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弄弄的粉丝_114
弄弄的粉丝_114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53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玉王朝----风弄:第21章

(2010-03-23 19:37:46)
标签:

情感

快快活活的一天,因为林奇骏,弄了个不愉快的尾巴。

  本来说好看完戏后坐车到四处逛逛,宣代云没了心情,只说要回家;宣怀风心里怅怅的,更没有玩乐的兴致;他们姐弟俩都怏怏不乐,年亮富还有什么说的,直接叫司机把轿车驶回年宅。

  张妈看着他们兴高采烈出门,板着脸回来,心里暗暗吃惊,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赶紧在客厅给他们沏上热茶。

  茶刚端到宣怀风手里,和客厅只隔着一道屏风的小电话间里面就响铃了,不一会,听差过来,对宣怀风说,“舅少爷,您的电话。”

  宣怀风心脏扑腾一下,连忙把茶放了,站起来要接。

  “怀风,你给我站着。”宣代云正歪着脖子瞅着年亮富给自己削苹果,这时候把头转回来,问那听差,“是哪一家打电话找舅少爷,你问过了吗?”

  “问过了,是大兴洋行的林少爷。”

  宣怀风早就猜是奇骏,一听听差说了,虽然还是生气他和白云飞搅合在一起,心里却又按捺不住骤然冒出的三分欢喜,四分急切,立即就走到电话间去了。

  话筒刚拿起,宣代云从后面赶来,劈手夺了宣怀风手里的话筒。

  宣怀风央道,“姐姐……”

  “没出息!”宣代云杏眼圆睁地瞪着宣怀风,一指往他脑门上恨铁不成钢地狠狠一戳,“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理他干什么?”

  说完,自己把话筒拿到嘴边,对着那边说,“林先生,真抱歉,我们怀风当了副官后,事情特别多,他这会儿没空听你电话。再见。”

  啪!挂了电话。

  宣怀风在一旁干瞪眼,急得脸都青了。

  不料话筒放下去,不到一会,又铃铃铃铃地响起来。

  宣怀风立即伸手去接,被宣代云闪电般在手背上打一下,拍开他的手。

  “这林家的都是一窝子狼,料定了我们好欺负是不是?”宣代云气得眼眉倒竖,狠狠地低骂一声,又拿起话筒,愤愤地冲着那头道,“林先生,你也是读过书,有知识的人,请多少顾着点大家的脸面,不要三番两次的骚扰我们。我们家怀风和你做了这些年同学,并没欠你什么,你也犯不着老找他的不痛快。…………什么?过来拜访?别!您可千万不要辛苦这一趟,我们年宅屋小檐矮,可不敢招待您这样的大人物。…………什么都别说了,反正你要是再这样缠着不放,我可是会报警的。言尽于此,你自己看着办吧。”

  又把电话一挂。

  宣怀风连看姐姐挂了两次电话,那话筒好像血淋淋勾在他心窝上,难过得无法形容。本来还在为奇骏和白云飞的事生气,经此一役,竟然什么火气都没了,只担心林奇骏听了姐姐这些话,不知道心里多不舒服,以后再见面可怎么解释?

  宣代云看见弟弟这表情就生气,拉着他的手,把他扯出小电话间,回到客厅,露出正容警告说,“怀风,可给我听好了,你以后不许再和林家的人来往。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有什么好?你一辈子做人读书,就爱结交这种混账?”

  “姐姐,其实奇骏他……”

  “奇骏!奇骏!你还口口声声奇骏!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宣代云扯着嗓子嚷了他一句,狠狠捏了他手背一把,咬牙切齿地说,“你再这样,以后别叫我做姐姐。反正你翅膀硬了,我现在管不着你。”说完,一屁股坐在椅子里,一手按在小肚子上,呼呼地喘气。

  宣怀风瞧见她脸色气得涨红,脖子上青筋直跳,心里也担心起来,半蹲在她面前,抬起头,小声说,“姐姐,你别生气,当心身子。”

  宣代云把脸转回来看着他,“那你给姐姐个答复,你有没有这点子骨气?你说啊。”

  “我……”宣怀风欲言又止,垂下眼,好半天,喉结才动了动,“我听姐姐的话就是了。”

