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独家首发丨2018年美国“国家年度教师”访谈

(2018-05-03 13:29:24)
分类: 资讯

独家首发丨2018年美国“国家年度教师”访谈

独家首发丨2018年美国“国家年度教师”访谈

编译/  胡乐乐

(胡乐乐系南京大学教育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曼迪·曼宁(Mandy Manning420日获得万众瞩目的2018年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奖”(National Teacher of the Year award)后,接受了美国“横切网”(Crosscut)记者丽莉·福勒(Lilly Fowler)的一次电话访谈,畅谈了她的教学职业生涯、学生和“国家年度教师奖”。

兹现将这一电话访谈的主要内容摘录编译如下,以飨我国广大基础教育工作者、教研者、政府教育行政管理者、学术研究者。

莉·福勒:你第一次知道你想成为一名老师是在什么时候?

曼迪·曼宁:1998年,我本科毕业于华盛顿州的东华盛顿大学(Eastern Washington University),我去了一家电视新闻台工作,不过我知道我明智地认为我并不是很适合这个工作。我的一个朋友在康涅狄格州西南部城市谢尔顿(Shelton)一所高中当助理教育工作者(paraeducator)。他告诉我,我可以成为像他一样的一名助理教育工作者。我说“好,可以。”

助理教育工作者是学校雇用的在课堂里协助老师并在老师的指导下工作的教学者,而且常常给学生提供一对一的辅导和支持。我教的是特殊教育学生,我在那年曾经有机会当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篮球教练。这样的经历是我成为一名老师的美好开始。

我后来在著名的美国志愿组织“和平工作队”(Peace Corps)教书,但我当时仍然没有确信我将从事教书育人职业,因为我还没有被认证成为一名老师(也就是获得教师资格证)。在“和平工作队”完成志愿工作之后,我就搬到德克萨斯州(Texas),与我姨妈姑妈卡罗尔(Carol)在一起,她是一名老师。她教戏剧很多年了。我们做了一个夏令营,她喜欢这个夏令营。她对我说:“我看你与孩子们在一起。我看你并且知道你应该成为一名老师。”我事实上在靠近俄克拉何马州(Oklahoma)的德克萨斯州边境小镇斯皮尔曼(Spearman)得到了一份教戏剧、演讲、辩论和沟通的工作。我对自己能否胜任这一工作感到紧张。

但是这所学校做了一些事情,像给我安排了一个导师,他们真的支持我和帮助我成长。当然,从进入教室的第一刻起,那些孩子,他们就像磁铁。我爱与这些青少年在一起,他们有很多人生经历与故事,他们既兴奋又紧张。他们有无限的可能性。我觉得:“哇哦,教学真的很重要。它是真的重要的事情,我喜欢它,它给我目的。如果我能够影响这些孩子并帮助它们成为他们梦想成为的人,我的生命将有意义。”

丽莉·福勒:是什么让你想教这些移民和难民孩子的?

曼迪·曼宁:我在“和平工作队”的志愿教书经历启动了这个事情,后来我也在日本教学两年。因此我在英语语言发展上有一些背景。

华盛顿州斯波坎(Spokane, Washington)约珥·E·费里斯高中(Joel E. Ferris High School)“新来者中心”(Newcomer Center)的英语语言发展工作岗位正好在2011学年开始前招聘。当时我就不由自主地对自己说:“噢,我的天,这就像我梦想的工作。这是我成为这些学生的第一个美国老师和看到他们美好人生旅程的绝好机会。”因此我申请并得到了这个工作岗位。自此开始,我就一直做这个工作,而且我老实说无法想象做别的什么工作。


独家首发丨2018年美国“国家年度教师”访谈

丽莉·福勒:斯波坎,我想,像美国其他地方一样,自从你在这里开始教学以后已经变了很多。你教的学生的组成人口成分变了吗?

