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不孕不育医生莫淑珍
不孕不育医生莫淑珍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0,741
  • 关注人气:34,6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野草的爱情

(2010-08-18 08:40:27)
标签:

杂谈

         野草的爱情

 

在我的世外桃源里,没有蓬勃的森林,没有娇艳的鲜花,没有百鸟的歌唱,只有荒漠、荆棘和野草。

    没有爱情,我独自跋涉。只有亲人的叹息和遥远的守望。

    许多年过去了。

    同事和朋友爱莫能助,他们时时在问:是不是婚姻的伤害,让你对爱情失去信心?

    我说:不!爱情永远是人类最崇高的感情之一,也许是在我的旅途中还没有碰到让我心动的人。

    许多年又过去了。

    我自己也很迷惑:我的爱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

    一天,一个搞公益事业的大男孩打电话来说:“莫姐,我们正在组织电视采访,中国几大公司的总裁,我介绍你认识一下?”

    我思量了半天,说:“他当他的总裁,我当我的医生,干嘛要见他?”

    此事不了了之。

    一年后,杂志社的记者朋友约我去参加一个活动,待我们风风火火的赶到现场,正撞上一个电视节目的录制。

    准备过程中,台上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在心焦地走来走去,朋友说:“这人很厉害,是回国创业的,在美国都很有名。”

    我说:“哇!这么厉害,那我也不卖药了,跟他干得了!”

    嘉宾席熙熙攘攘,许多人争着跟我要名片,说要介绍朋友找我看病。

    节目开始了,才知道那就是中国几大公司的总裁之一。他智慧的谈吐,艰辛的历程,辉煌的业绩,是那样激荡人心。就象一颗奇异的宝石,在我面前放出了璀璨夺目的光芒。我惊叹生命的神奇。

    主持人题外问话:“你,什么时候结婚?”

    他说:“这—— 无法策划。”谦逊的仪表下,又隐含着一丝深深的忧郁。

    好一个完美的爱人形象,让我一见钟情。我才知道,什么叫天造地设。

    访谈结束时,许多自信的男人女人都去与他合影,那个大男孩也从从容容的跟他照相。我呆坐在座位上,悄悄的注视着这一切,其实心中是如此羡慕那些能站在他身边拍照的人,能挨他那么近,能如此平静的分享他成功的喜悦。然而,我很激动,也很自卑。我挪不开步。

    人散尽了。在朋友的催促下,我懒懒地穿上咖啡色大衣,走到楼梯口时,我转身对朋友说:“我请你到外面吃饭吧? ”因为活动结束后是统一开餐。一回头,看见朋友的身后,就站着节目的主角人物,我深深地看了一眼,便将他的印象牢牢地刻在心里。

    朋友坚持集体开餐,我们去了楼下一层。我端着一份快餐,去寻找大男孩。一年前是他要热心介绍的。我怯怯地问:“海归今年多大?”大男孩冷冷地说:“三十七八。”那年我四十。在我们一起用餐的时间里,求他帮忙的话,一直说不出口。以后,我每天都在后悔,一年前为什么不见他。

    之后的一年里,在与大男孩的交往中,无数次的恳求他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再见到那位杰出人物,但大男孩总是以许多堂皇的理由搪塞着。

    人间冷暖无常。我却陷入了深深地迷恋。

    两年过去了。思念,灌满了我的心,再多一点都会流出来,溢满大地。苦痛中,我难以自拔。

    他的世界,是一个高高在上的阶层,而我只是一个生活在城市边缘的流浪者,没有一条路可以走得过去,没有一座桥梁可以架得起来,让我靠近他。

    我,无所作为。

    有一天,我突发奇想,让现代信息技术帮忙,发了一封信给他,倾诉了对他的欣赏与思念,同时也表明了自己是一个很优秀的女人。

    十天后,圣诞前夕(平安夜),我办公室的医生接到一个电话,他说:“你们要办一个不孕症医院,有没有做过市场调研?”还说了很多很多。

    后来,那位妇产科医生告诉我说:“莫大夫,那个人的声音好温柔好温柔啊,不过好奇怪,说话间老是嗯哼、嗯哼的。”

    我说:“那不是海外归来的特色嘛。你想想,前几天我们给谁写过信?”

