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凤凰壹力
凤凰壹力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65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父亲节|感动美国千百万人的真实故事,你很难不热泪盈眶

(2016-06-18 15:04:54)
标签:

杂谈

爸爸迪克·贺特和儿子瑞克·贺特

爸爸叫做迪克·贺特, 儿子叫做瑞克·贺特。

迪克·贺特是美国空军国民警卫队一位退役中校,他和妻子茱蒂的生活与所有一般美国家庭的年轻夫妻没什么两样。

1962年1月,瑞克出生了,不幸的是,出生时发生脐带绕颈,引起脑部缺氧。医生花了几分钟解开了脐带,瑞克活了下来,但他的脑部也在这段时间里受到了无可挽回的伤害。一开始,大家无法判断瑞克大脑损伤有多严重,只是发现瑞克不能正常发声、无法正常吞咽、肌肉僵硬、时常抽搐等。

瑞克出生8个月后,医院终于有了正式的诊断结果。瑞克患有脑性麻痹(即脑瘫),但医生无法确定他大脑损伤的部位。也就是说,除了已经明显表现出来的运动功能障碍,迪克夫妇得等儿子成长几年之后,才能知道他的智力和心理到底有多大的损伤。

医生劝夫妻俩把孩子送到疗养院:“忘了他,不要探望他,不要想他,继续过你们的生活。”周围的亲友也觉得,他们不需要在这个没有希望的孩子身上继续花费时间精力。但迪克和茱蒂没有这样做。他们决心自己抚养儿子瑞克,让他快乐地长大,尽可能过上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为了弥补瑞克和其他孩子的差异,迪克和茱蒂在儿子成长的过程中一路不断努力,解决各种问题。

为了让瑞克能进入和其他正常孩子同样的学校,茱蒂游说当地学校、研究各种政策法规、参加州政府会议,最终与众多残障儿童家长推动当地政府签署了一部法案,那是美国第一部全面性的特殊教育改革法。

瑞克不能说话,迪克和茱蒂通过层层关系联系了无数专家和科研机构,最终用了4年多时间,开发出依靠头部控制输入文字的沟通仪,让瑞克能够表达自己。当时是1974年,一般美国家庭还很少听说过计算机是什么,沟通仪的研发在当时的学术研究和医学领域都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瑞克在学校操作沟通仪

瑞克十五岁时,从同学那里听说社区要为一个运动员举办一场慈善路跑,瑞克十分想参加,并且希望爸爸迪克与他一起跑。迪克听说那位运动员是一个19岁的小伙子,因为意外导致颈椎断裂,将就此瘫痪,在轮椅上度过后半生。他明白,出生就在轮椅上生活的瑞克,对这位运动员的经历有不同一般的感受,他同意了儿子的请求。

我立即答应瑞克。我们将参加这场比赛,帮助这个男孩,因为我知道瑞克对他的经历感同身受。我深深以自己的儿子为傲,因为他主动想要帮助和他处于类似情况的人。那个人和他一样受困于一个不能正常运作的身体。我对瑞克懂得同情别人的表现深以为傲。

但这并不容易实行。路跑全程8千米,那时迪克已经37岁,平日里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忙碌,身体并不是太强健,何况还要用轮椅推着15岁的瑞克。

虽然我当场就答应和他一起参加比赛,那天晚上我却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担心着我们两个人究竟该怎么跑完全程。别忘了,除了瑞克是个坐在轮椅上无法起身的四肢痉挛型脑性麻痹患者,我也已经 37岁了。我平日唯一的运动,就只有偶尔在家附近慢跑,或是有空的时候打场临时召集的曲棍球赛,但我从来就不是跑步选手。

我在路跑比赛之前特地买了一双跑步鞋,因为我当时根本没有适合跑步的鞋子。我不确定我当时打算怎么处理瑞克的轮椅。在1977年那个时候,瑞克的轮椅看起来就像是购物推车与高脚椅的混合体,目的在于让瑞克坐得舒适,推起来却相当笨重。不过,我最后还是只能把一切困难抛在脑后,为我儿子完成这件事情。我早已不再是活跃于体育场上的年轻人。不过,瑞克想要帮助别人,我绝不能剥夺他这么做的机会。

事实证明,迪克的担心都是有道理的。年龄、体能还有瑞克的轮椅都在比赛中给他带来不少麻烦和痛苦。

我早知道推着普通的轮椅跑步绝对不容易——平常推着走路就已经不简单了。不过,我完全没想到会有那么困难——或者该说是痛苦。………… 我的双手握着轮椅的橡胶把手,不久就已经全是汗水,因此我不但得留意脚步,还得注意手不要从轮椅的握把上滑掉。这场赛跑的场地是一条中间稍微凸起的道路,轮椅偶尔会因此倾斜,导致一边的轮子完全翘离地面。我跑得非常费力,又必须随时注意不让瑞克的轮椅滑出路面。

