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滕州王志林
滕州王志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091
  • 关注人气:2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麦说(王志林/文)

(2019-05-28 23:17:52)
标签:

杂谈

文化

麦说(王志林/文)

 

       那个以色列叫尤瓦尔.赫拉利的学者在《人类简史》中说我成为农作物的时间大约在公元前九千年。他说大约,我不知道他这个大约是怎么来的。考究我成为农作物的时间究竟意义何在,姑且不问,至少这位学者认为有意义。我只想知道我是怎样出现的?谁来回答?你们人类?你们至今都还在认为自己是猴子变的吗?猴子是什么变的?猴子从哪来?因此,我是从哪来,是如何出现的,已经无关紧要了,正如说我成为农作物的时间一样,感觉没有什么意义,无聊。
       我的出现不去考究源头了,我便想说说与你们人类的密切关系。一说人类最离不开的是空气、阳光和水三大样,我就有些生气失落,我呢?我你们能离的开吗?也不是不能,假如我从地球上消失,你们一样生存,但事不能这样讲。我感觉我已与你们融为一体,也就是说,我与你们每天的生活都息息相关,不是吗?三餐中,怎么也得有我的分子存在吧。除非你们一天不吃饭。可以说,我的价值在你们心中已经根深蒂固了。有时,我感觉已经不单纯是因为我是粮食的原因了,已经是你们,尤其是你们农民心中最深的情结。
       你住在城里的邻居,那位已近70岁的老太太,每年麦季拾麦的情节你不会忘记吧。她是从农村来的,她骨子里对我爱的真切。麦季到了,她因为爱着我,于是要到城边已收获过的麦地里捡拾落下的麦穗。她不是没有钱,她的儿女过的都很殷实,但她仍要到地里去。她早早起床,背上一个从农村带到城里的筐子,来到麦地。如今,麦子都用收割机收了,地里的麦穗比以前少多了,她捡拾的成绩明显不如以前,但她一如既往,乐此不疲。后来,她发现地里的麦穗少了,但散落的麦粒比以前多了,便开始着手捡拾麦粒。她说,麦粒在地里只会发芽,那是粮食,还是最好的粮食,不捡可惜了。一粒粮食很轻,但情感重的却如压在人胸口的一块石头。麦粒捡回到城里的家中,每天也就有两碗。到麦季结束,麦粒数量也很可观。然后,她会用水把这些麦粒淘净,晒至半干时,用石碾碾成麦扁,再晒干,储藏于陶罐中,随时可熬制成麦扁粥,尤其是新麦,就着熬出来的香气喝,能比平时多喝两碗。
       我应该是庄稼类生长时间最长的一种吧。我经过了一年的四季,试问哪个庄稼是这样?
       秋,把我播在了地里。志林君,你小时候参与播种时的情景不会忘记吧。那时候,没有机器,有一种叫耩子的木制工具承担起每年的播种任务。耩子很沉,关键还要人拉,操作起来一般需要四到六人,四人操作是比较累的,前面三人往前拉,后面一人掌控方向和播种量。如六人,前面五人,这便相对轻松些。你往往参与六人组。大多一个家庭不会有六人同时参加劳动的,这就需要两家或者三家组合。每家各出几个劳力,然后分别播种。看得出,那时候的你们真的很累,但几家人在一起合作的劳动,到也快乐无限。你的年龄小力量小,同组的也不会笑话你,因为你已经尽力了。参与劳动,是最大的收获,你没有因为劳累而郁闷,在播种地里你洒下了童年的欢乐。种子播下,就是等一场秋雨了。秋雨总会有的,我开始发芽长苗了。到了冬天,是我积聚能量的季节,我需要雪,并且越大越好。最不怕雪不怕冻的庄稼,非我莫属吧。寒冬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怎么感觉这两句话说出来有些好笑。你们笑吧,反正在春天,是我长身体的季节。我快速的生长,是为了入夏后的收获。芒种一到,我的身体长成。“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背上一段老白的诗,增加一点诗意,让你们别感觉我的叙述唠叨,但我还是想说说收割的事情。收割可是件大事。志林君,你可记得,你小时候,没有收割机,你和大人一块到地里参加收割。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太阳,下面是村边的麦地,看上去一望无际。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手持一把镰刀,向一束束麦子割去。那时你有点像闰土。你是左撇子,没有左撇子专用镰刀,你只好用右手收割。本来就年轻的你,站在和大人一样的起割线上,其收割的速度就不忍描述了。但你还不服输,硬是想加快速度,你的胳膊被麦芒刺满了红点,你全然不顾,镰刀向后,人在向前,但终究你还是被远远落在了后面。
       和你有缘,你参加工作的单位主要任务是推广农机。这便与我有了更多的接触。那时候,收割机刚刚出现,如此庞然大物,百姓见之,以为神。先远观,后近之,慭慭然,莫相知。这就需要你们的推广,久而久之,终被接受。百姓甚喜,但有不高兴的,你知道吗?谁?镰刀厂的工人,镰刀厂倒闭了,工人失业了。失业了怨谁?能怨谁?正如现在小偷失业一样,能怨微信支付宝吗?听说你参加工作的单位也在改革的洪流中消失,人间正道,沧海桑田,滔滔江河,终难阻隔。
      好了,啰里啰嗦,你快该下班了吧。你老婆今天买了煎饼,让你回家的路上买点大葱,千万别忘了,再见。
     刊于2019年4月11日《滕州日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