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成山
朱成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829
  • 关注人气:3,9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痛忆张纯如

(2010-07-27 11:22:25)
标签:

文学作品

和平学文集

分类: 我的著作

    近日来,许多中外媒体纷纷刊载美国华裔女作家张纯如自杀身亡的消息,笔者作为在过去的几年中和她有过多次交往的事业上挚友,深感悲痛和惋惜。叹息之余,几年中4次与张纯如谋面畅谈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仿佛如昨。

    一、大海捞针,发现拉贝日记功不可没。
    我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张纯如是在1995年8月9日。那天,张纯如小姐专程从美国来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找到我的办公室,寻求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资料。这时,我方才知道她正计划写一部有关南京大屠杀的书并在美国出版。看着眼前这位年轻(当时张纯如27岁)漂亮但不会说汉语的华裔女青年。我既为她的勇气而高兴,又担心她这么年轻,能否写好有分量的南京大屠杀作品。眼光锐利的张纯如似乎看出了什么,便随手赠送给我一本她的新着《中国飞弹之父——钱学森之迷》,看到眼前这部厚似砖头的著作,我对她的能力问题的疑问一扫而光。由于种种原因,南京大屠杀史实的宣传起步较晚,力度不够,以至于西方国家只知道纳粹屠杀犹太人,不知道侵华日军在二战中曾经疯狂的屠杀中国人,国际舆论只谴责纳粹在二战中的暴行,很少抨击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中的暴行。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自二战胜利以来的几十年光阴中,在西方主流社会中有关日军侵华史实的宣传太少,声音太弱,张纯如愿意站出来,这种精神实在难能可贵。为了表达对她的支持,我不仅向她赠送了全套馆藏的资料,而且委派本馆副研究员段月萍女士,全程陪同她参观和考察市区其它的大屠杀遗址。
    因此张纯如把南京定作她写这部著作的第一站,当时她对这段史料了解甚少,我向她建议,去日本一桥大学走访古文研究会专家藤原彰、吉田裕教授,去美国耶鲁大学图书馆查找资料,去德国追踪当年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拉贝先生足迹等。想不到,对事业严谨执着的张纯如,日后真的去了那些地方设法收集资料并很有收获,特别是去了柏林,通过德国教师协会,她找到曾任德国中学教师的拉贝先生外甥女赖因哈特夫人,发现了尘封达59年之久的拉贝日记。
    1996年8月,我突然收到了一封寄自德国柏林的包裹,打开一看,是拉贝外甥女赖因哈特夫人,根据张纯如留给她的我的一张名片上的地址,寄来了长达87页的“拉贝致希特勒的报告书”和“拉贝先生简历”。我赶快请省外办的吴中德先生帮助翻译,并对资料的内容和真实性进行了研究和考证,在这过程中,赖茵哈特夫人被纽约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的陈宪中、邵子平等先生邀请,于1996年12月13日,在美国首次向世界公布了《拉贝日记》。这件事通过媒体传播后,立即引起了轰动。接着,人民日报社向我约稿,由于我对拉贝日记已有初步的研究,所以应约连续写了《约翰•拉贝其人其事》、《日军屠城铁证》和《珍贵的历史证词》三篇长稿,分别发表在1996年12月25日、26日、28日的《人民日报》上,使国人初步对拉贝及《拉贝日记》的内容有所了解。
    我馆还在中国驻德国大使馆的帮助下,从拉贝亲属那里征集2460页的拉贝日记和拉贝先生收藏的128张南京大屠杀历史照片复制件,以及拉贝先生当年在南京使用的信笺、木箱、烟袋、拉贝夫妇的墓碑等一批文物;江苏人民出版社和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了中文版《拉贝日记》,我馆还举办了“拉贝先生之南京资料展”,并邀请莱茵哈特夫妇来宁参加该展览开幕式,该展览历时四载,先后接待200多万名观众。这一切的一切,都应该归功于张纯如。如果没有她找到拉贝日记,没有她帮助我们与拉贝先生亲属牵线搭桥,恐怕上述许多事情就不会进展得那么顺利。每每想到这里,我从内心里感激她。
    二、潜心着书,让血的历史警于世人
    我第二次见到张纯如,是1997年11月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是年系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60周年。从11月17日起,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罗格斯大学联合举行为期一周的南京大屠杀史国际学术研讨会,这不仅在美国高等学府是首次举办,在海外也是第一次,我应邀参加。
    这次会议内容一是举办题为“不忘南京1937图片展”;二是举办国际学术会议,来自美、日、中、英等国240多名专家学者对南京大屠杀史进行专题研讨;三是放映《日本的战争罪行与审判——太阳下的屠杀》、《奉天皇之命》和《马吉牧师的见证》三部与南京大屠杀相关的电影;四是发行《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南京大屠杀——历史照片中的见证》两本书。影片导演和书的作者汤美如、张纯如、史咏,均被邀请到会演讲,目的是让人们通过观看图片、文字和影片,了解南京大屠杀的史实。
    张纯如这部新着是于1997年10月完稿,12月5日新书正式在美国面世。11月22日,这部新书在普林斯顿大学举办首发式。在会场上,我亲眼看到这部新着被一抢而空的场面,为此,张纯如特地向我致歉,说日后一定赠送给我一本书。张纯如还向我介绍了为何将新着定名为《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她动情地说:“在西方,以纳粹屠杀犹太人为题材的书籍数不胜数,还有许多影视片,所以妇孺尽知。可是,南京大屠杀却被人们遗忘了。为了警示人们不忘这一惨痛的历史,她花了几年的时间,广泛收集资料,写成并出版了这部书。”
    在普林斯顿大学研讨会期间,我还与张纯如本人就这部新着交换了意见。此前,台湾天下文化公司的肖富元编辑专程来到南京,让我全文审校他们翻译的张纯如新着中文版,我有幸先睹为快。当时我被张运用辛辣的文法、犀利的笔锋,畅快淋漓地揭露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而感动,但也找到共10多处值得商榷的问题。当我和张纯如直截了当地谈了对读书的读后感后,她立即表态十分重视我的意见,马上和台湾天下文化公司联系修改。我被她这种严谨执着的敬业精神所折服,现在想来,正是这种兼听并蓄、一丝不苟的精神,张才写出这部轰动美国和让世人警醒的好书,同时也是她过于苛求完美和历史责任感,她才在拼搏和奋斗中倒下。
    1998年2月7日,被译成书名为《被遗忘的大屠杀——1937年南京浩劫》中文版在台湾正式出版。由于种种原因,我未能应台湾文化公司邀请赴台湾参加首发式。但幸运的是,稍后不久,我收到了台湾方面给我寄来的由张纯如亲笔签名的两本中英文版新着。这使我很感动,因为事隔两月,张仍信守在普林斯顿大学时欠我一本书的诺言,她这种诚实、热情的待人态度,正如她留给家人的遗言中说的,希望人们记住那个曾经“热爱生活,为事业、写作和家庭作出奉献”的她。
    三、嫉恶如仇,铁肩挑道义
    我与张纯如最后两次见面,地点都是在美国旧金山。
    2001年9月8日,是《旧金山和约》签订50周年。日美两国政府专门在旧金山举办系列纪念活动。这个条约,是美国出于当时战略利益的考虑,想把日本变成朝鲜战争的后勤补给基地,在远东地区的反共堡垒,而急于单方面与日本讲和,放弃了对日战争赔款,出卖了亚洲各受害国人民向日本索取战争赔偿的权利。当时的日本首相吉田茂对此喜形于色地说:“由于《旧金山和约》的签订,使日本在二战中的战败国,比在一战中的战胜国得到的还要多得多。”事隔50年后,日本政府出资300万美金,在旧金山大搞纪念活动,全球华人为此也聚集旧金山,反制日美两国政府的纪念活动,我应邀赴美参加这个活动,再次见到张纯如。

