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李治国:竞争对所有人都有益

文/汤葛月人 图/由采访对象提供

(本文刊于《新西湖》2013年12月刊,未经许可不得用于其他商业用途) 

李治国:竞争对所有人都有益

李治国:竞争对所有人都有益

李治国:竞争对所有人都有益

   三年前,李治国抛弃了之前的一切身份重新创业,开始做天使投资。那时候,他希望哪天别人提到他,第一个标签不再是口碑网时,自己就实现升华了。现在,李治国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贴满各式标签的“超人”,他是挖财的董事长,福地创业园的创始人之一,还用“苹果”公司的思路做起了绿色农产品,他关注社会,理解创业,关心打拼中的年轻人。37岁的李治国精力充沛,有着很强的执行力,目标明确,仿佛随时准备着大干一场。

人物简介:李治国,天使投资人,现任杭州财米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1999年加入阿里巴巴,是阿里第46号员工,主导开发了阿里巴巴迄今最为重要的产品之一“诚信通”。2004年6月创办口碑网,任CEO,2010年下半年,李治国离开阿里巴巴集团,开始转做天使投资人,先后投资了包括挖财、蘑菇街、快的打车、小奥游戏,花瓣网等多个项目。

天使投资,最终还是投人

   最近,李治国和他的团队依然忙着做“挖财”的事。这个在2009年推出的一款手机App,在四年的时间里,下载量从5万惊人地累积到了5000万,功能也实现了从单一记账到系统理财的跨越,而在这其中最受资本青睐的,则是拥有“货币基金”功能的新版本——用户只要通过手机“挖财”App,便可以随时进行基金购买和赎回操作。如今,在众多的理财软件中,挖财无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种互联网金融创新的尝试,是李治国和团队接下来的工作重点。

   “中国的老百姓其实挺可怜的,太多的人没有理财的概念,不知道怎么去管理自己手头上的闲钱,大部分人不是存活期就是圈在了定期,我们要做的就是普通老百姓的个人资产管家,保持资产的保值增值,引导理性消费。”李治国分析说。

   今年,开发“挖财”的杭州财米科技有限公司获得了两笔风投注资。事实上,这并不是“挖财”第一次融资,2011年,李治国离开阿里巴巴,当年10月,他与王东晖(原金山软件执行董事兼CFO)、赵鸿(阿里巴巴集团企业融资及财资管理部董事总经理)联合创立了阿米巴基金。作为“挖财”的天使投资人,李治国为其带去了1000万人民币,随后又将主要精力放至“挖财”,成为董事长。

   从创业者到天使投资人的身份转换,对李治国来说,获取了截然不同的人生经验。他认为,做创业者,必须一门心思扎根到底,未来的发展要么上市要么并购,只有到达一定的阶段才有可能会停下脚步,他喜欢这样忙碌而充实的生活。李治国提到了巴菲特的传记《滚雪球》中的罗斯老太,这个非常专注于工作的人让他非常欣赏,罗斯老太在90岁高龄时,仍然坚持每天工作10至12小时,一周工作6天半,年复一年,不愿过悠闲的日子,后来,巴菲特创建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收购了她的家具店。95岁时,罗斯又开展了新业务;当她99岁时,开始为哈撒韦公司工作,签订了不竞争的协议,她活到了104岁。

   如果说创业者专注于产品的研发,而没有过多的精力分散在其他事物上,那么投资人的身份则让李治国看到了更为广阔的天空,接触到了更多有趣的人和事。“每个行业的参数不一样,你需要迅速了解各行各业的运转规则,并尽量做出准确的判断,看你的合作伙伴靠不靠谱,其实从对方的谈话沟通中便可知一二,对我来说,这也是一种新的学习。”

