灵性,心灵上一朵盛开的花

韩芳出生在新疆伊犁霍城县的一个小镇。祖籍江苏泰州,她的爷爷早年跟随农垦大军支边。伊犁便成为她的第一故乡。在这片土地上,她一直生活了30年。因为寻梦便来到了广东的东莞。独自打拼了12年,这里是她人生的第二个驿站。是故乡特有的地理环境和生活,养成了她独立自主的坚强性格,既有塞外胡杨的不畏风沙的顽强生命力,又不乏岭南山水灵性之韵美。确切地说,韩芳真正的诗歌创作是从这里开始的。

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她是称职的。被评为东莞市“优秀教师”,荣获“专家型校长”称号。作为诗人,她是勤奋的。在业余的时间里,笔耕不止,总能将生活中的美好的事物,付之于笔端,于是,一首首空灵、隽永、唯美的诗歌应运而生。是生活的激情赋予了她的灵感,是山水的神韵,赋予了她的灵性。

确切是说,只有热爱生活,珍惜生命,善于发现真善美,树立远大理想的人,才会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素材。

诗歌的本质在于抒情,对一位女诗人来说,她也一定会在诗歌里表露她情感世界里的涟漪。也最能体现自然的纯真之美。既有“古典主义的矜持、含蓄,又有浪漫主义的明朗、率真”。有着很好的古典文学素养的韩芳,擅长在诗中营造情景交融的境界,以充满意象的语言描绘出一幅幅自然景物的画面。融情入景,达到了借景抒情,托物言志的创作目的。

在诗集中,有不少作品都是吟咏四时风物的,涉及到风花雪月的诗作倒是不多。如《在喧嚣中寻找古诗词之美》《与往日温暖的春风相遇》《用时光编织最美的情缘》等,这些诗篇都是唯美的,抒发了诗人浪漫主义情怀。

如《乌镇,定格千年的美丽》《生命中遗失的章节》《在汨罗江寻找诗的入口》等作品,都营造了深远的意境,有种很强烈的画面感。这最主要的是诗歌从形象到意象的一种转换,这是一种很好的技巧。情感的表达,在她的诗里都是非常的到位和自然,这是十分难得的。

除了流露自己的内心世界之外,他还写了许多关注社会人生现实的散文。这里就不再赘述。韩芳是个很有才情的诗人,作品数量不少。还有一些诗应在构思以及文字处理上再细致些。创作是个情感宣泄的的过程,同时,也是个“化蛹成蝶”的过程,写多了,冷静地回过头来看一看,尤其要注意语言的诗化提炼。

穿越生命的冬季》是韩芳的第三本文集,只要用心去品读,你会发现她是个视诗歌如生命的灵魂诗人。在她的诗作中,可以窥探她的身影,聆听到她喃喃的心语,她的诗集包容了她独立的个性色彩和完整的内心世界。她的人生经历,情感的波澜,她的思想境界,都流露在字里行间。诗人的情感是脆弱的,但也应该包容一个女性固有的多愁善感,百转柔肠。创作是个探索的过程,诗人韩芳正跋涉在通往“诗国”的道路上,姗姗而行。真心地祝愿她能在今后的日子里,创作出更多更好的诗作,以飨读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公告
后一篇:委托招聘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公告
    后一篇 >委托招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