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水軒雪鴻軒尺牘

(2012-02-21 19:15:54)
标签:

龔未齋

許葭村

尺牘

杂谈

分类: 越中美文

秋水軒雪鴻軒尺牘

    吾鄉美文,尺牘不能忘記。許葭村先生的《秋水軒》和龔未齋先生的《雪鴻軒》,為其中的佼佼者。兩人都為幕賓,忘年交,尺素往來,傾心相接,長者謙抑,幼者敬誠,用辭典雅確切,讀來震人心扉。龔雪鴻一生為幕,較為得意,許秋水後起,有過十年的偃蹇,境況大不一樣。有文筆若此,總有飯吃。龔許兩公名字,都收入紹興名人辭典,發掘不夠。還把秋水先生弄錯了。兩人都是乾隆盛世人,入幕都是司馬參軍長史之類角色,有話語權。從尺牘看,自律嚴,操守清厲,文字雅馴,典實豐富。莫怪妙文艱澀,要怪自己谫陋。

許葭村龔未齋(敘近況祈指教)

一枝甫寄,雙鯉頻頻。正切停雲,碰朵雲而心慰;欣聯今雨,同舊雨之情殷。適來二字平安,喜葉金閨之卜;何異萬金鄭重,敢遲竹報之投。且也雅什如珠,香豔遠超班宋;高情似水,色空悟徹邯鄲。雖細雨清明,紅杏少村家之釀;而春風寒食,黃粱成客子之吟。此又達士曠懷,抑亦雅人深致。勉酬曲,乞運斤。應知哲匠之旁觀,難免小巫之氣盡。至於淒涼客邸,原同寂寞禪關。如先生之百里而遙,尚慶團圞於歲序;若賤子之十年不返,空憐漂泊於天涯。所以王粲依人,登樓有感;縱使孟嘗愛客,彈鋏猶歌。然綠返蓉池,庾景行之芳聲獨茂,青開蓮榻,徐孺子之高躅可風。況我 未齋先生品重琳瑯,才工月露。仰而企之,已非一日;樹而立者,誠足千秋。主善為師,宜在立雪坐風之侶;余生也晚,敢附乘車戴笠之盟。弟讀書讀律,竊愧無成;自東自西,徒勞何補。倚閭有白頭之老,誰修定省於晨昏;爭梨失黃口之兒,空聽笑啼於夢寐。加以陌頭柳色,絲絲牽少婦之愁;因而枝上鵑聲,夜夜起王孫之感。無如一囊秋水,顧影生寒;徒使萬縷春雲,登高雪涕。爰斯完聚,極意經營。憑寄南金,冀共鹿車之輓;迎來北轍,用伸烏哺之私。惟紅褪荷衣,劍當再合,遲則黃飄桂子,鏡見重圓。然而燕壘新營,已竭噙泥之苦;倘更鷯枝失寄,何堪無米之炊。情固出於權宜,事實嗤其孟浪。先生載將佳麗,久為泛宅之逰;同此琴書,別有治生之樂。幸指迷之有自,知前事之可師。乞予良箴,不我遐棄。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戤契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戤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