  宣代云这才脸色缓和下来。

  因为瞧见宣怀风还是很放不下的样子,她又把宣怀风叫起来,到自己身边坐着,又哄又劝,说了许多体己话。

  但无论如何,宣怀风总是快活不起来,闷闷坐着聆听了长长一番慰恳加叮咛,就站起来说要睡觉去了。

  张妈等宣怀风出了客厅,才忍不住和宣代云说,“小姐,你也真是的,接个电话有什么打紧?倒把小少爷管束成那个样子,你看他刚才那耷拉着头的模样,真真可怜。张妈我看得心疼呢。”

  “你懂什么?”宣代云从鼻子里冷冷哼出来,“别看那姓林的长得人模人样,十足的反复小人!从前看我们爸爸有钱有势,他和怀风不知多亲密,班上他们两人交情是最好的。后来爸爸一死,林家的嘴脸就全露出来了,好端端的,也没和他们有什么过结,偏要变着法儿糟蹋我们怀风。”

  她压低声音,和张妈说,“我偷偷告诉你,这事你可不要和姑爷说。怀风前阵子在白公馆生病,不是着了凉。他就是在林家受了气,不知听了什么恶毒的刻薄话,一时想不开,去喝了烟土水!”

  “我的老天爷!”张妈惊得眼都瞪眼了,两手捂着心窝直抽气,“小……小少爷他……怎么这么糊涂!”

  “我这弟弟一条性命,差点就交代在姓林的手里了,你说,我能不急吗?”宣代云磨着牙说,“林奇骏是看准了我们怀风人好又老实,百般的欺负,前面逼得怀风喝烟土水,现在见怀风当了白总长的副官,可以捞好处了,又面孔一翻,殷殷勤勤地打电话。我看见他这副嘴脸就恶心!”

  张妈还沉浸在小少爷喝了烟土水的震惊中,一边用力扯她的蓝布围裙,一边咬牙切齿,“真真作孽!这种人比蛇还毒!不得好死啊!小姐,你做得对,千万不能再让小少爷和这林家的来往,不然小少爷一定吃他们的亏。”

  两个天底下最关心宣怀风的女人,很理所当然地同仇敌忾了。
  
  宣怀风回到自己在年宅的房间,却是无比的寂寞痛苦。

  夜风习习,穿窗而过,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心好像热热的白豆腐掉到了地上,碎了一些边角,没了原来的形状,又沾了数不清的泥沙。

  吹不干净,剔不干净,洗,也洗不干净。

  堵得慌。

  奇骏现在在做什么?想必是不可能睡的。

  怀风想起今天看见奇骏的那一幕,他是和白云飞在一起,也确实是有说有笑,他确实有帮白云飞开门,但是,那又说明不了什么。

  白云飞是个唱戏的,不管从前是什么皇族血统,反正他现在已经唱戏了,应酬客人是他的本分。

  宣怀风也不是没见过戏子应酬,唱完了戏,和捧他的人吃个饭,敬两杯酒,也就没什么了。

  很寻常。

  对于奇骏这样的洋行公子来说,偶尔看个戏,捧一下角,真的很寻常。

  只是自己从前不知道奇骏也爱看戏罢了。

  再说,白云飞真的唱得好,自己听戏的时候,不是也情不自禁打拍子了吗?

  宣怀风越想,越为奇骏找到理由,开始那一点点残余的气愤,竟慢慢变成了自责。他不该这样在奇骏赶过来的时候,坐上轿车把奇骏丢在后面的。

  然而,后面还变本加厉地让姐姐给奇骏这么多难堪,让姐姐挂了奇骏两个电话。

  奇骏一定以为自己当了白雪岚的副官,就翻脸不认人了————换了自己是奇骏,也少不了这样怀疑。

  根本不是这样!

  宣怀风的心好像被猫爪子狠狠挠着一样,他忍不住从床上下来,摸索到鞋子穿上,趁着夜深人静钻到小电话间。

  黑黑地一摸,电话匣子竟然是锁上的。

  宣怀风叹了一口气,想了半日,咬咬牙,又静静走到外面,不惊醒门房,从里面把年宅的外门轻轻打开。

  没想到,外门一开,眼前就冒出几个始料不及的人影。

  “宣副官,是要回公馆去吗?”年家大门的阶前开着大电灯,四个大个子护兵正兴高采烈地在电灯下撒骰子赌钱,一见宣怀风出来,立即跳起来站得笔直。

  宣怀风万万没想到他们就守在这里,身体一僵,好一会才摇头,“不回公馆。”

  他走下台阶,四个护兵在后面排队似的跟上。

  宣怀风回头看他们一眼,皱眉说,“别跟着,我一个人散散步。”

  这四个护兵是白雪岚从手底下精挑细选出来的,个个比猴还精,出门前,白雪岚还给他们每人喂了一笔钱,外加一份严密的叮嘱,怎么可能让宣怀风单独离开?

