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介农夫
一介农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955
  • 关注人气:2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漫谈诗歌的社会功能

(2019-11-30 07:15:06)
漫谈诗歌的社会功能》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之鸟兽草木之名”。
(论语阳货篇)孔夫子的关于诗歌(当然也包括词)的论述,不仅提出了诗歌评论的标准,同时也阐述了诗歌所具有的社会功能。
       其实,诗歌从它产生那一天起,就与人们的生产和生活密不可分。随着诗歌内容和形式的不断丰富和发展,已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领域,发挥着重大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册府元龟》载,唐玄宗天宝十三载始以诗赋取士(一说唐高宗时即已实行之),自此,写诗成为进士及第的一个台阶,大历十才子之一的钱起的一首《湘灵鼓瑟诗》成就了他的成才之路。其诗如下:
善鼓云和瑟,常闻帝子灵。
冯夷空自舞,楚客不堪听。
苦调凄金石,清音入杳冥。
苍梧来怨慕,白芷动芳馨。
流水传潇浦,悲风过洞庭。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钱起的例子说明,诗已经成为封建社会平民获得仕途的一个重要的途径。
        和钱起一样通过科举考试获得功名是许许多多士子的正常途径,但也有例外。唐代就有一人靠写诗发牢骚、抒愤懑意外进士及第,此人就是温宪。溫宪的父亲就是大名鼎鼎的以才思敏捷号称“温八叉”的温庭筠。温宪聪颖过人,苦读诗书,学养深厚,本可以一举成名。可因为恃才放旷、褒贬人物而得罪权贵屡战屡败。再次名落孙山之后,他借酒消愁,酩酊大醉,赋诗一首,援笔书写在寺院的墙壁上。
《题崇庆寺壁》
“十口沟隍待一身,半年千里绝音尘。鬓毛如雪心如死,犹作长安下第人”。
        温宪比他老子幸运。一日,当朝宰相郑延昌到崇庆寺上香,正好看到了溫宪的诗,不免起了爱才之心,于是他就向会试的主考官赵崇推荐了温宪。宰相说话赵崇焉敢不照办,结果温宪于唐昭宗龙纪元年(公元889年)再次考试就顺利进士及第了。这就是温宪借一首怨诗平步青云的故事。顺便说明一下,唐代科举试卷是不秘封的,考生的姓名是主考官看得到的,所以,赵崇录取温宪是没有任何困难的。
        如果说温宪因写一首牢骚诗而官运亨通的话,那么,刘禹锡则因写一首牢骚诗而左迁外放的了。刘禹锡,(772一842年),字梦得,有“诗豪”之美誉。据孟棨《本事纪》载:刘尚书自屯田员外郎左迁朗州司马,凡十年始征还。方春,作赠看花诸君子诗(即《游玄都观》:“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其诗一出,传于都下。有素妒其名者,白于执政,又诬其有怨愤。他日见时宰,与坐,慰问甚厚,既辞,即曰“近者新诗,未免为累,奈何?”不数日,出为连州刺史。短短二十八字,令刘禹锡又被外放十四年。重被召入京师作主客郎中后,他又重游玄都观,抚今追昔,无限感慨,又写下一首诗:“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刘禹锡发牢骚左迁还是幸运的,终归有官可做,有禄可得。孟浩然则不同,因为他发牢骚的对象是玄宗皇帝,所以,只好一生去做他的“孟山人”了。
       孟浩然,名浩,字浩然,号孟山人,襄州襄阳(今湖北襄阳)人。唐代著名的山水田园派诗人,与王维並称“王孟”。据说王维曾私邀孟浩然入内署,适逢玄宗至,孟浩然惊避床下,王维不放隐瞒,据实奉闻。玄宗命出见,孟浩然自诵其诗:“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白发催年少,青阳逼岁除。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归终南山》”玄宗不悦,说:“卿不求仕,而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放归襄阳,使得孟浩然终生不仕。
        古代婚姻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然而,凡事都有例外,在唐代玄宗朝竟发生一起以诗为媒的佳话,一一一首诗使一在深宫、一在边关远隔千山万水的两个年轻人终成眷属。唐玄宗好大喜功,不断对吐蕃等西域诸国用兵。为了提振士气,他命宫女缝制棉衣慰劳军士。据《本事纪》载:“开元中,颁赐边军纩衣,制于宫中。有兵士于短袍中得诗曰:‘沙场征戍客,寒苦若为眠。战袍经手作,知落阿谁边。蓄意多添线,含情更著棉。今生已过也,结取后身缘。’兵士以诗白于帅,帅进之。玄宗以诗遍示六宫,曰:‘有作者勿隐,吾不罪汝’。有一宫人自言万死。玄宗深悯之,遂以嫁得边人。仍谓之曰:‘我与汝结今身缘。’边人皆感泣”。
       唐玄宗以一首小诗成就了一桩美满的婚姻,卓文君则以一首诗维系了一桩婚姻。
       卓文君,为了追求爱情不顾名节与司马相如私奔。人老珠黄后,飞黄腾达的司马相如产生了再娶的念头。文君得知消息后不哭不闹不上吊,写了一首《白头吟》送给相如。相如被文君的情感和诗句深深的打动,毅然决然地打消了纳妾的想法,两人和好如初。现录《白头吟》(又名诀别诗)如下:
