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文物古迹背后的故事# 马陵川石盘路——长肥山间的交通便道


马陵石盘路又称“马陵古道”,是横跨济南市长清区孝里镇与双泉镇马陵山中的一条山间古石路。它南依肥城市的牛山、陶山风景区,北连大峰山,东北与马山相距约五公里,据传是战国时期著名的军事家孙膑与魏国名将庞涓斗智的地方。

“孙庞斗智”的故事出自《史记.孙子吴起列传》,故事记述简略。后经通俗文学名著《东周列国志》进行艺术加工再创造,在民间遂家喻户晓。可能是故事中惩恶扬善的意向感动了众多一心向善的老百姓,尤其是故事中发生在马陵道上,罪恶阴险谋害同门的庞涓被机智多谋的孙膑设计逼得走投无路自杀身亡的精彩片段,更是大快人心,令人拍案叫绝。同时,由于历史上异地地名相同,再加上以争英雄为同乡而引以为豪的原因,就滋生了多地拥有“马陵古道”的情况,而且各地有理有据,各执一词,使你云里雾里难辨真伪,就是专家学者也觉扑朔迷离不敢妄断,对各处遗址也只有暂作存疑处理。

说长清境内的“马陵古道”是孙庞斗智故地其佐证确实不少。在著名的道教圣地,位于马山镇的马山上有一天然石洞——鬼谷洞,据传是孙膑、庞涓的老师有兵家祖之称的鬼谷子修道的地方。马山西,位于双泉镇的学成村据传就是孙膑庞涓学成分手的地方。其中长清著名的河流发源于隔马山(马山)的南大沙河就被叫做“膑(宾)谷水”,它就是以孙膑的名字命名的。在膑谷水中有盛产一种外表长满刺的鱼俗名叫“格牙”,据说就是庞涓死后被抛到河水里化成的,也就是说坏人死后也超脱不成好东西。这自然表达了人们善恶分明的观点。由于兴趣使然,也为了揭开长清“马陵道”的神秘面纱我曾数次亲临其地考察,每次探访也都有一定的收获。

查阅有关长清的“马陵古道孙庞斗智”的故事,相关文献记载很少。清,康熙版《长清县志。古迹》条:“马西学城,在县治西(东)南三十里……世传为孙膑庞涓肄业之所”。而在清咸丰元年(1851)版的《续山东考古录》中,叶圭绶直截以“无据”否决。在马陵山西麓有一个叫马岭庄的美丽小山村属孝里镇管辖,它就是以居于马陵山之下而命名的,只不过为了书写方便今已讹作为“马岭庄”。在村中有很多老人都能讲一段儿孙庞斗智的故事,像什么:“孙膑拿庞涓,夜走马陵川……”。那神情绘声绘色使你不得不相信你脚下的这片土地确实就是孙庞争斗的地方。

是的,传说可能反应一定的特定历史时期的现实,为了尊重历史还是需要一些有力的文字硬件作证据的。很久以前就听说过在马陵山东侧有一方明代石碑是记录马陵道史实的,一直无缘拜会。去年冬天我特邀古村方峪民俗专家方庆忠一同前往拜谒古碑。自驾车穿过马岭庄,车停马陵山脚下,在庆忠兄的引导下攀山岩,越野径,迤逦东行。脚下衰草仆地,尚能辨别出丛莽乱石间曾有人工铺砌的石路痕迹。跋涉在勉强可叫做路的山间小路上,环顾四周雄峙的山峦,山风呼啸,苍柏狂舞,此时顿觉似有千军万马在山间,在峰顶呐喊厮杀,这大概就是孙膑所以在此选址布疑兵最终导致庞涓兵败自杀的原因吧。此时的环境,此时的感受,我深以为马陵川的确是一处军事要地,在此诱敌深入设伏歼敌是再理想不过了。在未解开马陵之谜以前我是这么认为的。在崎岖的石径间攀爬,一会儿就事论事,一会儿重温古籍中记载的历史故事场景,其中自有一番乐趣。不知不觉竟然越过马岭口。向东面山下看去,双泉镇的李庄已隐约可见。

走下山梁,在狭窄的石路北侧柏树掩映的石崖壁上一方造型浑厚的古碑映入眼帘。

古碑高,一百七十七点五厘米。宽,七十厘米。上覆庑殿房顶式碑帽。碑帽横长九十二厘米,侧宽七十三厘米,高六十厘米。整体观感,古朴大方,碑体浑厚,与泰山顶无字碑相仿,也正是这种造型使古碑逃过了一次浩劫。在石碑的中部右侧角有一钝器敲击的痕迹,如不是碑体敦实恐早已被破坏殆尽了。#文物古迹背后的故事# <wbr>马陵川石盘路鈥斺敵し噬郊涞慕煌ū愕


 