曼迪·曼宁:我们已有一些缅甸人。因为叙利亚危机,我们开始有一些叙利亚难民。当然,因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有困难,所以我们现在有伊拉克和阿富汗学生。如果你看看我们的移民人口,还有来自萨尔瓦多或哥伦比亚或危地马拉的学生,如果你看看这些国家,看看它们有一些问题,所以促使人民因为安全问题而离开。一些非洲国家,因为不同的非洲国家有一些动乱,像乌干达、刚果、苏丹、卢旺达,所以我们有来自这些国家的学生。最近几年,过去三年,我们有一些来自乌克兰的新学生。你只需要紧跟新闻,你就能够知道我们的孩子来自哪里。

虽然这些学生在我的课堂上一天只上五节课,他们仍然像其他孩子一样过高中生活。到午饭时间,他们离开我的教室去吃午饭。每当下课铃声响起,我都希望他们站起来,离开教室,去看他们的朋友,去洗手间,打水,做他们在两节课之间需要做的任何事情,这样他们就能感受到高中时刻表是什么样的。

丽莉·福勒:你发现常规课程中的学生欢迎这些新学生没?

曼迪·曼宁:学生的大部分是非常欢迎他们的。当然,有一些学生并不非常欢迎,但那是很罕见的极少数。

丽莉·福勒:斯波坎这个城市对这些学生的欢迎程度如何?

曼迪·曼宁:我确实听到一些故事。一个来自卢旺达的学生说她在过去一年半里遭到比此前很多的种族歧视。她被我们学校的其他学生说过很多次,她应该回到非洲。对她来说,这真的、真的很难。

这些孩子是我们美国的未来公民。我的学生的大多数都是难民,这意味着他们正在成为美国公民的路上。他们有动力、雄心壮志和梦想。我的学生大部分都从高中毕业。他们继续接受中等后教育(post-secondary education,包括高等教育),他们是我们社会的有作为的成员。我们都重要。我们的国家真的始于移民、难民(美国建国史)。这是美利坚合众国真正的核心。美国人民真正的核心是对移民和难民欢迎和敞开,因为我们确实知道在内心深处我们知道越是我们有多样性,我们将越好。我们将因此有最好的想法(思想、智慧等等)、最好的结果与成功。


独家首发丨2018年美国“国家年度教师”访谈

丽莉·福勒:当你在白宫见到特朗普总统,你会给他直接说什么吗?

曼迪·曼宁:我打算以我个人的名义给特朗普总统写信。我也已经选好了一些我认为需要我对他说的重要事情。例如,我的一个学生写了一首关于他从乌干达来美国之经历的诗。他在诗中讲述了他多年来怎样生活在没有希望之中,因为他没有安全,每天不能果腹等,甚至一些时候生活于难民营和危险之中。来到美国是他怎样的希望。现在生活在这里,让他有了梦想和他想成为什么的机会。

我有另一个想让特朗普总统知道他因为想在信息技术领域工作而想能够上大学的学生。他想以一种非常积极的方式给我们的社会做出贡献。他只是希望给他一条能够让他做到这些的通路。因此,这些就是我将向特朗普总统沟通的问题。

丽莉·福勒:“国家年度教师奖”这个奖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曼迪·曼宁:我把它视为替我的学生和他们的故事发出声音的机会。我的学生太值得“国家年度教师”这个平台了。对我的同事、斯波坎、费里斯高中也是如此。我对这个机会非常激动。

我的全部事情就是我想鼓励全国的教育工作者、社会成员和政策制定者们真的有意去寻找出将改变他们看法的经验、经历与体会。我们需要经历和体会那些超越了我们的经历与体会的事情,因为当我们没有经历、体会和理解了,我们才会对其感到不害怕。如果我们跳出我们的舒服区,我们就能看到我们的邻居之美。当世界连结起来,就会好很多。


独家首发丨2018年美国“国家年度教师”访谈

访谈原文出处:https://crosscut.com/2018/04/trump-will-get-lesson-spokanes-national-teacher-year


了解2005-2016年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可参阅本文编译者新书《美国人心中最好的老师:2005-2016年美国国家年度教师透视》

独家首发丨2018年美国“国家年度教师”访谈


 

更多详细内容,更多好书
请搜索“源创图书”或 扫描二维码
 
购书电话
---------------------------------
联系电话(兼传真):010-59766016
手机:15611547622    
QQ:145457520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