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教育,有时候很简单

(2015-07-16 09:42:09)
标签:

于永正

源创图书

教育有时候很简单

分类: 书摘

教育,有时候很简单

文/于永正

我教过一个叫李志安、一个叫李志军的学生,是兄弟俩。二人自幼丧父,家境十分贫寒,母子三人相依为命。一天,学校包场看电影,学生都站好了,可是不见二人的踪影,一问,走了。原因我自然明白。于是连忙叫人把他们追了回来,我告诉他们电影票钱我早给垫上了。从此,学校再包场看电影或看别的什么演出,那毛儿八分的,基本上是由我出的。哥哥志军为人忠厚,学习勤奋,成绩也优秀;志安则与他哥哥相反。但我发现,志安在慢慢地变化。只要他为大家做一件好事,或者学习上有了一丝进步,我都要向他母亲报告,或写一张纸条,由志军捎给他母亲看,或亲自登门告知。

他母亲总是感激地说:“谢谢于老师对两个孩子的关心、帮助。”

我说:“我能做的很少,主要是他们自己的努力。”

她说:“志安不好,他太让您费心了。”

我说:“他在一天天进步,学习是个慢功。”

她说:“志安什么时候像他哥哥那样就好了。”

我说:“其实,他有好多方面都超过志军了。千万不要光看学习这一个方面。”

去了他们家几次,记不清了,我也没去记;写过几次纸条,也记不清了,我也没统计。只是觉得该写,就写了;该去,就去了。反正都是举手、抬足之劳。

后来,志安当了兵,在舟山群岛。在部队,他乐于吃苦,乐于助人,经常受到嘉奖。有一次,他荣立了三等功,把立功喜报寄给了我。

再后来,他复员到了地方,工作照样出色,深受同事们的好评。

当然,他弟兄二人也没忘记我,经常看望我。

这种从“心”开始的教育,实际上是一种传递爱心的“身教”,对学生来说,是一份感动和影响。

教育,有时候很简单

让我们看一个美国老师汤普森小姐的例子。

特迪·斯特拉德是汤普森班里最差的一个学生。汤普森很不喜欢他,甚至对他不屑一顾。特迪·斯特拉德读三年级时,妈妈不幸去世。读四年级时,反应仍然很迟钝,爸爸也不过问他。但他品行端正,彬彬有礼。特迪读五年级了。圣诞节那天,汤普森小姐收到了很多礼物,其中也有特迪·斯特拉德的。汤普森打开特迪的礼品包装纸,掉出一对既花里胡哨又俗不可耐的莱茵石手镯,其中的一只莱茵石不见了;另一件是一瓶廉价的香水。同学们嘲笑起来。汤普森小姐立刻装着十分高兴的样子,郑重地把手镯戴到手腕上,并洒上了香水,请同学们闻闻香不香。同学们立即“嗯嗯”、“哦哦”地表示同意。

那天放晚学,同学们都走了,特迪走到汤普森跟前,小声说:“汤普森小姐……您的味道真是像极了我的妈妈……而且她的手镯戴到您的手上真的很漂亮。我很高兴您能喜欢我的礼物。”

看着特迪·斯特拉德远去的小小背影,汤普森的眼睛湿润了,她深深地跪了下去,虔诚地向上帝忏悔,请求上帝能够原谅她……

第二天,汤普森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像奉献爱心的天使,帮助所有的孩子,特别是那些愚钝的孩子,尤其是特迪。后来,特迪赶上了大多数孩子。

再后来,汤普森从特迪的信中得知,高中毕业时,特迪的成绩全班第二,大学毕业时,全班第一。

特迪大学毕业后的第四年,汤普森又收到了特迪的一封信,说他已经成为一名医生,而且要结婚,请汤普森老师参加他的婚礼,而且请她坐在他妈妈应该坐的位置上。他说:“目前您是我唯一的家人了。我爸爸去年也已经去世了。”

我是含着眼泪读,含着眼泪记这个故事的。

教育从“心”开始,就是让教育充满爱心。当我们用饱含爱心的笔去书写“教育”两个字的时候,教育的确很简单。

教育,有时候很简单


有时候,教育比上面说的还要简单。

作家李树彬读中学时,有一次作文,李树彬为了交差,抄了一篇交了上去。没想到下一次作文课,教语文的熊老师把它当作范文在全班读。没读几句,便有几位同学站起来指责道:“老师,李树彬的作文是抄来的!”熊老师看了看窘迫至极的李树彬,又看了看趾高气扬的“告密者”,顿了顿道:“孩子们,这篇文章太美了,老师无法拒绝美,所以让我们一起用心来欣赏。在此之前,我们要感谢李树彬同学,谢谢他给我们推荐一篇这么好的文章。我相信,总有一天,李树彬也会写出同样美的文章来。我想,他不会让我失望的。”说完,又朗读起来……李树彬深受感动,发誓要把书读好,否则,对不起老师的宽容、激励和期盼。后来,李树彬成了作家。

散文家刘墉的一段经历也耐人寻味。他读高二时,有一次数学和英语都没考及格,他用狂傲的文笔,写了一篇“周记”:“我是丰盛,我是美好,我是不回顾地一味向前飞。我要写诗,我要作画,我要的是什么都不在乎!像你们吗?像XYZ(指那些用功的同学——引者注)吗?像煎干的灵魂吗?凡我将来不需要的,滚他的蛋!”

没想到,他的老师庄瑞英非但不批评,反而大加赞赏!而且建议登在校刊上!就这样,刘墉愈写愈多,愈写愈勤,一直写到今天,成为散文家。

我教的学生李明,数学成绩也不好,经常考不及格。一次,他数学没考及格,为了宽慰他,我夸了一句:“李明李明,画画真行!”没想到就这一句只是为了宽慰他,不让他难过、失去信心的话,竟使他走上了画画的道路,成了一名出色的画师。

李树彬的熊老师、刘墉的庄老师,还有我,我们三个人说的话,应当说是有心的,但仅仅是一句话而已!一句有心的话成就了一个人,教育不是真的很简单吗?

(文章源自《给初为人师的女儿20条贴心建议》,于永正著,有删节)

教育,有时候很简单



源创图书,为中国教师而生

欢迎搜索微信公众号:源创图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