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诸行不良
诸行不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4,163
  • 关注人气:9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观棋不语-终幕-一.

(2018-12-16 18:02:50)

【时间】104日 早上9:00

【地点】云南大理

 

接到询问关根去向的电话时,正好是国庆长假,车总在被窝里惊得一哆嗦,呆了好几秒才抓起手机。

关根去了哪他自然是不知道的。他反问电话那头想干嘛,好好的假期催什么命,还不许人去和哪个妞度假么?

电话中的女编辑道了个歉,说关根已经失联很久了,如果有任何他的线索,务必和她联系,末了还留了她的私人联系方式。

车总本来想拒绝的,但美女温柔的声音让他开不了口,只得含含糊糊地应承下来。

挂断后他看了眼屏幕,这不是他通常的起床时间,于是裹紧了被子想再睡个回笼觉,结果在床上折腾了好久都没成功,最终不情愿地爬起来,老老实实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喂狗。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干这种活的呢?车总舀起狗粮,大声叹了一口气。

如果一开始,没有去主动去搭理关根的话……

 

最初只是好奇。那时,车总还不是狗场老板,只是刚入行淘沙的新人。

可是好不容易进了老九门,他却等了大半年都没等到一个正经下地的机会。当时很多人都传,老九门已经洗手不干了,有来自组织上层的压力要他们转型正道,只能做合法的古董生意。下面的新人实在是手痒,于是在某年快开春的时候,就有人提议组了个夹喇嘛的团,到长沙冒沙井做一票大的,好在过年前发一笔横财。

车总就是在那时认识关根的。当时他被朋友叫去帮忙,在团里一眼就注意到了关根,因为那个邋里邋遢,一头长发的年轻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倒斗的,反而更像是个搞艺术的非主流。没想到一问起来,关根居然说自己真的是搞艺术的,他是个摄影师。

为什么摄影师要来倒斗?

奇怪的是,没有人关心这个。

车总发现自己和关根成了团里最不着调的两个人——其他人都在忙着商量探穴下地,只有关根整天拿着个相机拍来拍去,要不就是玩手机。

而至于车总,他的乐趣就是观察关根在干什么。他觉得这个人特别奇怪,一看就不是来跟着发财的。他以前听人说过,“单反穷三代,摄影毁一生”,这小子家里肯定不愁钱,来跟这种喇嘛团多数就是为了好玩。

车总觉得,认识一两个富二代总没有坏处。其实他也考虑过,盗墓终归不是什么好勾当,本来他已经想转行了,但经不起朋友软磨硬泡,想至少见过一次真家伙再说。结果等来了以后,比起那些无聊的寻龙点穴,反而是这个有意疏离队伍的关根更有意思。

那时候他最喜欢说的就是三句话:“大兄弟,教我玩摄影呗。”“大兄弟,你手机都装的什么软件啊?”“哇大兄弟,你看《盗墓笔记》啊!我也是这个书的粉丝!”

他清晰地看到关根翻了个白眼,把手机收了起来,“不,我不看。”

车总呵呵一笑,拍了下关根的肩膀,“装啥呢,我都看到你在看盗墓的公众号了嘛。看个小说又不是见不得人。我就说呢,你干嘛巴巴地跟着我们来下地,原来如此啊……入戏太深,入戏太深。”

看到关根呆滞的表情,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跟你说,我可是老粉了,那个号的头像我认得嘞!我天天都去刷更新的!你知道不,那个周穆王是怎么回事,我觉得是这样的……”

车总说得口沫飞溅,关根叹了一口气,把头顶的旅游帽取下来盖在脸上,一副什么都不想听的样子。

 

直到一天的夜里,车总终于搞清楚了关根平时都在想什么。

因为不想下地,他找了个借口在上面望风,看起来没什么战斗力的关根也惨遭淘汰,两个人一起负责守夜。但车总根本不觉得会有人来这种荒郊野外,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在呼呼大睡。

