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辰瑶
王辰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038
  • 关注人气:3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深度报道如何适应我们的需要?

(2014-05-28 08:51:24)
标签:

杂谈

分类: 学术交流

我今天想讨论是深度报道如何适应我们的需要,我们通过上午讨论的大家都还是在一些大的层面上来谈未来深度报道发展的可能性,这种谈论往往我们都离不开已经规定好的范式,这个框架是新媒体和传统媒体,我们都在这个框架之下讨论这种问题,这种讨论本身就已经被预设了一些方向和走向。

我们有没有可能跳出这个方向,如果我们离开这个媒介,如果我们离开纸质形态来谈深度报道,深度报道今天还有没有困境?如果只是谈这种新闻再现形式的话有没有问题,有没有困惑。我认为是有的,就是深度阅读者的结构性减少。

在信息过载的时代,深读者成为稀有动物,深读者永远都是稀有动物,跟浅阅读相比,跟碎片式阅读相比肯定是深读者永远总是在所有人群当中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5月19日我打开微信公众号,看到很多家微信公众号都同时在推一篇文章,《对鸡汤和星座说不,深读患者请看这里》。当然,对于单独一家媒体来说,我们读者的基数如此庞大,市场如此庞大,深读者的比例在人群中再小,对于养活优质媒体来说,可能对于单独一家媒体来说觉得做得很好,还是有这么多读者愿意看。我们可能看不到的一个事实是,深读者少不仅仅只是2/8法则的少数,深读者变少是结构性的变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呢?

第一个假设是因为仪式化阅读的缺失。这跟现在的传媒格局变化密切相关,这边这张图是过去我们是大众传播时代,新闻媒体在社会中心位置,下面是无名的大众,每个人没有具体的身份,我们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但是新闻媒体闪闪发光,像钻石一样在整个社会的信息传播格局当中,我们会去看媒体,去仰望媒体,到了今天社会化媒体时代,整个传播格局的变化变成了每个社会化媒体中心,变成了每一个的“我”,早上起来就是朋友圈,看看谁给我点赞,每个朋友对我来说都构成了关系,这就是社会化媒体的本质,是关系。而新闻媒体不过是在所有这些连接关系当中的一个,当出现这种变化的时候对于新闻生产来讲,对于新闻媒体的意义来说会产生一个变化,这种仪式化阅读的缺失。当新闻媒体处于社会信息传播格局中心的时候,我们其实是会把看新闻作为日常生活的一种方式,就跟你现在早上起来刷微博、刷微信一样,是你日常生活的一个方式,我们吃早饭的时候看报纸,上班的时候一杯茶,打开报纸,晚上回家的时候全家人等着看晚间新闻节目,仪式化的新闻阅读带来的效果就是你其实不知道你马上要看到的新闻是什么,但是你会在固定的时间,沿着固定的习惯去看。媒体其实就可以给你推送很多东西,过去可能深读的人很多,但是那种多不一定是那些人自己选择的,他是被动的,是媒体推给他的,对他来说看新闻看深度报道是他的日常仪式当中的一部分。

到了现在,当传播格局发生改变之后,我们发现我们是根据陈列出来的新闻内容,比如看看百度的关键词,什么样的新闻被点得最多,可能我也会去点被点得最多的,这种产生了一个后果,主动权已经不在媒体的手中。

第二个假设是,信息茧房。这个人是哈佛的法学院教授,也是奥巴马的法律顾问,他有一本书比较早的,当时提到一个假设是信息茧房。现在的传播格局当中中心位置是我,每个我的信息需求并不一定是公共性的,并不一定是关注社会福祉的,他只关注自己选择的东西和使自己愉悦的领域,久而久之就可能把自己放到蚕茧当中。南大新闻传播学院正在评审硕士生论文,有一篇论文是对南京大学的大学生网上阅读新闻的情况做了一个深访,这是非常典型的深访出来的结果,一打开电脑就忘记自己要做什么,经常是看看微博,刷刷人人,看看视频一晚上的时间就过去了,关心娱乐明星和八卦。调查到的大学生,很多是被动了解资讯,QQ弹出的框,我们随便点进去看一看。在这种情况下显而易见深读者会变少。

