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玉玲
李玉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224
  • 关注人气:7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提案:建议对《就业促进法》部分条款进行司法解释

(2010-03-08 09:17:16)
标签:

杂谈

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就业歧视”问题。2008年1月1日实施的《就业促进法》,除了设立第三章“公平就业”专章之外,第六十二条更是明确规定“实施就业歧视的,劳动者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然而,在具体的就业歧视案件诉讼过程中,由于各地法院对法律条文和相关法规的理解不一致,出现了大量的问题亟待解决,有必要通过司法解释来予以解决。

问题一:对于就业歧视案,法院立案案由五花八门,司法极不统一,甚至许多法院无故或者以“无案由”为由不予立案。

对案情和诉讼请求几乎完全一样的就业歧视案,法院所确认的案由互不相同。如在劳动者张某诉湖北都市中盛广告有限公司就业歧视一案中,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将案由定为“其他人身权纠纷”(见(2008)汉民一初字第1993号);在劳动者周某诉广西金桂浆纸业有限公司就业歧视案中,钦州市钦南区人民法院将案由定为“一般人格权纠纷”(见(2008) 钦南民初字第312号);在劳动者于某诉山东大众日报社就业歧视案中,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将案由定为“特殊侵权纠纷”(见(2008)历民初字第3972号)。这些案由的不统一,体现了对各法院对就业歧视案件的认识不一致,也导致了适用法律和确定责任上的差异,这种差异给诉讼当事人参加诉讼带了极大的不便。

另外,许多法院仍以找不到案由为借口不予立案,或者干脆就拒绝立案而不说明任何理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民事案件案由是民事诉讼案件的名称,反映案件所涉及的民事法律关系的性质,是人民法院将诉讼争议所包含的法律关系进行的概括。这种概括可能遗漏掉某些极为特殊的案件或新型案件,也可能使法官对个别案件的理解不一而无法将其归入某种案由。

问题二,将就业歧视案定性为劳动争议案件,要求当事人必须经过仲裁前置才予立案。

就业歧视案与劳动争议案的本质是不同的。劳动争议主要是基于劳动关系和劳动合同产生的争议,发生在劳动合同订立或劳动关系产生之时或之后。而就业歧视案是基于侵犯公民的人格尊严和平等就业权的歧视行为所产生的一种纠纷,其既可发生在劳动关系确立之前也可发生在劳动关系确立之后,且其诉讼请求首先包括赔礼道歉、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其次才是其他经济损失。  

然而在实际的诉讼过程中,部分法院将就业歧视案定性为劳动争议案不仅是对法律关系的误解,也不符合《就业促进法》第六十二条以及《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相关规定。另外,由于各地劳动仲裁不具有全面解决就业歧视纠纷(如精神损害赔偿)的功能,被迫仲裁前置的就业歧视案往往因当事人不服而又起诉至法院。因此,将仲裁前置强加于当事人,不仅剥夺了当事人选择仲裁或起诉的诉讼权利,而且增加了诉讼当事人的时间成本和其他额外负担。同时,这种无效的仲裁前置也浪费了司法资源。

问题三,就业歧视案审判过程中,举证责任分配不合理,原告负担的举证责任过重,从而造成两者之间实质上的不平等。

由于就业歧视案的原告是普通的求职者,而被告都是强势的企事业单位或者其他机关团体,因此原被告双方的力量呈现出明显的不平等。事实上,就业歧视案中被告占主要地位,掌握了大量的证据,原告对就业歧视举证往往比较困难(见(2007)深宝法民一初字第1948号,(2007)深宝法民一初字第1949号, (2007)深宝法民一初字第1951号)。加之越来越多的单位在招、用工过程中采取多种方式规避法律责任,例如:不告知求职者拒录理由、不给劳动者出具书面的拒录通知、要求劳动者签“自愿离职申请书”,等等,使得就业歧视越来越由显性歧视转向隐形歧视,劳动者举证越来越困难。如果仍旧由原告负担对歧视行为的举证责任,则将使绝大多数受到就业歧视的公民因为举证不能而遭到败诉。此种不平衡现状的存在,无疑违背了法律的制定目的和基本精神,难以发挥司法机关维护正义的基本职责。

问题四,即使就业歧视案中原告胜诉,获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极低甚至可能没有获赔精神损害抚慰金。
 就业歧视直接关系到被歧视者作为一个人所享有的最基本的尊严和最基本的生存问题,其所造成精神损害是必然的严重的并将长期存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理应获得歧视方赔偿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然而,在实际的诉讼过程中,一些法院对原告请求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不予支持,不支持理由除了将其错误的定性为劳动争议外,还有就是被歧视者依然正常生活,并不能证明损害结果严重。如在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对“平等就业纠纷”的判决认为,就业促进法实施以后,就业歧视造成的精神损害有限,不支持原告请求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见(2008)南法民一初字第180号)。这不仅违背了相关法律,也使原告获得精神损害赔偿的权利彻底失去了获得救济的机会。

具体建议:

我们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对《就业促进法》第六十二条进行司法解释,并建议如下:

1,通过司法解释统一就业歧视案的案由,单列“平等就业权纠纷”,或者归入 “一般人格权纠纷”。要求各法院认真贯彻执行并不得无故或以“无案由”为借口拒绝立案。

2,在明确就业歧视案案由的基础上,令各法院不得要求仲裁前置。区分就业歧视与劳动争议的差别,尤其是明确在劳动关系确立之后所发生的就业歧视仍无须仲裁前置。

3,增加关于举证责任的司法解释一条:“平等就业权(或就业歧视)纠纷,由被告就其行为不含任何歧视承担举证责任。”

4,在司法解释中确立下列原则:就业歧视案中败诉的被告应当对原告进行精神损害赔偿,除非原告在诉讼中并未提出此种请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