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自强不息
自强不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206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tsc海洋调研记录(2) 2010-10-11

(2011-04-23 22:24:08)
标签:

转载

中集收购Friede & Goldman,我觉得老麦做得对,办任何事情必须要有底线,没有底线将后患无穷,你设想一下,如果一个公司管理层100%都让他拿着现金装口袋里,不要说美国人,恐怕中国人也不玩了,我们有很多典型的例子,上市公司高管层辞职,为的是套现走人,再干,后后二十年可能也干不到这么多钱。

    Friede & Goldman的55个人里,真正受益的是6个人,6个人所持有的18%的股权里,其中一个人比剩下五个人持有的股份还多,他占了70%,剩下30%分给6个人,剩下49个员工与这一次兼并收购毫不相干。我且不论花1.25亿买这个公司值不值,这是人家的事情,作为振华来讲,他有他的考虑,不要从零开始,急于进海工,各种办法都有,你有你的道,我有我的道,各走各的道,但我觉得老麦的底线没有突破,不可能让管理层走人,设计公司买的只是壳,买不了人的心,因为Friede & Goldman地没有一亩,厂房没有一间,整个办公室是租的,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从目前海洋工程的情况来讲,最佳的结合是Friede & Goldman、CIMC加上烟台莱佛士,这种组合是最佳的,但生扭的瓜不甜,突破底线的事情后患无穷,尤其是美国人,你管不了的,欧洲人更难管,所以这个事情我觉得不遗憾。

    另外,CIMC上海设计中心非常有潜力,我去看过,708所的基本原班人马过来,再加上一些高端技术人才的引进,我们知道,新加坡PPL船厂新设计的375自升式目前在世界上公认是最好的设计,这个设计团队基本上是一群中国去新加坡工作的人,被他们高新聘请,在几个美国有经验的人指导之下设计出来的,烟台的自升式也好,半潜式也好,完全可以走这条路,梁晓雷的钻井船已经设计完了,完全是采取中外结合,个人请高手进到中国团队一起工作,所以我跟麦伯良说“你可能花CCC 1.25亿的1/10(1250万)就把这些高手人才全部搞定了”,因为我收购GME时有同感,收购兼并不一定你有钱就一定是主人,文化、理念的整合是最困难的,如果理念不能相通,这个企业没法整合,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相信中国人、相信以烟台中集莱佛士的创造能力和斗志、气质一定可以成功。

    另外,麦伯良、章立人和我们在一起议论“大海工”概念,已经突破目前中国船厂所想的海工的概念,我们第一个成功的范例是里海项目,我去做市场,看到这个项目,回来找CIMC,说钻井公司想租赁,现在的一般钻井公司不太愿意添大笔资产,找到CIMC,CIMC马上说,财力支持我来做,烟台造船,你供设备、你做市场,找了英国一家操船服务公司联合作业,三个月把合同做好,这条船四年回收租金,四年以后还剩21年时间是CIMC租赁公司的资产。随着油价往下走,我现在谈14万/天,我谈到20万/天也是我说了算,这种情况,下一步还会继续往下走,CIMC在新加坡成立了海洋大型装备租赁公司,再加上中国国开、国投的支持,我认为大海工的局面绝对不是今天坐在家门口等人家来订半潜式、自升式,而是要往前跨上几大步,去想大海工应该怎么走。

    我估计CIMC收购得到那家公司以后,在LPG、LNG、FPSO上肯定别的船厂赶不上CIMC莱佛士的,它已经收购德国的一家世界四大之一做LNG的工程公司,一条LNG工程船,FPSO的造价18亿美金,我很赞同麦伯良和章立人“大海工”的超前意识。

    以上是我把刚才承诺的问题解释一下,谢谢!

  第二部分

       问:半潜式和自升式的打井方式还不一样吗?

       蒋总:不一样。半潜式等于是你下水捞鱼,脱了鞋和袜子把裤腿卷起来站在水里去捞,半潜式等于是你穿着救生衣、弄个大救生圈或者皮筏子下去。船是坐了个木盆漂上去的。按道理自升式为什么有一个极限呢?就是水再深了桩腿的刚度、强度不能打碰,在经济上不划算,所以现在最深到450尺,150米左右,不能再深了。半潜式区域就很宽了,大概是几百米到几千米,3000多米,钻井船主要是移动性能好,但是钻井船的重心高,不如半潜式稳定,各有其优缺点。

       问:这么深,打一万多米深,那怎么给它提供动力?

