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成山
朱成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829
  • 关注人气:3,9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济州岛上寻访历史

(2010-07-27 10:56:43)
标签:

文学作品

和平学文集

分类: 我的著作

    早就听说朝鲜半岛的最南端有个名叫济州的岛屿,那是韩国最著名的旅游胜地之一,也是个具有沧桑历史的地方。记得在2002年1月,我去汉城大学参加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研讨会期间,韩国友人曾经热情相邀去济州岛访问,但因我要急于赶回国筹办会议而未能成行。几年来,济州岛之行一直成为我心中的夙愿。
    2003年末,我随中国学术代表团一起再去汉城,参加编写《东亚历史》教科书国际学术会议后,受韩国学术团体委员会委员长、济州4•3历史研究所所长姜昌一教授的邀请,与黑龙江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步平和该院历史研究所王希亮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荣维木和吴广义研究员、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李宗远副研究员、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主任苏智良教授、华东师范大学附中特级教师周靖等一行8人,对济州岛作一历史考察。
    从汉城到济州岛,如选择水陆交通,需要坐10多个钟头的车辆,再坐10多个小时的海轮,差不多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若乘坐飞机作空中旅行,仅需要45分钟。现代的交通工具,的确给人们带来了方便。
    汉城的机场其实有两座。一座是汉城国际机场,位于汉城数十公里外的仁川市,大概相当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主要用于国际航班的停靠;另一座位于汉城市郊,类似上海虹桥机场,主要满足韩国国内航班进出汉城的需要。我们一行就在这里乘坐韩国国内航班直插蓝天。谈笑之间,飞机已降落在济州岛上。
    前来迎接我们的是济州4•3历史研究所副所长金昌厚和事务处长吴承国等人,其中许多人在南京与我见过面,彼此间比较熟悉,交谈也较为随意。在与他们的交流中,及在岛上一天多的时间里的所见所闻,使我们对济州岛的地理、人文和历史情况逐步清晰起来,觉得这是一次极有意义的历史访谈。

 

    一、济州岛与南京一样,历史上也发生过大屠杀惨案,无辜平民曾遭到残害

 

    济州岛是由25万年前火山爆发形成的,是座四面环海的孤岛,与朝鲜半岛陆地并不相连。它与周围的100多座更小的岛屿,像散落在太平洋里的一把翡翠,镶嵌在朝鲜半岛的最南端,其中最小的名叫马罗岛,岛上只居住着20人,而济州岛在这些小岛中属于大哥大,面积为1800平方公里,现有人口57万人,在韩国的行政区划中属于“道”,与中国的“省”级差不多。济州道下辖济州和西归浦两个市。西归浦这个城市名与中国人徐福有关,传说当年他带领500名童男童女到日本后,途经济州岛,在岛上采到了“不老草”,准备向西回归故里。西归浦意为向西回归的码头。
    济州岛属于国际自由城市,是韩国对外开放的一个特区。这里风光优美,属亚热带气候,到处有高大的棕榈树,森林茂密、芳草萋萋,岛上有海拔1950米的汉拉山,它是韩国境内最高的山,在韩国有从汉拉山到白头山(长白山)而奋斗的精神,意为南北统一的精神,汉拉山因此被称为是韩国民族精神的发源地。岛上还有一座海拔200米的山,名叫山房山,形状宛如一座大帐篷的山头,矗立在海边上,传说它是汉拉山头上飞出来的一块巨石,因为它的体积正好和汉拿山顶的天池容积一样大。济州岛上没有工业,只有旅游业、农业和渔业。特别是旅游业是支柱产业,已经取代传统的农业和渔业。岛上每年接待游客达500万人以上,其中40%是外国游客,日本人最多,中国游客每年约20万人。
    然而,就是这座风景秀丽的海岛上,曾经也发生过一桩大屠杀惨案,济州四•三历史研究所梁作勋研究员这样告诉我们,并简要地介绍了“四三屠杀事件”的来历。他说:在美军政府镇压的济州岛,反美反朝鲜半岛分裂的势力在岛内占据着优势。被美军政势力镇压的左翼组织朝鲜劳动党济州岛支部,于1948年4月3日凌晨,提出抵抗镇压,反对阻碍朝鲜国家南北统一的“5•10行动”,阻止韩国单独选举,并发动武装起义。美军政当即派了1700名警察部队,展开镇压,居民因害怕上山躲避。5月10日,韩国200个选举区同时实施国会议员选举。结果,济州岛内两个选区因罢选投票率不过半,选举无效,成为韩国历史上唯一罢选成功的记录。但因选举受阻,美军政派出美军20旅团长任伯郎上校为济州地区美军司令官兼任济州当地作战最高指挥官,统率警备队、海岸警备队、警察与美军,于1948年10月17日下令,凡在距离海岸线5公里以上的岛中央半山腰地带通行的人,一律视为暴徒,不问理由,即刻处斩,至1948年3月的5个月内,从吃奶的婴儿到80多岁的老人,不分男女老幼,见人就杀,并执行烧死、饿死、杀死的所谓“三尽计划”,使汉拉山成为一片火海。初毁的房屋达35500栋,损失的家畜达46000头,被害人数约3万人,其中,目前已确定被害者姓名的有14626名,女性占2443名,10岁以下儿童占657名,60岁以上老人占675名。
    韩国当代史研究著名学者布鲁斯•克明斯博士指出:“美国对济州四•三良民屠杀事件不但要负道义的责任,同时也要负法律的责任。”近年来,韩国政府对济州四•三事件给予了应有的关注,金大中总统曾提出“查明真相,平反、适度的补偿”的解决方案。去年11月,韩国现任总统卢武铉亲临济州岛,代表国家向四•三事件受害者遗属表示道歉和赔偿,并决定国家拨款1000万美元,修建“济州和平公园”及“四•三事件纪念馆”,以此告慰无辜遇难者在天之灵。
    看来,历史是公正的。不管时间过了多少年,反人类的暴行总是会得到清算的。正因为济州大屠杀与南京大屠杀都是无辜平民受到了屠杀,两地有着相似遭遇的共同历史。

