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醉得镜中花一朵99困鸟
醉得镜中花一朵99困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345
  • 关注人气: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竹妹和她的婚姻  15  16  17  18  19  20

(2015-02-28 18:09:11)
标签:

中国第一代打工妹

情感

婚姻变迁

上海大都市人生百态

家庭问题探讨

分类: 散文(我的记忆)
15
再见到竹妹是下一年的金秋。      我家钟点工(因为我身体渐有好转,又改请了钟点工)回乡下秋收秋种,从深圳回上海的竹妹正好暂时顶了她的空缺。 

在深圳打工期间,竹妹就曾给我来电,说工厂的节奏太快,工作时间又长(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长年散漫的生活使她难于约束在严谨的纪律之中,故而很不习惯。亏了和弟弟一家在一起,比较的开心,才勉强做得下去。她说,还是想回上海,习惯了啦。 

竹妹 这一次回上海,是因了“旺旺”棋牌室老板邀她到他们那里做勤杂工,且晚上还允许她在那里拼桌就寝。无需再花大钱去租房对单身的竹妹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       
 
“弟弟说我已经变成懒散的城里阿姨了”。她有点自嘲的跟我说。近一年的海边城市生活,她的肤色黝黑,但看上去精神面貌大有改观,说话的语气也爽快了不少。

绵绵光阴,不知不觉,既若春水润物催苗,又若软刀销人容貌!     当竹妹告诉我她的大儿子马上订婚的时候,我才特别留意到:她的眼角和额头皱纹已显不少;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那一头曾很是叫我眼热(羡慕)的浓密的秀发,其跟部裸露出的灰白色也绝非仅呈星星点点的了。  

竹妹的大儿子和我的夏夏同龄,但比夏夏晚读了一年书,且人也较之夏夏廋小单薄。    当年,这孩子到上海探母时 曾把一大包夏夏送给他的复习书籍吭哧吭哧全部扛到乡下家里的成年旧事我与他妈妈还作为笑料谈来着:“这孩子,一本都舍不得拉下,全背乡下去了。到了家却又抱怨那些书重得象一头小骆驼,累死小孩子啦。明明是他一定要的嘛”。       孩子们长大了,大儿子都要讨娘子啦!竹妹讲起儿子来,兴致很高涨,可是当说到要她亲赴订婚现场时,情绪又一下跌落千丈——"不想去,  真的     ......... "  她好怕面对让人心酸的旧人与旧景。      然而,终究拗不过儿子的坚持,也怕伤了自己心爱的孩子的心,去了。

到了乡下,竹妹一个人住东楼,H 他们则住西楼,那尴尬的场面迫使她没过满整两天就仓惶逃回了上海。不过,回来之后她仍面露喜悦地跟我说:碰到了不少许久不见的老熟人,包括以前弟弟的任课老师 Z,还是蛮开心的。



16
雾里看竹竹胜花 ,梅开二度春又漾。

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几年前被 贬为一颗烂白菜的女人,在年过不惑后竟被人誇成了一朵花。又只是短短一夜之间,乾坤翻转,咸鱼翻生!但这绝不是洋话(上海俗语,天方夜谭般的故事),就真真实实的发生在我的身边,发生在钟点工竹妹的身上!(时隔这么多年,此刻的我还是被自己的这几行字逗笑了。不过,不是笑竹妹的痴,而是笑这世事真是太无常!)

乡下回来后,竹妹身上迅速起着变化,愁容渐少,笑颜渐增,脸色,也开始的滋润了起来。终于,她按捺不住欣喜地告诉我,小学老师 Z 在追求她 ,而且势头还很猛。      (对于女人,任何化妆品都没有爱情来得有效这句话确是至理名言啊!)     人们总是说, 家,是女人幸福的港湾。于竹妹而言,更是如此。这么些年来,对家的憧憬以及渴望让她 隐忍了自己心里的种种痛楚和失望 ,可以说几乎达到了忍辱负重的程度,  可 W 最终 的逃遁,浇灭了她心中残留的火焰,今天 Z 的出现,无异让它又死灰复燃,重又看到了新的希望!

Z 是竹妹弟弟以前读小学时候的任课老师,现在仍在教小学,而且据竹妹说已是校长(虽然如今的大环境使得农村学校生员不足,那个学校已经退化到只剩下了几个班级的规模,但这个头衔还是令竹妹蛮骄傲的)。回乡下的时候,竹妹同 Z 偶然相遇,竟聊得投机,直至分手还不过瘾,相互留下手机号后继续进行异地聊。Z 说,他喜欢上海,而在上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竹妹,说出来的许多话非常地有见识,有品位,让 他听着特别的新鲜,是他们乡下女人的嘴巴里所讲不出来的,因而,他喜欢竹妹。         电话里,竹妹听着这许多的热情洋溢的表述。

