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惜霞
惜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4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20年中东和北非地区经济展望

(2020-02-03 16:53:06)
标签:

经济

时评

非洲

财经

根据世界银行1月8日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2020年全球增长前景面临着下行风险。从2019年开始逐渐复苏的投资和贸易仍将受下行风险的威胁;受地区紧张局势和贸易政策不确定的影响,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速可能会下滑,新兴经济体可能会出现金融动荡。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上升至2.5%

中东和北非地区(MENA)包括16个经济体,分为3个分区域。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组成海湾合作委员会,它们都是石油出口国。MENA地区的其他石油出口国还有阿尔及利亚、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和伊拉克。MENA地区石油进口国有吉布提、阿拉伯埃及共和国、约旦、黎巴嫩、摩洛哥、突尼斯、约旦河西岸和加沙。由于数据限制,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也门共和国和利比亚被排除在区域增长总量之外。受投资增加和营商环境改善的影响,预计MENA国家2020年经济增速温和加快至2.4%。 

2019年MENA国家经济增速0.1%。2019年,MENA国家的增长速度预计放缓至0.1%,低于2018年的0.8%。经济放缓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伊朗在美国加强制裁、霍尔木兹海峡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外交挫折之后经济急剧收缩。全球经济增长疲软,对石油和其他出口产品的需求受到影响,进一步阻碍了整个地区的经济活动。

石油出口经济体增速料减缓。在MENA国家, 2020年尽管有公共支出的支持,但地缘政治和石油生产方面的政策限制可能会减缓了石油出口经济体的经济增速。包括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在内的一些石油出口国的公共支出一直很强劲,非石油活动也显示出支持的迹象,但是这些发展不足以抵消石油部门的持续疲弱。由于全球需求减弱,石油输出国组织和其他签约国对减产协议的承诺以及地区地缘政治事件进一步限制了石油行业。

埃及、摩洛哥和突尼斯发展较为稳定。作为MENA地区最大的经济体,埃及的净出口和投资继续支撑着其经济增长,并得到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的支持。2020年摩洛哥和突尼斯两国受旅游(特别是来自中国的游客)大幅增长的影响,两国经济有望持续增长。然而摩洛哥的农业发展缓慢,影响了摩洛哥的经济增长。

MENA地区通货膨胀普遍缓和。2019年海合会成员国中,通货膨胀率平均不到1%。2019年下半年,埃及的通胀大幅回落,使得埃及央行自8月以来三次降息。能源依赖进口的约旦,其通货膨胀普遍缓和。然而, 2019年年中伊朗通货膨胀率急剧上升至50%以上,但年底其通货膨胀下降到30%以下。

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资本充足率良好。在MENA国家中,海湾合作委员会经济体的银行体系仍具有广泛的弹性,资本充足率普遍良好,不良贷款率得到控制,发达经济体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支持了MENA地区的股本流动,并鼓励了大型经济体(如海湾合作委员会和埃及)的投资者风险偏好。

在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中,银行信贷增长有所改善。但是,中小型企业贷款依然是最大挑战。

2021-22年间MENA增速将达2.8%。2020年MENA地区的增长预计将加速至2.4%,有望得到更多的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和更强劲的商业活动的推动。在2021-22年期间,地区增长预计将保持稳定,约为2.8%。

一些经济体持续的改革努力和不断增强的国内需求应该为其经济活动提供支持。尽管预计增长将加速,但长期增长依然存在着不容小觑的挑战,例如青年和妇女的高失业率和一些国家的高贫困率,将都继续存在。特别是对于那些受脆弱、冲突和暴力影响的经济体,武装冲突料降低公共服务和社会安全网提供,使其贫困进一步恶化。

预计伊朗经济将停滞在较低的基数上。随着政策不确定性有所减弱,投资有所改善,阿尔及利亚的经济增长预计将温和回升。与重建和财政宽松相关的投资预计将支持伊拉克的增长。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设施和产能扩张预计也将支持许多石油出口国的活动。在计划中的多样化项目、较长期的基础设施项目和放松外国投资限制的措施的支持下,海湾合作委员会经济体的中期增长预计将保持稳定。 

由于大型经济体的改善,石油进口国的增长率预计在2020年将小幅上升至4.4%。石油进口国的增长取决于改革计划的落实和政治风险的不再升级。在政府促进计划和安全改善的帮助下,旅游业预计将继续支持埃及、摩洛哥和突尼斯的活动。然而,对于较小的石油进口国(如约旦)来说,银行业的脆弱性和高额的公共债务是其经济增长的重大制约因素。此外,这些经济体内债务或外部状况的可持续性往往取决于预期的多边和双边资金流动的实现或主权信贷的实力;而且很容易受到市场信心突变的影响。较小石油进口国的温和增长,进一步加重了这些经济体的高预算融资压力,以及它们高债务的可持续性。 

MENA地区的中期增长前景取决于武装冲突的减少及其对区域的影响。许多海合会和非海合会经济体正在进行结构性改革,例如加强财政管理和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在MENA国家,许多领域的改善空间仍然很大——例如,有限的公司变动、竞争障碍和劳动力市场效率低下阻碍了MENA地区私营部门创造就业机会的能力。

2020年约旦将有益于结构性改革。2020年的约旦,其发展将有助于缓解公共部门的财政限制,支持投资者的信心,并提高外国直接投资(FDI)。同时,结构性改革可能有助于提高国家历来较弱的长期生产率表现。

MENA国家依然面临许多风险。MENA国家多处于全球最为动荡的地区,因此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武装冲突升级、改革步伐低于预期,主要贸易伙伴经济增长低于预期,油价波动等长期存在的风险,以及近期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带来的风险,这些都可能严重制约MENA国家的经济活动。这些风险的持续扩散也可能阻碍生产率的长期前景。

叙利亚及其周边国家仍然存在高度不确定性,叙利亚的武装冲突阻碍了难民返回家园的短期意愿,尽管他们更希望最终在自己的祖国重新定居。在也门,由于冲突频繁,近期前景仍然极为不确定。也门的社会经济前景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敌对行动的停止和该国政治前景的发展。美俄关系升级、美国和伊朗之间的紧张关系将给其他地区经济体以及伊朗自身带来困难。虽然政治僵局和一些此前被推迟的改革已经部分解决,但阿尔及利亚的政策不确定性仍然很大。伊拉克的重建工作已经经历了一些延误,经济改革方面缺乏政治共识继续对伊拉克的重建工作构成挑战。

美国和伊朗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及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石油设施最近受到的攻击,都加剧了油价的波动。这种波动性可能进一步上升。油价大幅波动可能会使石油出口国和进口国的财政调整更加复杂化或陷入停滞;它还可能使石油出口国的投资计划受挫,进而给石油进口国的补贴及改革带来困难。

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再度升级,可能会进一步削弱发达经济体和几个大型新兴市场的增长前景,这将给MENA国家带来负面影响。石油进口国受到海湾合作委员会的风险,而海湾合作委员会是汇款和外国直接投资流动的重要来源。

外部融资条件的波动可能会动摇MENA的金融市场。例如,发达经济体货币宽松政策走向的不确定性增加,可能会对流向海湾合作委员会经济体的资本流动构成下行风险。此外,这可能增加它们通过大规模债券发行为公共支出项目融资的难度。对于石油进口国来说,全球利率的波动可能会提高它们高额公共债务的偿债成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