       蒋总:就是从上面。

       问:就是在一万多米插一根杆子去拧?

       蒋总:对,就是一个顶区在钻。

       这就是我们做完了它来驳船接走。这种方式可以利用到二手平台改造上,比如你在巴西,你的船在美国,你要改造,告诉我,我重新设计、做好,然后给你拉过去往上一对接,你的船不用过来。

       问:钻井系统的十大系统里面最重要的是哪几大系统?

       蒋总:缺了一个都别干。关键是什么呢?你不要看你能做哪个,我们做这个行业,比如说做泥浆泵,中国可能有7、8家在做,美国可能也有5、6家在做。油调系统、固控系统,尤其像固体泥浆的固控系统可能中国有20、30家在做,美国有十几家在做。就是说TSC的某一个产品在世界上人家可能是一个公司,但是你这里要把它成系统的时候,第一,质量要做得精,不然为什么用你的?最关键就是TSC就是Integration Engineering能力,工程技术整合能力是软的,根本看不见。

       你到Aker Solutions去看,现在占了20%多的份额,他们去参考回来告诉我,工厂不大一点,几千平米的厂房,就是总装能力强,最大的能力就是工程集成能力。所以做海洋不能没有工程集成,不能光是研发,它不是研发的概念。做海洋最主要的就是经验加上创新,以及对新产品的认知、接受程度。因为从平台一开始,设计你就要去了,你要给人家提方案,钻井公司只是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钻机、什么样的平台。船厂只知道怎么造船,谁来提整个设备系统的能力,给人家排方案?就是我们这三大公司MH、NIV、TSC做的事,一开始就得给人家说我给你提套方面,整个钻井系统的方案是怎么样的。

       还有一种做法就是标准型的,造了很多了,像节油2000、Super M2造了很多了,大家都知道这套方案是怎么回事,你就要把你的设备告诉人家,我在这里面怎么做。所以海洋工程里面,看TSC的公司看不出来场面,或者是规模,如果到了烟台船厂就容易看见了,因为它是集成的,最后船厂是集成商,我们是设备和系统供应商。像烟台船厂、大连船厂、外高桥,除了你能造这个设备以外,其实它最感兴趣的是你的工程技术能力。

       像太平洋船业的梁晓雷设计第六代钻井船,他对船厂不懂,但是他知道怎么造船。我们要下力量的地方,不能仅仅地放在硬件制造上,而应该放在全球网络的工程技术配套、工程技术整合能力上,这是国内一般公司目前做不到的,想整合硬的好整合,整合软的非常难,给你买一个设计公司,没两天人全跑了,东西全在人家的脑袋里装着呢。我觉得这是TSC的一个特点,是你看不到的东西,一般人来了说,你这厂子好象也没有什么。我说我这一个厂子一年可以做200台泵、50台绞车、100台钻台。有什么用呢?是,我现在可以做这个。还没盖个厂子,在那边的时候最多的一年就做了120台泵,很容易。做吊机,一个月可以交2台,一年可以交24台,够8台半潜式用。谁家能造8台半潜式平台?世界上有哪一个船厂同时开工8条半潜式平台,而且同时今年交货,明年再订我的吊机?

       我觉得整个装备制造业是过剩的,实际上三家在打也是过剩的,船厂的订单是卡脖子的,船厂的订单在那儿放着呢。10条半潜式就要将近70亿美金了,谁家投这 70亿美金来做?所以说就制造能力来讲,这一台刚刚给里海的整个钻井包交货了,装船走了。在我的厂里从下订单开始到交货五个月,全部设备走了。我可以同时开四套没有问题。一年这个厂里除了泥浆泵、绞车散货订货,足足可以做4-5套钻井包,这是什么概念?大的钻井包1.2亿、1.3亿、1.5亿,小的钻井包 4000万、5000万,再加上其他的零配件。

       我们不主张像国企一样花几十亿去买地、盖厂房,我们要尽可能减少固定资产的投资,而且利用社会上专业的、强强联合的专业分工组合来扩大自己的产能,你掌握了核心的东西,市场在你手里,市场不在你手里就完了,市场在你手里你永远“王”,别人拿不到系统的市场,你拿到系统的市场了。

