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君子兰
君子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125
  • 关注人气:1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后的赴死

(2011-12-09 21:07:50)
标签:

杂谈

                     

后天,部队就要开上战场,与日军刀兵相见了。

将军很忙,他组织了一支敢死队,自己擦拭着刀,到时背水一战,自己就做个敢死队队长吧。就在这时,刘大石走了进来,一声报告,声振屋瓦。将军抬起头,微笑地看着自己这位精干勇猛的爱将,点点头,问:“什么事?”

刘大石抓了一下头,吭哧了半天,道:“还是让我去当敢死队队长吧,将军。”

将军把刀插入刀鞘,走过来,拍了一把刘大石的肩,刘大石吸溜了一下嘴。将军问:“怎么?伤得重吗?”

刘大石摇摇头。将军叹了口气,他也知道,一军统帅做敢死队队长,是不适宜的。可是,形势逼迫啊,临阵之前,原来的敢死队队长刘大石却意外地负伤了。今早,当警卫员跑来报告了这个消息后,将军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改变了主张。

刘大石望着将军,恳切地请求道:“将军,还是我上,杀日本鬼子,我怎么能落后呢?”说着,猛地一把抽出将军插入刀鞘里的刀,舞动起来。可刚掰开架势,就“哎哟”一声,垂下手臂。

将军忙问:“不要紧吧?我看看。”说着,想上前搂起刘大石的衣袖看看。刘大石白了脸,忙一闪身躲开,道:“没什么,不要紧的。”说完,敬礼道,“将军,敢死队长非我莫属。我战死了,你再任命别人吧!”脸上,满是坚毅和渴求。

将军一笑道:“我再考虑。”说完,拍拍刘大石的肩,让他去休息。

这一掌,并不重,却让刘大石皱着眉,险些痛得叫出声来。

这家伙,最近并没打仗啊,怎么负了那么重的伤?将军想,望着刘大石离去的背影,陷入沉思中。

                 

将军的繁忙,被一件突如其来的事给搅乱。

上午,将军下令,给出征人员做战前动员。全师将士齐匝匝地站在练兵场地里,将军登上土台,一手叉腰,望着这些年轻勇敢的脸,一挥手,道:“弟兄们,我们当兵为什么?就是杀敌保国,否则,愧对军人的称号——

全场静悄悄的,一枚针掉下,都能听见响声。

突然,会场传来吵闹声,警卫员出去了一会儿,回来报告,有一个老人带着一个姑娘,口口声声要见将军。将军听了,挥挥手,让士兵们稍息,自己走出会场。

不一会儿,将军回来了,刚才那满面微笑的脸,现在沉得出了水,眼睛,如两星火,站上土台,大声问:“兄弟们,我们当兵为了什么?”

士兵们一声吼:“保家卫国。”

将军点点头,道:“说得好,如果有人胆敢杀害无辜男儿呢?”

士兵们久经将军教导,应道:“如杀我父兄。”

“如果奸污女人呢?”

“如奸污我姐妹。”

将军这次没有点头,牙关紧咬,望着大家,突然两下解开军装扣子,脱下上衣,光着上身,面对大家;又转一个身,露着后背,疤痕累累。战士们一时呆住了,不知为什么。

将军把衣服穿上,大吼一声:“弟兄们都学着我的样子,把上衣脱了。”一声令下,所有的战士都“哗”地脱了上衣,将军一挥手,让执法队下去,凡肩膀上有新负刀伤的,查问清楚,给抓起来。

检查结果,没有负伤的。

将军虎目一登,问:“有没脱上衣的吗?”

战士们一声高呼:“没有!”

这时,参谋长走上前来,期期艾艾半天,道:“师座,算了吧!”将军登着参谋长,红了眼,如一头愤怒的豹子,然后,命令所有军官都脱了上衣。命令传下去不久,警卫员来报告,有人拒绝脱上衣。将军一拧眉一摆头,执法队跟了下去,不一会儿,推上一个人来,所有的人都傻了眼。

拒绝脱衣服的,是将军的爱将刘大石。

将军愣住了,几步跨过去,喝令刘大石脱下上衣。在将军虎目的注视下,刘大石低下头,脱下衣服,左肩扎着绷带。

将军吸了一口气,喝令解开绷带。几个兵士将刘大石绷带解开,一个长长的刀口横在肩上。将军身子摇晃了一下,又努力站直,吼道:“哪来的刀口?”

刘大石低着头,不说话。

将军喝令捆了,然后,回过头,对兄弟们道:“刘大石昨晚借巡夜的机会,摸黑钻入人家一个大姑娘房中,糟蹋了人家女孩,在离开时肩膀上挨了一菜刀。”说完,又吸了一口气,回头问,“刘大石,你有什么话说?”

刘大石低着头,仍没有说一句话。

将军眼圈红了,走过去,拍拍刘大石的肩,道:“兄弟,好走吧!我们会代替你多杀几个鬼子,为你死在鬼子刀下的爹娘报仇。”然后,对执法队长道:“毙了。”两行泪随之流下。

全师兄弟一齐哀求将军抢下留人。将军摇摇头,一挥手,执法队拉走刘大石,不一会儿,两声枪响,在空中回荡。

将军站在那儿,很久很久,木偶一般,然后睁开眼,喝道:“王磊出列!”一个年轻小伙子听了,跑步出列,来到将军面前,立正,站好,脸色发白。

将军望了他一会儿,道:“狗东西,你知罪吗?”