皓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安史之乱平定以后,藩镇割剧成为唐王朝的痼疾。各路军阀为了巩固自己的地盘,不断地括充军队,许多青壮年难免抛家舍业征战之苦。然而,某士子因为饱读诗书、工于文翰而脱应征入武之厄,得以与家人团聚。
        据《本事诗》载,朱滔括兵,不择士族,悉令赴军,自阅于球场。有士子容止可观,进趋淹雅。滔召问之曰:“所业者何?”曰:“学为诗。”问:“有妻否?”曰:“有”。即令作寄内诗,援笔立成。词曰:“握笔题诗易,荷戈征戍难。惯从鸳被暖,怯向雁门寒。瘦尽宽衣带,啼多渍枕檀。试留青黛着,回日画眉看。”又令代妻作诗答曰:“蓬鬓荊钗世所稀,布裙犹是嫁时衣。胡麻好种无人种,合是归时底不归?”滔遗以衣帛,放归。
       诗,不仅可以脱兵役,还可以救人于水火,挽救人生命。
       王维,(701一一761),字摩诘,河东蒲州(今山西运城)人。天宝十四载,安史之乱爆发,王维被安禄山所虏,押往洛阳,任伪职给事中。据《唐诗记事》(计有功撰)载,禄山大会凝碧池,梨园弟子欷歔泣下,乐工雷海青掷乐器西向大恸,贼支解于试马殿。维时拘于菩提寺,有诗曰:“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僚何日更朝天。秋槐落叶深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安史之乱平定后,肃宗要处死王维,老朋友裴迪拿出此诗以证其“身在曹营心在汉”,加之其弟王缙在肃宗面前说情,王维终于获免。当然,在中国的历史上,以诗获罪甚至以诗丧命的例子是不胜枚举的。
       以诗干谒权贵和名流是许多人寻求汲引的方法和途径。下面引述一个白居易初见前辈顾况的有趣的故事。白居易十六岁便写下了千百年来脍炙人口的《赋得古原草》: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他初到长安,携此诗去拜谒顾况。顾况见白居易三字,曰:“长安米贵,居大不易。”当见到诗稿,不禁说出:“有句如此,居亦何难?老夫前言戏之耳!”之后顾况四处夸赞白居易的才华,使之名满京城。
        说到诗词的社会功能,杜甫的诗恐怕表现得最为淋漓尽致。用之言志,则有“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斥贫富不均,则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怜悯士子,则有“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忧患黎元,《三吏》《三别》道尽百姓苦辛;思念妻子,《月夜》《羌村》述说怀亲情愫;高自称许,则云“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赋料扬雄敌,诗看子建亲。”《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夸耀家学,则称“吾祖诗冠古”。《赠蜀僧闾丘师兄》;告诫儿子,则曰“诗是吾家事。”《宗武生日》;讽刺武夫,“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赠花卿》;抚今追昔,“歧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江山逢李龟年》;逃难以诗借马,诗圣写诗给李嗣业:“青袍朝士最困苦,白头拾遗徒步归。妻子山中哭向天,须公枥上追风骠。”终得一马。《徒步归行》。诗圣生活困顿潦倒,写诗向高适要钱,“百年已过半,秋至转饥寒。为问彭州牧,何时救急难。”得获接济。《因崔五侍御寄高彭州一绝》。“自下所骑马,右持腰间刀。左牵紫游韁,飞走使我高。苟活到如今,寸心铭佩牢。”以诗谢重表姪王砅救命之恩也。“客里何迁次,江边正寂寥。肯来寻一老,愁破是今朝。忧我营茅栋,携钱过野桥。他乡唯表弟,还往莫辞遥。”以诗谢表弟王十五司马奉建草堂之资也。尤有甚者,老杜的诗竟然能医人之病,而且诗到病除。《唐诗纪事》有载:有病疟者,子美曰:吾诗可以疗之。“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其人诵之,未愈。曰:更诵吾诗“子章髑髅血模糊,手提掷还崔大夫。”诵之,果愈。可见,杜甫诗能治疟疾。不仅如此,白岩朱公每气痛病发作,诵读杜诗,则可止痛。这种“诗歌疗法”可谓神奇!
       说到诗的社会功能,它还能起到促进国际交往的作用。在大唐生活多年的日本遣唐史阿倍仲麻吕(汉名晁衡),不仅参加科考进士及第,还做了唐朝的官员,同时结交了许多文人墨客。当他返日船覆身亡的消息传来后,李白悲伤不已,写下了一首悼亡诗。题目为《哭晁卿衡》:“日本晁衡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其实,阿倍仲麻吕遇难只是讹传。当他回到长安看到太白的诗后,十分感动,当即写下一首诗表示感谢。《望乡》:“卅年长安住,归不到蓬壶。一片望乡情,尽付水天处。魂兮归来了,感君痛苦吾。我更为君哭,不得长安住。”王维,包佶,储光羲等著名诗人也都与阿倍仲麻吕有着因诗而结下的深厚友谊。即使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苏州的寒山寺和洛阳的白园,每年都有大量的日本游客来拜谒张继和白居易两位诗人以表达崇敬之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