半夜的时候,他被一声闷雷惊醒,仔细辨认之下,他发现那居然不是雷,倒更像是土木塌方的声音。

车总惊慌地跑去刨倒塌的盗洞,被关根一把拽住了。

“哎,你也帮忙啊!会死人的嘞!”车总说着吐了几口唾沫,烟尘太大了,一说话就满嘴土。

“不会死人的,我调的炸药,顶多堵个洞口。”关根的长发也沾了不少土屑,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干脆把头上的假发取下来,另一只手还在拿着手机打电话。

“没事了小花,都搞定了,刚才就是去抓了个人证。”他叹了口气,“物证也不缺,照片我拍了很多……是是是,这事情我不该出马,你说得对,就是动到祖坟,我以为是他们出手了,没想到是些误打误撞的菜逼。”

车总稀里糊涂地就被带到派出所录了一宿的口供,关根坐在他对面的另一张小桌子,也跟警察叨了一晚上。他这才知道,关根其实不长那个样子,一点都不艺术,反而还有点清秀。他觉得自己好像上当受骗了,在那个粉红衬衫来接关根的时候,他更加肯定了这一点。

“大哥,你怎么就放他走了,我还得再呆着?这待遇不一样啊!”车总指着要离开的关根,感到特别不服气。

“这哪能一样啊。”连夜审讯的警察打着呵欠,“他是事主,你顶多算污点证人。”

幸好车总也没在派出所留多久。听警察的说法,多亏关根的证言,说明了他几乎没什么犯罪事实,加上交待得比较老实,过了一段时间就给放出来了。

出来那天,车总在派出所门口又遇到了关根和粉红衬衫。他特地摆出趾高气昂的架势,走到关根面前,“你看,我也出来了,我也是良民”。

关根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犹豫了一下才道,“我们……以前见过吗?”

这件事让车总特别生气。他回去后从裤兜里找到关根的名片,看到就吐唾沫,又扫名片上的二维码,在验证信息里噼里啪啦就打上一行字,“你怎么能这么翻脸不认人”。

本来就一个气话,没想到的是,关根后来真的通过了他,给他回了一条信息。

“出来没活干的话,我有一份工作做不做?”

几天后,车总一屁股坐在旅行包上,看着面前几十条嗷嗷叫的狗,对着大理的天空骂了句狗逼,心想当时怎么就脑抽了,答应来干这份活?

更气人的是,车总后来还发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了盗墓笔记系列小说里,还煞有其事地和主角一起冒险。那时候他才发现,那个公众号背后的作者,原来跟关根是同一个人。

 

人是真的,狗场也是真的,其它全都是假的。但这不妨碍大批的粉丝自行代入,把狗场当成是小说里提及的“圣地”。车总光是招待那些不请自来的游客就已经应接不暇,加上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警察上门取狗,说这里给警犬配种是无限期合同,乱七八糟的事让他大感头疼。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几年,车总逐渐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网红,他后来干脆开了个微博,直播狗场的日常,日子倒是越过越滋润。

不过实际上,关根本人几乎从不来狗场。

除了有一年的年前,那天正好没什么客人,他喂好狗一出门,就看到关根在门口逗那条叫“小满哥”的大黑背。

“你怎么来了?”车总挠挠头,好几年没见,关根的样子他差点都认不出了。

“我的事情快办完了,出来透个风。”关根揉搓着“小满哥”的头,拍拍手站起来,“顺便到处看看,不然怕以后没机会了。”

车总虽然有点惊讶,也没有多问。当晚他给关根接风,酒足饭饱后,想着再搞个下半场,才亮出一叠夜总会的卡片,关根便摆摆手。

车总想,原来他不好这口。问起想去哪,关根笑笑,说他想泡桑拿。

 

“你该不是有什么机密要跟我讲吧?”一个小时后,两个人赤条条地坐在桑拿房里,车总忽然想起这茬,“你看很多电影里不是都这么演吗,在这种地方没法窃听。”

关根笑了,笑得特别开心,“以前我就觉得,你的想法特有意思,整天琢磨些不着调的事情,跟我一个朋友很像。你猜我要和你说什么?”