第三个是,哈佛商学院的教授克里斯汀森,他提出一个理论假设,叫破坏性技术,我们都说创新肯定是好的,但是看你从什么角度评价好与不好,有时候说产品的创新会因为某一些产品创新出了某一种技术,这种技术具有压倒性的优势而饱受欢迎,但是这种创新不一定会带来使这个产品品质本身变得更好的特性。他说对这一点缺乏了解,这是许多领军企业失败的原因。我们可不可以放到今天的新闻生产当中来看这个观点?恐怕也是可以值得思考的。

比如说地铁报,我每天坐地铁上下班,每天早上的时候会看到在南京的地铁里面大家就排着拿免费的地铁报,真打开一看,基本上没有什么新闻,大部分是广告,可能3/4的篇幅都是广告和混同着广告的新闻。你肯定不能说这个新闻品质是最好的,但是人们很需要,而且人们愿意接受,因为它是免费的,是方便的。我们就会因为这样一点需求被满足而选择接受,可能看地铁报的人也知道看地铁报的新闻肯定不会比收费的报纸新闻品质要更好,但还是愿意去忍受新闻品质的下降。再比如搜索,互联网提供的海量的信息,我们理论上可以很方便检索到你想要的东西,但是你到底想要什么,比如微博会告诉你大家正在搜张默,本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搜张默,我就可以很方便直接点一下,它就会帮助你搜,我就会被动知道原来是什么样子。包括弹跳出来的新闻框,深访的时候很多同学说是被动的方式,非常方便,这种技术创新其实是值得我们讨论的,它对新闻生产的意义和影响到底在哪里?

在这种情况之下,仪式化阅读减少了,私人兴趣增加了,追求方便免费的原因成为压倒性的因素的时候,显而易见带来的结果是深读者跟过去相比肯定是在结构会发生减少。既然这种减少是结构性的减少,这恐怕就不能够用道德去说了,你去指责说现在网民素质不高,这好像已经没有特别大的意义,我们很难从道德上和伦理上去批评和指责这件事情,这已经成为我们必须要面对的现实。

我们现在面临一个问题,当我们面对这样一种实际情况的时候,深度报道有没有可能从一些角度思考我们怎么样去面对这样的局面。

深度报道如何重新定位。

观点一,我们要避免内爆。内爆是鲍德里亚关于后现代信息生产的观点,我前一段时间借用这个观点谈马航报道,在新闻记者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我们已经找了很多从新闻专业主义的怎么样做得更专业,我就不想这个角度来谈,最后我们做了对于国内几家权威媒体的定量的调查,发现我们今天的新闻生产出现了一些比较有意思的新的生产逻辑,我们做了一个图,这里面的圆圈是核心事实,我们会发现关于马航有大量的新闻,仔细分类的话会发现有很多新闻是新闻的新闻,不是针对这个事实本身的,是对已经爆出来的新闻进行再加工和整理,是对已经发生的新闻的新闻,称之为内生产。还有一种是称之为延伸生产,跟核心事实关系不是很大,可能是属于情感类的,点蜡烛等等,这是外围事实的延伸性的新闻生产。还有很多是转引式的生产,新华社根据人民网的,人民网的根据国外某媒体的报道,很多媒体都在报,核心的消息来源只有几个,那是因为转引式的生产已经很方便。鲍德里亚说信息时代的内爆有个非常有意思的特点是,过去我们对事情不确定的时候是因为我们的信息太少,而今天的信息过载时代,我们新的不确定问题,是因为信息太多。我们生产出很多这样的信息,这样的信息堆积出来之后增加了受众距离真相的难度。这就是不可避免的内爆。我们现在做深度报道,对于一个新闻再现当中最重要最有意义的再现方式来说可不可以在深度报道上避免内爆,做更加有意义和更加核心的东西。

观点二,我们今天讨论深度报道,我们对于深度报道的理解也许也要有一个重新的想象,在我想象当中,未来深度报道应该是多元化的,我们会有一些重深度报道,重磅深度报道,它的特点是关注与公众利益有重大关联的选题,难度很高,制作成本很大,而且它的呈现方式很精美,无论是故事,写作,还是用数据的方式,用信息图的方式,用动态图的方式来展现,或者是像雪崩那样的报道,花了250万美金来做好莱坞大片式的视觉奇观。这就是重深度。

