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百零九次心跳(下)[十瑚×九十九]

(2010-07-11 02:23:00)
标签:

无法逃离的背叛

丛雨十瑚

丛雨九十九

姐弟

喵喵喵

文化

分类: 同人文

喵喵喵戏有,不想幻灭的慎看。

 

哈哈哈哈不管怎么说我写完了嘤嘤嘤嘤~~~~~~~~~~
真佩服自己一个无情节的纯喵喵喵竟然能凑出这么多字来哈哈哈~~~
果然喵喵喵比其他情节难写多了(自抽)
卡了好久←揍
果然最后停在进行时是最甜蜜的嘤嘤嘤嘤人老了写不动虐了还是撒糖什么的最轻松~~~

 

整个世界都融化了。

带着一些小小的羞怯,十瑚按住弟弟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身体最敏感的地方被他生涩地挑逗,来来回回,温柔地,甚至是小心翼翼的,十瑚觉得自己就像是九十九嘴里衔着的那颗糖,甜蜜地被他含在嘴里,怕太快地化掉,又怕尝不够味道。

十多年的观念在顷刻间颠覆,十瑚第一次意识到“弟弟”这个词语之前,大前提是“男人”。

“九十九……”

她轻唤着那个名字,或许是无意识地喊出来的,带着少少地抵制。而这些抵制,在弟弟抬起头时灼热的眼睛里烧个干干净净。

“十瑚,看着我。”九十九的手指是灵巧的指挥棒,十瑚就是顺着指挥棒奏响的曲子,整个人都被把握住了节奏,被带着走。

他的手指划过她的发,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尖,她的唇,愈往下,属于少年的喘息声也渐渐地重了起来,九十九伏在她的胸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十瑚的味道。”像个长不大孩子。

胸前一痛。

弟弟的舌头软软地扫了上去,另一只手找到了她的手,手指缠绕,互相紧扣。

“十瑚……你的心跳好快。”

被道破之后的十瑚慌张地想把他推开,却没想到早在那之前,他就已经拉住她的手,印上了他的胸口。

银色的发梢被汗水濡湿,一缕一缕贴在颊旁,他弯起眼睛笑,滚烫的呼吸都吹到她的耳畔:“我的心跳比你还快,啊哈,好紧张……啊,好丢脸。”

一直以为他会游刃有余,可落入十瑚眼中的,确实一张微红的脸。

九十九咬住嘴唇。

十瑚吐了一口气,拂上他的脸颊。

ツク…………”

“我在。”

ツクモ……”

“我在,就在这里。”他捧起她的脸,“我一直都在,一直在这里。”

那是一个让人安心的宣告。

十瑚觉得自己一定是醉了。连九十九一同醉了。

本来,他们从出生之前,甚至是更早的时候,就注定了在一起,不会分开。所以,现在在做的事,不过是回归那种状态罢了。

十瑚的指尖在颤抖。

被九十九亲吻过的地方仿佛加上了牢不可破的魔法,被笼罩在名为“欲念”的牢笼里,无法挣脱,无法逃开。自己的身体尽管在沐浴的时候已经看过很多遍,但这样以羞耻的姿态摆在弟弟面前却是头一次。

热血倒灌进脑门,十瑚忍不住捂住脸。

是罪恶感吗?

是罪恶感吧。

九十九没有错,错的是她。她是姐姐,怎么可以放任弟弟继续做下去呢。

可是无法停止,心中有个声音也在说,不要停。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自欺欺人地遮挡视线了。

眼前全黑了,剩下的感官的却更加敏锐。

九十九的喘息,九十九的手指拂过肌肤的声音,九十九亲吻她的时候从齿间曳下细小响声在黑暗中被无限放大,延绵到十瑚的耳朵里。

“不要……”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这么说出来了。

仿佛是两团炽烈的火。

明知道是不可以的,但这种“不可以”却成为了火的燃料,越烧越旺,越烧越旺。

十瑚的意识有些模糊了。

她听见九十九一边一边喊着她的名字,那是一种急切的,低沉的声音,宛如困顿之中的小兽,以不顾一切地姿态寻找着出口。

“姐姐……”

他似乎也迷乱了,不断地喃喃,手指插入她的发间,发出沙沙的微弱摩擦声。

“姐姐……”

九十九压抑的声音甚至带上了一微沙哑的哭腔,面前姐姐的胴体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

他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按灭了灯。

“……这样的话,就看不见了,所以,把挡住脸的手拿开吧。”

