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Raymond
Raymon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28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山词外传』红烛空替人垂泪

(2012-11-23 09:56:10)
分类: ‖云情雨听°

『小山词外传』红烛空替人垂泪


蝶恋花

晏几道

 

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

衣里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

 

 

清风弄月,望江又忆旧春秋,只不眠不休,一醉解千愁。最初的旧时繁华,豆蔻流水任意挥霍。明月遥记往日情切,让人饱蘸相思之苦。寒寒戚戚的深更,邀月同饮,桥下潺水细流之处,红尘花落之所。新人何来念旧愁,一夜寒风,恍惚若梦,抓不住的时间,留不住的人,便由一个个红颜成为悲伤的泉眼,用尽泪水也祭奠不了那不可磨灭的过往和无法遗忘的曾经,让忧伤蔓延。

 

醉别西楼,醒后却浑然不记,前欢旧梦种种,化成盲目,化成断层的记忆,不想再记起。幽怀难抒,来日再无重逢之期。让我不禁想起少陵野老所念:“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聚散离合之不常,如春梦旎旖温馨而虚幻短暂,秋云明净高洁而缥缈易逝。美好之情事总不久长,即使再真切再动人,聚聚散散如流水一般,眨眼即逝。辗辗转转总会让人禁不住遐想。

 

静悄悄的夜,斜月低至半窗,仍然无法入睡。寒风呼起,翻起往日巢臼,我贪婪地寻觅着她的身影。瞬间回首,惊愕之际,叹息之余,却依旧是红尘经年,摆脱不了旧城烟雨梦。灯罩里的烛光在空灵的深夜中摇曳,映在床前画屏之上,展示着悠闲平静的吴山青翠之色。其实,这吴山青翠之色,它和明月一样,都见证着往日的种种,只是因为,如今,它却无法体会得到离别的忧伤,这一刻使我的心更加沉痛不已。

 

寒风过后,地上一片狼籍,从桌子上吹下来的笺纸散了一地。信手拾起一张,正是西楼醉别时留下的印迹,那一场筵席之上所题写的词章。一丝淡淡的酒香吸心沁肺,上面的一字一字,一行一行,在梦里,曾捻起这一卷执手的相依,算是揽一沫浅笑入怀,醉了两颗柔软的心。旧时风月,余音袅袅,若隐若现。温润的细语,这一卷词韵,两颗素心氤氲在水墨之间,那时的烟水轻雾,蹙成了当前月下迷茫,逐流云散。回视旧欢陈迹,翻引起无限凄凉意绪。

 

有心的时候,总是无处诉说,也无人明了。当我怅叹自己凄凉的时候,似乎感染了红烛,得以慰藉。让人怜悯的是,虽然它同情着我的伤遇,却又自伤无计消除自己的凄凉,只能在静寂的永夜里空自替人长洒同情之泪。

 

欢情之易逝,孤怀之难遣,重会之无期,低徊往复。沉郁悲凉交错,踩过这一字一行的韵令悲悯地过着苍凉寂廖的余年。收起烟雨朦胧的碧波荡漾,梦见了她的浅笑。

 

 

编后心得:

 

词之为体,大略有四:风流华美,浑然天成,如美人临妆,却扇一顾。《花间集》温庭筠、韦庄诸人是也,晏小山、柳三变诸人继之。

 

 

 

 

 


图片来自风之彩,仔仔致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