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成山
朱成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829
  • 关注人气:3,9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铭记拉贝

(2010-07-31 17:49:15)
标签:

文学作品

散文集

文化

分类: 我的散文

    中德合拍的电影《拉贝日记》,继今年2月7日在柏林电影节首映后,近日将要在国内各大影院陆续上映了。10多年前《拉贝日记》的发现以及所引起海内外震撼的往事,一幕幕地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在我的记忆中,最早见到《拉贝日记》是从收到从柏林寄来的邮包联系在一起的。1996年10月9日,一件标明为“拉贝关于南京战争资料”的邮包,从德国柏林寄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收件是作为馆长的我。当时心生纳闷,甚至当时一度对它的真实性产生怀疑,原因是约翰•拉贝这个名字在纪念馆征集、收藏和展出的资料中,曾多次出现。但拉贝曾在1938年5月在德国作南京大屠杀演讲时,受到纳粹党的迫害,后以身份不便为由,婉言谢绝邀请其参加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作证,后下落不明。他是否留下文字抑或照片等资料,一直是个谜。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德国公布了原德国驻中国大使馆秘书罗森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报告书时,人们再次对这样一位重要证人的资料未被发现,表示深深的遗憾。
    这份寻找了58年,能够为南京大屠杀历史提供有力佐证的珍贵史料,又何以从德国直寄往本馆呢?原来,1995年8月,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为南京大屠杀一书,专程来本馆采访,我曾委托她代为征集当年留在南京的美、英、德等外籍证人的资料,其中就有拉贝先生。1996年,张女士通过德国教师协会网络,查访到曾在柏林某中学担任过英语教师的拉贝先生的外孙女赖茵哈特夫人,才知道拉贝已于1950年在柏林去世,幸运的是,《拉贝日记》则完好无损地保留在拉贝子女手中。经张纯如的劝说,赖茵哈特夫人亲自将87页的“拉贝致希特勒的报告书”复印件寄给了我。
    就在我组织人员翻译和初步研究,并判断这批资料真伪的时候,1996年12月12日,纽约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邀请赖茵哈特夫人去美国,在纽约洲际大旅馆举办新闻发布会,向世人首次公布2460页的拉贝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日记,引起了世界的关注。《人民日报》、《参考消息》等传媒,迅速转载了这条消息。应《人民日报》国际部的约稿,我接连写了《约翰•拉贝其人其事》、《日军屠城铁证》、《珍贵的历史证词》等几篇文章,在《人民日报》上连载,产生了轰动的效应,拉贝的名字及《拉贝日记》,一下子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热点新闻。
    拉贝作为南京大屠杀的日记从1937年9月开始,一直到1938年4月他回到柏林为止。拉贝于1908年来中国,曾在中国生活30年。南京大屠杀发生时,他任西门子公司驻南京代表。由于他是德国人的特殊身份(战时德国与日本是同盟国),他被推举为由当时居留南京的十余位西方人发起成立的南京国际安全区委员会主席,主持3.86平方公里安全区保护工作,最多时保护着25万中国难民。当时,拉贝和其它委员们每天不分昼夜,奔走在日军暴行发生地点,阻止日军施暴,还每天将日军暴行写出详细报告,与日本大使馆交涉和抗议,同时他也在自己的日记中记录了500多个惨案,详尽地记录了日军攻陷南京后对手无寸铁的中国军民屠杀、砍头、活埋、水溺、火烧和强奸等罪行,作为日本盟国的德国公民所写下的日记,其真实性是不容置疑的。