 

    二、济州岛上至今残留着日军军用机场遗址,韩国历史教授说:“当年日军飞机正是从这儿起飞去轰炸南京的”

 

    大概是由于我们中国一行8人都是从事历史研究的,聪明好客的韩国友人专门安排我们去考察岛上残留的日军军用机场遗址。
    载着我们的大客车在海边奔驰,路越来越窄,城市与民居越来越远。汽车在山房山脚下的一块旷野里穿行,我的视野里出现一个个水泥构筑的呈马鞍形状的飞机机库,机库虽然早已荒废,周围是一块块农田,但一半裸露在地上的建筑物,依然是那么庞大,那么扎眼,可能由于质地坚固,形状没有受到任何损坏。我用心地数了一下,大概还有17座。我们一行学者忍不住拿起照相机,隔着车窗一阵拍摄,都想多留些资料。细心的韩国友人干脆将车停下,让我们下车去拍照。
    下车后,忽然感到海边的风很大,阵阵寒意向人们袭来。我留意目测了一下与大海边的距离,大约有三、四千米。韩国济州大学教授瘐喆仁博士指着一个个机库对我们说,这儿就是当年日军军用机场遗址。日军从1933年开始在这里修筑机场,作为侵略中国和东南亚的最大空军基地。当时由于日军飞机较小,机身较轻,使用海边草皮跑道起飞和降落。他转过身来指着大海告诉我们,这里的正直方向就是南京。据我们韩国人考证,日军首次使用济州岛机场是1937年对南京城的轰炸。由于这里离南京空中直线距离较近,飞机在南京投弹后,有足够的时间飞回济州岛加油和装弹,比在日本本土起飞要缩短很多距离,狡猾的日本人选定在这儿建机场,目的就是矛头直接当时的中国首都南京,而当时距日军侵占中国东北三年,距全面侵华时间还有四年,足见日军侵占全中国是早有预谋的。
    瘐喆仁教授的讲话,印证和补充了侵华日军轰炸南京的历史资料。据南京纪念馆现存的资料,1937年,侵华日军曾在上海发动“八•一三事变”后的第三天,便派飞机轰炸南京,最多的一天竟达90余架次飞机,并且一直持续轰炸到1937年12月侵占南京城之前。由于当时中国防空力量很弱,日军飞机曾肆无忌惮地实施低空轰炸,轰炸的目标准确,对古城南京造成的损坏非常严重,对此,当时留在南京的外籍人士拉贝、马吉、威尔逊等在日记中均有详细地记载,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刘效侯、张夜城等都亲眼目睹,特别是当时南京市长马超俊,曾于11月4日就日军空袭南京造成破坏情况致函国民政府行政院,称“自8月15日始,至12月15日止两个月中,共遭(日机)空袭65次,投弹517枚,造成南京市民死亡392人,伤438人,损毁房屋1949间。从轰炸范围看,遍布南京11个区。”在南京纪念馆史料陈列厅中,至今仍展出了这部分史料和当时南京遭轰炸后的街道、学校、医院的惨状照片。
    当年轰炸南京城的日军飞机究竟是从哪里飞来的呢?这是多年来史学研究的一个谜。以前有学者估计是从上海吴淞口停泊的日军军舰上起飞的,但没有足够的史料佐证,加上当时日军能升降飞机的舰船不多,90多架飞机显然还有其它机场。前几年,长崎大学高实康稔教授曾告诉我们,轰炸南京的飞机有一部分是从长崎大村机场起飞的,但由于大村机场较小,也不可能同时起飞和降落那么多飞机。这次终于找到了历史的答案,轰炸南京的大部分日本飞机,是从济州岛上起飞的。
    济州岛上有日军机场,还可从去年南京纪念馆刚刚征集的伊藤兼男照片集得到印证。在这本侵华日军航空兵士兵的战地照片中,留下伊藤兼男亲笔照片说明文字:1937年7月应征召入伍。在佐世保军港待命;8月1日从佐世保乘船去济州岛,在岛上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航空(地勤)训练;11月乘船去中国;从大沽口上岸后去北京南苑机场,1938年1月5日从北京到南京大校机场。伊藤的从军经历,证明了济州岛当年确实为日军侵华的空军基地。
    济州四•三历史研究所吴承国研究员接着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为了防止美军飞机轰炸,日军在济州岛开始修建飞机机库,上面种植上草皮,把飞机藏在下面。随着日军侵略东南亚各国的步伐加快,日军疯狂地在济州岛扩建机场,他们强制当地居民充当苦力,使机场一度达到相当大的规模。1945年,随着日军的战败投降,济州岛获得了解放,但这里的机场一度为美军接管并使用。”他指着山头上的雷达基地说:“这也是当年日本人建造的,后来为美军所用,现在韩国人仍然在使用它。”
    听完韩国两位教授的介绍,我们又来到一块有两个篮球场面积大的水泥地上,旁边有破损程度严重的机场塔楼和了望塔各一座,我们登上塔楼顶层,上面有锈蚀的铁板,估计那是铁塔的底部铁件,铁塔早已了无影踪,可能被周围居民拆除当废铁处理了也说不定。在得到韩国友人的同意下,我随手捡了几块小铁板,准备带回来作为展览时的文物用,让残存的铁板见证日军曾经轰炸南京的史实。