 

痛忆张纯如

    图为2004年11月19日下午,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贵宾接待室举行的“永不忘却——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追思会”。


    记得在“强奸南京——反制日美两国纪念《旧金山和约》50周年纪念活动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张纯如第一个登台发言。她的15分钟演讲,博得了与会者长时间的掌声,但也遭到别有用心的日本人的憎恨。当场有两位日本人站起来向张纯如发难,蛮横提出了所谓的“疑问”,张立即据理驳斥,批得两个日本人语无伦次。到会的许多专家学者也站在张的一边,批驳日本人。两个日本人掏出手帕连连擦脑门上的热汗,最后,夹着包灰溜溜的逃离了会场。张的这段与日本否定历史作斗争的经历,至今仍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她这种嫉恶如仇、刚正不阿的正义感,使日本右翼也不敢直面她,但同时也使她和她的家庭过多地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2001年12月13日,我馆在美国旧金山举办“永不忘却——南京大屠杀暴行史实展”。为此,我给张纯如打电话,邀请她出席。录音电话留言后不久,她给我回了电话,爽快地答应将出席我们的展览开幕式及和平祈祷仪式。记得尤其是当天晚上,在旧金山圣玛丽诺大教堂,美国基督教、天主教、犹太教、佛教、伊斯兰教等五大宗教领袖、南京市副市长陈家宝、张纯如和我等人,排成一排坐在教堂前台上,近3000名美国人与我们一起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祈祷,为世界和平祈祷,教堂内的凝重、肃穆的气氛令人泪下。祈祷仪式结束后,突然天降暴雨,张纯如让和她一道来的父母亲在教堂内等着,自己奔向停车场,将她的白色轿车开至教堂屋檐下,让其父母上车,这种“孝女”之情景,又让我看到了张对亲友柔情的一面。
    才女张纯如走了。她走时那么年轻、那么仓促、那么令人叹惜和揪心的痛。她像一枝盛开的光鲜花朵,令人惋惜地过早凋谢了;又像一个倒在战场上的战士,身后会有成千上万的人为其奋斗的目标和未尽的事业前赴后继;她的正义感、胆略、善良、才华和对历史的责任感,必将赢得更多的人的尊重;她奉献给社会的宝贵精神财富,将永远不会被人们所遗忘!
    愿张纯如一路走好!

 

                           (原文刊载在《人民日报》,2004年12月26日第15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