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成山
朱成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829
  • 关注人气:3,9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东史郎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批判》序

(2010-07-27 10:25:53)
标签:

文学作品

和平学文集

分类: 我的著作

    这是一篇我本不打算写的序言。
    2007年初,我将一大摞东史郎先生的亲笔手稿,交到南京出版社副社长朱同芳、编审沈立国、樊立文等人手中时,心中只有一个愿望和请求,就是想尽快把东史郎先生的遗作——《东史郎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批判》翻译出版,以告慰东史郎先生在天之灵,同时不辜负东史郎先生的亲属,以及山内小夜子、松冈环、林伯耀等日本友人的信任与重托。当时,不管是出版社方面,还是我自己,都没有写序言的计划,但当我拿到译稿审校时,想到老朋友东史郎写了一辈子的日记,而这些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批文字时,心情不免有些激动,往事如钩,头脑里产生了一种不吐不快的念头,于是乎,就有了还是写几段话的心境和决心。
    我最早得知东史郎先生撰写批判《昭和天皇独白录》和甲级战犯东条英机的文章时,还是东史郎先生在世之时。记得,那还是2003年8月1日,我去日本京都府丹后半岛探望病榻中的东史郎时,亲眼看到在他家榻榻米的小桌上,堆着一叠稿纸。在交谈中,东史郎先生亲口告诉我,他在家赋闲养病之时,仍在用笔进行战斗,批判日本军国主义。看着年已九十高龄、满头银白色头发飘逸的东史郎先生,心中油然升腾起一种敬意,一个曾经受过军国主义教育毒害,并亲身参与侵略与加害战争的日本老兵,在晚年竟然能勇敢的站出来,批驳日本昭和天皇的战争论,揭露东条英机等战犯们的军国主义思想,其言其行是多么的不容易。虽然我们不能过高地苛求他与军国主义思想彻底一刀两断,不奢望他与我们有相同的语境和历史认知,因为毕竟他是从那个特定的年代走过来的日本旧军人,还因为他数十年来一直是处在日本国民普遍历史认知暧昧环境里的耄耋老者。能够勇于站出来批判,敢于同军国主义思想决裂,便是勇者。在我眼里,他好像是一株不老松,更像是老骥伏枥的斗士,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2006 年1月6日,我赴日本参加东史郎先生的葬礼时,日本支持东史郎案审判实行委员会秘书长山内小夜子告诉我,东史郎先生已完成上述批判的文稿,他的遗愿是能在中国出版。他的亲属希望在整理后,交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编译出版。我当即欣然接受,表示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东史郎先生实现遗愿。
    2006年12月13日,山内小夜子女士受东史郎亲属的委托,从日本带来东史郎先生的遗作并交到我的手中,希望能尽快翻译出版。27日,日本日中和平协会负责人松冈环女士和日本华侨中日友好促进会秘书长林伯耀先生,又带来了东史郎先生的另外一批资料。翻译、编撰与出版东史郎先生遗作被正式提到了我的工作议事日程表上。
    10多年来,我与东史郎先生仿佛有缘。在与日本右翼势力否定南京大屠杀历史的较量中,我俩先后六次在中国、五次在日本相识相会相知,不仅成为志同道合的战友,并逐步发展为忘年交,而且也曾经写了许多文章,出版过一些书籍。掐指算起来,我参与撰写、编校的有关东史郎先生的中文书籍,已经正式出版的共有四部。在中国最先出版的是江苏教育出版社于1999年3月面世的《东史郎日记》,其原稿就是东史郎先生捐赠并亲手交到我的手上,并放弃版权要求,支持用中文版出版,以此向中国人民谢罪。我作为该书的历史校订者和“出版前言”的撰写者,与江苏教育出版社的领导及编译人员密切合作,终于使该书一度成为畅销书,连续再版,一共出版了25万册。第二本书是新华出版社于2000年12月出版的《“东史郎日记”案图集》,该书围绕东史郎日记案的前前后后,详实地介绍了与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右翼势力较量的经过,忠实记载并证实了中日两国一大批民间正义人士,为维护历史真相而奔走呼号,最终虽未赢得诉讼的胜利,但赢得了公理、正义和民心的胜利,该书也被评为国家“金桥奖”一等奖,与此同时,还被评为“江苏省外宣作品特等奖”。