   做投资三年来,李治国先后投了蘑菇街、挖财记账、小奥游戏、花瓣、麦苗科技、网上厨房、快的打车等近 20个项目。这里面已经有退出的,也有盈利且收入达到数亿的。而在这之前,李治国对这个领域一无所知,没有手把手的导师,完全是对以往创业经验的取用,比如所选方向的潜力、火候问题。“火候可能就是雷军(著名天使投资人,小米科技创始人)所说的,在合适的时间站在一个能把猪吹起来的风口上。火候把握得好,既不会太早导致熬得时间太长变成先烈,也不会进入较晚错过机会。有时候火候把握好,一个原本并不成熟的CEO 可能很快被炼成一个快速成长并合格的CEO。但是大部分人都不是神仙,不可能把趋势和时机把握得分毫不差,这就需要稍微早点站在这个风口排队,这样才可能轮到你。就像我当年创立口碑网,身上只有八万块,我只能笨鸟先飞。”

   李治国最理想的境界就是做成硅谷教父RonConway。他投资了至少228家公司,包括Google、AskJeeves、PayPal、Twitter、Foursquare、Napster。Conway投资的风格是,只要觉得这是一个靠谱的人和一个靠谱的方向,喝完一杯咖啡就开支票,开完支票就忘掉这张支票和这个公司。十年之后,这家公司就成了Google。

   所以,在李治国看来,天使投资——最终还是投人。目前,李治国投资的诸多项目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他在阿里巴巴的前同事的创业项目,他对是否投资的判断标准是:“先判断这个团队,再看方向,如果方向再对,人不太好,那么项目也不会落到你;如果合作的人兴趣相投,方向也正确,他愿意投钱,盈利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一切行业都会被互联网化

   李治国的工作地点位于西溪路628号的福地创业园,在这片上万平米的园地里,沉稳色调的办公室楼搭配红墙,颇有些美国Facebook的味道。李治国也是这片创业园的幕后推手之一,2011年10月,他和王东晖、赵鸿创办投资基金阿米巴基金之后,经常需要找看项目、办业内沙龙的地方,李治国冒出了个想法:如果能有一个固定地点,让多家创业公司聚集在一起,那么彼此交流沟通的频率一定会更高。后来,他们找到了楼外楼食品厂的这个旧厂房,改建成如今的福地创业园,目前一期已有20余家企业进驻,覆盖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电子商务等多个高新技术领域。

   在福地创业园里,还有一家福云咖啡。它主要承载两个功能:在咖啡区投资人、创业者可以聊天会客;咖啡区之外的包间和桌子都接受出租,哪怕你的团队只有一两个人,也可以每天带着笔记本来工作,一杯咖啡就是全部的成本。

   李治国把福云咖啡中的创业团队定义为“微创业”,“就像福云和福地的名字一样,时刻提醒创业者创业有风险,如果你扎实、快速做大就能够落地,做得不好创业只能成为浮云”。

   事实上,互联网咖啡馆的模式近两年在全国都非常盛行,但李治国做过一些调查,真正实现盈利的少之又少,福云咖啡也不例外,他解释说,做这个事更多的还是为了兴趣,“福云咖啡有点像创业园,但又比创业园更为开放,有这样一个固定的聚集地,可以让杭州做互联网的圈内人能够进行思维的碰撞。”

   现在,福地创业园二期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预计春节前后企业可以进驻。“地址设在天堂软件园附近,也有将一万多平米,希望能产生扎堆效应,营造一个活跃向上的互联网竞争氛围。”在李治国的眼里,杭州的互联网创业者向来比较低调,“不像北京,不管做得如何首先就得吆喝起来,”近几年接触投资也让他看到了变化——投资圈对杭州的认可度越来越高,“北京不再是互联网创业区的一枝独秀,现在已经快进入百花齐放的状态了,杭州的创业氛围也更加地开放化。”

   李治国认为,中国的互联网行业聚集了一帮思维最活跃、最见多识广的年轻人才。他们随着行业发展尝到了甜头便开始外流,用互联网的思维去影响其他行业,在他看来,未来一切的行业都会被互联网化,只是现在还改变得不够。“互联网最大的价值在于透明,缩短产业链,带来更多产业变革的可能。哪个行业还没有互联网改造得更透明和公平,就有创业的机会。”

