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忆方生老师

(2011-07-26 19:11:09)
标签:

杂谈

分类: 忆议师友

忆 方生老师

 

 

人生有很多遗憾。人的世界,错综复杂、千变万化,充满着意想不到的各种变数。受主客观条件的影响和左右,每个人都有顾此失彼的无乃和经历。对人对事的顾此失彼,其造成的结果就是遗憾。想起我与方生老师的交谊,就有一个无法补救的遗憾。

 忆方生老师

忆方生老师

忆方生老师

 

大概是1995年前后,方生老师两次去青岛讲学。那时我下海经商,在青岛当着一个半大不小的老板。方生老师第一次在青岛讲学由杨老师陪同,我去招待所看望二位,海阔天空闲聊一晚上,第二天送到他(她)们回京的列车上。第二次方生老师在青岛讲学,有些空闲,我们一起去游崂山,并照了几张相。后来我回京给他打电话,说把在青岛照的相片送去,他说别为这相片专跑一趟,以后有机会见面时给我就行了。我也觉得以后时间还长、机会还多着呢,就把这事放下了。没有想到现实中的机会,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多。这些年我写了《话说画眉》和《探寻寿光古国》两本书,这两本书霸占了我八年的时间和精力,当书付印出版我获得解脱后,想去关照被这八年挤掉、忽视的人和事时,非常可惜,你想念中的一些人和事已不复存在,已永远离我们而去。当我给方生老师打那个过去常打的电话时,电话那头只有盲盲鸣音。当电话打到李成勋老师家询问时,李成勋老师说方生教授已经走了多年啦。方生老师沉稳的身影,方生老师的书房,杨老师的热情,这昨日的一切已经化为乌有,成为了历史和记忆。

我与方生老师相识,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全党工作重点转移后,教育部政教司决定编一本适应新形势的高校政治经济学教材,书名叫《中国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主编这本书的就有人大的方生教授,还有人大的张朝尊、李成勋和北大的陈德华等教授。这些教授们的工作场所安排在了北京军区后勤部招待会。我当时是军区后勤部的理论教员,我认真并很有兴趣地旁听了他们对这部书稿的讨论和辩论,这段旁听生的经历,不仅使我学到了很多经济学的知识,而且还观察到了他们研究经济学的方法,更为重要的是,我与这些与官员处事做人风格截然不同的学者们,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在以后的岁月中,我常去人大林园四楼方教授家串门,闲聊些军队和地方的问题。这期间还请方教授给军区全体后勤机关干部,作过一次改革开放问题的学术报告。

方生老师是经济学家,但他不是一般的书斋型经济学家,他是位关心政治,致力于改革、创新,带有一些传奇色彩的著名学者,是有功于海峡两岸的人民,有功于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的大学者。《中国高层智囊》一书罗列的改革开放的先躯者、智囊、理论权威有吴敬琏(吴市场)、厉一宁(厉股份)、林毅夫、王沪宁、方生等。

对方生教授的简介是这样概括的:“方生,一夜成名。国民党通辑令里的第二号人物。从台湾到大陆;创办深圳大学;一篇文章吹响新一轮改革号角;两岸经济问题专家;方生与李登辉同窗不同道;反思中国经济:对外开放还不够。”

从对方生教授简介的这一概括中,我们可以看到,方生教授除去在两岸经济和中国经济改革开放方面的杰出理论贡献外,他还有些与一般经济学家不同的经历,而这些经历带有浓厚的政治传奇色彩。

一、参加台湾“二。二八”爱国民主斗争

方生教授原名陈实,1946年考入台湾大学农学院农业经济系。现在臭名昭著的李登辉当年也是台湾大学农学院的学生,方生和李登辉虽然不是同班,但同住一室,为朝夕相处的室友。“方生曾受学校指派,辅导李登辉国文,帮助李登辉修改论文。① 当年的李登辉思想进步,是台湾大学学生运动的领袖,而且还是台湾共产党的党员.

1947年台湾的“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的爱国民主斗争和“二、二八”武装起义中,方生(陈实)先被推选为台湾大学农学院学生会主席,后又被推举为台湾大学学生联合会主席。《李登辉访谈录》的说法是:原来台湾大学学生联合会的主席是我(李登辉),后来我(李登辉)推荐陈实(方生)接替学生联合会主席。总之,这时的李登辉还是以进步学生和学生领袖的政治面貌出现在当时的台湾政治舞台上的。在“二。二八”运动中,陈实(方生)是站在斗争第一线的著名学生领袖,因此被列为国民党台湾当局通辑学生黑名单上的第二号人物,陈实(方生)的处境十分险恶。在台湾国民党当局对台湾学生运动开展大搜捕的前一天,陈实(方生)从基隆登上了一条开往香港的轮船,然后辗转回到北京。对这一历史事实,在《李登辉口述》里是这样说的:“农学院的学生都真乖,后来没人被掠去关;若是说有人会被掠去关,只有总干事陈实有可能,他是外省人,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时候走的。”