       我的想法可能有一些多虑了,我觉得基本的设计应该放在休斯敦和英国,为什么呢?因为它贴近客户,它在行业的中心里面。英国是深水,北海起步的,靠近挪威,最靠近技术前沿。休斯敦是全球的石油设备中心,你到那儿去什么样的市场信息、技术信息都有。另外一点,不可能非要一下把最拿手的基本设计、详细设计移到中国来,因为作为技术管理方面来说并不安全。基本设计拿不到,这东西是做不出来的,copy都copy不了。

       我为什么说我们技术方面带有一点前瞻性,面对国内同业竞争对手我不怕呢?这个就是“一船一设计”,没有基本设计的队伍、研发队伍、与客户沟通的队伍。实际做海洋工程,销售人员是分两步走的,第一步是技术销售。和卖家电不一样,卖家电是成品出来就是销售,你能把这个东西给人讲清楚。一开始就是我的技术销售去了,你要什么方案我来给你摆方案,这些人懂装备、懂系统,还懂钻井,是组合型人才,必须打组合拳,打单一的花拳没有用的。船厂不整合,只懂得造船,所以我们在烟台放了一个很大的项目组,有40多个人,就是要支持它,滕总他们是搞造船的,一谈到钻井就要我们的人跟客户来谈。

          我在香港给投资商们讲的时候也是很郁闷的,讲半天他们听不懂,最后人家说了,你别讲那么多了,就让数字说话吧,你今年多少,明年多少。我说我希望在4年以内达到6亿美金,6亿美金1000千多人可以了,蛮好的了。

       你要知道这个行业在做什么,它的价值在哪里?目前在中国来说,3-5年不可能有一个人copy过去。我敢这么断言,3-5年可能都短了,没有5-8年任何一家装备公司都copy不了第二个TSC,它copy不了我全球市场的能力。我的200多人里面有70-80个外国人,他们都跟了我5-6年了,都持有公司的期权,而且跟我都是老朋友了。做海洋吊机的鲍勃今年60岁,我跟他认识15年了,请他来的时候他是国民油井的吊机总裁,过去在家里工作,到这里来每年早上四点半起床,六点钟到办公室,他老伴说他疯了,他说“我喜欢挑战,我喜欢他们这几个人。”他不缺钱,就喜欢挑战,就喜欢做这样的事情。

       我收了GME以后,整合队伍不是很急的,花了三年时间整合好了,最主要的是整合理念、整合文化,而不是整合技术。不同理念的人肯定会分道扬镳,有共同理念的人在一起肯定是辛辛苦苦做的,我们这几个外国人出差都是坐经济舱的,我们的CEO也是坐经济舱的,没有一个人坐商务舱。他们觉得公司的理念和价值在这里,就是我们到TSC来做什么,没有这个理念根本做不成事。

       我们最新请来的CTO是清华大学毕业的,美国硕士、博士毕业。曾经在世界第二大钻井公司做了二十几年的高级技术总管,五十多岁了现在担任我们的首席技术官来整合我们的整个技术,成立海洋装备研究院,我让他当院长,把美国、英国人给我整合好。如果一个公司在海洋工程的工程技术上不能领先别人五步,那这个公司没有价值。让一个技术团队很快地掌握工程技术方案和工程技术设计的各个环节,而且有机地结合起来,英国、美国、巴西、中国四个团队能有机地结合起来,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包括国民油、MH都没有做好,我也是在摸索。

       挪威一家工程公司,这家公司设计非常好,整个排管设计很漂亮,分包给别人制造,把市场做活了,国民油井把这家公司买了,公司里所有的设计团队、制造团队、管理团队都是挪威人,挪威人和美国人的生活习惯不一样,挪威法律规定工作五星期,休息三星期,人人享受田园风光,工作不紧张,在办公室要轻松一些,挪威人的习惯是出差越少越好。这家公司被国民油井收购以后,所有的挪威人都跑到MH去了,要不然MH也没有这套系统。MH和国民油井在中国没有一家工厂,这是很反常的,这个也好理解,海洋工程的订单实际上是有限的,每一年二三十套、三四十套,订单有限,一套抓住就能好好赚一把,也不紧张,再一个人家还有其他的产品在做,为什么要跟你合资?它不是一个量产的东西,凡是到中国来合资的肯定是劳动力需要量产的,我那里做不了,来跟你做。技术密集的、资金密集的,国民油井网上公布毛利率是45,大连恨死了,但是现在问题是有25的吗?没有。这个行业就是这样的,你不让它赚足了,这个行业就无法往前走,它是垄断的,国民油井垄断的,当然它现在也在下来。