   这几年,随着丁磊(网易公司创始人)热热闹闹地开始着手养猪之后,农业似乎成了大佬们的新宠。在难产的“丁家猪”之前,褚时健(原红塔集团董事长)的褚橙、柳传志(联想控股董事长)的黄心猕猴桃、刘强东(京东商城CEO)的高端大米都已经陆续上市。李治国和几位杭州互联网圈里的好友们一起养的土鸡也走进了老百姓的菜篮子。

    李治国投资的“园田居”新农业生态养殖项目,是在宁波四明山水库附近海拔700米的山地上用自然散养的方式培育经过严格选种的梅林土鸡。谈到养土鸡的初衷,李治国说,一部分原因是怀念儿时的味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食品安全。看着周围很多亲人朋友每天吃着打满农药抗生素的蔬菜和鸡鸭鱼肉,李治国更想自己能经营一个农场,有健康的东西吃第一,赚钱第二。

   “园田居”的土鸡定价在150元/只,并采用网站400电话、微博私信预订下单,用专门的物流配送体系,目前仅限定直供就近的杭州市场,同时也出售蔬菜等其他农产品。李治国说,做有机绿色农产品要有很强的责任心,绝对是一件需要持续投入且回报慢的事。“现在看来,并不是大部分人都能接受,一些城市精英可能达到了这样的消费观念,但往往买菜的是年纪大的老人,他们无法接受这么高的价格,所以,当市场比较小的时候你想发展得快都不行。”

   现在,李治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移动互联网上。他习惯了互联网快节奏的生活,笑说趁现在自己还能赶得上节奏,想再打拼几年,等到哪天干不动了,再把重心放在农产品上,到那个时候,杭州人的消费观念也应该有所改变,他觉得从时机上来说,刚刚好。

   眼下,互联网时代已经升级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在这新一轮的浪潮里,机会层出不穷,李治国说,创业者要相应地改变很多习惯,但只要深知用户的需求,那么就不会在竞争中被挤出局。“互联网这个行业是吃青春饭的,你想将来胜出,那就要比别人跑得快。还有一点就是创新,你曾经革过别人的命,那就不要等到别人来革你,要主动出击,革自己的命。”

   所以,在李治国看来,互联网创业者加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阿里巴巴最近一些部门如支付宝、淘宝无线奉行“996”(早九晚九周六加班)的战略,李治国的理解是,在公司的关键时刻,是需要通过时间来换取市场规模、竞争地位的,作为领头人,更应该和员工一起加班,在这个阶段每一秒的时间都是至关重要的。“互联网拼的就是速度,很多项目都是在一夜之间涌进来的,别人比你快一秒,那就抢占了商机,用户就是他的,所以,我宁愿先付出,先做到第一名,那么后面的日子就会好过一点,加班是由这个行业的发展速度决定的,竞争对所有人都是有益的,有竞争才会提高工作的效率。”李治国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一路苦熬过来,所以他始终坚信一个道理:只有年轻的时候有所付出,年老的时候才会有所收益。

很幸运,我们都站到了风口上

 

   22岁到27岁的五年时间,李治国把青春献给了阿里巴巴,这段宝贵的经历也让他在之后的创业中受益匪浅。“阿里对我影响很大,第一次创业的时候,我基本上把阿里的价值观全部照搬过来,那时候我所有东西都是阿里的,但是2010年我再出来以后,觉得可能有多半或者说一半左右是阿里带给我的,还有一半是这四五年我自己积累的价值观。”现在,在李治国的身上,依然可以感受到阿里的文化。比如他递给我的名片上,印上了他在“挖财”的花名“海贝”,他的解释是,海贝是中国最早的货币,这刚好应了“挖财”的景。而之前在口碑网,定的花名就是跟食物和调料有关的花名,比如“土豆”、“地瓜”、“黄花菜”等,李治国也将之前的网名“姜子牙”改成了“姜子芽”。

