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成山
朱成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829
  • 关注人气:3,9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为历史留下永久的印记

(2010-07-28 15:34:41)
标签:

文学作品

和平学文集

杂谈

分类: 我的著作

《南京大屠杀历史证人脚印—“铜版路”图集》后记

 

    如果把时间定格在公元2002年12月12日的南京江东门,共有70多家中外新闻媒体的老记们,扛着各式各样的“长枪短炮(摄影机、照相机、录音机等)”,争相在这里报道同一个新闻主题,即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以下简称“纪念馆”)铺设的一条留下“历史证人的脚印” 铜版路正式落成。次日是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65周年的忌日,各家媒体纷纷用显着的版面刊载了这一消息,用“把历史刻在大地上”、“让‘脚印’见证历史”、“铸就见证历史的脚印”、“历史的脚印永远留在江东门”、“青铜脚印见证历史”、“历史的脚印与市民见面”等显赫的标题文字,十分吸引人们的眼球,有的报纸用特大号字体作标题,有的配上铜版路的照片,有的甚至加了评论,众口一词地给予了肯定。许多南京市民专程入馆看铜版路,在了解历史的同时啧啧称赞。媒体的认同,市民的满意,才使得作为这次工程创意者和负责人的我,一直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着实松了一口气,但一年多来我和许多志同道合的人艰辛奋斗的一幕幕往事,像过电影胶片似的浮现在眼前。
    2001年12月,我随南京赴美展览团人员一道,在美国旧金山市举办题为“永远记住——南京大屠杀史实展”时,顺道去洛杉矶的好莱坞影城参观,星光大道上那一个个电影明星的脚印使我眼睛为之一亮,瞬间产生了联想和灵感: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作为宝贵的历史见证人,年龄最小的已60多岁,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自然的规律,活着的证人将越来越少,采取何种方式保存这段历史,成为我们这些历史工作者的当务之急。假如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脚印做一条路,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去铭记历史,一定会是个对历史和后人负责的创举。
    说千道万,不如一干。回国后,我向上级领导和专家学者们说了自己的想法,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考虑到用水泥制作脚印,不可能永久保存下去,经多方论证,决定摒弃“好莱坞水泥式”的做法,采用铜铸的方式,因为青铜铸品最少也能保存600年以上。
    想法是有了,可经费从哪里来?苍天不负有心人。正当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2002年5月,江苏省教育工会的何晓劲主席带领日本友人来馆参观,闲谈中我向何主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争取她的支持:“建一条可以长期保存证人脚印的路,等于给历史留下了永久的印记,一来可以更好地让后人铭记那段惨痛的历史,二来可以保留物证,以永远回击妄图否认历史的日本右翼势力,还可以为每年60万左右的中外参观者提供更为直观、更具感染力的展品,以丰富展览内容和形式。”大概是受到了我的一番真诚表白的感染,快人快语的何主席当即表示,江苏省教育工会将发动全省80万教职员工会员捐款,以支持纪念馆这一具有特殊教育意义的工程。