       我的概念就是你怎么看TSC,我们之前一个是国际化的,包括营销、销售、服务渠道全是国际化的。昨天有人说我们可以我钻伊朗的空隙,美国人是不做伊朗,但世界上石油最厉害的是伊朗吗?不是,是巴西、西非、墨西哥湾、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这是主要的战场,这些战场上的销售、技术、服务真正强的是西方人。海洋石油是非常保守的一个行业,它的传统技术的保守程度非常强,因为它安全第一。

       还有一个是TSC的质量管理体系。

    因为本来产品就是很高价值卖给别人的,所以不能随便糊弄,要用真东西、好东西。很典型的一个例子,我们这次做的里海这个项目,用户是英国上市的一家公司,在阿曼买了个区块用我们的船打井。我们用的轴承是我国大量出口的西北轴,没有用瑞典的。可是到最后检验的时候要求换掉,多加45万换掉。他也不是财大气粗,就是说不必要在后期造成任何的待工和修理,所以这个概念、理念和我们做陆地上的东西都不一样,因此海洋工程有时候难度比较大。

       另外制造布局现在很重要。

    我们很多东西就是在巴西当地制造的,在巴西当地制造和在中国制造成本不一样,卖的价钱也不一样。我们卖给墨西哥的东西,要求必须是美国制造,因为有一个北美自由贸易区,从美国过去到墨西哥、到加拿大都是免关税的。我们在美国的工厂和这里一样大,怎么做呢?在这里把机械部分、箱体部分都焊完,总装一次,磨合一次(因为美国的人工贵),小组装,不搞大组装,然后把泵头、液力砖这一块进行小组装,也不要喷漆,喷个底漆,然后装集装箱发货走了,到那儿最后工人在那里大拼装一次,调试一次,喷完漆,贴上个外国制造的牌子,价钱比中国出去的高40%,但是他们接受。

       所以说英国那边的工厂主要也是做北海一些高端的东西。我现在也在支持他们怎么把成本降下来,中国很多制造的东西可以从作为配件和部件发过去,让在英国的工厂组装。像卖给核电站的特种吊装设备,报400万英镑,照样接受。所以必须承认现在世界上的这个现实,要不然在海工没法做,海工的理念必须是用西方的理念来做。麦总说他为什么看中章立人就是因为他在这个行当里做了40年,他了解西方人的理念。包括中国的中海油、中石油真正心里希望的东西也是外国的。现在世界上比较痛苦的就是石油这个行当的标准是美国制定的,API标准,所有的东西都是API标准,俄国人、中东人都遵守这个标准,你也得遵守这个标准,你不遵守可以,它的下家做的钻杆是API标准,下的套管是API标准,下的钻头是API标准,到了造船ABS标准,美国船检标准,DNV标准,挪威船检标准,你自立系统是没有用的,这就是做海工的一些特点。

       问:你们提供设备大概占资金比例多少?

       蒋总:就自升式、半潜式来讲,自升式平台我们大概在整个自升式总造价的三分之一不到。自升式我做的不光是钻井,我连升降装置、锁井装置、滑道装置,本来这不是钻井包的设备,标机这个都包在里面了。所以自升式如果整个包给我,除了钻井包,加上特种设备包我也都能做,加在一块三分之一左右。1.5 亿,Super M2,半潜式就要差一点,四分之一。

       我这次报出去一个是1.69亿美金,Aker是1.85亿,大概就是总造价6-7亿。

    半潜式是比较狠的,真正咬一口就咬到骨头上去了,水下防喷器和隔水导管世界只有三家,三家统一这个价。隔水倒管是按照英尺卖的,第二,半潜式上的推进,8 个动力定位世界上只有三家公司生产。人家说世界上能造多少深水平台,不取决于船厂的能力,取决于动力定位制造厂能造多少套动力定位,这是它的瓶颈。。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