   这个“花名文化”最早正是由阿里巴巴推出的,马云认为,很多外企的中国人有英文名,而作为中国本土公司,用小说和历史人物的名字来作为自己的ID,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因为马云本人非常崇尚“武侠文化”,公司中很多人的花名来自于金庸小说。“这样的文化是希望能拉近距离,这样的名字也很容易称呼和方便互相的交流。”李治国补充说。

   李治国非常看重企业文化,他认为好的企业文化可以让公司产生统一的思想,可以促进公司的向心力和凝聚力,甚至可以影响到销售业绩。让他感触最深的是阿里巴巴当时的销售,都是刚毕业没几年,甚至连外贸都不懂的年轻人,怎么到厂里去说服厂长到线上的阿里巴巴来开一个虚拟的店,而且每年要交将近十万元的会费?李治国说,当时他们有一个很神奇的招数:有一些聪明的销售,谈业务时跟老板讲阿里巴巴的管理体系、组织体系和培训体系。老板一听就很上瘾,因为每个老板都有一个阶段性成长的痛苦,比如公司文化、团队、组织、培训等等问题,往往在投其所好的“演讲”后,有的老板甚至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就签了,这就是企业文化的强大魅力。

   李治国曾是阿里巴巴的第46个员工,也是阿里招进的第一个外地人。1996年,刚毕业的李治国还在河南老家,他看到一则阿里巴巴的报道,有很多自己的想法,因此写了一篇长信发过去,没想到阿里迅速而诚恳地给予了回复,他也因此对其产生了强烈的好感,几年后李治国成为了阿里的员工。

   他清楚地记得,当年面试的地点是在湖畔花园,这个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传奇宝地,也是阿里巴巴出生地。在这个普通的居民小区里,李治国是唯一一个在面试后当天确定下来的人,当时有人问他,没有豪华写字楼,却在小区里办公,有没有觉得不好?李治国不仅不失望,反而很惊喜。他认为一个办公地点在美丽小区,而又充满青春激情的公司,带给他的正是创业的激情。

   2000年到2001年,是阿里最艰难的时期,没人相信互联网,没人相信电子商务在中国能行得通,很多在阿里的人也没能坚持下去,相继选择了离开,而这时的李治国却专注于产品的研发,完全没想过跳槽。起先,他总是一有想法就写下来,交给研发部进一步落实,可在后来的实践中发现行不通,又跑去再修改,几次之后,他笑说研发部的人都“白眼相待”了,这些磨练也让他养成了凡事都要严谨的好习惯,而这份执着也让马云感动,以至于当时他开玩笑说,聪明的人都走了,傻瓜都留下来了。

   事实上,除了踏实肯干,李治国也被同事们认为是言谈实际的人,很少有高屋建瓴式的论调,诸如新年晚会这样的场合,受邀上台表演的他会很投入,而绝不只是应付了事。

   2004年,因为一次聚会吃饭,李治国投诉餐厅的菜却不被理睬。他想,并不是每个受到不公的人都有时间去打消费者热线,即使投诉了也可能没有结果,然而互联网却是一个很好的渠道,这让李治国看到了机会,萌发了基于生活社区创业的想法。

  碍于阿里对其栽培的恩情,李治国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说离开。直到有一天凌晨五点,他在即时通讯软件上碰到了马云,马云当时在美国,告诉他访问淘宝网比较慢,他把问题向同事反馈之后,对马云说,自己可能要离开阿里巴巴了。马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问他多大了?李治国回答说27岁,想离开了。马云回复说:你应该在阿里巴巴再待两年时间,整个经历才会更丰富,而且阿里巴巴接下来才会有更大的变动,机会将更多,再考虑考虑,等我回来再和你聊吧。

   但李治国还是选择了离开,理由是“时机不等人”。离职后的李治国随后创办了口碑网,口碑网的立意是提供一个涉及食、住、行、玩的生活型社区平台,实际上就是一个分类信息网站。他将八万块的积蓄全部用在了创业上,办公地点选择在离市中心较远的古荡,一处一室一厅的民居里。