王磊冷汗直流,嘴唇打颤。将军道:“你随刘大石一块儿巡视,事前不阻拦,事后不报告,我留你这个不义的畜生干什么?”说着抽出盒子枪。参谋长手疾眼快,一抬将军的胳膊,子弹飞上了高空,道:“将军,王磊有错,也不至于死啊。”

左右部下,也一齐求情。

将军长叹一声,用枪点着王磊道:“让这小子当敢死队长,将功补过。”

               

那是将军从军以来打得最恶的一仗。

炮弹声震天,硝烟弥漫,将军的部队遭遇到了日军最精锐部队的抵抗。将军部队向以大刀闻名,一时,战场上刀光闪闪,喊声如雷。

日军拼刺功夫一点也不逊色于将军部队。战斗到了上午,统帅部电话打来,赶快结束战斗,否则,日军增援部队马上就要到来。

将军听了,一招手,警卫员递过大刀。将军铁青着脸,脱下上衣,大家知道,将军要轻自上阵。参谋长急了,一把拉住:“将军,你不能去。不行,我去。”

将军手一拨拉,参谋长一个踉跄。将军道:“扯蛋,你一个书呆子去干什么?当俘虏啊?”就在这时,一个人影一闪,王磊冲了进来,道:“师长,让敢死队上吧。”

将军望望王磊,点点头,道:“敢死队跟着老子一块儿上。”一声吼,跳了出去,身后,一群大刀汉子紧跟着冲了上去。一时,阵地前大刀飞舞,喊杀震天。当将军用大刀砍翻第六个日本鬼子时,身后传来一声喝叫,接着一声枪响。将军一惊,转过身,一个人倒在自己怀里,胸口,被枪子洞穿。

原来,一个负伤的日本兵躲在后面,向将军偷袭。王磊见了,忙扑过去,挡住将军,同时,大刀出手,将那个偷袭的日兵钉在地上,自己,也被枪子打中。

将军抱着王磊,眼泪直涌,喊:“磊儿,磊儿。”

王磊嘴里吐着血沫,睁开眼,道:“爹,我——不能保护你了。我死后,别告诉娘。”将军点着头,热泪直流。王磊抓紧父亲的手,过了一会儿道:“刘大石是冤枉的。我,爹,我——”头一歪,闭上了眼。

将军望着儿子的脸,仿佛忘记了战场上的枪炮,有一会儿,站起来,大吼一声:“兄弟们,冲啊!”大刀一扬,向溃退的日军冲去。

                

战斗刚结束,新的任务下来,增援日军已落入三面包围之中,惟有一面,打围部队还没到,统帅希望将军赶紧带领部队封住日军出路。

将军二话没说,一挥手,踏上来征程。

当天下午,将军的部队就投入了战斗。

这是一次血肉搏击,毅力拼搏。将军的部队,在连日征战后,不顾疲劳,一路冲锋打得日军落花流水。日军为了免于被歼灭的命运,变攻为守,巩固阵地,死守待援。

将军的部队攻到一处陡坡上,被死死地阻击在这儿。

日军的一挺机枪,把子弹水一样泼下来,一批批战士倒了下去,将军的眼睛红了,喊一声:“谁去干掉那挺机枪?”

一个战士挺身而出,可刚跑几步,一头栽了下去不动了。

又有战士上去,又倒了下去。

将军急得帽子一摔,抱一挺机枪,准备冲上去,就在这时,不远处,“叭”一声清脆的枪响,日军的机枪停止了吼叫。

接着,一个人影灵猫一般,扑向敌人机枪阵地。

“刘大石!”有人喊。

真是刘大石,将军发现,他没死,飞快地冲上阵地。有日军举枪就打,被刘大石一刀劈倒,夺了机枪,一通扫射起来。将军部队趁机蜂拥而上,迅速结束了战斗。

将军停下,道:“刘大石这小子,怎么回事?”

参谋长低下头,道:“是我让执法队悄悄放的,只放了两声空枪,”

将军拍拍参谋长的肩,一声长叹,道:“你啊,功是功,过是过,惩罚,是不能免的。有件事,我还要问问他啊。”正说着,士兵来报,刘大石快死了。

将军和参谋长愣住了,忙跑过去。

原来,刘大石被放后,并没有去逃命,他离不开部队,离不开将军,于是背着刀,拿一干抢,悄悄跟在部队后面,当将军部队受到阻击时,他从侧面迂回,夺下了机枪,但在战斗中,自己也被日军炮弹击中头部。

将军赶到时,刘大石已经奄奄一息了。

“你被冤枉了,为什么不申辩啊,大石?”将军扑过去,紧紧拉着刘大石的手。

刘大石闭了一会儿眼,道:“我怕你知道是王磊后,心里难受,影响指挥战斗。将军,这次,我——真要走了。”说完,举手行礼,手停在帽檐处,再也不动了。

原来,那夜,是王磊违反了军纪,奸污了民女。刘大石知道后,忙冲进去打算阻止,恰好撞到那女孩举刀砍来。女孩黑暗中,一刀砍在了刘大石肩上,她还一直以为砍中了遭害自己的人,所以,就以此为凭证,告诉了将军。

望着脸含微笑,停止呼吸的刘大石,将军泪如雨下。

  

                           摘自《传奇故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