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成山
朱成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619
  • 关注人气:3,9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二战后 66万日本人是怎样回国的

(2010-07-27 11:28:23)
标签:

文学作品

和平学文集

分类: 我的著作

    据说日本京都有个舞鹤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当时在海外残留的日本军人、军属、日侨、商人等达660万人次以上。其中,军人、军属约330万人,一般商人及侨民约300万人以上。在这批被遣返者中,有66万多人是从舞鹤港回到日本岛的,刚好占1/10。窥一斑可见全豹。为了考证这段历史,今年6月20日在日本友人山内小夜子的陪同下,我和同事常嫦一起,利用在立命馆大学参加国际和平研讨会的间隙,专程去了趟舞鹤。
    日本的交通业非常发达,新干线、电车星罗棋布,十分方便出行。早晨从京都出发,途中换乘两次电车,大约耗时两个钟头,便来到了海边小城——舞鹤市。
    对历史颇有研究的山内小夜子告诉我们,日语里的“引扬”一词,翻译为汉语就是“引渡”或“遣返”的意思。因此,当年装送日本战败军人回国的船叫做“引扬船”,引扬船靠岸的港被称为“引扬港”,遣返者上岸的栈桥叫做“引扬栈桥”,专门设置的接待机构叫做“引扬援护局”,遣返者临时居住的房子叫做“引扬者寮”,送遣返者回乡的列车叫做“引扬列车”,后来为此修建的公园、纪念馆、纪念碑,分别叫做“引扬纪念公园”、“引扬纪念馆”、“引扬纪念碑”。
    当听说我们的来意后,热心的出租车司机径直拉着我们到了海边的“引扬栈桥”(南平栈桥)边。
    这是一处风景迷人的内海湾。绿色的山峦环抱着一泓湛蓝湛蓝的海水,海水风波不兴,轻轻地拍打着海岸。海岸边上,一个约10米长的木制栈桥伸向海里,据说就是当年引扬船靠岸的地方。如今这里已辟为纪念地,没有任何大小船只,因而也没有任何喧闹,一片宁静安详的和平景象。岸边矗立着两个用黑白历史照片布置的广告栏,说明当年引扬船靠岸的情景。
    这个名为五条海岸的地方,曾发生过一些真实感人的故事。岸边上,曾有一位姓端野的日本老母亲,每天拄着拐杖来到这里,等待儿子归来。老人的儿子叫端野新二,参加了侵华日军去了中国战场,这位日本母亲永久的等待,直到1981年7月去世时,这位81岁的老母亲,也没有等到儿子的归来。还有一张催人泪下的历史照片,照片上是一位日本军人的妻子来到五条海岸,她身背着幼儿,一脸的愁绪,张着嘴巴仿佛在喃喃地呼唤着什么。这个三个孩子的母亲,左手指着远方的大海,右手提着一个立幅条幅,上书写着“等待着父亲早日健康地归来”。条幅两边,站着一对年幼哭泣的儿女,女孩向大海挥着小手,男孩双手合十仿佛在祈祷……。日本的电影公司据此拍摄了一部名为“岸壁の母?妻”的电影,曾打动了无数日本反战和平人士的心灵。
    离开“南平栈桥”和五条海岸,只用了5分钟,出租车司机又将我们带到了引扬纪念馆。这个馆建立在一座山峦之上,白色的建筑群镶嵌在一片绿色之中,显得十分突出和扎眼。
    这座建筑面积约1000余平方米的狭小纪念馆,却陈列着大量的有关日本战败军人被引渡回国的历史资料。在参观中,这段历史逐渐从我脑海里清晰了起来。
    战后,舞鹤港和浦贺、吴、下关、博德、佐世保、鹿儿岛、横滨、仙崎、门司等十个港口,被日本厚生省指定为专门的“引扬港口”,分别专门设有“引扬援护局”。1945年10月7日,日本一艘名叫“云仙丸”的引扬船,从朝鲜釜山运回日本战败的2100个陆军军人算起,到1958年9月7日,日本的“白山丸”号从前苏联的桦太和真冈运回472个日本商人结束,13年间,在舞鹤港靠岸运送遣返人员船只426艘次,其中“引扬船”达346艘次,顺便搭乘其它客货船80艘次。分别从中国上海、葫芦岛、大连、塘沽、台湾,韩国的釜山、典南、元山、前苏联的纳霍德卡、霍尔姆斯克的真冈等地,共运回日本人664531人,其中,军人483040人,一般华民173636人,其它人7855人。在这些人中间,直接用“引扬船”在舞鹤港上岸的达662982人,占总数98.9%;搭乘其它客货轮上岸人数为1549人,占总数2.1%。另有遗骨上岸16269柱。被遣返的人员中,从前苏联遣返的人最多,共455952人,达68.6%;中国为191704人,占28.8%;韩国为14225人,占2.1%;北朝鲜为2375人,占0.4%;其它国家为275人,占0.1%。此外,在此期间,先后从舞鹤港送还在日本中国人、朝鲜人共32997人,其中,送还在日中国人3936人(中国赴日劳工),在日朝鲜人29061人。