  为首一个护兵嬉皮笑脸地说,“宣副官,不是不听您吩咐,我们兄弟也十分为难的。您看看如今的世道,满大街的流氓小偷,没地方睡,肚子饿疯了的乞丐,大白天走在道上还遭劫呢,何况这样晚了,哪个好人还敢在街上走动?您一个人去散步,要是被别人抢了东西,或是蹭破点皮,白总长回去还不杀了我们?宣副官,您心肠好,算可怜我们,让我们兄弟几个跟在您后头吧。不然回去之后挨军法,那鞭子抽起脊梁来可是见血的。”朝宣怀风又是敬礼,又是作揖。

  宣怀风瞧他们的神色,知道这四张牛皮膏药是揭不掉的了,想偷偷溜出去见林奇骏,那简直是痴心妄想。

  站在当场,两手攥成拳头,脸色忽青忽紫,在肚子里把白雪岚痛骂一顿。最后重重跺了跺脚,一言不发地往回走,进了年宅。

  天色已极晚,年宅静悄悄的,宣怀风一肚子怨气,但怕惊动姐姐,只能忍耐着轻轻慢慢地沿着墙根走。渐渐的,一肚子怨气没方才那样沸腾了,却变得异常酸涩。

  他想想奇骏的温和体贴,又想想白雪岚的霸道跋扈,两个人的行为个性,一个天,一个地,老天爷却偏偏要逆着道理来,让他和奇骏如隔天涯,把他和白雪岚塞在一个狼窝里。

  忧愁浸上心头,他忽然想喝酒。

  本来想去饭厅翻一下,但饭厅那里动静稍大,很容易惊醒姐姐姐夫,宣怀风在风里站了一会,记起张妈说过,小地窖里总是藏着几坛子老酒的。

  他往花园角落那头去,拉起小地窖的上面的木板盖,也懒得找手电筒,借着头顶上一点银白色的月光一步一步下台阶。

  钻到地窖里,月光已经照不进来了,到处都是黑漆漆的。

  宣怀风心里烦躁到了极点,忽然陷进这样的黑暗,反而觉得有种可以尽情发泄所思所想的惬意,弯下腰,沿着最下面一级台阶往旁边摸索,不一会,居然真让他摸到了一个坛子。

  那是典型的小酒坛,用指头摸摸,陶土盖子上还贴着封条,不知道是什么陈年老酒。

  提起来,凑鼻子用力一嗅,从盖缝隙处就能隐约闻到一股淡淡的酒香。

  宣怀风把盖子揭了,也不管坛口有没有灰,唇抵在上面,咕噜咕噜的,狠狠连喝了几口。

  顿时,一股辛辣从喉咙直灌到肚子。

  几乎顷刻间,又从下往上,沸出一阵酒香,散在唇间舌上。

  好酒!宣怀风在心里喊了一声。

  他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心情到底是喜是忧,反正,极想趁空醉一遭,醉得不省人事,再不用想那些人就好。

  开头的几口酒还在肚子里烧,又提起坛子,仰头不顾后果地喝了一轮。

  小半坛酒一下子下了肚,烧得五脏六腑着火似的,宣怀风却觉得心里好过多了,眼前一片黑,脑袋晕晕沉沉,他就坐在到处是灰的石阶上,半边身子倚着墙,轻轻拍大腿,断断续续地,哼今天听的《西施》里的词儿

  “……坐春闺……只觉得……光阴似箭,无限的……闲愁恨……尽上眉尖……”

  唱着唱着,身边似乎有些动静。

  一只手不知从哪里伸过来,慢慢地把他发软的身子搂了。

  宣怀风有些吃惊,但酒精起了作用,并不如何害怕,停了唱曲,打着酒嗝问,“你是谁?”

  来人没说话,只把他抱得更紧了。

  宣怀风扳着头,想看清楚对方的脸,但地窖里太黑,什么都看不见,忽然间,他想起今天那个电话,姐姐说不要奇骏过来年宅,难道……奇骏还是过来了?!

  他骤然被什么振奋了,小声问,“奇骏?你是奇骏对不对?”

