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zhangsuozhen
zhangsuozhe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562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妈妈来看我              作者 李家同

(2010-09-08 15:54:30)
分类: 名人书信

   三十年前,我在大学念书,课余常常去台北监狱探访受刑人.我还记得,那时候,我还记得台北监狱在爱西路.我们常和受刑人打篮球,聊天.当时,有一位黝黑瘦高的受刑人似乎和我很谈得来.他很喜欢看书,我就设法送了很多书给他看.我发现在众多受刑人中,他所受的教育比较高,是台北市一所有名的中学毕业的,比我大七.八岁.他们每星期有三次会客机会,我去看别人都会吃闭门羹,可是这位受刑人永远可以见我,至少在他那儿,我从未被拒绝过.

   他常在我面前提起他妈妈,他说他妈妈是一位非常慈祥的女性,他还说他妈妈常常来看他,但每次来他都会吃闭门羹---我始终不相信这一点.

   这位受刑人当时所在的地方其实是看守所---没有定罪的人都关在这里,等到等到审判终结才会转去其他监狱.有一天,我的朋友告诉我,他要"搬家"了,因为他已被定罪,要正式服刑了.那时,我才发现他是军人,大慨是服兵役时犯的罪,所以要到新店的军人监狱去服刑.

   当他去新店的军人监狱去服刑时,我也成了预备军官,在台北服役,周末有时间就会去看他.

   有一次我去看他,发现他被禁止探视.我向警卫打听,警卫告诉我,要一个月才可以探视他.后来,我终于见到了我的朋友.他在服役期间做工,赚了一些钱,尽管那些前少得可怜,却是他全部的积蓄,因此他一直偷偷地把这几十块钱放在一个很秘密的地方.没想到,一位长官把他的钱偷走了,我的朋友一气之下和那位长官大打出手.

   各位可以想象我的朋友当时的悲惨遭遇,他这种"犯上"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是相当严重的----他被拖到广场上痛打,然后被关到一间小牢房里,二十四小时戴着手铐.

   我的朋友流着眼泪告诉我这些事情.在我们谈话的时候,我们身旁那个负责旁听的身体强壮的警卫面无表情地看着远处,假装没有听到.

   忽然我的朋友又提起他的妈妈,他说他常常感到万念俱灰,可是,一想到妈妈,心情就会好一点.

   因为他一再提起他的妈妈,我就问了他家的地址,然后在一个星期六的黄昏,骑着脚踏车,到他家去看他的妈妈.                                                          

   我发现他家好远,快到松山了.房子是典型的日式建筑,附近每一栋都是一样的,显然是中低层公务员的宿舍.我穿着全套的空军少尉制服,很有礼貌地介绍自己,也报上了我朋友的名字.

   我被安顿在客厅坐下,客厅布置得极为简陋,只有几把破旧的椅子.我坐下以后,发现气氛有点不自然,很快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朋友的爸爸走进来----他们父子很相像.他非常严肃地告诉我,他早已不承认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了,因为他简直不能相信他们家会有这种丢脸的儿子,所以不仅他不和儿子来往,而且也一直禁止家里的其他人和他来往.自从他进了监狱,他们全家没有一个人去探视过.

   我恍然大悟,难怪我一直可以见到他,原来他的妈妈从来没有去看过他,他说"我的妈妈来看我",只是他的幻想而已.

   我也见到了他的妈妈,一个典型的中国女性,瘦瘦的,个子相当矮,衣着非常朴素,她始终没有讲一句话.

   我却不管他爸爸怎样讲,一五一十地告诉他的家人.我的朋友非常想念他的妈妈.可是,那位严历的父亲暗示我该滚蛋了.我想,幸亏我穿了空军制服,而且自我介绍是台大电机系毕业的,否则,我早就被赶出去了.

   我非常失望地离开了他家,他的爸爸还提醒我,以后不必在来了.

   我骑着脚踏车刚一转弯,就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他的一个妹妹匆匆赶来,叫住了我,他的妈妈跟在后----她想知道如何能找到她儿子,因为他要去看他.我赶快告诉她们如何到新店军人监狱,她们以最快的速度谢了我,马上赶回家去.

   当时天色已黑,四周都是一些木造的日式房子,每栋房子都有一个用竹篱笆围起来的小院子.现在,家家户户都亮着灯,我可以感到家人团聚的温暖.我知道我的朋友和他母亲即将见面,我感到冥冥之中上苍在安排着一切.

   没过多久,我的朋友从监狱中写了一封信给我,告诉我他和母亲见面的情况.而我也开始办理退伍手续,准备去美国念书了.临走之前,我和他见了最后一面.他胖了,也有了笑容,他说他妈妈常送饭菜给他,所以,他胖了一点,他还告诉我他弟弟妹妹考级各级学校的情形.最后,他问我退伍以后要做什么,我说,我要去美国念书.忽然之间,他的笑容消失了,他说:"你相簿相信,我真的十分感谢你能来看我,并且帮助我和家人团员.遗憾的是,我俩之间的友谊结束了,因为我们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大,我们不可能继续做朋友了."

    他又继续说:"你有没有考虑过,索性留下来,终身为我们这样的人服务?"

    我默然无语,我的虚荣心使我不肯放弃追逐名利的机会.

    现在,三十年过去了,我始终为我未能终身为受刑人服务而感到惭愧不已,每当我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时,我就会觉得良心不安.

   在此,我要谢谢那位朋友,他使我感到我这一生没有虚度.至少,我现在可以骄傲地告诉我的女儿:"你的爸爸曾经做过好事."我已五十多岁,我的朋友恐怕已经六十岁了,希望他能知道,他对我讲的话对我影响很大.我之所以离开美国回来服务,也多多少少因为他说的那句:"你有没有考虑留下了?"

   世界上有很多种职业,要做得好,才能对社会产生影响.我常想,一个平庸的舞蹈家就搞不出所以然来,可是做母亲就不同了,即使一位平凡的母亲也可以对社会产生正面的影响.

   如果天下的母亲都是平凡而慈祥的好母亲,我相信监狱里的犯人会减少一半;如果我们有几十万个义公肯为监狱里的受刑人服务,我相信监狱里的犯人会再减少一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