    我特别关注的是关于从中国战场上遣返日本人的资料。经查证,资料记载也十分清晰。最早于1946年4月13日,日本V39号船从上海港运送日本人3273人,接着又于4月21日、22日、27日、28日,从上海运送4批,总人数达16854人。1946年6月5 日至7月29日,从葫芦岛运送43批,总人数达111481人。1947年2月13日至2月24日,从大连运送6批,总人数达19237人。1948年7月16日至1949年10月3日,又4次从大连运送7812人。1953年3月23日至10月14日,先后4次从秦皇岛、11次从上海、8次从塘沽,分别运送26114人。1954年9月27日至1958年7月13日,先后14次从塘沽运送8766人。13年间,累计从中国运送遣返的日本人在舞鹤港上岸达191704人。
    在引扬纪念馆内,有许多历史资料照片,真实地记载了当年遣返者回日本的情景。如一张历史照片上,列队行进的女学生们,每人胸前捧着一个骨灰盒,那是她们的亲人参加侵略战争,战死后其骨灰被装入盒内回到日本。在舞鹤港上岸的骨灰盒有16269个,可见当时迎接骨灰盒的阵容一定不小了。在另一张照片上,被遣返的日本人头戴人民帽、身穿人民服,一看就知道是从中国遣返回日本的。被遣返的人群中,除了日本旧军人外,也有日本的老人、妇女和孩子,他们随着日本侵略军的步伐“征服”海外,落得凄惨的下场。在馆内,笔者还看到了一张日本昭和天皇来舞鹤看望被引渡回日本遣返者的照片,天皇站在舞鹤车站站台上,右手直挺挺地举着帽子向人群示意。此情此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希特勒类似的照片。的确,这两个战争的狂人,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争机器,引起了人类大规模地互相厮杀,结果也祸及了本国的人民。照片上那些被遣返者的悲惨命运,日本昭和天皇难辞其咎?历史已经作了肯定地回答。
    这些从海外被遣返回日本的人,从舞鹤港上岛后,被临时安置在引扬援护局搭建的“引扬者寮”内,过着集体群居的简朴生活,等待着遣散回家乡。森寮为初期上岸的引扬者居住;上安寮为从中国葫芦岛等地来的引扬者居住;天台寮为送还的朝鲜人居住;仓谷寮为援护局职员用宿舍等。最多时,“引扬者寮”收容人数达11万多人,援护开支的经费达3000万日元。尔后,遣返者们分乘列车、汽车,被遣返回日本全国各地,大部分人回乡务农。这些曾经亲历侵略战争的人终于放下了屠刀,过上了平民的生活。当然,他们中间有许多人受到了歧视,难以获得普通国民的待遇。例如,一些从中国被遣返回日本的人,从舞鹤港刚登陆开始,便被扣上“赤色的引扬者”的帽子,受到了舆论和社会的挤压,生活艰难。
    1958年11月15日,舞鹤援护局完成了历史使命,正式宣布闭局。原有的援护局使用的“引扬者寮”及其它舍址,被辟为舞鹤工业高等专门学校校舍。1969年7月,这些旧建筑物全部被拆除。
    为了记取战争给日本人民带来的灾难,祈祷永久的和平。1969年11月,在援护局旧址上,辟出了一条长约300米的道路和一块面积5000平方米的平坦山顶,着手建设引扬纪念公园,并于翌年3月正式完工。公园内,种植着杜鹃花、海棠花、樱花等花木,建成“和平の少女”及“和平の群像”的铜雕塑,还有人字形的钟架上,自上而下呈左右对称式的悬挂着10个小型铜钟,还有“异国の立?岸壁の母の歌碑”等纪念性建筑雕塑,镶嵌在青山绿草之中。但愿日本国民能够通过引扬纪念馆的钟声,永远记取“引扬”历史的教训:侵略与加害不仅伤害了亚洲邻国人民,而且也祸及日本国民。二战后,66万日本人因战败被遣返回国的历史,难道不值得人们深思吗?

 

二战后 <wbr>66万日本人是怎样回国的
图为头戴人民帽、身穿人民装从中国遣返回日本的“引扬者们”。

 

(此文成稿于2004年7月, 原文刊载在《华人时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