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雷家林
雷家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98,895
  • 关注人气:1,1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2015-10-26 13:09:08)
标签:

长城

好汉

孟姜女

居庸关

认证

分类: 论文化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长城脚下的感想

昨日之游已经有所郁闷,今日自然会选择暂时的逃离,往八达岭山野里放纵一下自己是最好的选择,我让小宋给出线路,还从阿姨,一个小北京那里获得另条线路,就开始新的一天,我向来是喜欢山野,很多奇怪的思绪就是在山野的行走中获得,海格德尔的思辨就是产生山野,蒙田优美的文思同样是山野中产生,我想放松在进入大都市后出现的紧张。

清晨用过早点,按小宋的线路直奔北京北站,赶上早班到八达岭的火车,驶向长城脚下。车窗外的景致能够唤起我的激情,高大雄俊的地山脉,岩石,田野,牛羊,北方的佳木,红叶,这与城市的纷纷纭纭鲜明对比,我暂时忘掉某种压力,精神振奋起来。地的山如同一座巨大的屏障,拱卫着华北的平原,有一道峡谷的所在,这里设置的关,应当是非常的雄壮,险要,这就是著名的居庸关,不过雄关只扼守得一时,而且防卫在人心不在险要,一个王朝三百年,最终是要灭亡的,明清的历史就是明证。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只能选择一个片段攀登,在南城与北城的选择上,我选择北城,到北八楼台便完了,实际上今天的长城非古时长城,是新修,很难看到古意,而且长城有几万里?没有准确的数据,各个时代各个割据的政权都会建造一些小段的长城,作为眼前的防卫,那些边远地区荒废了的残墙更象古时的长城,此段八达岭的长城仅是因观光而修复,没有原汁原味,但是我所游历的一些所谓的古迹,实际上原本的也不多,象岳阳楼,其实已经重修了好几次,岁月总是在摧残万事万物,只有重修,方可存在,由此想到艺术品亦是同样的状况,象在故宫看到的李唐的真迹,漫灭迷蒙,如同米芾说的画是九百年后失其神采,是某种生命的结束。

此地的山脉与其它地方的山脉没有太多的两样,因为有此人文的建筑在,所以成为人们关注的山脉,一个原本冷清的山野,白天里人群涌现,而在古代,只有稀少守城墙的将士,原本是荒凉的。我混迹在观光的人流里,但总会单独地找一僻静处,用速写本快速地记下一些大致的形势,作为今后画画的依据。

行走中想到的不仅仅二战的“长城”是血肉筑成,此类万里长城亦是古代中国人的血肉筑建,孟姜女的丈夫就是其中的一个,姜女是美好女子的意思,也是炎帝之后的女子,此是从名字中推测的,一个小女子哭倒长城只能是一个传说与神话,未必是史实却有某种人们心理的寄托,一方面长城为抵御外敌不得不修,一方面又是修时百姓苦,反映当时国人的矛盾心理。

在险峻的山脉修城墙,这种难度大过西方在山岭上修城堡,因为城堡总是一片段,一片区,而长城,是连绵几万里,真的要苦了中原百姓,孟姜女的泪,确实能哭尽中原人的酸辛。正因为修筑万里长城的难度大,方成为奇迹,它反映的是一个民族的耐性不同寻常,这个民族与这座长墙一样成为一种难以形容的伟大。

从人群中洋人的神情中我读出这个感觉来,想到世界各地的洋人见惯了他们的城堡,未有连绵几万里的,这就是我们的民族,在世界上很特殊,很特别的民族,与众不同。由此想到的是包括孟姜女的老公在内的古代国民是好汉,是了不起的,他们到的不是长城,而是没有长城的山脉,然后修筑长长的城堡,他们是真正的好汉。孟姜女亦是好女汉子,不守家乡,不远万里来到修筑长城的山脉,如此的执着,是其它小女子难比的,也许她的哭未必能哭倒一小片的城墙,却能哭倒某种心理的城墙,这是绝对可能的。

此时的长城时节是初秋,红叶萧萧在秋风中,增添古老长长城堡的妩媚,确实中国的性格其实是孟姜女夫妇性格的合一,有阳刚亦有阴柔的一面,红叶也许是泪水的化身,漫山遍野的红叶,染就阳刚城墙蜿蜒的绿郁的北地之山,化入一种情境与梦境中,让人获得某种难以言传的愉悦: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回归的途中,我选择阿姨指定的路线,坐大巴至德胜门赶回,在归途,无意中见到一个好汉认证所,未免哑然,其实我本就不爱说什么,只是觉得有这个必要没,过去我们向来服从领袖意志,做个什么必须什么,其实是忘记了自身的独立自由或者自身的自由王国,同样忧心的一个国家过分的体制化后带来的困惑,因为此一好汉认证实际上是一个国家各种论证作风的一种折射,唐风宋韵的社会其实没有这么复杂,便是不回到古代,当今也应当简明,方便百姓,让百姓充满活力与自由发挥,成为天才,服务社会,这是忽然冒出的一点感想。

车到了德胜门,我确实获得某种胜利的感觉,一个我从长城的片段中体验了一个民族的伟大,一个是我放松了自己昨日过分世俗活动带来的郁闷,我仿佛觉得自己得胜回朝,而我的“鸠占的鹊巢”,就离此不远,我又走进胡同片区,古老的风情在拥抱我,我这时有了强烈的回家之感觉,后面的就省略无数字,最后仍然是完了就倒床睡着了。

文字到这,增添一点蛇足,就是用与建华同学合作的小诗《咏长城》,结束此文:

居庸雄关扼山,万马嘶鸣古战场。秋风又染香山叶,英雄一去何时还。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虽到长城,未能认证,不算好汉?
好汉也要认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