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楚朝阳
南楚朝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593
  • 关注人气:1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学大成拳养生站桩功日记第四旬

(2015-06-04 09:11:49)
标签:

健康

自学大成拳养生桩

体育

分类: 岁月留声机
自学站桩第四旬(总约25.3小时)
2015年4月24日
   早90分定时。脊柱左边有气体从腰中部向头部走,只至左边肩胛骨中间部位即停止。站桩久后双手都有肌肉紧张微麻温热沉重感。右眼跳到十来秒,如果是练功的表现的话,我对练功治好我的近视大有信心。如果是生理上一般表现则无话可说。三十多分钟以后有那种沉感,调整姿势时有点拉扯力,不似前几天那种轻松随便改变的姿势而且特别顺畅。脚麻状况较以往好转多了。麻似要到五十至一小时之间才开始。收功依然是腿的外侧有筋拉扯着,回复常态有点痛,要慢慢恢复才行。感觉从入静方面来讲比以往好多了,即使有很多生活念头打扰但很容易的不理睬它们了。不过至今未曾用过意念,不知道该如果用。还是仅仅听听周围的声音用内在的目光看看自己的身体变化如此而已。感觉大脑也较以往澄清不再混沌迷糊了。中午54分钟。站桩至四十分钟左右开始手臂背颈有沉紧感,时时注意不让颈背紧张,多次调整姿势。首次出现感觉头部有四条筋支撑,前后左右各一条,像转转头或者仰头低头都有扯力。五十分钟左右肩尖不适,挣睁眼发现双手高举过肩于胸前抱球,感觉抱得太小,上臂也过于下垂。个人如此认为的。于是睁着眼,想做果春老师的练功照片,模仿起来,上臂横与肩平手高于肩约于眉齐,抱球约与肩同宽。两三分钟后就感觉左手有蚁行感,由左臂肱三头肌往腋窝往下走到腰又往上走到肩胛骨下方。正想久站,体会体会这蚁行感,但这是肚子突然闹痛,有便意。便急急冲冲收功。但收完功,发现有没便意了也没闹痛了。现在过了十多分钟,正在记录听到肚子有肠鸣声,感觉舒服,肩背也阵阵发热。早知道如此我就一直坚持下来了。站桩期间有两三次脸红。现在在录入电脑是下午刚才发现颈部热了很多次。我就怕气体(热)无法冲破停留在背颈部危害身体健康。昨天两次大便,今天三次。我自己都奇怪了,这两天吃的东西都很普通常吃的,应该也是干净的。翻找一些书说,这是肠胃蠕动增强所致。这样我就放心些。晚60分。三次动脚调整。感觉两脚距离或脚掌的前后方位造成腿部站久不适。有微弱气体从腰部到肩胛骨,就无力再往上行走。

2015年4月25日
   早103分钟。臀部有“气”在上下行走范围10厘米左右,右边很明显,左边隐隐约约。还有余兴如果硬坚持到最后,应该可以达两小时。因要准备回家,心有牵挂,故心情有点急躁就收功了。手脚多次出现闪电般麻木一闪而过。脚的往上走,手的往肩与腋走,瞬间即消失。忆起往昔有些东西没记载。约十天时才开始有桩前准备工作,桩后收功按摩。约二十天时才开始在准备工作与收功中加入用臀部带动腿与腰转圈。二三天才开始收功时捶打头部。晚上未练功。因回家弯腰摘辣椒八九个小时,感觉脊柱骨腰部痛,怕僵硬即使练也没效果,加上也没环境。中午没休息多久,这些天睡觉的时间不长,精神跟不上。晚上村中几个兄弟为建房或者为村中建文化楼,拿日子来给父亲评判,父亲耳有点背,故说话的声音特别大。所以我吃完晚饭就躺在床上看书,准备睡一会起来站站。谁知道他们太吵根本无法入睡,朦胧里,我感觉自己的双手与双腿都很热。我就把脚分开约与肩宽脚掌着床支起小腿,双手心反向上方,放于两耳旁的枕头边。那热是二十二点多开始的,到二十三点半他们才散,我朦胧里不知道具体怎么样,反正我清醒时感觉都是热的,时间超过一小时。这是以往未出现过的情况。我想或许这是条件反射,我之前在学校一般是二十二点五十分左右开始站,到收完功一般都差不多凌晨了。

