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通俗文学大家张碧梧

(2012-12-24 01:14:34)
标签:

张碧梧

扬州

小说家

杂谈

分类: 扬州文化

通俗文学大家张碧梧

--------------------------------------------------------------------------------
 
 
凌君钰  汤哲声  刘武权

 

    张碧梧生于1897年,卒年不详,江苏仪征人。张氏世代久居仪征城内,原为当地首富,时人谓:仪征的“四大家族”为张、何、郭、厉,可见张家之富足了。张碧梧的父亲是个纨绔子弟,只知安富尊荣,不知勤俭持家。由于挥霍成性,成人后便家道中落,由富豪沦为贫民,而且弄到衣食不周地步,这使幼小的张碧梧饱受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所幸的是张母通晓事理,明白读书要义,便节衣缩食,把儿子送到扬州两淮高等小学读书。勉强读到高小毕业,张碧梧不得不因穷困而辍学。少年张碧梧很有志气,未因家道破落而自甘消沉,相反却激发起自修的亢奋。他广泛涉猎了古代笔记小说和人物传记,并自学了英语。他知道英语是通向外界的桥梁,掌握它才能更多地知晓世界。虽认识如此之高,学习也特别刻苦,但因没有掌握正确的学习方法,加之又没有名师指点,一直成绩平平,并无文名。
    张氏的经济困顿和过人颖悟,引起了侨寓在上海的表兄毕倚虹的关注。此时毕已是一位才华四溢的小说家,并主持了《小说时报》。毕得知张碧梧有点英语基础,便在上海买了几部英文侦探小说寄给他。毕认为该类书籍情节动人,颇合读者口味,让张翻译和改编,并愿代为发表。其实毕当时的心理只是试试看而已。张在家乡苦于出头无门,今幸得表兄的具体指导和帮助,犹如久旱而得甘霖,兴奋异常。于是,天天伏案沉思疾书,孜孜研求,对所译文字细细推敲,经数月努力,将译稿数章寄毕表兄校正。毕看后略加润色,即代投寄《小说大观》,或在自己主编的《小说时报》上发表,登载后读者评论尚好。当第一炮打响之后,张碧梧觉得翻译小说颇有隽味,思之再三,决定走文学之路。起始,张主要从事笔译。主要译著有《电贼》、《海盗欤》、《断指手印》等中长篇小说,是以毕倚虹、张碧梧冠名的。张母自嫁给败家子丈夫后,非常悲伤,后见自己的儿子能勤奋上进,成绩显著,也深感欣喜。她逢人便说,“我生此子,又走翰墨之路,一生则无他求了。”
    张闻达于上海小说译林后,在学长们的鼓励下又开始小说创作的尝试,不久就以短篇小说跻身当时作家群,在《礼拜六》1921年3月复刊时,张的名字已作为“撰述人”列入周瘦鹃开列的作者名单中。因稿件、稿酬邮来邮往颇为不便,此时,张碧梧索性从仪征移居到上海。毕氏要求其继续深造,刻苦读书,并把他介绍给沪上名家周瘦鹃先生。当时周正在兼编上海先施公司的《乐园上报》,因兼职过多,精力有限,即请张氏为助理。张在助理之余,又在该报上发表小说,颇受读者欢迎。当时上海有个作家团体,即名闻上海与苏州两地的“青社”,该社对入社者资格要求极严,要在小说界有一定影响的作家才可参加,当时江北文人在申较多,能入得该社者仅三人而已,除李涵秋(张碧梧的小学国文老师)、毕倚虹外,就是张碧梧。此社文人荟萃,名手如林。张氏参加后,交游广泛,受益不浅,其小说技巧更趋成熟,故更积极地从事小说创作活动。另外在苏州还有个三日文艺刊物叫《星报》的,也是张常常发表文章的园地,他的《大门的内外》一文即发表在该报上。除此而外,在《社会之花》上,张氏也曾发表过长篇小说《毒瓶》等。