   虽然后来的事证明李治国当初正确的选择,但创业之初的口碑网却并不一帆风顺,李治国说,他和团队成员在头两年没有发过一笔工资,每个人都是拿着自己的存款在为梦想买单。刚开始,聚餐还能点上几个菜,到后来每个人捧着一碗炒粉干就凑合吃了,李治国想,不能再这样下去,要赶紧拿融资,做得好一点。“一个创业公司最怕的是一直没办法上台阶,老是憋在一个地方,还拉着好多人和你一起。”李治国回忆说,口碑网的那段时期是自己最艰苦的创业期,现在头上的白发就是那个时候给熬出来的。

   但任何时候,李治国依然保持着一种乐观的心态,他从不失眠,也绝不闲操心,用他的话说是“不要给自己设套套,要顺势而为”。说的更形象一些,他又用了“风口”来比喻:如果碰巧站在了风口上,那就卯足了劲让自己飞得更远一点;如果遇上逆风,绝不要太使劲,但也不能停下来,还要飞,等待顺风的机会再次发力。“我们都站到了风口上,是我们这代人比较幸运的一点。”李治国最后说道。

Q&A

N-新西湖 L-李治国

N:之前的并购给了你哪些启示?

L:第一,要看跟你的主业务是不是大方向一样;第二,看并购的时机有没有到;第三看团队融合的挑战有多大,双方会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有很多并购是强按在一起,那么就很容易出事;第四还是要看谁在掌握整个局面,要知道他的想法是什么,你要经常使这个事可控,说白了就是要认清自己的角色。

N:是否有过很大的失落感和挫折感?

L:基本上没有,我觉得一个人还是要善于满足、乐观一点。我是个偏保守的人,但又想做点新鲜的东西。当初我离开阿里巴巴,自己创业做口碑网的时候,很多人表示惊讶,睁大了双眼问我:你怎么会做创业这个事?其实我绝不是一时冲动,我做过投入和产出的分析,搭建论坛做调查,研究国外类似的网站“Citysearch.com,Rent.com”等等,前期几乎是从各个方向验证了这个事。

N:你怎么定义一个人生的成功?

L:每个人的期望值不一样,我认为成功是对现状满意,每天很开心,觉得自己做的事很有意义,也没有太多的压力。

N:你觉得目前为止自己是成功的吗?

L:还OK,马马虎虎,顺势而为,有一点做一点。

N:你怎么评价马云?

L:马云是一个非常有理想的人,确确实实想做一番事业,在这个目标下,阿里巴巴招进来的人也都是最好的人,做事情非常有效率。同时,马云也是一个很理想化的人,作为领导者,他甚至愿意付出更多,碰到这样的领导还是很少见的。你看他现在虽然退休,却还在那折腾物流等很多事,他是不会闲下来的。他的方向选择得很正确,带的团队也是比较靠谱的。

N:以后有什么打算?

L:我希望以后自由的时间多一点,用于思考和学习的时间多一点。现在每天都透支自己的知识,没有时间静下心来想自己的问题,总是在不停地处理邮件、接受采访、参加会议,一天见几拨人。其实我已经有意识地在回避一些了,确实没有太多关系的,我会婉拒,给自己留出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但人情世故,又真正很难做到完全抛开。乔布斯说得很好——followyour heart,这是我很羡慕的一个状态。

N:什么是你从前觉得重要现在觉得不那么重要的东西?

L:这还真的想不起来,(思考了半分钟后)可能是刚毕业的时候很穷,希望以后生活得好一点,现在我觉得人还是要做一些有梦想的事。

N: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现在不差钱了?

L:哈哈,也许这就是马斯诺所说的需求理论吧。

N:为了让身边的人满意,你做的妥协多吗?

L:肯定有,我这个人比较世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但我做不到完全不顾及他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