 

    三、共同的经历使济州人与南京人缩短了距离,中韩两国学者共同心声:携手共筑东亚和平未来。

 

    晚上,我们下榻的济州宾馆的二楼宴会厅灯火辉煌,人头攒动。韩国朋友为我们中方人员来济州岛访问举行盛大的欢迎宴会。
    出席宴会的有济州岛上最高行政长官、韩国济州道议会议长金荣训先生等一批行政官员,济州四•三历史研究所的一批专家学者,四•三事件遗属代表等60多名韩国友人,大家济济一堂,气氛热烈。
    宴会厅的中央正前方有一个大舞台,舞台的正上方,悬挂着一条精心制作的三色会标,分别写着两条标语:“济州4•3研究所邀请中国学者交流活动  韩国与中国现代史--和平与人权:济州4•3事件和南京大屠杀的研讨会”,把宴会的主题描述得淋漓尽致。
    晚会由韩国学术团体委员会委员长、济州四•三历史研究所所长姜昌一先生主持,金荣训议长首先致欢迎词,他在代表济州道全体人民热烈欢迎中国朋友来岛上作客后,热情地希望南京和济州携手,共创和平未来。接着,济州四•三历史研究所朴赞殖研究员向我们报告了“四•三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和准备于明年在岛上筹建和平公园、四•三历史纪念馆等设想,笔者也应邀登台作了“南京大屠杀史实及南京纪念馆事业发展”的基调报告。
    会上,还举行济州四•三历史研究所和南京国际和平研究所结为兄弟友好所,携手加强历史研究和交流,共同为东亚和平出力的协议书,姜昌一先生和笔者分别代表上述两个所在协议上签了字。姜昌一先生向南京纪念馆赠送了一个“海女神像”泥塑,让它永远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守灵。笔者也向济州四•三历史研究所赠送了一面锦旗,旗上写着:“以史为鉴共创未来”。
    短暂的济州访问,给我们中国一行学者留下较为深刻的印象,共同的遭遇生长成共同的历史责任,那就是铭记历史教训、携手构筑东亚的和平。
 

济州岛上寻访历史
    图为2003年12月,作者在济州岛“韩国与中国现代史——和平与人权:济州四·三事件和南京大屠杀的研讨会”上作基调报告。

 


                                       (原文刊载于《华人时刊》2004年第5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