古碑坐北朝南,北依山崖断壁,西有山梁遮挡,唯东与南面开阔。碑额篆书《创修马陵川石盘路记》。历年来与山风烈日相伴,古碑风化严重,碑文不能尽识。幸好十余年前庆忠兄曾来观碑,已把碑文录下。十年的光景碑文已漫患不清,看来再过十年,古碑就真的成“无字碑”一块了。庆忠兄拿出所录碑文底稿,我把预先带来的白酒涂到碑面上逐字研读勘正。以我访碑的经验,旧碑由于年代久远或风化等原因看不甚清楚。如果以清水擦拭碑面,字迹就会显现出来。因为是冬季如再以清水洗碑会立即结冰,效果反而会更差,所以用白酒敷碑面所得效果就出奇的好。我读碑文,庆忠兄逐字核对,除有数字确实不能识读外,还真纠正了不少以前所录的碑文的差错。我与庆忠兄为此都有深深的成就感,并盛叹:不虚此行。

碑文是一位喜好旅游的名叫金珍子的人撰写的。碑文大意是:“己未之春”(即明,万历四十七年也就是公元1619年),我遍游海内,来到山东地界,到曲阜参拜圣人故里,览遍古鲁国风情,沿汶水北来游历了陶山、牛山、灵岩、五峰、云台诸山。所到之处,自然美景妙不可言。来到马陵附近的三教院内拜访住持并报上名号,道人不由喜出望外,因为马陵地处偏僻,实在找不出有学问的人记述创修马陵石盘路的盛况,金珍子的到来无疑为道人解决了难题。看来这个金珍子在当时还是一位文化名人。此外就是讲述石路之险,刘基等人如何兢兢业业克勤克俭修建石路了,文末以一首诗作总结。#文物古迹背后的故事# <wbr>马陵川石盘路鈥斺敵し噬郊涞慕煌ū愕


 

由碑文可知,维修马陵石盘路的工程投资是由三教院住持刘基四方募化所来。要记录当时盛况,金珍子自然要了解道路为什么要以“马陵川石盘路”命名?“因询其马陵之名?道人称:为孙庞故地。通篇碑文,也就这么一问一答两句话,让后人浮想联翩,以为此处就是战国时的马陵古道无疑了。殊不知,对金珍子的提问道人只是据传说而言,根本未作肯定,而金珍子听后却已实信之,在文中大加渲染,为后世造成了误导。

此外还有一处疑点。马陵古道附近方圆十余公里内孙膑庞涓传说故事相对集中。传说孙庞同学的马西学成村,马山的鬼谷洞,距马陵道也就十来里地,孙膑熟悉本地地形,难道身为魏国大将军事家的庞涓对当地就一无所知而乖乖的让孙膑牵着鼻子走?再说,孙膑“围魏救赵”按路线和道理与长清境内的境况都不复。今天看来这只是个美好的附会故事而已。

既然长清境内的马陵古道与孙庞斗智脱去了干系,那么这条山间古路的渊源又从何说起呢?

其实,破译古道的密码也在《创修马陵川石盘路记》的古碑上。首先这方碑与我们常见的石碑就不大一样,一般碑碣宽度与厚度悬殊都很大,而马陵川古碑宽度与厚度尺寸相差极少,基本是方形的。这种造型的设计也是独具匠心的,因为碑体空间有限,正面书写碑文记述工程施工过程,末尾署主持人及后勤人员名单,捐款人姓名则无处罗列。因此把碑体厚度拉宽,这样除碑阴以外其他两面也可以书写碑文。因石碑坐北朝南,山谷东西走向,所以石碑受阳光照射时间长的东面与南面风化严重,东侧只有数字可识。庆幸的是石碑西面由于山岭的遮挡所受日照时间短故碑文保留尚完整。在碑体的上方是捐款者村庄的名字,依次为:孝里铺,潘庄,龙泉官庄,广里小店,广里庄,房头庄,马岭庄,王峪庄,懒峪庄。庄名之下是本村捐款者姓名。现在这些村庄依然存在而且都在马陵山以西,全属孝里镇辖区。因古碑东侧碑文脱落,是否有马陵山以东村庄捐款已不可知。也就是古碑上记载的这些村庄为我们破解古道之谜提供了线索。首先马陵山西的孝里铺、广里、广里店等村庄踞大道通衢,为什么要为一条封闭的山间小道纷纷捐款呢?这就不得不从当时的政区沿革说起了。#文物古迹背后的故事# <wbr>马陵川石盘路鈥斺敵し噬郊涞慕煌ū愕


                     

