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西乐行心理中心
江西乐行心理中心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3,656
  • 关注人气:6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总被人说:“拜托,你有什么好抑郁的?”(上)

(2020-12-26 15:46:36)
标签:

江西心理咨询

江西抑郁症治疗

南昌青少年心理

江西焦虑症治疗

南昌心理咨询

不知你如何看待抑郁?是否有过抑郁经历?


可能在不少读者朋友看来,抑郁是因为多愁善感、在挫折面前抗压能力差,但“这个病真的不靠比惨来获得生病资格”。


昨天,读到一位抑郁症患者的文章,作者说:“9年前的同一天,我正因为重度抑郁而试图自杀。一不小心,我已经多活了9年。”身边有亲朋经历着抑郁,有过种种“自杀”言行,所以,看到这类文章,以及今天再次向大家推荐的《正午之魔》,更有感触。


《正午之魔》的作者安德鲁·所罗门论及抑郁的污名化:“人们可以勇敢'出柜',公开谈论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公开自己酗酒,自己不幸沾染性病,甚至有人公开自己虐待儿童,却仍然觉得公开谈论自己的抑郁经历太过丢脸。"


安德鲁是剑桥心理学博士,有近三十年的抑郁症经历,历经四大洲的游历与采写,才完成了《正午之魔》这本心血之作。该书最早中文版名为《走出忧郁》。此次新版,翻译上有所改进,且没有删减、增加了一章,同时制作了系列附录,添加了一些必要的随文注释。


 

 

 

总被人说:“拜托,你有什么好抑郁的?”本文节选自安德鲁·所罗门《正午之魔》
最大阻碍可能仍是社会污名,这种污名只与抑郁相连,其他疾病都没有这样的情况。NIMH的史蒂文·海曼称之为“公共卫生灾难”。我写这本书时采访的很多人都请我别用真名,不要公开他们的身份。我问他们,如果别人知道他们得了抑郁,他们到底认为会发生什么。有位男士虽然病得很重,却有非常成功的事业,在我看来,这完全可以表明他的强大,而他却说:“人们会知道我是个弱者。
人们可以勇敢“出柜”,公开谈论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公开自己酗酒,自己不幸沾染性病,甚至有人公开自己虐待儿童,却仍然觉得公开谈论自己的抑郁经历太过丢脸。我大费周章才找到本书故事的各位主人公,不是因为抑郁很少见,而是因为能够对自己及外界坦白抑郁经历的人太过例外。一位抑郁的律师一年前曾休假过一段时间“为将来打算”,他说:“没有人会信任我。”他编造了一整套故事,用来填补他停工那几个月的空白,花了很大精力(包括捏造度假照片)证明他的故事。

 


我采访他之后,在他的大办公楼等电梯时,有位初级职员来和我搭讪。我的借口是必须见律师谈合同,那位年轻的职员问我做什么工作。我说我在写这本书。“哦!”他说出我刚刚采访过的那人的名字。“我认识一个人,”他主动说,“他真的完全崩溃了。抑郁,精神病,什么都有。有段时间整个人都疯了。其实他现在还有点怪怪的;他在办公室摆奇怪的海滩照片,给自己编了一堆故事,真是有点疯了,你知道吗?但现在他回来上班了,专业上来讲,做什么什么成。你真应该见见他,有可能的话应该去了解一下。”
这个故事里,律师因他与抑郁抗争的能力,似乎更是赢得了声誉而非疾病本身的污名,而他虚伪的掩饰如同劣质植发一般,没起作用——比任何自然形成的东西都要荒谬得多。但是这种秘密性无处不在。《纽约客》杂志上的文章发表之后,我收到很多来信,上面的署名有“来自一个懂得这些的人”“诚上,匿名”“一位老师”等。 

 


我一生中写过的主题中,从未遇到如此多的秘密倾诉者:在晚餐聚会上,火车上,任何我说出这个写作主题的地方,人们都会向我讲述各种惊人的故事,但几乎所有人都说:“但请不要告诉任何人。”我采访过的一个人打电话给我说,她母亲威胁她,如果这本书透露了她的名字,就再也不和她说话。心智的自然状态关闭了,深层感受也通常保守为秘密。我们只能通过别人告诉我们的信息认识他们。而无人能打破另一个人深不可测的沉默屏障。“我从来不提这病,”一个人谈起他与抑郁的抗争,曾这样对我说,“因为我看不出有什么用。”我们无从知道抑郁有多普遍,因为抑郁的实情实在鲜获谈及;而实情如此鲜获谈及,部分也因为人们没有意识到抑郁有多普遍。
我有过一次很特别的经历,那是在英国,我去参加一场家居派对。有人问我做什么工作,我诚实地说我在写一本关于抑郁的书。晚餐后,一位女士在花园里走向我,她很美,金色的长发紧紧盘在脑后。她轻轻地把一只手搭在我的手臂上,问我是否可以交谈一会儿,于是在之后的一个小时中,我们在花园里来回踱步,她给我讲述了她可怕的痛苦和与抑郁的抗争。


她当时在吃药,药物有些帮助,但她仍觉得无法应对很多状况,害怕自己的心智状态最终会毁掉她的婚姻。“求求你了,”交谈就要结束时,她说,“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些事,尤其不要告诉我丈夫。他不能知道这些。他不会理解,也不会受得了的。”我向她保证我会保密。那是个美好的周末,白天阳光灿烂,夜晚篝火惬意,人群满是愉悦地打趣,包括这位向我倾诉秘密的女士在内。
周日午饭后,我与这位抑郁女士的丈夫一起去骑马。回到马厩的半路上,他突然转头对我尴尬地说:“我不太说这个的。”然后他停住了马,也停住了言语。我以为,接下来他会问我一些关于妻子的事,因为他好几次看到我和她讲话。“我觉得大部分男人都不会真正理解。”他咳了一声。我鼓励地微笑。“抑郁,”他终于说道,“你在写抑郁,对吧?”我回答是,又等了一会儿。“是什么促使你这样的人写那样的话题?”他问。我说我自己有过抑郁,开始要给出我通常的解释,但他打断了我。


“你有过抑郁?你抑郁过,而现在写一本抑郁的书?因为这就是我想说的,而且我不喜欢说太多,但这是事实。我这段时间一直感觉很糟,想不出来为什么。我的生活很好,婚姻很好,孩子们很好,所有都好,和大家关系都很亲密,但我已经必须去看精神科医生,他给我开了一堆该死的药片。现在,我觉得更像自己一点了,但你看,我真的是我自己吗?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吗?我永远不会告诉妻子或是孩子们,因为他们根本不会理解的,会因此觉得我不是个好家长之类的。我很快就会停药,但你看,现在的这个我是谁?”我们简短的对话结束时,他要我保证会保密。
我没有告诉那位男士他的妻子也在服用同样的药物,也没有告诉妻子她的丈夫有能力理解她的状况,太能理解了。我没有告诉他们俩任何一位,带着秘密过活很累,他们的抑郁可能因羞耻而加重。我没有说基本信息都不沟通的婚姻是脆弱的。但是,我对他们两人分别都说了,抑郁通常有遗传性,他们该注意自己的孩子。我决定在这一点上打开天窗说亮话,因为对下一代人我有这个义务。

如果您需要我们的专业帮助,可先浏览乐行心理官方网址的相关介绍:www.jxlxxl.com,同时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订阅号:乐行心理/江西乐行心理。如需预约请提前电联我们。江西心理咨询,南昌心理咨询,江西焦虑症治疗,江西抑郁症治疗,江西心理医生,江西沙盘游戏治疗,江西婚恋咨询,江西青少年心理干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