2015年4月26日
   早70分。今早帮父亲装好辣椒搭载去三角塘卖,我就于四点五十分开始站。听到家中的老机械钟响五点半时,就感觉有些难受。一是感觉姿势不正确无法放松,总觉得某一点过于僵硬不断的凭感觉调整。二是精神有些急躁不安。因不是定时的要一点撑满一小时的心态下,最后感觉到时间了就收功。我想或许是在干农活的时候,身体上某块肌肉过度的使用,造成使力习惯和疲劳所致。如今还感觉腰肾部位肌肉有些不适。昨天弯腰低头摘辣椒八九个小时,感觉颈部肌肉特别的僵硬不适。以前也有过这么长时间的同样劳作甚至每天十多小时的都有,但以往从来没有感觉过颈部不适的,最多是腰部肌肉或者腰部脊柱痛而已。这种情况的出现一定是与练站桩有关了。桩后补睡半个小时,不断的惊醒,我也不知道是否有梦,这是什么情况?最后决定还是不睡了,起床为妙。晚上到了单位,二十一点的时候前臂又开始像昨天一样开始发热,热了十来分钟,我去洗个冷水澡,出来以后手不再发热了。晚51分。站桩前就感觉身体因白天干农活造成身体浑身有些不自在。特别是腰背部肌肉紧张,休息不好精神差。又因外婆与外公身体不适去看他们一趟又从家里来到学校,一路走来上百里,还对着电脑四五个小时。感觉精力都不太好。本想睡一觉后再站,但怕太晚,会影响明天的站桩与工作就没睡直接站了。站着站着感觉体力很好认为可以站两个小时没问题,但感觉精神很差就收功了。我还以为过了一个小时,谁知站后看看时间,还不到一小时,这时间观念真差。

2015年4月27日
   早115分,想坚持到两个小时,谁知道广播响了,以为时间也到两小时了。收功看来时间发现差5分钟,感觉遗憾。不过相信不久的将来两小时是可以的。昨夜又多梦,今晨练功杂念稍多。脚麻几乎没有,间架较为稳定。约三十分钟就感觉双手沉紧。中午未站桩前,感觉胸腔部位的脊椎骨部位的肌肉到颈部的肌肉不适,似被锻炼到了。难道是抬手过高所致?或过于用力了?想想以往应该不是。中午68分。感觉脚麻的程度较早上严重,杂念依然不少。或许这些与站姿有关。早上站对脚麻的程度小,中午站错了脚麻的程度大。首次感觉脚心虚空,趾也有趴地之状,不过受力依然用脚跟约占五成五左右。晚38分。今早四点多被一老鼠咬门声吵醒,起来追打却不见踪影,今晚站到约35分时,它又开始在咬门。本想站到一个小时以后收功再追踪它,但它越来越放肆,不单咬门还打翻东西不断的响。急冲冲收功追杀之。站桩约十分钟感觉右耳道内有蚂蚁进进出出有点酸又有点像水,刚开始还以为真是蚂蚁,用右手食指挖了一下感觉什么也没有,才知道是练功的反应。接着它在外耳廓上下走了两回往耳垂走下到右脸约嘴角的位置往上走到颧骨直到右眼角。先走右下眼皮过半眼后外眼角处有分支走上眼皮,两部分在右内眼角交汇后过鼻梁到左眼内眼角,跟着往下眼皮走到左眼外眼角停了一会微弱的分支往上眼皮走约三分之一即全部消失。过了约一分钟左眼外眼角发热两次感觉从外眼角有热泪从左眼珠往鼻梁方向走,当过鼻梁到右眼内眼角时左眼中间部位有热泪往下流直到约以鼻尖的高度消失。继续从右眼内角顺眼珠往右眼外角运行,到达外角时停留一会。这是感觉双眼都很湿润。接着这“热泪”顺着来时路过颧骨回到耳道内,当到达耳朵时又变为细小的蚁行,出耳朵后再耳廓转了一回就消失不再被感知。过了几分钟后又感觉眼睛干涩。如此应该是锻炼到眼睛了,如果不出偏差,相信将来坚持下去一定能治好我的近视。今天大便两次。

