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班天空
一班天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73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太史公记•范朱世家》by ArborBoy

(2010-04-05 16:58:57)
标签:

杂谈

分类: 千里行舟【原创文学】

以下内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范朱,字泛舟,浙江金华义乌人。少时好游猎,好勇斗狠,一日游于苏州吴县,闻道于原内阁大学士晓兮,乃大悟,始发愤。年二十,中二甲第二,为兵部主事。

圣则十年,倭寇进犯江南,江南总兵连却数阵,急报朝廷以待援军。圣则皇帝令兵部立调兵遣将以救之,兵部报曰:既无精兵,有无良将。圣则皇帝愁之,范进曰:臣愿往江南起义军击寇!帝壮之,辞以兵符,用为兵部侍郎。

范乃于乡征得丁状四千余,教之以秘战之法。秘战者,今之所谓鸳鸯阵也。以十一人为一队,最前为队长,次二人一执长牌、一执藤牌,长牌手执长盾牌遮挡寇之重箭、长枪,藤牌手执轻盾并有标枪、腰刀,长牌手和藤牌手掩后队而进,藤牌手除掩可与敌近战。再二人为狼筅手,执狼筅,狼筅用南方之毛竹,选其老而坚实者,削竹端以为尖状,留四周尖锐之枝,长三米余,狼筅手用狼筅前之利刃刺杀敌以掩盾牌手之进及后长枪手。余人乃手执长枪,左右各二人,分应前左右之盾牌手及狼筅手。再进为短刀之短兵手,如敌迂回,即持短刀劈之。及成,名之曰范家军

与寇战于虎门,寇两万余,其势众。范乃挺剑拍马向前。其剑名公母二腿剑,一曰,一曰,各百又二十五斤,范用之抡转如飞。直突寇阵中,义军尽挥兵扔砖而随之,寇大乱。范歼其全部,凯旋而归。

圣则皇帝闻范胜,大喜加之为兵部尚书。

及范回京,恰东厂太监费氏八子与西厂太监傲媚上以求掌权。范忿,乃与内阁大学士孟,兵部尚书解飞,工部尚书孙乔共劾之,乃做诗云:拔剑舞中庭,浩歌振山峦!丈夫意如此,不学费氏酸!

会贾丞相远征东瀛,范为后军都督随大军出征。登东瀛于其北,即今之所谓名古屋者。贾令范受其港,乃自领大军轻装以攻江户。东瀛军自料不敌贾丞相之大军,乃聚而攻范守之北港,欲困贾丞相尔。范乃与众将商议,左右皆曰坚守以侯贾丞相回救。唯一人曰不可,此人范也。范曰:小犬蠢一狼领大军前来,其气甚嚣。若吾等坚壁,惟增其气尔!吾国开创至今已数百年,昔高祖布衣出身,尚能纵横天下,未有能对者,吾辈岂惧小小东瀛!

乃令曰:大军全部开出九门之外,列阵迎敌!

左右无声

锦衣卫远芳领军巡查城内,但凡查到有盔甲军士不出城作战者,格杀勿论!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平日温文之范有此之悍,军令之严厉,前所未闻,虽如吕夫羊之骁勇亦惊。未及左右喘吸,范之令又起:

九门为京城门户,现分派诸将守护,如有丢失者,立斩!

安定门,陶瑾!”“东直门,刘安!”“朝阳门,朱瑛!”“西直门,刘聚!

镇阳门,李端!”“崇文门,刘得新!”“宣武门,杨节!”“阜成门,顾兴祖!

范顿,

德胜门,范朱!

凡守城将士,必英勇杀敌,战端一开,即为死战之时!

临阵,将不顾军先退者,立斩!

临阵,军不顾将先退者,后队斩前队!

敢违军令者,格杀勿论!

即今之所谓军战连坐法也。

范以手指兵部侍郎吕夫羊,下令:
大军开战之日,众将率军出城之后,立即关闭九门,有敢擅自放入城者立斩!

拚死一战,只在此时!

此战,不胜,就死!

