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不是书房的书房

转载 2016-01-12 11:49:19
标签:文化杂谈

    其实,写这篇文章是晓剑兄约写书房的稿儿,当时动心了,主要是众筹模式的系列我觉得应该支持。写完后觉得自己都不认为是个书房, 有价值吗,又反问自己:为什么写啊?觉得更没有理由了,只是现在有些空闲,写写画画自娱无妨,其他的就算了吧。但仍感谢晓剑兄的约稿,希望他及他的工作室日后有多的创新文化产品。

      要说书房,我没有独立的书房,因为存书之所,父母过来带孩子还要住这间;与其说是书房,不如说是一个书桌。因为我所有的书,大多集中在书桌上的三层书架和两个网购的小书架上。之所以写书房之题,是因为我理解的书房一是存书之所,二是读书之地,稍深点讲可能会建立在二者基础上的精神安放空间,而这个书桌基本满足这几点。

我的小书桌

   虽说蜗居中的简单书桌,还是结婚时“争取”来的。我的婚前财产有三大件:几箱书、洗衣机和一台二手电脑(干净身子除外,呵)。为了将“陪嫁”之书随我安家,主动放弃了在家具采购和布置中的所有选择权,只求一条:书桌我来选。书桌入驻,还有几箱放不下,妻网购了5个小书架,一架守在书桌旁,一架充当饮水机的腿儿,还有一架直接钉墙上,可惜难承重成摆设;两架归厨房至此除一箱不常用书藏于桌下,书和我都开始了“定居”生活

婚后的这几年,工作变动、添了孩子,读书的时间少,仅有的读书时间贡献给了工作随心所欲读买,还是集中于婚前。那时有时间,财务自由,现在所有的书中,时采买的书占四分之一,其中较多的是文学类书,也有心血来潮淘买的旧书,再有就是新闻类和工具类的书了。另二分一为职务之便的“贿赂”——赠书一是出版社赠的样书是我最珍视的作者签名本。而赠书中既有作者题赠又有出版社样书当属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的“煮雨文丛”了,这套书共再两辑,是我书桌上的“上宾”,放在带“门”的书架上

文丛中的作者赵国忠、谢其章、柯卫东三位老师藏书报多年的老作者,赵两位老师先后签名寄赠。不久与王雪霞主编出差北京,计划与止庵以及上述三位老师坐坐,就悄悄地带上这套书的另几本席罢,掏出来请谢其章老师签名没想到却招来了谢老师的“抱怨”:一般我不签这本,小潘你看看这里面,印得图片和排版……但他仍掏出眼镜,我赶紧递上笔,不解的是和我要了张名片原来是将名片当尺子,一笔一画写:潘宝海先生惠正 谢其章  二一一  七 北京。时觉一热不单对文字完美追求,细节上亦严谨可爱。但此事未了,此套书中的另两位姜德明、刘福春先生,我并有直接接触,没想到当时面的赵国忠老师一口应下来:这两位我熟,我替你求签!”于是我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套签名本……

如果评价书房有标准的话,个人觉得书室环境是硬件基础,藏书的数量及质量软基础,书房布置情趣上乘则是锦上添花,如有与主人相关的书里书外的故事,则会突显价值。价值的高低不在于书的数量多大、有多值钱、版本多珍贵,而在于是因为有它,或人,或情,或事,而与众不同。我的架上有本书在心里沉甸甸的首先它真沉,大约有斤重,其次韦泱老师所赠,而且是从千里之外的上海背回来的。

大约2012年五一前后,上海举办华东及华南几省联办的红色文化收藏展,采访之外,见到瞿永发、樊东伟、韦泱和姚一鸣几位朋友还来参观了瞿老师的现代文学史料老宅,与韦泱老师一起参加上海的拍卖会,又承蒙两位老师带我转一圈上海文庙旧书市场……临走,韦泱老师骑着自行车从包里掏出这本大块头的《上海新闻志》送我因在席间无意聊了自己学新闻也喜欢收集一些新闻书,韦泱老师说你别闲沉,这本书上有上海150年的新闻著作和报人信息,你可作为参考。几年过去了,收集的新闻类著作不过半百,但这本书永远放在最上面,是提醒,更有年,韦泱老师来石时我已离开报社,仍畅谈甚欢。2015年12月份,赵国忠老师来石开会,邀维祥我等会面,并赠书与我,我说都离开报社那么久还想我,他一句“都是老朋友了”让我颇感慨。而我的所有签名本,大多是这样饱含情谊的“故事书”。

    除了上述百余册作者签名本外,值得一提的是集中有书桌旁的小书架上的一批诗集,算不上专题,但算是个独特的存在诗集,都很薄,是赠给原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诗刊》杂志社主编旭宇先生的作者签名本。它们是一次转石家庄棉一旧书市场发现的,好的已经被挑走了,我是二过。上世纪八九年代诗歌兴盛,一些初入诗坛的诗人将出版的诗集寄给主编,今“功成名就”的旭宇先生在京且退休,不知何故这些小册流了出来虽不是宝贝,但反映了那个逝去年代的诗歌辉煌。

一点旧书、下面是诗集签名本等

记得小时候,家里没有什么课外书,有一本母亲夹鞋样儿的的书籍,还是当年舅读书的教材,偶尔也翻看。如今,自己家里虽然只有几百册书,但比较而言,也是进步了。儿子刚学走路的时候,小书架上的书每天都要翻到地上几次,我挺羡慕他,周岁前就能见到这些“玩具”。如今在家撕咬他的图书,前两天奶奶说,宝宝一提自己把爸爸买的书给撕了竟哭了不知是怕批评,还是心疼书。

小家伙乱翻书,旧照

上学时,喜欢看《白鹿原》,其中印象很深的有四个字——耕读人家,现在想来,仍是美好的向往。当时就想如果以后有条件就把书房叫“耕读堂”,下地累了读会书,多好,称堂是因为父亲的名中有个“堂”字上五年级的父亲,没有存书,更无书房,如今大学毕后的我,目前有限的几百本书,勉强称半个书房,未来可能纸质书可能逐渐变少,书房功能逐步减弱,但希望喜欢书的儿子有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或精神栖息家园。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鏂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75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