查《肥城县志》可知马陵山旧属肥城县孝德乡辖区。孝德乡即今济南市长清区的孝里镇。元朝至元十二(1275)年析平阴县北部四乡复置肥城县,县治辛寨镇,也就是现在的肥城县老城区。自元朝至民国孝里镇都属肥城县辖区,距县城西北六十余里,虽属肥城县辖区,一道东西绵延的陶山山脉把孝里与其他几个乡隔开成为肥子国的“北鄙之地”。孝里地处山前平原,济水(黄河)东岸,官道西南通平阴,东北直下长清可达济南,交通素以发达著称。可是由于政区经济的制约,孝里的客商必须要由肥城进货。就以食盐为例吧。食盐是封建社会历朝控制关系民生的必需品,本县百姓只能购买本县供应的食盐,如果发现有他处低价购进私盐者轻者监禁,重者甚至砍头。这也充分暴露了封建统治者时刻把关系国计民生的生产资料牢牢地抓在手中,以达到稳定社会秩序的良苦用心。

孝里诸村庄虽居开阔地带,交通也十分便利,可是却没有一条通肥城县城的大道。那时候,孝里通双泉的付燕路尚未开僻。如去一次县城有两条线路可供选择:一条是经归德镇境内的土屋村,越石门山,过崮头、马山到达老城。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石门古道”,也是旧时孝里地区赴肥城的传统路线;另一条是由龙泉官庄经虎豹川、毛家铺、张家店至老城。这两条路翻山越岭不说,由于盘绕萦回,甚至一天不能打个来回。这就迫切需要寻一条通老城的捷径来。#文物古迹背后的故事# <wbr>马陵川石盘路鈥斺敵し噬郊涞慕煌ū愕


所谓的“马陵古道”至少在元代就已经开通了。尤其是孝里被划入肥城县以后这条山间小路就显得更加繁忙。古代交通工具滞后,普通老百姓运输物资大多以肩挑背扛居多。马陵道虽以凶险著称,可是与其他地方相比路况还算舒缓的。再加上与另两条通老城的路线比路程大大缩短。所以也就成为来往于肥城老城与孝里地区的首选路线。到了明朝后叶,马陵山附近三教院的道士刘基看到道路坎坷难行,便倡导马陵山附近居民捐款维修山路。一时之间各村豪士纷纷募捐聚资“千緍”在刘基的主持下在短短两月之内就把这条“路自山之左,以达山之右,六里有奇”的山路维修一新。道路险处凿缓,洼处用石块砌平,所以称作“石盘路”。路自马陵山西的马岭庄开始越过马岭口经李村、大张庄、尹庄,再从段店折而东南过刘口到达肥城老城,大大缩短了走另两条路去肥城的路程。这条路从马岭庄东北向走山大道经姚家反到东障庄驶入南北官道大动脉,再向西可渡大清河(黄河)直达河西地区,成为肥城通山后的山间重要交通便道,从根本上搞活了城乡之间的商品流通。这也是平原地区踊跃捐款筑路的主要原因。#文物古迹背后的故事# <wbr>马陵川石盘路鈥斺敵し噬郊涞慕煌ū愕


 

据清光绪十七(1891)年续修《肥城县志.疆域》载,今双泉镇所辖的李村、大张庄、五眼井原属肥城县孝德乡(今孝里镇)感化社(治东障庄)。这几个村庄就是经由马陵道到孝里办理行政事务的。就是新国建立,孝付路(孝里镇至双泉镇付庄,今称付燕路)开通,马陵道也不曾被冷落,因为建国初孝里镇所辖马岭管理区四个村曾划归双泉镇管辖,那时,四山区(马岭管区四村的俗称)的人们来往于孝里镇与双泉镇也是走的马陵道。只是近来,交通方便,运输工具发达,这条深藏在群山之中的古道才渐渐被遗忘尘封并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古道之谜被解开是不是就失去了它的历史意义了呢?当然不是。这一带完全可以开发为一条旅游观光带,美丽的山川加上动人的传说是有潜力可挖的。再说,那方明碑价值更是不可小觑。据孝里官网所说:“孝里铺,旧称‘水里铺’清改孝里铺”。而明碑上“孝里铺”之名赫然在目,清改孝里铺之说不攻自破。还有,广里店,那时称“广里小店”。方峪也还叫作“王峪”岚峪尚称“懒峪”。在研究孝里地区的地名沿革史上古碑价值功不可没。

还可值得一提的是马陵川古碑东去约百米处有一棵被附会为“庞涓死于此树下”的千年古柏。柏树生于石路岩壁间,老树虬枝,干粗一人不可尽抱。在此贫瘠之地如无千年古树很难长这么粗,因此本地人呼古柏为“神柏”,并筑石栏保护。#文物古迹背后的故事# <wbr>马陵川石盘路鈥斺敵し噬郊涞慕煌ū愕


 

由此可知,长清境内的马陵古道是旧时孝里地区及附近居民自发开辟的一条通肥城县城的交通便道。由于位于马陵山的缘故造成诸多与历史故事的附会与传说。殊不知,中国版图上以“马陵”命名的山川多矣。孝里双泉之间的马陵道虽由来已久可是与历史上孙庞斗智的马陵古道却没有关系。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夜定稿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