临阵,范高呼终日谈忠义,有何用,今方乃一展忠义之时。报国杀敌,死而不弃!言讫纵马前突,斩一都尉名宫一,杀数百人,身披数十余创犹挥剑不止,随大胜。

及贾丞相凯旋回京,范刀创发作,几近死乎。圣则皇帝闻之,以方士徐所炼丹赐范。范食之,瞬息即愈,未及一刻则可下马行走。明日,范舞剑如飞。

圣则皇帝闻范守北港之壮举,感其忠勇,以宫人三水赐之,命其择日成婚。

未及新婚,贼山纵人劫掠商队于鸣冲山,官府不能除之,上报朝廷。圣则皇帝以贾丞相已归蕙国见公主,乃令范为主将,兵部侍郎吕夫羊为军师,起京城禁军八路剿贼。范尚未见三水之容。

范军与贼山胖战于鸣冲山下。山胖带贼骑三千,飞奔来迎。范朱将军马列成阵势,勒马门旗下看时,见山胖出阵: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画笔,坐下嘶风赤免马:果然是人中山胖,马中赤免!范与左右正商议间,一小校报来:山胖搦战。

八路禁军齐出。吕夫羊挥砖亲战吕布。战不数合,羊败走。山胖纵赤免马赶来。那马日行千里,飞走如风。看看赶上,山举画笔望羊后心便刺。傍边一将,圆睁环眼,倒竖虎须,挺丈八马桶搋子,飞马大叫:煞笔山哥休走!大男加宇在此!山胖见了,弃了吕夫羊,便战徐加宇。徐抖擞精神,酣战吕布。连斗五十余合,不分胜负。郭风扬见了,把马一拍,舞八十二斤青龙偃月刮胡刀,来夹攻山胖。三匹马丁字儿厮杀。战到三十合,战不倒山胖。范泛舟掣二腿剑,骤黄鬃马,刺斜里也来助战。这三个围住山胖。转灯儿般厮杀。八路禁军人马,都看得呆了。忽贼阵中一人大呼:“大王,冯夫人叫你回家吃饭!”山胖一惊,“煞笔山哥”戟法渐乱,架隔遮拦不定,看着泛舟面上,虚刺一戟,泛舟急闪。山胖荡开阵角,倒拖画笔,飞马便回。三个那里肯舍,拍马赶来。吕夫羊见山胖一心上关以手中板砖掷之,山胖堕马被擒。八路军兵,喊声大震,一齐掩杀。山胖人马望关上奔走;泛舟、郭、徐随后赶来。范亲释山之缚,并以金帛美玉诱之。山乃服,与其妻冯氏相聚拜于范麾下,效犬马之劳。范乃平鸣冲山之贼。

菌菇曾有篇言语,单道着泛舟、郭、徐三战山胖:猪侯山胖世无比,雄才四海夸英伟。护躯银铠砌龙鳞,束发金冠簪雉尾。参差宝带兽平吞,错落锦袍飞凤起。龙驹跳踏起天风,画笔荧煌射秋水。出关搦战谁敢当?禁军胆裂心惶惶。踊出大男徐加宇,手持蛇矛丈八搋。虎须倒竖翻金线,环眼圆睁起电光。酣战未能分胜败,阵前恼起郭风扬。青龙刮刀灿霜雪,鹦鹉战袍飞蛱蝶。马蹄到处鬼神嚎,目前一怒应流血。小熊泛舟掣双锋,抖擞天威施勇烈。三人围绕战多时,遮拦架隔无休歇。喊声震动天地翻,杀气迷漫牛斗寒。山胖力穷寻走路,遥望家山拍马还。倒拖画杆方天笔,乱散销金五彩幡。顿断绒绦走赤免,翻身欲上鸣冲山。

范领军反京,奔家,见一女子梳洗。范知此乃圣则皇帝所赐宫女三水,呼之。三水乃回首,范大骇,惊死。圣则皇帝厚葬之。

 

童鞋们,给王淼想个下家吧,回复在评论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