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国民党的通辑令已经失效。方生教授以学者的身份两次去台湾访问。在有关单位的安排下,方生教授与往日的同窗、时任台湾总统的李登辉有过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会面和谈话。方生教授感到李登辉已非往日的李登辉了,说:“真没想到,他会变成这个样子。”《李登辉口述》也证明了这一点。李说:“我做总统时,他(方生)曾经来找过我一两次,向我讨了几本我写的书。他对我说,他完全同意《台湾的主张》,不过有一个地方他不同意:把中国分成七块。对这一点他感到真讨厌。”“对这一点他感到真讨厌”一语,表明他(方生教授)与李登辉谈话中有真锋相对的一面,也表明方生教授就是在这位“总统”面前,也勇于坚持自己的反台独、反分裂的原则立场。

二、创办深圳大学

1980年,经中央批准,建立了深圳经济特区。为推进深圳特区的改革开放,深圳市政府决定成立适应特区性质的深圳大学.方生教授受聘为该校负责教学的副校长。桑百川教授的回忆文章是这样写的:“方生暂时住在深圳市政府的一幢简易宿舍楼内,每天早晨随便吃些饼干、方便面之类的食品就匆匆忙忙赶去上班。中午晚上都和大家一起,在临时校址的露天食堂站着就餐。方生副校长分管教学工作。当时深圳大学率先在全国高校进行改革试验,探索新的办学模式,为全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积累了经验。”

在深圳,方教授接触了许多新鲜事物,使他的视野、思路更为开阔,从而把他的经济理论研究推进到了一个新阶段。1984年,方教授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关于利用外资的若干认识问题》和《中央经济改革的决定与深圳特区的实践》;1986年,主编了《经济特区的理论与实践》一书;1987年,方教授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系统论述了以市场调节为主的经济运行对内地经济、政治体制改革的借鉴价值。

1987年,深圳大学已步入正规,形成了十几个专业和逾千人规模的新型大学。方生教授又奉调返回中国人民大学。

三、震惊中外的署名文章

1992223,邓小平视察“南方结束后的第三天,《人民日报》在头版用黑体大字通栏标题一字不改地刊登了方生教授《对外开放和利用资本主义》的署名文章,旋即引起国内外强烈反响。方教授放言谈了一些属于理论禁区但又确实是客观真理的的问题。当时我跟《解放军报》理论部罗小兵交谈此事时,他们都以为方生是中央某个理论班子的化名。我说方生是人民大学的教授时,他们都很惊奇。《北京周报》将该文全文译成英、法、德、日五种语言向全世界发行。《纽约时报》头版报导,认为这篇文章是中国近年来发出的最大胆信号,表明中国由反对资本主义转变为利用资本主义。并推断“方生”肯定是笔名。

上个世纪80年代,方生教授领导了中国人民大学的一个课题组,专门研究中国对外经济开放问题。这项研究的成果形成了《走向开放的中国经济》一书。在该书中,方生教授撰写了非常重要的两章,而“对外开放与利用资本主义”就是其中的一节。在该文中,方教授强调了对于资本主义这样一种社会形态,应当善于用历史的眼光,采取科学的态度,认真对待,批判、继承、借鉴、利用,而不是一概地否定、拒绝西方文化中对我们有用的东西。如桑百川教授所言:“方生教授一篇惊天论文,打破了当时中国经济学的沉闷空气,经济学界又开始活跃起来,中国经济学的又一个春天到来了。”

非常荣幸,方教授把签名后的这本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经济学专著赠给了我,以示对晚辈的希望和鼓励。

 忆方生老师

忆方生老师

 

19929,中央组织部、宣传部联合举办“九十年代改革开放与经济发展“系列讲座,邀方生、刘国光、吴敬琏、厉以宁等主讲改革开放问题,李瑞环与1000多名高级领导干部出席了开幕式。从此,方生教授关于开放问题的理论文章不断地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先后发表了《邓小平对外开放思想的伟大实践——谈谈中国经和世界经济的接轨》、《提高对外开放水平的几个认识问题》、《努力提高利用外资的质量》;在《经济日报》等刊物上发表一论、再论、三论《认真学习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系列文章。

早在80年代初期,方生教授的对外开放思想在深圳工作期间就基本形成了,
有的方面已经研究得相当有深度,比如引进外资问题、特区开放问题。回到人民大学后,经过沉淀、反思和升华,到20世纪80年代末基本上形成了一个较为完善的理论体系。由于他在对外开放领域的杰出贡献,被人们誉为方开放,与吴市场(吴敬琏)\、厉股份(厉以宁)等,被学术界称颂为“改革七贤”。

 

 

:本文主要参考了方生教授的研究生、著名经济学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桑百川教授写的《纪念恩师——我国对外开放理论先躯方生教授》一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