2015年4月28日
    早80分。这几天的杂念较以往多,今早还是如此。感觉越站越烦躁,故虽体能上能跟上也早早的收功了。想起书中的越站越甜蜜,怎么我越站越多杂念越烦躁呢?难道是姿势错了,还是意念错了?或许是规律性阶段性的烦躁吧。有或许是在为站桩前去小便走近垃圾堆闻到烧垃圾堆异味潜藏在我的意识里说空气不好,所造成的精神负担所致。身上有几次几处蚁行感,但很微弱不连接。站桩过程中咳了三四次,不知道是昨天帮校长清理墙沟体热即喝冷矿泉水伤到肺或者气管,还是现在作用到以往的病灶,又或者是因为裸站房中气温太低冷到达缘故?且不理它。中午64分钟。习惯向北站(因蚊子多一般在床上站,面向床前即是北方),后因近段时间阳光渐强从窗外射入房内,中午站桩会受到影响,我就按某书中说法,最好四正时练,子时向北,午时向南,卯时向东,酉时向西。我就改中午向南站。不知道是心理作怪还是真的,闭眼站桩时,有三次向后仰之感,猛收上身,有意惊之状。那惊像坐在椅子上伏趴在桌子上久睡惊醒之境非常像。这种情况以往出现过一两次。不知道是方向的影响还是心理作怪。站桩时有饥饿感。我试过把注意力集中于腹部所谓下丹田处,发现肚皮可以凹凸起伏很大,不加注意则不这么明显。站至约50分时,右手臂上臂有微弱蚁行感来回走动。左上臂下方也一样。今午两上臂在最后十来分钟感觉很僵紧。我想站到它自然放松下来,难受最后还是有意对手指加力使手指间距拉开些中指挑起一些,那僵紧相对缓解多了。晚58分。身体多处有微弱蚁行感,依然是微弱不连接,以四肢为主,差不多收功时感觉右眼外角有蚁行感往脸鼻下方走,接着回来走右下眼皮,上眼皮再是眼珠,整个眼珠湿润。左眼没感觉。我想等它像上次一样过鼻梁过左眼,但左等右等没见反应。右眼有流泪的感觉,但没亲眼看到不过断定,因为上次的行走就像是泪在皮里走,它可以横走,泪行吗?不行。今晚胸腔上背部肌肉颈部肌肉较为僵紧,造成头的方向左右都不适。睁眼又无法看到作调整。这样坚持下去,真怕出差错。如果是阶段性必须要经历的阶段则另说。且再坚持几天看看。否则要寻找方法来调整才行。不过收功后,发现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僵,否则收功后还会感觉不适的。问题收功一会就恢复正常了。今天起收功按摩加眼部按摩,期盼对视力有帮助,但愿不会是弄巧成拙吧!一切还期盼上天的保佑。

2015年4月29日
   早109分。期间三次睁眼看手,作调整。脚的位置也凭感觉做了二次调整。两次发酸都是右脚底往大腿方向传递到胯部消失,接着放屁。刚站不久两脚中趾部位开始发热一分钟左右。蚁行感仅出现两三次。肩背颈部肌肉不像昨天一样僵紧。中午75分。站到四五十分钟时,脚即开始麻,微调脚前着力或提膝,麻木状态大为减轻,但不知如此做法对站桩是否有好处?看书说站像踩海绵,今次偶有所感,不知是冥冥中意念所致,只是自然产生的。收功后发觉肩颈背肌肉依然紧张。收功后有蚁行感从小腿外侧向大腿方向传递,瞬间消失,有三五次。站桩时,阴茎尖部龟头位置有像尿在转动,又像有人时不时的用手指轻轻碰一下。以往也出现过两三次阵阵暖传递。自练站桩以来发现性欲确实较以往淡多了。但偶有几次没性欲也自己勃起。难道真像某些人说的,站桩能改善性功能?中午感觉很累。晚50分。刚开始的十几分钟感觉高举的手非常轻松,甚至有些懈了,非常大自然舒适,问题是总感不得力,总是自然的下坠。我认为这是松过头了,所以对手指加力拉开指距离和挑中指,以期有以往的沉紧得力之感。我当时认为这沉紧应该是真正的紧与松的中间阶段是最好的。体内出现过多次微弱的“气”,以腰部的脊椎骨往上走三四十厘米的最为明显。以往是在腰部肾的上端的两边往上走,今次是在正脊柱位置。我以为已经够一小时了可以收功,谁知还是没够,我想以后还在单位晚上站还是提早些,也用闹钟定时一小时左右才行。太短的时间感觉没功效。