我想我们大概算得上是一幕奇观 ——一个中年男人推着他的残障儿子,摇摇摆摆地跑着。我可以听到家人和朋友高呼着为我们加油。不过,我才跑到半途就已经全身酸痛难耐。早上凉爽的空气刺痛着我的肺,而我每呼出一口灼热的气息,都仿佛快要缺氧一样。我的膝盖犹如一瘫软泥,似乎随时都可能跪倒在地。我早已经看不到其他选手了。我知道很多人都远远地跑在我们前面,有些说不定已经抵达终点了。但我还是继续前进,决意跑完全程。

最终,在众人的好奇注视和亲友的鼓励加油中,迪克凭着惊人的毅力和为儿子完成心愿的信念完成了比赛。看着儿子瑞克脸上的笑容,迪克觉得一切辛苦和努力都值得了。

终点线终于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茱蒂、瑞克的两个弟弟,还有他所有的朋友都在那里,又跳又叫,在最后的几米不断为我们喝彩加油。我实在不敢相信,但我们确实完成了比赛。“我们做到了,瑞克!”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茱蒂和孩子们连同萨托里夫妇一起跑过来。“你们跑完了!”所有人都以不可置信的口气说着。我弯下腰吁吁喘气,瑞克则仰起头来看着我,脸上带着大大的微笑,充满爱与感激。我知道我全身的肌肉在赛跑结束之后一定会痛得难以忍受,但一看到瑞克的反应,就觉得这一切都值得了。看到儿子这么开心,我也不禁深感欣慰。

1977年,贺特二人组参加第一次赛跑

故事并没有就这样结束。这场赛跑只是开端而已。

我们一回到家,瑞克立刻就要使用他的沟通仪,我则瘫在地上,身上连我不知道有肌肉的地方都疼痛不已。我眼睛盯着天花板,对我们的成就深感自豪。瑞克忙着在沟通仪上打字,迫不及待要让我知道他有什么感想。他推动选字杆的喀喀声停止之后,我强迫自己起身,爬到他身后看向屏幕。我看到的文字让我不禁热泪盈眶。

瑞克打出这句话:“爸,在跑步的时候,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身体有残障。”

看到这行字,迪克瞬间热泪盈眶。这句话改变了父子二人的人生。他们的奇迹旅程就此展开了。

在那场赛跑之后,迪克连续3天尿中带血,而且有一两个星期的时间走起路来都艰难不已。可是想到儿子的那句话,他觉得一切都值得。他开始拟定运动计划,设定目标,打算成为跑步选手。迪克和瑞克组成了“贺特二人组”(Team Hoyt),计划一步步成为马拉松比赛正式选手。

他们参加的第一个正式比赛是家乡当地的一次1万米长跑,那次比赛他们遇到了主办方和选手排斥,因为他们的组合不符合正规选手的参赛要求,也不满足轮椅组的参赛标准。此外更多的,是周围人的不理解:“为什么要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不会说话的小孩跑步?”在迪克一家的坚持下,他们依然参加了比赛。最终,他们在300 名选手中胜过了250 人。更重要的是,选手们看到迪克推着儿子跑步的情形,都为父子二人感动,他们结识了很多新朋友。

贺特二人组参加马拉松比赛

这之后,他们开始固定参加各项赛跑,每周3次。后来发展到挑战马拉松比赛,他们先选了一个中型的比赛试练,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然后父子二人报名了一场大型马拉松——波士顿马拉松赛。那次比赛,他们又在规则上遇到困难,最后,主办方虽然准许他们参赛,但是没有给父子二人组正式编号,他们像是“偷渡客”一样。但是那次比赛中,他们依然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那次比赛后,媒体注意到了这对特别的父子,对他们进行了大量的报道。

父子俩的比赛之路继续不断向前拓展。主办方和相关规则带来的困难并没有减少。有大型比赛同意他们以正式的选手身份参赛,但条件十分严苛。他们按瑞克的年龄,将二人分到20岁组,要获得参赛资格,迪克在推着瑞克跑时,必须达到20岁组的最低成绩。最后的结果,他们达到了这一标准,参加了比赛,并且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比赛过程中不断有选手为他们加油。

贺特二人组参加马拉松比赛,选手为他们鼓掌

在马拉松之后,他们决定进一步挑战自我,参加铁人三项比赛。为了达成这个目标,迪克开始学习游泳和自行车,那时他已经40岁。此外,迪克他们还想办法改装了瑞克的设备,以便瑞克能够全程在迪克身边参与。