“啊?”车总愣了一下,这一叫特别大声。他刚才也就随口一说,完全没想过是真的。本来,他和关根就不是特别熟,连关根为什么要给他一份活干都特别费解,哪猜得出什么东西来。

他和关根照实说了,关根摇摇头。

“几年前,你在派出所门口和我说话的时候,已经陷入一场杀身之祸,只是当时你没有发现。”关根用毛巾擦了擦脸,继续道,“其实你那时说话的对象不是我,而是另一个‘我’。”

“另一个你?”

关根点点头,“是的,如果觉得不好理解,就当是双重人格好了。那天你见到的我,不是现在的我。”

“哦……所以那时候你才不认识我啊?”车总有点似懂非懂,“所以说,你有两个人格,只有一个认识我,另一个不认识?”

关根又点点头,车总想了想,还是没搞懂,“那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会有杀身之祸?”

“因为这么多年来,一直有人想把我这个人格找出来干掉。” 关根发出一声苦笑,而你呢,刚好见过我,成了验证我是不是我的一个试金石。所以我发现你的问题后,就干脆把你移到阳光下,你越出名,就越安全,因为你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新闻。他们渐渐就会发现,对你下手成本太大,收益太低,这事情就做不下去了。

“这样啊……所以你让我看狗场,把我写到书里,是为了救我的命?”车总挠挠头,仔细琢磨他说的这番话,“可我怎么觉得,还是哪里不太对劲呢?”

关根笑着拍拍他肩膀,“你刨了我家祖坟,这点补偿不算过分吧?”

车总不由得讪笑几声,好一会才说:“难道……关老板这次来,就是告诉我这个?”

“当然不是。”关根道,“你以前,不是老看到我在摆弄我的公众号吗?”

车总哦了一声,关根又说,“在我公众号的后台里,有一个隐藏入口,只有用专用的账号和密码登录才能看见。登入后就会发现一个群组,里面的联系列表里,都是跟我关系最亲密的人。这里面很多人互相都不认识,因为他们只和我单线联系,但万一我不在了,他们就有生命危险。所以我需要设一个保险。”

车总听着听着,终于明白了过来,“……你的意思是,你要把账号给我,然后你以后要是出了事,我就上去通知那些人避难?”

关根笑了笑,“对,而且我告诉了不止你一个人。”

接着,关根就报了一个ID,车总有点懵懂,等了半天没下文,密码呢?

“密码我早就公布了,在公众号的那个游戏里。”关根笑笑,“谁都可以玩,你也不例外。”

 

想到这,车总站直了腰,抖了抖因为蹲太久而麻木的双腿。他掏出手机,又打开那个公众号看了一遍。

公众号里的“盗墓空间”游戏他玩很久了,玩法很简单,通过图文谜面加上自动回复形成的通关机制,形成复杂的关系网络。这个游戏留了很多谜题,大部分都被人破解了,车总曾经进过解谜群,也有过和其他人通宵达旦去攻克谜题的兴奋。

但是游戏最终证明是个半成品,谜题的最后一关,在一个“沼泽锁链”的图片处断了头,没人能破解下去。

这个谜题被人讨论了好一阵子,越到后来,越多的人相信这就是个“坑”,渐渐也没人关注了。

车总看了一会,又翻到公众号的历史信息,发现已经断更了一个星期了。但是这种断更时不时都有,要凭这就说关根出事了,还是太没说服力。

也许只是那个叫蓝庭的女编辑搞错了?车总挠了挠头,继续喂狗。

不可能出什么事的。就算出事,也轮不到我来摆平。车总一边想着,一边拌着“小满哥”的饭。这家伙特别挑食,关根叮嘱过一定要喂一种特殊的蛇胆,不然“小满哥”不爱吃。

他拌好后拿给“小满哥”,“小满哥”呜呜几声,用前爪拨开盘子,看都不看一眼。

“祖宗,怎么又不吃啊?”车总有点烦,这狗反常了不止一天了。

他一屁股坐下,躺在草地上,直直地看着天空。万里无云的蓝天,就像他刚来的时候一样。

车总想起关根写的故事,那里面有他,有小满哥。故事里的车总比现实中的他干练精明多了,而真正的他本人,只能在这里懒洋洋地晒太阳。

“我哪有故事里说得那么好诶……虽然也想真的去威风一次啦。”他抓抓自己的肚皮,因为出门机会不多,他都快有啤酒肚了。

他突然想起来,关根来的那一天,自己也说过类似的话。

 

