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快雨
孙快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275
  • 关注人气:1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蝠城遗事》之二:有关“花旗山”名称之由来

(2011-12-28 15:20:32)
标签:

花旗山

叶陶沙村

紧急法令

新村

分类: 生命之歌

注:推荐阅读《蝠城遗事》中的主要文章

有关“花旗山”名称之由来

作者:彭伟君

 

 

“花旗山呀!花旗山呀!是我们知识源泉……..”。

这是叶陶沙新村平民华小校歌的开首第一句,在叶陶沙村居住或曾在该校就读的学生,对此可谓耳濡目染,不但熟悉,而且倍感亲切。

为什么校歌的开首要唱“花旗山”?

“花旗山”在那里?

“花旗山”如何得名?

为何把叶陶沙村称为“花旗山”?

这是许多村外人以及外地人心中的谜团。

 

先祖父彭炳(18861966)可说是叶陶沙村的早期村民。他于1920年代从中国南来,首先在柔佛州拉央拉央从事园丘承包工作,后因局势突变,于30年代迁来居銮“花旗山”,以时价40元,买了一间茅草屋及其屋边的一块地,与先祖母们种植蔬菜及饲养猪只,生活清苦。

据先祖父追忆:当时的“花旗山”内仅有八户人家,所牵涉之范围是以南峇山脚至东安会馆前之河为界。


《蝠城遗事》之二:有关“花旗山”名称之由来


01:先祖父用脚踏车载着我出城。这是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花旗山村”通往市区的大道,就在我们老家门前,如今早已铺上柏油路,却仍然是叶陶沙村的要道。

随后,先祖父与好友木材商许炳祥等前辈,在村内创办了一间私塾,在一间茅草屋里给孩子们上课,以客家话讲授;之后人口渐增,遂在今天平民学校原址搭建一排茅草屋课室,命名为公立平民学校,同样是以客家话为教学媒介语。这所公立学校已被视为后来平民学校的前身。

 

《蝠城遗事》之二:有关“花旗山”名称之由来


02:1962年我高中毕业,面临失业,重返母校回顾曾经的启蒙和苦涩岁月,40后青年的命运写照。


当年,外地人都称这几户人家为“花旗山人”。据先祖父告知,“花旗”者为美国之国旗,而现在之居銮园(Kluang Estate),则为美国人所拥有,办事处前悬挂美国旗,故俗称“花旗山”,居住在这里的人自然被称作“花旗山人”了。该园丘后来转手予英国人,亦挂有米字旗。

本人之所以肯定“花旗山”是美资所拥有,因为先祖父曾饲养火鸡,并将之售卖予园丘经理,作为每年庆祝圣诞节之用。较后因实行“马来亚化”,园丘已成为本地人所拥有的资产,经理亦换人,这笔“火鸡生意”因此中断。


《蝠城遗事》之二:有关“花旗山”名称之由来


03:当年的花旗山,今天已发展成一个现代化的新村,是居銮市郊一个主要的华裔居民聚居点。


我们家四代人都居住在村里。

我是于1943年兵荒马乱的日治时期出世的第三代村民。

二战后的1948年,我只有5岁,就被先祖父送进学校就读,因此当我于1954年小学毕业时,只有11岁,是平民学校第三届毕业生。


《蝠城遗事》之二:有关“花旗山”名称之由来

 04:村内唯一的华文小学--平民学校,校舍新颖、设备齐全,已成为居銮市独拔头筹的重点学校,被誉为“天堂般的校园”。

 

 “花旗山”,从它的出现和存在开始,直到以后将近半个世纪的岁月里,都是一路走来,极不平静。

1948年,英殖民政府施行紧急法令后,负责移民新村事务的官员,把周边稀疏散落的村民强行迁入村内,分配屋地让村民自建房屋。贫苦无依的村民,只能凭着自己的人力,到森林边缘砍伐树木,用斧头将树木“片开”,俗称“撬煞”(客家音直译),以人力搬运回村,盖上亚答茅草或“沙厘”(俗称锌板),再商请建筑工人和亲友合力兴建房屋。

解决了暂时的驱身之所,紧跟着的却是担惊受怕、生命备受威胁的日子。

成立后的“新村”,四周都被英军以“沙厘网”团团围住,并实行晚间戒严令,目的是防止村民接济森林里的马共抗英分子。每天早上六时放行,下午六时必须返村,否则不能入村。入村的栅门处(大约在今天128海鲜餐馆附近),日夜都有英军带领辜加兵、非洲兵、马来兵团及联邦兵团等荷枪驻守,亦有部分特警参与,他们在村内各角落巡逻,晚间还有强光探射灯照射,如有发现任何可疑人物,当即开枪射杀,村民不时在夜里听到枪声卜卜,彻夜难眠。

英军不时以大炮对着南峇山发炮,轰炸山里抗英分子的营寨。当年平民学校左边之山岗,尚有军营长期驻扎。


《蝠城遗事》之二:有关“花旗山”名称之由来

05:这所大礼堂,是该村村民联合本地区热爱华文教育的华裔居民合力捐资建成,有一个可容纳一千人出席的大礼堂、一个冷气的剧院式讲堂,四周园林水池花圃,布局典雅,是华裔居民自立办校的典范成就。


《蝠城遗事》之二:有关“花旗山”名称之由来

当年村内住户约为四百户,人口三千余人,当局施行米粮分配制,村民出入村口都得面对搜身检查。

我至今记忆犹新,有一次,大约是因为森林里的抗英分子突袭驻扎英军,造成英军人员伤亡,全体村民都被召集到现在的平民学校草场上训话,我也和家人一起出席,负责训话的是一位会讲华语的英军华人事务官。

这就是叶陶沙村“花旗山”名称的由来,以及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成立移民新村后的苦涩日子。

 

作者简介:彭伟君,1943年出生,居銮中华中学高中第四届校友。

南洋商报广告营业代表,居銮文艺协会资深会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