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成山
朱成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619
  • 关注人气:3,9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在大卫•马吉家的惊喜

(2010-07-31 16:44:54)
标签:

文学作品

散文集

文化

分类: 我的散文

    蓝色天穹、白云朵朵、艳阳高照、机声隆隆。
    当我们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乘坐美国西北航空公司NW26号班机,追着太阳飞翔,在辗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和底特律国际机场后,终于到达目的地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
    2004年11月25日,是美国人的感恩节。
    天亦有情,竟下起了牛毛细雨,像顽皮孩子脸上的泪水。
    负责邀请我们来美国的纽约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会长陈宪中先生和其太太罗苏漪女士,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位于纽约皇后区长岛的家中做客。陈家的儿子和两个女儿,全都赶回家来过节,我们生平第一次过上了美国人的“洋节”,品尝起肥大且烧烤得红红的火鸡肉,当然还有牛肉、鱼、南瓜、青菜、蘑菇等。席间,蓄着大胡子的印刷公司大老板陈宪中先生,以文化人特有的幽默给我们介绍了感恩节和吃火鸡习俗的来历:
    传说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由于战争条件恶劣,美国士兵没有任何东西可吃。突然,发现了一群火鸡,于是救了这支军队。此后,美国人设立了感谢火鸡救命之恩的节日——感恩节,并引申为感谢父母养育之恩的节日。是日,全美国人一起吃火鸡,只有总统代表美国人放生一只火鸡,吃火鸡成了美国人独有的且渗透到家庭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盛大节日。其实,这火鸡肉粗粗的,真算不上好吃, 可是,任何事物一旦具有人文色彩,便有了想象的空间与活力。我们来美国寻找当年救助中国人的历史任务,同样不也是有感恩的情结吗?
    我们取道纽约的目的,主要是访问当年南京国际红十字会会长、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要成员、美国圣公会牧师约翰•马吉先生的儿子大卫•马吉夫妇。因美国人特别看重感恩节和圣诞节,节日里只是家庭团聚,一般并不邀请客人,我们只能在纽约等待,正好趁机与纽约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姜国镇、吴章诠等朋友进行交流。在这里,还巧遇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围墙上《劫难》、《屠杀》、《祭奠》三组浮雕的主要设计创作者钱大钧教授夫妇,这是我多年一直寻找未果的人物,又是南京老乡,双方均有“他乡遇知己”的感觉。
    11月27日清晨,我们从下榻的新泽西饭店出发,去走访大卫•马吉的家。
    大约花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到了风景秀丽的别墅区。大概是因为大卫•马吉曾任美国摩根银行副总裁,是个地位显赫且家境富裕的缘故,他家选择了靠近海边的一处满山林木葱茂的风水宝地,住的是一幢建成于1857年的宽敞大别墅,房屋外墙上贴满了拳头般大小的鹅卵石,显得古朴自然。房前是一个花园,屋后是一片草地,绿地一直延伸到海边。从他家的客厅向外看,透过巨大的双层玻璃墙,一眼看见波光粼粼的蓝色大海,偶有游船和渔船掠过,风景美若仙境。大卫夫妇告诉我们,他家已在这里住了30年时间。
    大卫今年80多岁,身板硬朗。因子女在外地工作。老两口单独住在这里。我与大卫夫妇前年10月在南京相会,他们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慷慨捐赠保存了近60年之久的其父约翰•马吉先生,当年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拍摄日军暴行所用的16毫米家用摄影机,后又应我们的要求,回美国后寄赠了4盘当年的拷贝原件。2003年,纪念馆派员来纽约征集资料时,曾造访大卫家,得到老两口的热情接待,拍摄了许多珍贵的历史照片。
    此次,我是登门致谢,并看望两位值得尊敬的老人。想不到,这位半岁时随父母去南京,并在南京上了幼儿园、小学的“南京老人”,至今对南京感情很深,再次慷慨地将他家墙上挂着的“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国民政府授予其父约翰•马吉的奖章(已失)证书”捐给我们,更使我们喜出望外的是,其太太捧出了两本厚厚的资料夹,我们惊喜地发现了“日军发给约翰•马吉先生的两张通行证(1938年5月—6月、1942年)” ,虽然都不是南京大屠杀期间的,但至少可以验证,马吉当时的确长期留在南京,(1938年后回美国几年,1942年再次返回南京至1951年),此外,我还找到了马吉先生出席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为南京大屠杀作证的出庭证,上面有战犯东条英机、松井石根等战犯和11国(印、荷、加、美、英、澳、中、苏、法、新、菲)法官姓名和座位号,还有两封被马吉救助过的南京难民给马吉的感谢信,上贴有他俩(男女)照片和红十字底纹。我们还发现了马吉先生1946年从日本横滨入境的护照,说明他的确曾赴日本东京出席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还有几十年前约翰•马吉收藏的当时英文报纸,以及用打字机打印的英文书信等等。望着这一大堆新发现的史料。我们的兴奋溢于言表,陪同我们的陈宪中会长也说,我来马吉先生家有几十次,这些还是第一次看到。遗憾的是,大卫先生以还没有与家里人正式商量,没有取得全体家族的同意,以及有人要替他父亲写书为由,未能将这些宝贵的史料当场捐赠给我们。不过,老人爽快地答应先由陈宪中会长复印后,提供一套复制件给本馆研究,对于这两位已经非常慷慨,值得我们永远感谢的老人,我们的确不便再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告别大卫•马吉夫妇,已是下午1时30 分。我们驱车奔向耶鲁大学图书馆,去查询保存在那里的南京大屠杀有关资料。

 

(原文刊载《百年潮》2005年第4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