    采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脚印是件耗时费力的活,但又是一项不可或缺的基础性工作,为此,纪念馆成立了一个6人工作小组,抽调了馆里唯一的一辆轿车,专门从事证人证言资料的调查核实、影像的拍摄,用石膏制作手印脚印的模型和证人签名具印(盖印章或按手罗印)等。采集工作是从去年7月29日开始的,那是南京最炎热的季节。工作小组的成员唐传贵、李伟、夏英姿、赵兵、刘相云等6位同志,按照1000多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花名册,开始了艰难的寻找。由于近年来南京城大面积的拆迁,使得与其联系相当困难。他们不怕苦、不畏难,有时为寻找一个证人,连续辗转了6-7个地点,不达目的不罢休;有的老人顾虑石膏会烧坏自己的脚,不予配合,他们耐心地解释,消除疑虑,还为每一位制作模型的老人浇脚,并用毛巾擦干净他们的脚,像善待自己的爷爷奶奶一样;有50多个电话中幸存者家属的回答:“老人已经走了!”“明天就要火化了,”有一个电话里甚至萦绕着哀乐;使得他们更感觉到必须抓紧时间,肩负着抢救性征集的责任沉甸甸的。经过整整两个月的时间,他们一共采集了250多份历史证人的脚印模型及资料。
    石膏模型有了,但只是做成了基础性的工作。好比要完成一篇作品,只是手头上已有了素材稿,怎样进行创作、成稿和发表,是带有根本性的任务。首先,我向南京油画雕塑院院长吴显林先生请求,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和支持。吴教授是位有影响的雕塑家,无锡灵山大佛的设计出自他手,纪念馆悼念广场上铜塑“遇难者头颅”和“被活埋的遇难者手臂”也是他亲手设计的。听说要为幸存者浇铸一条铜版路,他欣然同意,并亲自操刀,为这条特殊的路进行设计,将路上的“脚印”按在国内外较有影响的幸存者,有夫妇、兄弟、姐妹关系的幸存者,身体留有残疾的幸存者,曾参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的证人等类型分类。考虑到艺术性和美誉度,将我们原本将每块铜版都刻上一个脚印,密密麻麻地分布的想法,改为留有一定比例的间隔,有密有疏的设计,同时对每一块石膏模进行修整削平,为进厂浇铸创造条件。为了使铜版路具有立体感,我们请他帮助创作设计二尊幸存者铜像。吴教授采用了面膜托制石膏的新工艺,保证铜像面部和手的关键部位与真人惟妙惟肖。
    铜版路的制作是整个工程的关键,必须毕其功为一役。我们选择了百年老厂——南京晨光厂为制作单位。该厂先后成功制造过香港紫荆花、灵山大佛和本馆的铜塑等诸多工程,对铸铜有着丰富的经验和良好的信誉。负责铜版路铸造工艺的该厂精密制造车间蒋沪英、姚刚等领导说,从企业效益来考虑,制造铜版路是一个亏损项目,之所以在任务非常饱满的情况下接受这个任务,是因为大家把它看成是为悼念30万遇难同胞做点实事,为历史也为后人做点好事,一定要做成精品。铜版路属于单件业务,做一个模具只能加工一件产品,需要经过制作硅胶模、浇铸、机械精加工、打磨等十几道工序,整个铜版路长40米,宽1.6米,厚度为6~8毫米,每一块铜版都是40厘米见方,共400块,工艺要求平整度好,接缝紧密,基本没有误差。在工期紧迫,精度要求特别高的情况下,工人们加班加点,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终于赶在12月10日之前全部完工,往返现场安装和着色,把一条崭新的高质量的铜版路,展示在人们的眼前。
    我之所以耗费了诸多笔墨,向各位读者介绍铜版路的创意、采模、设计、制作等全过程,零零总总地介绍与之相关联的许多人和事,目的是要说明这条铜版路是大家智慧的结晶,是经过很多人呕心沥血的共同创造与努力才得以完成的,是大家鼎力合作的产物。铜版路不仅具有见证历史的价值,而且也是团结协作干事业的真实写照,是留给历史和流传后人的一笔精神财富。有鉴于此,我们特选用出版画集的形式,将这条铜版路奉献给读者,企盼能从中受到有益的历史启迪。
    南京出版社的李海荣社长、肖泽民、朱同芳副社长,以及李荣昌、卢海鸣编辑等,在这本画册的编辑出版过程中,他们倾注了大量心血和劳动,我的同事王伟民、陈俊峰、侯曙光、梁强、刘燕军、刘相云、艾德林、王岚等,也参与了这本画册编辑出版工作,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此文成稿于2003年9月18日,系为《南京大屠杀历史证人脚印—“铜版路”图集》(南京出版社,2003年12月版)所作的后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