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杰律师
施杰律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2,729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政协委员施杰律师针对"夫妻共同债务纠纷"提案:应建立签字确认制度

(2017-03-03 23:57:15)
标签:

两会提案

施杰

分类: 2017年两会媒体报道

红星新闻

政协委员针对"夫妻共同债务纠纷"提案:应建立签字确认制度

 

原创 2017-03-03 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

政协委员施杰律师针对"夫妻共同债务纠纷"提案:应建立签字确认制度

今年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24条)的补充规定,在原有“24条”的基础上增加了两个条款: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此规定被业界称为“补丁”规定。

此规定一出,引发社会及法律界对夫妻共同债务的新一轮关注和担忧,法律界普遍认为,补充规定并不能真正解决“婚姻法解释24条”所存争议。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四川鼎立律师事务所主任施杰,向本次会议提交提案,建议从源头预防类似纠纷的发生,应立“先说断后不乱”的法律规定。

政协委员施杰律师针对"夫妻共同债务纠纷"提案:应建立签字确认制度

 

施杰委员建议,夫妻之间应建立日常的家事代理制度,同时他还在提案中建议:法律应建立大额夫妻共同债务夫妻双方共同签字确认制度。

 

最高法补充规定婚姻法解释24条引争议

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补充规定,据此,“婚姻法解释24条”的完整版就变成了以下内容: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除外。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起诉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起诉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

在下发补充规定的同时,还下发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及夫妻债务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各级法院适用。

“这样的补充规定,并不能解决婚姻法解释24条所存的争议。”消息一出,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副会长蒋月发文,称其补充规定“并无新意”,新规内容只是法律专业常识,没有抓准第24条引起广泛争议的关键。

同样的质疑声在法学界、社会公众之间刷屏,普遍质疑观点认为,不管是司法解释24条规定本身,还是补充规定,最大的问题是仅关注了债务产生的时间,限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而忽视了债务产生的目的和用途。

》委员提案:应立“先说断后不乱”规矩

“该条文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对债务人配偶之财产权益的保护存在疏漏,与对债权人财产权益的保护力度相比,法律对于债务人配偶之财产权益的保护力度明显不足,这对于债务人的配偶是及其不公平的。”全国政协委员、四川鼎立律师事务所主任施杰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称,“不管是婚姻法解释24条,还是新出的补充规定,都是对事后堵漏的规定,实际上,法律应该尽快立‘先说断后不乱’的规矩。”

施杰委员分析称,应对夫妻共同债务的范围进行明确,同时建立家事代理制度,明确家事代理权限,建立大额夫妻共同债务夫妻双方共同签字确认制度,从源头上把规矩立起来,发生债务纠纷了,不存在理不清的情况了。

为此,施杰委员在提案中建议,“婚姻法解释24条”在界定夫妻共同债务的时候,应当按《婚姻法》41条,从以下两个方面来对夫妻共同债务进行界定:

1、要以夫妻共同举债的合意为要件。

2、要以夫妻双方是否分享到债务所带来的红利作为界定夫妻共同债务的标准。

施杰委员建议,应建立日常的家事代理制度。在日常的家事活动中,夫妻互为代理人,但是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的债务 ,一旦超越了日常家事代理权的范围 ,就应该认定为个人债务。

施杰委员还建议,法律应建立大额夫妻共同债务夫妻双方共同签字确认制度。夫妻关系不仅仅是夫妻二人的关系那么简单,其背后涉及到子女、家庭等多重人身关系。

政协委员施杰律师针对"夫妻共同债务纠纷"提案:应建立签字确认制度

专访全国政协委员施杰

夫妻共同债务纠纷问题

除了事后补救,还需提前预防

 

红星新闻:您当时是如何关注到夫妻共同债务纠纷问题的?为何想到把这个问题通过提案的方式带到今年的两会上?

施杰委员:各方面关注的人比较多了之后,我看各种讨论都有一点走偏。现在谈的都是事后补救,而一旦出了纠纷之后,恶意串通,不予认可,包括吸食毒品这些,这些实际上法律早就有规定,它的补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所以我从预防纠纷的角度提了这个提案。

红星新闻:您认为目前这些规定不能真正解决问题的症结?

施杰委员:这都是事后补救的规定,我认为应立“先说断后不乱”的规则。我的提案是从事前预防的角度提的。事实上,不管是夫妻共同财产还是共同债务,法律已经做了一些制度安排,比如什么情形属于夫妻婚前个人财产,什么情形属于共同财产,只要法律一旦明确下来,就不是太复杂的问题。

红星新闻:婚姻法解释24条及补充规定的立法初衷是什么?

施杰委员:从立法者的出发点、角度而言,当时是为了保护债权人的利益,打击夫妻恶意串通逃债的情形。立法之初确实出现了很多逃避债务,以假离婚、转移财产的方式逃避债务的情形。十几年过去了,社会发生了变化,家事关系也变得错综复杂,也存在很多被冤枉的无辜配偶。

红星新闻:您认为婚姻法解释24条的症结是什么?

施杰委员:债的相对性很重要,家事代理权限很重要。债权人在举债的时候,基于债权债务的相对性,债权人完全可以要求负债夫妻双方签字认可的。比如公司借贷业务中,法律要求必须要有股东会的决议,才能作为公司的完整意思表示,就是公司如果是对外提供担保,或者是向银行贷款,必须要让所有权益人(股东)清楚,所以我们就在想,能不能借鉴公司法,夫妻一方在大额举债的时候,事前让另一方配偶知情,签名确认。

 

红星新闻:凡事都让夫妻共同签字确认也不太现实。

施杰委员:所以我的提案中分了几个层面,家庭关系当中有些一般的债务,可以当然地认定为家庭债务,由夫妻双方共同偿还,有一些大额的,超越夫妻代理权限的债务,则需要夫妻双方签字确认,才能对双方产生约束力。

红星新闻:这需要设定一个家事代理权限?

施杰委员:法律就是要对此做一个界定,这种界定,从立法层面上来讲是不复杂的,司法层面也不复杂,能不能把这个先事前预防,先说断,提前说好呢?我这次提案的基本想法就是这样的。

红星新闻:24条补充规定的争议很大,您怎么看?

施杰委员:我是这样认为的,最高法院出台解释是在现有司法解释没有进行调整的情况下,出的一个补充规定,对相关规定的进一步明确,一定程度上有它的积极作用。我们现在呼吁的是前置规则的设立,比如我们这个家事代理权限的设定、家庭大额借贷的共同签字制度等规则应不应该建立起来。

红星新闻:您提议的这些法律制度的设立,它最后可以通过什么途径实现?是否需要重新制定一个司法解释?

施杰委员:这个制度的设立与24条不冲突。我们的想法是什么?前面把制度建立起来,后面即使发生了类似纠纷,24条再来进行评判就没有障碍了,实操性增强了。因为前面已经扫清了障碍,解决了很多问题,这样,24条的价值才能真正凸显。

红星新闻记者  | 周茂梅 北京报道

编辑  | 平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