深读者在减少,不见得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跟过去的传媒时代已经不一样了,我们要从心理上做好这样的准备,这种重深度报道应该是影响有影响力的人,尽管这些人可能不多,但这是一个媒体建立自身的合法性,或者是在未来新闻生产格局当中获得一种受人尊敬的地位的最重要的自我建构路径,非常令人尊敬,但是也许也是未来新闻生产当中少数媒体,或者媒体中的少数产品才会这么做,因为它几乎不可能盈利。

除了重磅深度报道之外,我认为还可以有多元的轻深度报道。我们有可能在垂直领域里面持续关注,提供不同于碎片化式解读的类型的深度报道,不见得每个人都关心,但是是这个领域的人关心。我们也可能提供在写作层面上的,特稿,非虚构写作,故事讲得非常好,这也是要花时间和精力心思去做的。我们也可能提供对事件的观点性解读,从有意思的观点解读事实。这种多元的深度报道可以关注某一个特定的领域,或者以自己的某种特长取胜。这一类的深度报道和前面所说的重深度报道相比的操作难度和所需要的资源比上者要少很多,竞争门槛会相对比较低,竞争会很激烈,很多微信公众号都是在这个领域标榜是深度报道的提供者,寻找深读症患者。

未来媒体可能会以不同的方式组合,我做重深度,知道重深度肯定不挣钱,但是可不可以用别的方式养活,现在盛行的新闻盈利模式,不过是一个偶然的产物,我们提供免费的新闻,我们卖广告,这两者之间的结合是很偶然的,当今天这种模式走不下去的时候我们可不可以用别的模式,寻求别的联系,可能是提供免费的新闻,用文化产业或者,用地产,或者是用其他的比如会展方式,电商来反哺能提供的有影响力的新闻?仍然可以在不盈利的情况下继续生存下去。甚至还有可能一份杂志会花80%的钱做一个重深度的报道,20%的钱做后面80%的轻深度的报道,实际上是在用轻深度赚来的钱养活前面的重深度,这里面会有很多多元化的组合方式,不能一概说深度报道会怎么样。

观点三,在未来,深度报道应该是向前倾的。美国有一个学者叫科瓦奇最近写的一本书,名字叫《真相》,这里面提出一个观点,在过去传播时代媒体是向后靠的,文化姿态是向后靠的,一个深度报做出来之后这个事情就已经结束了,就像电影导演一样可以往椅子上一靠,就等着看结果了,因为这个已经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在今天现在我们的传播格局已经发生了改变,在今天的新闻文化可能会改变,对于新闻生产者来说的形象的说法是我们得由向后靠变成向前倾,我们怎么样向前倾呢?大家实践当中已经总结出了很多技术,比如我提出一个说法——“新闻钩”,过去我们讲说在进行新闻选择的时候所运用的理论一直是新闻价值论,而且新闻价值也是有新闻学论文的题目,所谓的新闻价值就是要去挖掘事实当中本身蕴含的价值,就像采矿一样,把钻石采出来给大家看,在今天传播格局发生变化的时候,我们不仅要把有价值的事实采出来,拿给你看,同时还要告诉你为什么你需要知道这个事实,要在你报道和关注的公共议题和作为一个个体人,个体读者之间要给它搭建一个桥梁,是用一个钩子一样的,把一个读者给钩过来,我们在新闻叙述和再现当中要考虑是否需要新闻钩。

深度报道做出来非常不容易,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完全可以借助今天的新的传播平台,不仅是在纸媒上,可以完全做多媒体推送,尽量用推送的力度来穿透信息茧房的防护,让读者看到这些东西。今天的传播已经突破了过去新闻生产线性的生产,这个东西做完了就结束了,我们完全也可以做成非一次性消耗,当历史长河中再次出现一个时机的时候可以抓住,再把过去的东西调出来,或者用别的方式,比如我们做的深度的报道有可能集合成书去卖,已经有国内外的媒体做这样的尝试。在这种变化形势之下,我们可以对未来有很多想象,只要我们能得出真正的问题,我觉得都可能去解决,只要你能够把真正的症结在哪里想明白的话,未来应该是办法比问题要更多。 

深度报道如何适应我们的需要?

(2014-5-24 武汉·华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