“找密码这种事,关老板你可别指望我哇。”车总喜欢在桑拿的时候喝冰啤酒,感觉特别爽。他又灌了一大口,打了个嗝,还是觉得关根说的事情特别不现实。

关根笑了笑,“我倒是觉得,你是最有希望的那个。”

“开玩笑吧?你还不知道我那点脑子?你是不是在给新书找素材呢?”车总越想越觉得扯。他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没什么本事,爱财、惜命,白天得过且过,晚上花天酒地。唯一能拿出来说的,顶多就是爱岗敬业,没耽误过任何一条狗了。

但是关根摇了摇头,说:“我真这么想。你是一个会过日子的平常人。而我的朋友,脑子里的都是倒斗、权谋、厮杀,这种思维模式和我们的对手是非常相似的,如果我的朋友找得到密码,那大概离对手找到也不远了。所以这种时候,平常人才更能发挥作用。”

“哈哈哈真的吗,我有这么好?”车总被他说得不知所措。

“这跟好不好没关系,跳出形式看问题。”关根拍拍他肩膀,披上浴袍,推门走了出去,又回头伸手向车总讨了一罐冰啤酒。

车总一甩手扔过去,关根抬手接过,背过身对他扬手做了个道谢的手势。

“找不到也没关系,本来就只是随便试试。”他顿了顿,叹口气,“其实我挺羡慕你的,平凡是福啊,我们求都求不来。”

 

车总又睁开眼睛,看到“小满哥”正不满地瞪着自己。他和“小满哥”互相干瞪眼了一会,终于耐不住性子,翻身坐了起来。

“行了行了,我去找密码,我去找行了吧?”他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这狗也是邪了,还能知道主人出事?明明跟我处的时间更多啊。”

他拿出手机,凭着回忆,把“盗墓空间”的游戏又走了一遍。想不起的地方他就找攻略,但是把全部关卡都走完了,结果还是跟以前一样,能玩下去的地方照样能玩,不能的依然走不通,最后还是停在了“沼泽锁链”那张图上。

车总把手机往草坪一扔,懒得再想了。磨了大半天,太阳也快到头顶了,他觉得他应该老老实实喂狗,吃午饭,然后看个小黄片,之后开始睡午觉,就这么度过无聊的一天。

实际上他也真这么干了,吃完饭擦干手,他打开电脑,点开浏览器收藏夹的限制级论坛。今天的热帖是新出的资源,女主角很清纯,正好是他喜欢的类型。他熟练打下“好人平安”几个字,等着自动跳转后收隐藏的资源下载地址。

“什么关根,什么密码,整天都在想些什么破事啊……”车总自言自语道。论坛的网速很慢,他往椅背上一躺,想起丢在草坪上的手机,才悻悻地跑去捡回来。

一点开手机屏,界面依旧停留在“沼泽锁链”那张图上,他不由得叹了口气,对着那张图道,“关老板,真不是我不想帮你,我已经尽力了。你说你放这张图,有什么用呢?你如果放个别的,我可能还多看两眼……”

他边走边说,说着已经回到了电脑边,帖子的隐藏内容也亮出来了。车总扫了一眼帖子,再看看手机,忽然觉得浑身一震。

跳出形式看问题。跳出形式看问题。

车总在心里重复了两遍。他开始明白过来,为什么关根觉得他破得了这个谜了。谜题的关键不在图片的内容上,而是在图片的形式。

对很多普通人来说,平时接触不到什么高级的加密玩法,最有可能遇到的一种谜题,就是每次心照不宣地在限制级论坛下种子。有一种略微过时的加密形式,就是将种子和图片结合,重新打包成一个图片,图片的表面看不出来任何问题,但在这张图片里,已经携带了一段加密信息——

