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快雨
孙快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275
  • 关注人气:1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活札记-森布隆河上钓“关刀”

(2012-08-16 10:15:46)
标签:

森布隆

关刀鱼

摩托船

原始雨林

原住民

分类: 生活札记
森布隆河上钓“关刀”

生活札记-森布隆河上钓“关刀”
美丽的原始雨林,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宝贵绿肺,也是原住民兄弟生活的大厨房。
(照片录自相关网络,谨此向原摄者致谢。)


生命中,有些时光是值得留恋的。
回忆里,有些经历是值得珍藏的。
在我并不寂寞的生命旅途上,森布隆河上钓“关刀”,就是一次难以忘怀的甜蜜回忆。

凌晨四时,我已准备好一切,与义父等三位老钓友会合,一行四人,带上纤维摩托船和钓具等一应装备,迎着嗦嗦晨风,朝着丰盛港的公路行驶。抬头仰望,月亮仍在西天一角笑着,几颗值班的晨星向我们眨眼,莫不是笑话这群起早的钓友!嘿嘿,此行,也算是一次披星戴月了。

01:我们就是乘坐这些轻便的纤维摩托船出发,进行雨林河钓。

生活札记-森布隆河上钓“关刀”

车子在平坦的栢油路上行走一个小时后,转入潮湿的红泥路,穿越一个叫做“祥泰园”的大型油棕园。天空现出鱼肚白时,我们已抵达下船的码头,一条源自雨林腹地的森布隆河。岸上的原始雨林已苏醒,虫声唧唧,鸟鸣秋秋,河面上水静如飞,层林间雾气弥漫,我放肆地呼吸着热带雨林的晨早空气,甜甜的,湿湿的,沁人心脾。

02:两岸的原始雨林已经苏醒,随着摩托船的深入,景观和地貌不断变化,充满魅力。

生活札记-森布隆河上钓“关刀”

我是此行四人中首次受邀出钓的新人,被老钓们唤作“读书仔”,得到三位老钓的诸多关照,从搬动摩托船到装卸钓具,都不让我插手。后来我才知道,一是关照我这个“书生”的安全,二是担心我越帮越忙。三位老钓之中,义父是家族运输公司董事,主干是一位自学上马的电器技师,拥有三十多年的钓龄,粗壮精干,被钓友们尊为“老鱼鬼”。另一位老钓外号“黑人”,手脚利索,经验老到,长相和皮肤黝黑得如同印度人。

我们自置的纤维摩托小船刚好能乘坐四人,“老鱼鬼”在船尾掌舵,“黑人”在船头看哨,我和义父则并坐在中央的坐板,八马力的摩托船扑扑扑地在平静的河面平稳行进。第一次放舟原始雨林,体验河钓抛鞭,我的心里充满期待,跃跃欲试。

03:太阳出来了!温暖的阳光照进河岸的雨林,万树生辉,浓绿的令人窒息,不禁要多看一眼。

生活札记-森布隆河上钓“关刀”

晨光熹微,行进中的摩托船,把平静的河面剪开一道水路,神秘的雨林充满魅力,两岸的景观和地貌不断变化。我的双眼正贪婪的张望,忽听“老鱼鬼”喜悦的说:

“你们相信吗?今天四人当中,一定是我们的读书仔钓得最多。”

“那还用说,我们都会输给读书仔的。”老钓“黑人”在应和着。

“怎么可能?我什么都不会,我是来看你们钓鱼的。”我连忙申辩。
“等着瞧吧!待会儿你就知道,老鱼鬼的话一点都不耍你。哈哈哈!”
“哈哈!哈哈!。。。。”

除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外,包括义父在内的三位老钓都放声的笑开了,爽朗的笑声在宁静的河面和雨林回荡。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好吧!耐心些看几位老钓耍把戏吧!我兀自盘算着。


摩托船在一处树根盘错的河湾停了下来,“老鱼鬼”像一个指挥官似的吩咐大家定位抛钓,我也在义父的协助下,用力抛出手中的钓钩,学着老钓们静静的等着、注视着。


其实我哪里有什么耐心,一双眼睛老望向沿河的风景和岸边的大树,这里的一切对我是那么新鲜、具有吸引力,正在庆幸自己有机会和老钓们在一起,补上一次难得的雨林河钓。


正在寻思间,忽听得“老鱼鬼”压低声量说:“读书仔的钓鞭有动静了!”