十瑚睁眼的时候看见一抹月白色的光亮,那是九十九的头发在漆黑中划出的轨迹。

颤抖的感觉从指尖蔓延到了全身,弟弟从她胸口撑起身来,肌肤叠合的热度很快被带走,连同九十九柔软地银发,仿佛那真的是月光,握不住,留不下。

怔然往这自己朝天花板张开的手指,一股凉意猛然窜上十瑚的背脊。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月光如洒了一地的水银。

十瑚收拢五指,攥成一个拳头,费力地撑起身子来。

“九十九,我想刚才大概是有点犯头晕才……”

“……你在逃避什么?”弟弟的声音冷不丁地沉了起来,他凑近了她,直勾勾地盯着她,似乎要把她烧出一个洞,“还是……你生气了?”

不,那是九十九,那是她唯一的弟弟,她永远不会生他的气。

对了,是生自己的气。

怎么可以就这么轻易地受了诱惑,还是根本的,就存了如此卑鄙的念头?

想要九十九一直属于自己。所以当他亲口承认喜欢她的时候,她放任了。当时甚至还在庆幸,还在……

对了,还在妄想,就此和他融合,不再分开。似乎这是从出生以来就埋藏在骨子里的本性。

十瑚知道,她现在需要清醒。

可是没有机会清醒。

九十九再次吻了上来,从她的角度只看见他瞬间放大的脸。

他的舌头像是裹了蜜。

那一定是最高级的酒心巧克力。

九十九没有错,九十九永远是他最爱的弟弟,所以,错的是自己。

明知是错了,却还要继续地错下去。

所以,即使是犯错,也要由她先来。如果这是份罪孽,也由她来担。

十瑚推开九十九,反手一巴掌甩在了弟弟脸上。

那一掌太急太快,他被打得愣住了,十瑚顺势撑起身来,微微地咧开嘴:“九十九,我是个自私地姐姐。你……会原谅我吗?”

她按住他的肩膀,与之前相反的方向倒了下去。几乎是跪骑在了弟弟的身上。

或许是被她的笑容感染,九十九也勾起了唇,十瑚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衣衫凌乱地自己的影。

“……我们是共犯。”

理智被这句话击飞去了天外。

十瑚在解开九十九的扣子时才发觉,一直潜伏在心里的欲望,对九十九的欲望,其实是那么浓。

希望他是自己的,从前是,现在是,以后是,永远都是。

他看上去那么地不安。所以,那些不安,由她来消除。

 

她总是想保护他的,占着年长的势头,尽管她的保护在他看来是那么地可笑。

 

 

夜在摇曳。

十瑚披散的发千丝万缕,紧紧地将两人缠绕在了一起。

那是来自灵魂渴望的交集。一望无际的黑色放大了心底的贪婪,恍恍惚惚中两人的姿态再次颠倒,一来二去,九十九身上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没了踪影。

他的手指顺着小腿往上攀爬,轻柔的愉悦的触感让她头脑放空。

他抬起了她的腿。

“十瑚……”

回应他的呼喊,十瑚抬起双臂,勾住九十九的后颈,把他的身体缓缓地压了下来。

他沉入了她的身体。

突如其来的痛让她皱起眉,九十九的手指却已经探过来,抚平她的眉宇。

“不要怕,”九十九说,“我在这里,就在这里。”

然后他低低地在十瑚耳边轻喃了一句话。

望着姐姐缓缓睁大的眼睛,九十九温柔地垂头一笑,含住她的耳垂,轻缓却坚定地动作搅碎平静地黑暗,世界开始起起伏伏。

那是世间极致的快乐,如此高昂,那些阴暗的怀疑的卑鄙的懦弱的私心,全都化在与九十九相叠的体温中。

她的世界只剩下他。

连自己都不剩了。

只有九十九。

 

 

十瑚听见了心跳声。

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九十九的,跟随者摇荡的韵律一同回响,一下,一下……

“不要……”

九十九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喘息,轻轻地笑,轻轻地朝十瑚的耳朵里吹了一口气,“……不要什么?”

似乎侧过脸去找九十九的眼睛,发现两人的笑容竟然是同样狡黠地小小弧度。

“……不要停。”

 

 

「僕は...ここにいる。もし世界が十瑚に背を向けでも、僕は最後の味方になるよ。忘れないで、思い出して、僕はいつでもここにいる。」

 

 

                       FI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