在中国农村,教师历来倍受尊敬。虽然如今市场经济下,乡村老师的经济地位大不如以前,但是,在精神的层面上,农民,还是对他们比较尊重的,谁家里没有孩 子?他们总是要去读书吧。况且,老师有文化,比一般的人还是有见识。没有读过几天书的竹妹,最最羡慕有文化的人了,今天,Z 这样一个有文化、受人尊敬的老师非但没有瞧不起自己,还能和 她经常这么“机对机”的谈天,还说喜欢自己,试想,这在她的内心该起如何的波澜.............也足以奠定 Z 在她心里的原始心仪地位。

信息时代,一个手机搞定一切。在里面,他们的前半辈子,他们的爱好,他们的恩怨,他们的向往,...........  而最最主要的,Z 现在是一个王老五。这个王老五在手机里,把所有动听的美丽的语言全部传到了对方的耳朵里。空间这酵母又将那些美丽语言发酵升级成为琼浆玉液,令他们拿起手机就魂迷心 醉..........

原始的雌激素在竹妹的身体里一直是蓄势待发的,在 Z 的雄激素的感召下,开始翩然起舞,欲望派对................。

被男人追求,对每个年龄段的女人来说骨子里都是受用(即“乐意”)的。特别是那些涉世不深的少女。单纯的竹妹何尝不像少女?与 H ,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 W ,则是在人介绍撮合下。今天的  ,才是自己真真正正两相情愿的恋爱对象了。


17
古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可是令竹妹万万想不到的是,当她的亲弟弟在得知这位可“终生为父”的 Z 想“降级”成为自己姐夫的消息后,竟表现出了对这位师长强烈的不满。"我弟弟不同意我们俩个人好。”“为什么呢?”我问她。“他说,几个老婆都不能够和他过得下去的男人,你又怎么和他过?”原来如此!   这位先生确实不是愣头青,对于女人来说.........【在这里我要说明一下,当年给竹妹弟弟任课的时候,Z 也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大男生。】

可是,孤男寡女的衷肠在外人是难以理解的。竹妹孤身一人异乡独处,每每夜深人静寂寞难当的时候,有含情脉脉的乡音抚慰心灵,其特殊含义,作为她的亲弟弟,那远在千里之外,没有经历过巨大情感伤痛和苦难的亲弟弟,又怎么能够领略和懂得呢?

曾经有过两次情感挫折的竹妹,在和 Z 的恋爱之初,倒是也顾虑重重的,她怕,怕真心付出难以收获,她的心已经是那么的脆弱,脆弱到经受不起再一次的情感波折.......。但是 Z ,他是个男人,男人的雄性荷尔蒙一旦上升,那是犹如排山倒海,势不可挡的!一根红线两地牵,远远不能满足他的激情彭拜,他要的是有血有肉的竹妹这个人。于 是,不想到乡下去的竹妹被召唤回去会会面,然后,再出来继续过城市生活,继续异地恋。卿卿我我的好不热闹........

繁花似锦的季节一晃而过,果实累累的佳节又呈眼前。   "那个老师来找我了,他要我到乡下去。“   。有一天,竹妹很突兀地告诉我: Z 再也按捺不住两地相思的煎熬,千里迢迢赶到上海来找她了,说是再也等不及。“和我一起回去!”他拉着竹妹的手,深情注视着她此刻似小鹿样吃惊而又显迷惘的双眼“我们一起去过新的生活.........一定会比你一个人在上海快乐,相信我!”

几年的相处,我和竹妹之间的关系已远非一般雇主和打工妹那样的简单,”我把你当成姐姐一样“这句话是常挂在她嘴边的。在竹妹,认为我们读过一点书,有文化,比她有主见。所以几乎什么都要告诉我,要我给她拿主意。在我,比我小 好几岁的竹妹差不多是第一个(以后也再没有)相处这么长的钟点工——人相处久了就会有感情。更何况心地善良、经历坎坷总是会让人产生无限的爱怜。    如今, 在这最最重要的人生抉择面前,竹妹首先想到了我,她要听听我的意见。 

能够怎么说呢?说老实话,对于这样的问题,人们往往是犯难的。说好,万一以后风云突变 ; 说不好,岂不是棒撬鸳鸯遭人戳背?  可是,本着自己的良心,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再一次向竹妹问了以前曾经问过她的问题:“你觉得他哪好?” 答:"他唱歌非常好听。他还有文化。...........”是的,竹妹喜欢有文化的人,我知道。   “那么他喜欢你什么?”答:"他............"竹妹答不上来。沉默了一会:“他说和我谈得来”。我严肃地问竹妹,你们谈的都是什么?你到底对他了 解了多少?他对你又了解了多少?竹妹又沉默。