    在沪上,张碧梧又通过毕倚虹的介绍,到无锡《商务日报》和《梁溪日报》主持笔政,故又在无锡过了几年报人生活,并在这两份报纸上发表过一些文章。两报停刊后,张碧梧已不是一个名不见乡里的青年文士,而是一个颇负时誉的小说家了。这时,他完全成熟而独立于世,再不要其表兄为他引道把舵了。因无锡两报停刊,张又到浙江萧山任头蓬沙地事务分所主任,大约一年光阴。张毕竟是一介书生,对一些琐碎的事务工作深感索然无味,仍从浙江返回上海,重操笔墨生涯,并经常在严芙孙主编的《蔷薇花》上发表文章及小说,协办《乐园时报》,并为《中华新报》译著。此时,他的名字频繁出现在各类刊物上,其中以《小说世界》、《半月》、《紫罗兰》上最多。他参加了在中国文坛上产生过极大影响的外国文学翻译,即美国布朗的《人猿泰山》(译名《野人记》)和法国玛利瑟•勒白朗的《侠盗亚森•罗平》。他的翻译文章此时大为改进,不仅由文言转为白话,而其优美流畅也备受读者推崇,特别是《野人记》的翻译,曾被世人视为中国翻译文本的标准。
    张碧梧是以翻译侦探小说步入文坛的,但不知是对传统小说过分的偏爱,还是自感创作功力的不足,他创作侦探小说起步较晚。他抱着这样的宗旨:不创作则已,既创作就应有一定的水准。正如他在长篇侦探小说《双雄斗智记》的序言中所说:“既然西方塑造了福尔摩斯与亚森•罗平,那么为什么东方没有这类传奇人物呢?”于是他在小说中设计了罗平与霍桑斗法,东方侦探与西方侦探的斗智斗勇,写得扑朔迷离,颇为好看,不足的是过于离奇、荒诞,游离了读者的接受视野。不久,张碧梧又创作了第二部侦探小说《宋悟奇家庭侦探新探案》,这部小说不以打斗取胜,而专写圈套与破案的奇巧,宋悟奇也成了继霍桑、李飞之后的一位新侦探。这组小说一共写了22篇,以《箱中女尸》、《劫后余生》等为著名,作品不单纯写凶杀,而是突出劝善惩恶的主题。张碧梧除创作之外,还写了不少有关侦探小说的论文,总结了30年代的创作,对侦探小说创作起到了推动作用。
    张碧梧创作小说主要是以当时中国社会的现实为背景的,如1911年2月1日在《小说画报》第13期上发表的短篇小说《劫后余生》。正如他所说,这篇《劫后余生》脱稿后,忽有一种感触,想到川陕粤闽一带兵祸,累年生民涂炭,那些百姓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跳出这水深火热之中,也都有个劫后余生呢?此时,中国通俗文学正走下坡路,声色花月的言情小说,成为一种潮流,揭私露丑“黑幕文学”正在风行,张碧梧刚刚步入文坛就写出这种题材和思想上都有较强的现实性的作品,的确引人注目。从中可以看出是他酝酿已久、欲吐为快的思想火花。
    张氏主要生活在“共和”政体屡遭破坏的时代,加之少时经历坎坷,深知生活的艰辛,故反战成了张氏作品的重要内容,他注视着中国社会发生的一切变化,但是他又把这些变化纳入了中国传统的文化之中,以古老的传统(塑造顶尖的梁山好汉型英雄人物形象)化解现实生活矛盾(靠豪侠、义侠来“替天行道”),这不新不旧、乍新还旧的视觉效果构成了张碧梧作品的全部特色。
    张氏成名后,从无稍怠之念,一贯苦读勤耕,精神非常感人。其主要作品有侦探小说《宋悟奇家庭侦探案》(系列)、《白室记》等。历史小说有《国民军北伐演义》,短篇小说有《张碧梧小说集》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