贺特二人组参加铁人三项世界锦标赛,图为自行车赛

贺特二人组参加铁人三项世界锦标赛,图为游泳赛开赛前

1992年,他们成立了保障残障人士权益的基金会,为了给基金会募款,他们计划以跑步、骑车加游泳的方式横穿整个美国。他们抵押房子筹集前期的款项,也联系了社会各界。在横穿美国的路途中,迪克曾在沙漠里跑得满脚水泡,也曾在高海拔山脉地区遭遇缺氧困境,还经历了各种天气状况。整个活动中,他们没有在中途休息一天,最终用45天完成了这项壮举,跑完共计6070千米路程。而在活动前,有专业选手认为他们可能20天左右就会体力透支。

这次活动也是一次全家之旅,除了迪克和瑞克父子,妈妈朱蒂和瑞克的弟弟罗伯、罗素一路开着露营车跟在他们身边。路过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时,弟弟罗素抱起瑞克,登上了林肯纪念堂阶梯的顶端,好让哥哥亲眼看看林肯雕像。那一刻,迪克觉得无比自豪,自己的儿子们都长大成人了。

到2007年,迪克已经推着儿子跑了整整30年。在30 多年中,父子二人参加了超过一千场比赛,其中包括78次半马拉松赛,64次马拉松赛,24次著名的波士顿马拉松赛,20次铁人陆上二项赛,206 次奥运标准的三项铁人赛,6次被公认为常人难以承受的终极三项铁人赛,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长跑比赛。他们在各项比赛中获得多项荣誉,并入选铁人名人堂。

波士顿马拉松为二人塑立铜像

波士顿马拉松为二人塑立铜像

30 多年中,他们的故事为越来越多人所熟知,由跑步圈逐渐扩散到大众。父子二人在美国各地都接受过采访,也经常获邀到各地进行演讲,分享他们的故事,激励人们。

贺特二人组参加马拉松赛,终点冲线主办方专门准备带有“Team Hoyt”(贺特二人组)字样的带子

2006年,一段迪克和瑞克参加铁人三项的5分钟影片被人发现并上传到YouTube 上,几天内就得到了上百万的点击。之后网络上又出现了许多父子二人比赛的影片。通过网络,千百万人知道了这对父子的事迹,并深深为之感动。迪克和瑞克收到来自社会各个角落的信件和电邮,诉说自己如何被他们的事迹感动、激励。

一段6分钟的视频,在豆瓣获得9.7分的罕见高分

瑞克曾给父亲迪克写过一封信:

“谢谢”这两个字听起来不太对。实际上,用“谢谢”两字答谢你和我一起做以及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感觉上未免太过肤浅。因为你,我的人生充满回忆——有些回忆比较平淡,例如你当初把我带上屋顶看你盖烟囱;有些回忆则比较刺激,例如我们一起爬山。你为我的人生带来许多惊奇,例如我小时候,你还在陆军国民警卫队上班,当时你带我去看飞弹存放的地方,也让罗伯、罗素和我观看飞弹发射的过程。后来,你加入了空军国民警卫队,你和麻州空军国民警卫队的慢跑队还带我到内布拉斯加州参加空军国民警卫队马拉松。另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回忆,都是因为你没有放弃我才得以出现。

我心中有一份长长的清单,都是我如果身心健全一定要为你做的事情。其中第一件事情就是:我一定要尽力参加铁人世界锦标赛,游泳拉着你,骑车载着你,跑步推着你!然后,我也要推着你参加波士顿马拉松。等到你老得没办法照顾自己时我也要照顾你。

2013年,迪克和瑞克计划最后一次以父子二人组的形式参与波士顿马拉松赛,但由于爆炸事件未能完成。2014年,父子二人再次参赛,完成了二人组最后一场波士顿马拉松。2015年开始,会由另外一位队友推着瑞克完成马拉松比赛。不过迪克还是会和瑞克一起参加其他的短跑比赛以及铁人三项赛。

他们永远不会停下。

贺特二人组的官方网站还在持续更新。在国内,北京卫视《档案》栏目曾以一期节目介绍过他们,叫做《贺特二人组:父与子的铁人马拉松》。一些视频网站,优酷、土豆等也有一些网友上传的父子二人的影片。父子二人的传记也已在国内出版。

书名:《永不放弃:美国老爸与身残儿子的跑步人生》

作者:〔美国〕迪克·贺特 邓恩·耶格

译者:陈信宏

北京卫视《档案》栏目曾经介绍过他们:

《贺特二人组:父与子的铁人马拉松》

http://v.ifeng.com/documentary/society/2014003/036d5d15-5a9e-4eb4-9edf-edf30fd66994.shtml

国内各视频网站也有一些父子二人的影片:

http://baidu.fun.tv/watch/2245714397414640692.html?page=videoMultiNeed

http://www.tudou.com/listplay/7oqfE2QQtmM.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Q2OTk3MzUy.html

贺特二人组的官方网站上有更多更新的故事:

http://www.teamhoyt.com/index.html

豆瓣贺特二人组纪录片:

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2006101/

父子二人的传记: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6428615/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5332787/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1907824/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78970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