以前,我这样的问时,是希望她多多的考虑,从两人的性格、爱好、生活方式、家庭背景、为人处世各个方面都想 一想,不要着急,多多了解对方,慎重考虑(我还旁敲侧击提醒她,两个人的文化程度有差异也是一个很实际的现实问题)。因为,她已经多次受伤,伤不起。     可是,旁人毕竟在水里,体会不到干柴烈火的势头有多猛...........。况且,凭我几年来对她的了解,她说是要别人帮她拿拿主意,其实在婚姻这个问题上,她一直是既天 真烂漫又自作主张,你看,这一次即使是自己的亲弟弟极力反对,不是还我行我素把恋爱谈的轰轰烈烈?弄到别人风风火火地来找她吗。

不过,这一次,竹妹的表情倒真的认真。她说,她是要好好的想一想。





18
山是故乡的山,竹是故乡的竹。唱一曲乡恋辞旧迎新,拟落叶归根游子收心。

当竹妹来给我和楼上奶奶 一 一 告别的时候,我看到她的眉眼间是漾满着喜悦的。我拍拍她的头,那一头浓密的头发,香喷喷、秀柔亮,刚刚修理漂染过, 发际已瞅不到丝毫的银灰。       这一天,确实在我的预料之中,但还是觉得太快了一些 ——这年头男男女女谈朋友,谈得真个叫快马加鞭.......... 。但较之棋牌室那无序的作息时间和漆黑长夜与之相伴的一只只冷寂的桌椅, 她竹妹却一定是觉得等了许久许久的了。    

上海,虽然能够敞开胸怀接纳她,但终还是没有 一寸真正让她觉得可以扎跟的土壤。而故乡的山水,在她此刻的眼里心中,却是随时随地等待着游子的归去,并热情为他们接风洗尘的..........。

可以对天发誓,虽然我和楼上奶奶家的人都并不看好竹妹同那位 Z 老师的交往,但还是衷心希望已人到中年的他们能够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缘分,  希望他们在增进了解的过程中,能够相互扶持,多多看到对方的长处 ,好好生活,相濡以沫。我们祝福竹妹在自己的家乡能够快快乐乐地过好每一天。对她这几年来给予我们两家的帮助,发自内心的感激和感谢,真的好舍不得她。


                                                     发于2015、4、25夜




19
“我很好呐,...........”几个月后,竹妹在电话中用我以往听惯的语调拉着长腔。她说,如今跟着 Z 一起住在学校。家里进进出出没人管,由她当老大,包揽一切,当然,包括家务。乡下空气好,粮食、蔬菜都是自己种的,又新鲜又好吃,人又胖了许多,腰围都大了............。听得这些,我由衷的为她高兴。谢天谢地,她真是有了一个好归宿。



20
春来柳絮飞,秋去谷登场。     节令到了霜降时分。     
 那是一个雨天,竹妹来了电话: “乡下很单调”。她说。学校里,就她和 Z 两个人居住,况且又离村上别的人家有很多的距离,到了晚上,望出去漆黑的一片,静得可怕..........  。她的语气吞吞吐吐,似乎含有许多的内涵。稍顷,她呦呦地说,地里的庄稼全部收好后,卖了,所有的收入,都进了 Z 的腰包。..................    我拿着话筒的手有点发僵,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问她,两个人领证了吗?  回答是没有。         我望着窗外的天空,滴滴答答的雨滴砸在窗玻璃上是白花花的一片,天空迷迷茫茫的,无法看清。    “ 这世间,真是充满了未知数。”我想。

竹妹回乡的第二个春天,她又跑来了上海,可是 Z 又把她追了回去。
渐渐地,我知道了越来越多的信息:
 竹妹下田耕种、莳秧种菜、养鸡养鸭、洗衣做饭..........
 Z 做基金亏了很多, 欠了别人不少钱   竹妹为 他 还清了外面的债。如今 Z 仍在做投资,外加还要赌赌球。
Z 离过三次婚,均是女方提出的分手,最后的一个妻子和他育有一双儿女。
................

一次,我认真的问她:你希望和他好下去吗?回答是:希望好下去。优柔寡断的她性格里缺少了许多山里妹子本该的果断和刚毅,  生活中的她阴柔过头,对阳刚的渴求是那么的迫切,几乎可说是乞求。

星移斗转,雏鸟离窝。我的孩子飞到外邦去学本领的那一个夏天,,我在老父亲那里呆了蛮长一段时间。回来后,楼上邻居奶奶和她的媳妇马上告诉我 : 竹妹来过上海了,但没过几天又让  Z 给“掳”回去了。她曾经来找过我,没见到,很失望。奶奶说,竹妹讲,你以前讲的话真对,你老来三(老来三:上海话,很行的意思)的。  【 竹妹真是高抬我了,我只是按照常规在思考罢了】她后悔当初没有能够听我的劝.........现在弄到这个局面。当年,她盼星星盼月亮盼的那一张大红纸做的证,如今好不容易盼到了手,却不料,这张纸又成了如来佛给孙猴子头上戴的紧箍咒!



                                                2015.5.19夜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