  对方还是默默的,握着他的肩膀,慢慢靠过来,在他额上亲了一下。

  温柔到极点。

  “哦,奇骏……”宣怀风声线变得激动,连呼吸也急促起来,却又唯恐被别人发现似的,努力压着自己的声音,很轻地说,“你过来了,我本来想去找你,可是我被监视起来了……真好,你过来了,那真的很好……”

  他醉得有八九分,脚也不稳,一边说,一边把发烫的脸贴在对方胸膛上。

  淡淡的男人气味钻进他鼻尖。

  宣怀风真高兴,奇骏比任何人都令他安心。他们从前只纯洁的接过吻,像一只蜻蜓和另一只蜻蜓在空中飞舞着相遇,轻盈的相爱。他从没有这么露骨地,带着令人脸红的暧昧贴过奇骏的胸膛,现在,他总算贴上了。

  而且,奇骏的胸膛比他想的还结实。

  此刻,数不尽的喜悦和热爱,把他原本充满忧患的内心给填满了。

  宣怀风伸手,去摸奇骏的脸,那是崭新而奇妙的感觉,依靠着触感在心里默默描绘奇骏的模样,抚摸出来的奇骏更英俊,鼻子更挺,轮廓更好看。

  他抚摸奇骏的手臂,那拥抱着自己的手臂强壮有力,可以摸到薄薄的肌肤下蕴藏着爆炸力的肌肉。

  每触摸多一分,宣怀风就在半醉半醒中微笑,他的奇骏是最完美的。

  而他,现在牢牢的,紧紧的和这个完美的男人拥抱着,天打雷劈也分不开。

  “奇骏,你怎么不说话?”

  “嘘……”奇骏在他热热的耳垂边,发出一个诱惑的气音。

  宣怀风仰着头,让他肆意亲吻自己的脸颊和唇,热吻比从前的那些要炽热,好像奇骏也再也按捺不住深埋在体内的激情,再也不那么苦苦压抑动人的欲望。

  他扯开宣怀风的衣服,很有男人味地暧昧地抚摸宣怀风精瘦漂亮的身体。

  宣怀风温顺地,一百分之一百地配合着。

  他喜欢,被奇骏亲吻的感觉。

  他喜欢,被奇骏抚摸的感觉。

  让他感动得想流泪,不,他已经流泪了,眼泪滑到他的嘴角,咸咸的快被奇骏拥有的幸福。

  伴着酒意,一切都不断的升腾弥漫,变得更加美好,这上天恩赐的一刻,就如浮在西王母瑶池上一朵仙气四溢的硕大的洁白睡莲,美到无法描述。

  “奇骏,好好的……对我。”他喘息着,唇抵着奇骏的唇。

  奇骏的回应,是果断而且有力地剥去他身上所有的衣物。

  烫热的异物挤入身体里,宣怀风赤裸着伏在阶上,发出轻轻的激动的啜泣。

  他想把和奇骏的第一次进行得更美好,他希望自己可以更从容一些,或者,给予奇骏一些温柔主动的感觉。但是,他太紧张了,身体是僵硬的,绷紧的脊梁仿佛快痉挛了。

  “啊……啊……”

  里面涨得很难受,那是仿佛挤压到内脏的一种痛,每一次奇骏进来,抽出,宣怀风的心就悬起来一次,因为他知道下一刻那根粗大的属于奇骏的东西就会强悍地挺进来,好像要把他捣成碎片一样,挺入、抽出、再挺入……永无止尽地激烈地重复。

  被同性把器官放进身体里的感觉怪异、恐怖、痛苦,但是,宣怀风一点也不希望停止。

  这是他和奇骏可以做到的最亲密的事。

  他只是慢慢的,从喉咙深处发出一点轻微的呜咽。

  “呜————奇骏……唔…………”

  奇骏在身后激烈地动作着,双手握着他纤细的腰身,偶尔,奇骏会用手掌摩挲他的臀部。

  可能双丘上的肌肤很少被人触碰,十分敏感,每次被奇骏这样摩挲,宣怀风就微微颤栗,怕痒似的缩紧双臀,每次缩紧,身后的奇骏都会重重地抽一口气,挺插得更加厉害。

  “唔……嗯嗯…………”被奇骏故意的再三揉搓臀部,后来甚至用手掰开两边的臀丘,让羞涩的臀缝曝露出来,宣怀风的呻吟有一点点走样。

  反复的在同一个地方进行的刺入动作,开始让承受的部位从痛楚改为麻木,而后,是捎带着异常感的麻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体内肆虐的热物,给予身体的感觉不再是那么纯粹的负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