    《拉贝日记》发现后,南京市档案馆的工作人员黄慧英等人,在该馆馆藏档案中,发现了一份南京市民曾自发募捐资助拉贝一家人的档案。据档案记载,1948年初,当南京人民获知拉贝战后在柏林生活困境,全家人靠收集野菜做成面胡汤度日时,当年那些受拉贝庇护免遭日军凌辱的妇女、从日军枪口下得以生还的男子、得到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救济而免遭饿死的老人,纷纷解囊相助,其实当时她们的生活也很穷,但这些善良的有情有义的中国人,在感恩的心态下捐出1亿元,按市价兑换美金2000元汇给拉贝。但德国战后物资极度贫乏,有钱也买不到实物,南京市长于1948年3月在瑞士购买奶粉、香肠、茶叶、咖啡、牛肉、奶油、果酱等食品四大包寄给拉贝。此后,南京各界又决定从同年6月起,按月寄赠一包食品,以示对拉贝的感激。
    时隔半个世纪后,在德国发现拉贝亲属和《拉贝日记》,南京人民又开始了一系列铭记拉贝的举动。1997年1月5日,本馆在中国驻德国大使馆的帮助下正式接受了拉贝亲属捐赠的“拉贝墓碑”,让拉贝先生魂归故里。同年4月,江苏教育出版社和江苏人民出版社派人专程去柏林,联系购买《拉贝日记》中文版权,随后在南京编印出版《拉贝日记》,本人作为这部书的历史校订者,全程参与了编纂出版的全过程,这部日记在广大读者中引起的共鸣和好评是前所未有的,而德文、英文和日文的相继出版,更引起了世界广泛的关注。同年9月,本馆举办“拉贝先生文献资料展”,专门邀请赖茵哈特夫人和她的丈夫来到南京,参加了该展览开幕式,赖茵哈特夫人亲手将《拉贝日记》全套复制件,及其80张当年美国人约翰•马吉和德国人克鲁茨先生现场拍摄的,并由拉贝先生亲笔注明时间、地点和内容的南京大屠杀历史照片交给了我。我陪同赖茵哈特夫妇参观了她的外祖父当年曾直接庇护过500多难民的拉贝故居,她一眼就认出来,并回忆说1937年她六岁,曾趴在楼上的小窗户看南京的城墙,是因日军侵华战争的开始,她和外祖母多拉一起离开南京的,她本人也是那段历史的见证人。我还陪同他们夫妇两人前往西门子公司现在南京的电子公司,与他们一起为“拉贝先生”铜质雕塑揭幕。这是拉贝亲属在战后第一次访问中国,在南京,时任南京市长王宏民代表南京市民对他们致谢;在北京,他们又分别会见了时任中日友好协会会长齐怀远,中德友好协会会长王殊,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邓朴方,以及拉贝先生生前好友、中日著名物理学家何泽慧等人。对此次中国之行,他们十分激动,认为中国人民没有忘记拉贝,说拉贝先生在九泉之下有知,一定会十分高兴。
    1998年12月6日,我去德国访问,期间,热心的赖茵哈特夫妇冒着大雪去柏林机场迎接,并作为向导直奔拉贝墓地。我们代表中国人民,也代表南京曾受到拉贝先生救助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及遗属,恭恭敬敬地向拉贝先生献花并鞠躬,成为首批拜谒拉贝的南京市民的代表。此次,我们还应邀去赖茵哈特家里做客,与拉贝亲属们团聚,还接受了她们捐赠的三只木箱,据说这是拉贝当年从南京装行李用的,《拉贝日记》就是存放在里面带回德国的。
    此后,拉贝的亲属与南京之间仿佛架起一条无形的桥梁。赖茵哈特夫妇后来再次应邀访问南京,拉贝的孙子托马斯•拉贝多次访问南京,纪念馆与拉贝亲属经常互致信函联系,每年新年互寄贺年片。现在,三只木箱以及拉贝亲属捐赠的拉贝先生当年在南京使用的信笺、雪茄烟铜套、难民赠拉贝条幅等文物,在本馆史料陈列厅对公众展出,每年有500万以上的观众从“可以宽恕,但不可忘记”的精辟话语的展板前走过,《拉贝日记》精选的片段也制作成中英日三种语言的展板,呈现在人们的面前。特别是2006年12月1日拉贝故居重新修缮,辟为拉贝纪念馆正式对外开放。南京还准备资助拉贝亲属在拉贝故土汉堡,修建一座拉贝纪念馆,永远纪念拉贝先生,让拉贝精神长存世间。可以说,拉贝的名字已经融入南京的山山水水,永久地刻在南京人民的心头上。
    记得2005年8月的一天,我应邀于德国电视二台在北京的办事处,接受了他们关于对拉贝及《拉贝日记》的采访。当时,德国北德意志电视台正在播放他们根据《拉贝日记》制作的纪录片《南京1937》。采访间隙,他们告诉我,德国电视二台计划拍摄一部《拉贝日记》的电影,并告诉我拍摄的进程会持续三至五年才能完成,现在看果然历时近五年,但这部影片终于面世了。我坚信这部精心拍摄,并由中、德、美、英、日等国演员合作参与的历史巨片,一定会在受到广大观众好评的同时,使更多的中国人铭记拉贝先生。

 

(原文刊载《人民日报》2009年4月21日,第16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