这是一种叫做“图种”的,将信息隐秘流传的方法。

车总马上将手机接上电脑,将游戏最后没有被破解的那张图片下载下来,按图种的形式解压,果然找到一段隐藏的密码。他颤抖着将账号和密码输入到微信后台,打开了一个十分简洁的界面。

“我靠,老车,真有你的!”车总忍不住地兴奋,简直想跑到网上发帖,宣告他是第一个成功破解谜题的人。

短暂的兴奋过后,他感到后怕起来。他再次端详屏幕,看到上面只有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公示,以及寥寥几个按钮。公示是这么写的:

 

“尊敬的代理人:

你好,欢迎登陆宁静海。

你能成功登陆,意味着系统的管理员已经死亡。

本系统用于管理员意外亡故后的紧急联络事宜。

点击下方红色按钮,即可向已设定的关联人员发出紧急避难信号。

点击下方蓝色按钮,可以正常退出。你的历史操作将不会通知任何人。

请谨慎操作。

 

风险提示:

在发出紧急避难信号的同时,发信源有被反追踪的可能。

因此本系统将于发出信号的1分钟后完成自动销毁程序。

但此举不能100%规避被反追踪的危险,敬请留意。

 

车总额头上的汗滴了下来。

是装作没找到答案,赶紧抽身离开,还是接过关根交给他的任务?但是一旦接受,也就意味着他将与关根面临的强敌作对,他可能随时会死。

直到这一刻之前,他一直觉得关根和他说过的话都是编的。现在他一下子置身于巨大的冲击之中,久久都不能平复。

为什么当年关根要救他?车总依然不明白。

是因为他那时想扒开盗洞救那些被埋的人,所以觉得他善良?还是因为之前他一直缠着关根说书里的解谜,看在是自己读者的面子上拉一把?

那他之所以会被关根选中,难道是因为这几年把狗照顾得不错,算是个可靠的人?

在关根已死的现在,这些都成了无解的问题。

“关老板,我也只是想做个平常人啊。”车总有点坐不住了,他匆忙到了里屋,收拾好行李,准备溜号。一踏出门,他就差点跪在地上。

他看到门口密密麻麻站满了狗,花色不一大小不一的狗。它们一声不响地看着车总,连尾巴都不摇。

“祖宗,爷爷,我这是去逃难啊……又不能带你们走,你说你们吧,每个都是精,可是上飞机上火车,你们也不能过安检啊。就行行好吧,啊?去吧,去吧,吁,吁——”

他养了这些狗许多年,也是有感情的,有几条在他的驱赶下已经挪开了步子,然而带头的“小满哥”还是一步不动,带着狗群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

车总没辙了,退回里屋去找麻醉药,翻了半天,他突然扇了自己一耳光。

“去他妈的。老车,你连狗都不如了吗?”

他往地上唾了一口,镇定了一下,重新走出屋子。当着“小满哥”的面,他在手机上摁完,转过去给它看。

“你看,我把信号发出去了!我不是孬种!”

“小满哥”汪了一声,狗群散开了。车总跑出门,开了自己的车,一打开车门,“小满哥”就跳了上去。

车总擦了擦汗,对“小满哥”道:“祖宗,我也只能带你了,带再多,我都不敢保证能上路。”

去哪里呢?好像去哪里都不安全。他通知来轮班喂狗的小弟注意安全后,双手按着方向盘,感觉很惆怅。说了几个地名,“小满哥”好像都没什么反应。

“去大本营吧,到关根的地盘去。”车总翻出那张熟悉的名片,道,“我们去杭州。”

“小满哥”发出一声响亮的回应,车总用力一踩油门,疾驰而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