第三本书是由本馆和上海大可堂文化有限公司编撰,王重义、陈云华、张仁康、王重圭四位上海画家作画,由本人文字撰稿,2002年12月在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东史郎谢罪》,这本书是国内有关南京大屠杀史料的第一本连环画形式的图书,填补了历史的空白,也为青少年了解南京大屠杀历史提供了喜爱的形式。第四本书是本人撰稿,2007年1月由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的《我与东史郎交往13年》,此书是我与南京市文联和南京市作家协会签约的文学传记类书籍,新书出版后,在社会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先后被《金陵晚报》、新浪网、江苏新闻网等多家媒体转载。此次,第五本图书《东史郎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批判》的出版,不仅与上述四部图书互为补充、相得益彰,形成一个体系,而且会帮助读者更为全面地了解坚持反省谢罪的日本老兵东史郎。
    翻开这本图书,作者先对昭和天皇的批判,次对A级战犯东条英机的批判,再对BC级战犯的批判。通过这样的体例和安排,人们可以大体上看出东史郎先生对日本军国主义进行全面系统批判的用心,尽管他的批判并不彻底,日本旧军人的思维仍清晰可辨,甚至在字里行间仍或多或少地冒出军国主义的色彩和痕迹,但公允地说,他从主观上还是想勇敢地与军国思想决裂,提出了一些值得深思的问题。例如,他认为《昭和天皇独白录》是假的,而假造“独白录”,把昭和天皇从人间神变为人间人、从“昨天骑着白马、穿着戎装的大统帅”变为“今天穿着西装、自己步行的天皇”的目的,是力图使天皇不成为战犯,逃避应承担的战争责任。再如,他从不同的角度,一而再、再而三地讲述东条英机的自杀是一出闹剧,东条实际上是教唆日本军人勇敢赴死,而自己却是十分胆小的怕死鬼。还有,他在例举日本横滨法庭判处死刑的27名BC级战犯的同时,还将在中国、荷兰、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法院审判的日本战犯人数,以及BC级战犯中朝鲜人、中国台湾军人作了一一交待,不仅给我们提供了可资利用的日本BC级战犯方面的资料,而且明确指出日本应勇于承认侵略与加害的历史事实,勇于承担战争加害的责任,以反省与谢罪的诚意,赢得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受害国人民的谅解,赢得世界人民的尊重,等等。当然,也应该实事求是地指出,在本书中留有许多缺憾与不足,具体的表现在对日本战犯批判的不彻底性上。譬如,对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的28个甲级战犯只是列了一张表,只是批判东条英机一个战犯,其它的甲级战犯,特别是被判处绞刑的七个战犯,包括制造南京大屠杀惨案的罪魁祸首松井石根,没有进行哪怕是简单地批判。再如,对27名BC级战犯,只是一一列举简历,完全是一份资料性的东西,东史郎并没有一一对其批判,只是在其后进行了总结性的批判,并且缺乏针对性,显得苍白无力。这是东史郎先生留给读者最大的永久性的遗憾。
    在本书付梓出版之际,我首先要感谢南京出版社的领导李海荣、朱同芳及本书编审沈立国女士,他们是在时间较紧的情况下,精心组织翻译、编校与印刷,不辞辛劳,使得东史郎先生的遗愿能够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淞沪抗战和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70周年之际在中国问世。其次还要感谢本书的翻译,南京大学的彭曦、汪平老师,他们对这段历史负责任的精神,以及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尤为可贵。特别是汪平老师,曾参与中文版《东史郎
日记》的翻译工作,较好地对东史郎其人其事其日记其诉讼案甚为了解,把握和了解作者的原意,体现了睿智和负责任的精神。最后,还是要再次感谢东史郎先生的亲属及日本友人山内小夜子、松冈环和林伯耀,没有他们的信任、帮助和支持,本书的翻译和出版是不可能顺利实现的。我殷切地期待,这本在中日两国一批民间人士鼎立合作下完成的译着,能给各位读者一些启迪和教益。
    是为序。
 

《东史郎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批判》序
图为《东史郎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批判》一书的封面

 

 

   此文成稿于2007年6月4日,系作者为东史郎先生的遗作—《东史郎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批判》(南京出版社2007年12月出版)中文版所作的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