我赶紧回神望向河面,果不其然,我的手腕感觉到了水下的异动。说时迟那时快,“老鱼鬼”接过我的钓鞭用力一抽,说声:“上了!”接着把钓鞭交还给我说:“读书仔,慢慢享受吧!”我接过鱼鞭,迅速地绞动鱼线。

04:这就是淡水西刀,又称关刀鱼,以其外型像一把关刀而得名,是森布龙河的主人,繁殖力惊人。

生活札记-森布隆河上钓“关刀”
赫,那水中的家伙竟然一下子跃出水面,看清楚了,是一只两尺来长的银白色大鱼,哈哈,我钓上了,我钓上了!

第一只鱼儿被拉上来后,三位老钓的兴头一下子高涨起来,“黑人”说:
“读书仔,我们说的没错吧!这第一只鱼,不是由你钓上来了吗?哈哈!”

老“鱼鬼”接着说:“按我说呢,这接下来的第二只,还是得由我们的读书仔钓上。”


老钓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手上工夫却没有停下,三两下就把鱼儿拿下放进预先备好的冰箱里。我满怀高兴和狐疑,不知要说什么才好,只得继续心中悬念,等着看他们接下来的把戏。


一切真如“老鱼鬼”所说的那样,没一会儿工夫,我的钓鞭又有动静了,这一回,是义父帮着我抽紧,拉上船一看,又是一只三公斤大的银白鱼儿。

“黑人”利索的把鱼儿放进冰箱后,笑着解释说:“这种银白色的鱼儿叫做关刀,是这条森布隆河的主人,繁殖很快,你看,它的外形像极了关公手中那把大刀,大家都叫它关刀鱼,其实它是一种生活在淡水的西刀,肉甜细骨多,我们喜欢用它来制成鱼圆或鱼滑,餐馆食客特别钟爱。”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越发令我摸不着头脑了,因为接下来三位老钓的鱼鞭陆续有了动静,钓上一只又一只的大小关刀。我兀自在想:莫非“老鱼鬼”真有神力,水里的鱼儿都得听他的话,要上谁的钩就上谁的钩?


不久,掌舵的“老鱼鬼”把摩托船开到了另一处河面,再次吩咐大家定位抛钓。摩托船深入的当儿,我们见到几处由原住民搭建的临河高脚雨棚,还有数个大小不一的原住民甘榜,小的三五间,较大的有三四十间房舍聚在一起,天真的原住民孩子,并列在河旁好奇的看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05:原始雨林是原住民兄弟的大厨房,沿河的简陋高脚雨棚,是由近水而居的原住民搭建的网鱼工具。

生活札记-森布隆河上钓“关刀”
06:两岸的原始雨林,是原住民朋友的传统世袭土地,他们在这里搭建栖身之所,少则三五间,多则三四十间,大小不一的甘榜,分布在沿河两岸,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生活札记-森布隆河上钓“关刀”

那一天,从早上七时开始直到下午三时左右,我们一共转移了四个地方,续有钓获。收队前一点算,我一人就独钓五只,“老鱼鬼”和“黑人”各钓四只,义父则钓得三只,四人一共钓了十六只,加上其他河虾,总计约有整五十公斤,收获满满,皆大欢喜。

回程的路上,我仍旧对当天的“鱼事”穷追不舍,逼着三位老钓把事情说个清楚。起初三位老钓都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也不知道啊!就是这样,很玄的,第一次出钓的新手一定会成为冠军的。”


在我一再追问之下,义父揭开了谜底。原来在老钓当中流传着一个不成文的“行规”,对于首次受邀出钓的新人要特别关照,一定得让他频频钓上大鱼。其中秘诀就是起初老钓们的钓钩并不上饵,只抛空钓,却把最好的钓饵给了新人,让鱼儿都往新人的钓钩游去,自然频频钓得大鱼。这样做的目的是要让新人实地体验鱼儿上钩和绞线收鱼的乐趣,从此爱上钓鱼,加入钓列。

闹了半天的“鱼事”终于解密,满车的笑声,加上我的一脸腼腆。笑声中,我看见了这些老钓美丽的心,体验了生活中的智慧,感受了一次温暖的幽默。

多年以后,想起那一次雨林河钓,想起和森布隆河的初次邂逅,想起和关刀鱼的首次交锋,我仍旧醉在心里,温暖如昔。


(本博照片皆录自相关网络,谨此向原摄者致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