    她说:“啊,知道了。”因为信封还是妇产科医生写的。

    当天下午,我和他共同的朋友(那个大男孩)又过来穿针引线,带着厚厚的两大本影集递给我,我奇怪的问:“送给我的?”他说:“不,你看看。”

    我翻开影集,里面就有他与海归的合影,但我没说什么。心中隐隐升腾起对大男孩的怨气,信中我把这事也告诉了海归。

    大男孩今天来说:“莫姐,家里父母身体好吗?”

    我说:“还可以,大病没有,有时有点小毛病。”

    大男孩又问:“如果今后出国定居,你觉得怎样?”

    我半真半假地说:“我一句英语也不懂,如果出国,呆着不合适,我还会回来。虽然北京不喜欢我,我还是挺喜欢北京的。”

    一切没有明说,却彼此心知肚明。

    我好幸运。

    元旦节的宴会上,大男孩说:“莫姐,我们今年要在ⅹⅹⅹ影视城举行集体婚礼。”我不假思索的说:“好啊,你们结婚,我去看热闹呗!”

    春节后,刚回北京,大男孩来电话大声嚷嚷:“莫姐——今年在影视城有一个计划,你和我先去看看场地吧!”

    我说:“哇!北京刮这么大的风,走出去头发都吹成跟疯子一样啦,换个日子行吗?”

没过几天,由于没有北京户口,在北京上了六年学的儿子必须回原籍参加高考,这一场灾难,就像天崩地裂,严重的摧残了我和儿子的身心。我们离开北京,去了南方。

    几个月后,等我和家人脱离苦难,我已经元气大伤。

    看着自己枯竭的生命,我哀哭不已。一个衰弱的老妇,又何以匹配?而他又是那样生机勃勃,前途无量。

    我真的不能啊。

    夏天里,大男孩来说:“莫姐,你要建不孕症医院,给你看好了一个地方,有十几层楼,你跟我去看看吧!”

    我说:“我不去。”

    大男孩又说:“现在的世界,要强强联合。”

    我也没有吭声。

    秋天里,大男孩来说:“莫姐,我们要开单身联谊会,在影视城举办篝火晚会,有人赞助的,你来吧!”

    我说:“这是你们20多岁的人的事,我40多岁,去干什么?”

    他说:“也有40岁的人参加。”那年,我四十二,他,刚好四十。

    表面上,我无动于衷。但心中的感动可想而知。如果我顺路走过去,一切都可以水到渠成,那是千万女人的梦想啊,也是我梦寐以求的呀!

    但是,我不能。

    冬日里,大男孩又跑来说:“莫姐,我带你去影视城的湖里去划船吧?”

    我还是没有答应。

    永远的影视城,永远的梦想,它是我一生中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我心领神会。

    后来,我干脆斩断了与中间人(大男孩)的一切来往,气得大男孩哇哇大叫:“莫姐,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因为,爱得太深,所以,不留余地。

    但是,心中的不舍又有谁能知道。我心中的白马王子,我不止四次、六次、八次的在梦中见到他。

    我说过,我会一直关注他。我的目光追随他的一切,他每一项活动,每一次历险,我都心惊胆颤,却不能言语,不能给他任何意见和建议。只能一次次在心中祈求他的平安。

    一天,在网上看到一张照片,原来他与一美丽女孩结为情侣。泪流中,我在祝福他!

    五年后,女孩结婚了,漂亮婚纱的旁边却站着一个陌生人。回到家,我又嚎啕大哭。

    如果说,这么多年我一直把他当做心中的爱人,时至今日,我一个年近半百的母亲,已经把他当成了另外一个孩子,他的成功与失败,欢乐与痛苦,都与我息息相关。

    不管是地老天荒,还是海枯石烂,这份爱已根植于生命的深处,它将与宇宙同在,与万物共存。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