2015年4月30日
   早105分。开始不久脚趾开始发热,接着说整个脚板,麻的程度较轻,体会到脚趾抓地,脚心虚空感很长时间。开始一个小时左右很轻松,一小时后臂肩背颈都开始慢慢不适,根据不适感觉感觉开始不断的自我调整。只有左手有微弱的气感。约70分钟时,有一次发酸,酸后还是准备放屁,我头中一念而过,这屁到底是练出来的气还是肠里的浊气废气?如果是练出来的气放了可惜,最后我做了两三下提肛门后放出去了。因为我想到芗老说的顺其自然。如今已经是中午,上午到现在我已经对着电脑三个多小时录入前几天的日记,发现颈背的肌肉像站桩一样紧而不适。以往这么短时间对着电脑也没这样的不适?如果出偏差练出颈椎病,就得不偿失了。中午62分,自今起改为午觉后站,这样相对休息后精神状态好,且不用考虑吃过饱影响练功的入静。今午久旱逢雨,喜事一件。雨前天气闷热,站桩时汗水稍多,雨后站桩无汗。阴茎龟头部尿道口周围有水转动后有滴尿感。今午看到杨德茂先生的《站桩功概论》提到:“松肩,坠肘,紧背,含胸,提肛,叠肚,裹裆,护臀,是练习各种拳术的共同要求”。至此,我方对站桩时背紧的情况放心。或许练功至今,也只有这么一条是符合要求的。晚背脊前臂发热,臂以右为甚。前两日有几次站桩时,感觉头皮有些发麻,今亦隐隐。晚48分。今次感觉非常放松而杂念少,至少有三十分钟,前臂有较强的“气感”有手腕处往肘下流,在肘与上臂下方积蓄,逐渐增大成一个水球,有点沉紧。最后往上臂传到约肩与腋部后往来时路回来到腕部慢慢消失不见了。收功后,右脚掌发热,有几次气流从脚掌往两腿外侧闪电般冲过膝部消失不见。手脚左边的感觉相对较弱。今天即使不是站桩时,长感觉大约是涌泉穴和内脚踝处,隐隐发热,用手感觉是否温度提高,试之无升温感觉。阴茎依然像前几次不温不冷的水在龟头尿道口处转动一会后就有滴尿感。后我以为真是有滴尿的现象,就用手摸一下,啥也没有,反而感觉龟头处温度比体温低多了。这或许也是练功的一种功效吧。我不相信这是偏差。

2015年5月1日
   早88分。今晨感膝脚肩不适,以膝尤甚。右耳道又有蚁行感,几次进出耳道,后于耳垂聚集似一大滴水后消失。站桩时,有感觉右眼角似有泪,全眼较为湿润,收功过程中肠鸣明显。晚78分。入静难,多杂念。手多次不用自主下坠,多次凭感觉调整姿势,三次放屁。感觉肩膝不正确,时间过得漫长。或许与回家了,在新的环境静响动不同之故。汗多,心燥还是天气热还真不知道。

2015年5月2日
   早80分,这两天站至半小时左右,即感外眼角开始有泪又像汗,有两三条汗路从上眼皮流下眼里,以外眼角开始往内,越内地越长像从眉毛上留下。以往的站桩两眼干涩不再重现,即使是左眼没啥泪感,但也相对湿润。杂念多,体会不到任何气感的流动。双手背颈不再感觉有沉紧,双手还是不由自主的下坠,偶感肩部之筋在调整姿势时,有些拉扯不适。臀膝部感觉姿势不正不到位,多次调整。晚74分。还是沉紧不再现,久后还是感觉肩筋不适。脚掌久后约半小时到四十分钟左右开始麻,但这麻与以往的麻有所不同,不过无法说清楚两者的区别。约70分时,右脚面约与涌泉相对面发热,继而麻木传至双小腿,意识里认为继续站久后会由麻木变为轻松自在。但怕影响明天的工作与站桩就较早的收功了。睾丸闪电发热两次,龟头还有以往的滴尿感。

2015年5月3日
   早60分,因牵挂今日的工作难以完成就早早收功。入静时间短,杂念多。偶感涌泉穴发热,涌泉的对面也发热,脚踝也一样。这两三天皆是刚站,就会感觉喉咙上颚有痰附着,想吞或想吐都无法做到,久后便消失。今晨起床帮父亲装好辣椒拿去卖时,流鼻涕了。难道昨天晒到了,感冒的前奏?不是说站桩对预防感冒效果最好吗?难道我练这么久都没啥收获?晚57分。肩筋很不舒服,手总下坠,脚比前几日麻多了,右脚底涌泉穴和对面长时间发热,站桩时整个右脚发热。开始多杂念,后杂念较少,甚至两次打盹,惊了一下,不知道是劳累所致,还是入静的反应。我猜是劳累所致,否则是站的不对,过于放松或者精神不到位。刚站桩时,难以稳定桩架,脚底有气血上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