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成山
朱成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6,829
  • 关注人气:3,9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2010-07-24 11:14:15)
标签:

文学作品

和平学文集

分类: 我的著作

    对南京国际安全区的研究,历来是南京大屠杀史学研究的重要课题之一。多年来,由于资料的缺乏,对这一课题的研究还不够深入细致,譬如,对南京安全区委员会所辖难民收容所的研究就很粗浅,甚至不能全部弄清难民收容所的名称、数量和难民收容人数。近年来,随着《拉贝日记》等一批西方人士有关南京大屠杀的重要史料的陆续发现,为史学工作者的深入研究提供了可能,并越来越多地引起有识之士的关注。                         

 
    一、安全区内究竟有多少个难民收容所

 

    南京国际安全区成立于1937年11月22日,占地3.86平方公里,四面以公路为界,南为汉中路、东为中山路、中山北路南段,北为山西路及其以北一带,西为西康路。12月1日,当时的南京市长马超俊把“安全区”的行政责任交给由美(7人)、德(3人)、英(4人)、丹麦(1人)等15名外籍人士组成的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同时交给450名警察,3万担米、1万担面粉和8万元款项,以在危急时救助南京难民。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位于南京宁海路5号的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总部旧址

    在南京安全区内设立了那些难民收容所呢?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稿》记载:“界内分设交通部大厦、五台山小学、汉口路小学、陆军大学、小桃园南京语言学校、军用化工厂、金陵大学附中、圣经师资训练学校、华侨招待所、南京神道学院、司法院、最高法院、金陵大学蚕桑会、金陵大学图书馆、德国俱乐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法学院、农村师资训练学校、山西路小学、金陵大学宿舍等20个难民收容所。” 这个记载与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德国西门子洋行负责人约翰•拉贝先生在1937年12月17日日记中记述相同。

 

 南京安全区难民收容所

1937年12月17日现状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金陵大学难民收容所

 

    不过,拉贝先生在这里标明了司法部和最高法院两座难民收容所为“空置”,没有一名难民,其原因是显而易见的,遭到了日军的屠杀。据南京安全国际委员会致日军当局信函中陈述:“日军从司法院难民收容所捕去难民300人,从其它收容所也捕去许多难民。12月15日晚上,又将一个收容所中的难民1300人全数捕去。” 拉贝先生在12月14日的日记中写道:“我们安置了大约1000名中国士兵在司法部大楼里,约有400—500人被捆绑从那里拖走。我们估计他们是被枪毙了,因为我们听到了各种不同的机关枪扫射声,我们被这种做法惊呆了。”拉贝先生在12月18日的日记中继续写道:“12月16日司法部抓人事件,被抓的人中至少有数万名平民。”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拉贝在南京的住所-现小粉桥1号,曾有600多难民避难于内


    20天后的1938年1月8日,拉贝先生在日记中又列出了一份隶属于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难民收容所名单:陆军学院、兵库署(军械库)、德中俱乐部(DöS协会)、贵格会传教团、汉口路小学、金陵大学附中、高家酒馆、军用化工厂、山西路小学、华侨俱乐部、司法学校、西门子洋行(中国)、蚕厂、农业学校、圣经师资培训学校、金陵神学院、金陵大学、大学图书馆、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双塘,一共20个。比较前后两份名单后,我发现,后一份难民收容所名单中,少了交通部、司法部、最高法院和小桃园语言学校,多出了兵库署、贵格会传教团、西门子洋行院内、高家酒馆和双塘等5个难民收容所。连同前述空置的司法部和最高法院难民收容所,一共有25个难民收容所。这与拉贝先生在1938年1月14日的日记中记述是一致的:“我们委员会总共管理有25个难民收容所,约7万名难民,其中的5万人必须靠我们的救济过日子。”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马吉与福斯特轮流看守的德国产业南洋路17号,这里也成为难民营。门前竖有德国纳粹的旗帜,用以抵挡前来骚扰的日本兵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德士古火油公司经理汉森的住宅,在1937至1938年间曾成为下关涌至的大批难民的栖身之所。马吉也住在这里,并写下这些信件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麦考伦在南京的住宅,在1937至1938年间曾成为大批难民的栖身之所

    二、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所管辖的难民收容所

 

    安全区共有25个难民收容所,这是史学界多年来的共识,拉贝先生也在日记中先后5次提及和肯定这一数字。问题是,上述25个难民收容所名单中,双塘难民收容所位于城南,显然不在安全区的范围内,安全区内的难民收容所实际上只有24个。对于这一难题,我从国际委员会秘书斯迈思先生于1938年1月28日关于《南京事态报告》中找到了答案,还有一个“鼓楼西难民收容所,负责人为李瑞亭。” 那么,双塘难民收容所是否隶属于国际委员会管辖呢?回答是肯定的。拉贝先生在1938年1月8日的日记中写道,国际委员会为双塘难民收容所,“每天供应量为一袋米。” 对于该难民收容所情况,斯迈思先生也在致日本大使馆福田得康的抗议信中作详细介绍,“我想说明:双塘收容所地处城市西南,是美国长老会传教团的财产,由一所学校、一所教堂和一些附属建筑物组成。”在该信中,他还附了一封题为《双塘难民收容所的一天》的报告书,揭露了在1938年1月6日13时50分至1月7日10时50分期间,日本士兵多次闯入该难民收容所施暴的罪行。此外,国际委员会财务主管克里斯蒂安•克勒格尔(和记洋行德籍工程师),也在1938年1月13日写的《南京受难的日日夜夜》中明确指出,“整个安全区共有较大规模的难民收容所26个,安置的人数从数万上千到5.5万人不等。”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所


    据此,我们得出结论,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当时直接管辖的难民收容所一共有26个,其中在安全区内共有25个。

 

    三、难民收容所设在何处?

 

    难民收容所究竟设在何处?这是一个值得弄清楚的问题。
    根据难民收容所的资料,我们可以从大体作出政府大楼、学校和外国人房舍的分类。
    在政府大楼里设立的难民收容所是多少呢?1938年1月30日,拉贝先生在致南京自治委员会王承天的信中指出,坐落在政府大楼里的所有难民收容所有8个。根据这一线索,大体可以认定为交通部、司法部、最高法院、兵库署、军用化工厂、华侨招待所、高家酒馆、陆军学校。当然,把后4个难民收容所列为政府大楼,似乎有些勉强,事实上并不是政府办公大楼,这些房屋隶属于政府,或政府官员。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原交通部难民收容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最高法院难民所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在司法院设置的难民收容所

    相比较而言,设立外国人管理的教堂、俱乐部和公司内的难民收容所是比较清楚的,一共有4个:贵格会传教团、双塘长老会传教团、德国俱乐部和西门子洋行。
    在学校设立难民收容所最多,达14个即山西路小学、汉口路小学、金陵大学附中、金陵大学(宿舍)、金陵大学图书馆、金陵大学法学院、金陵大学农科作物系、金陵大学蚕厂、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金陵神学院、圣经师资培训学校、小桃园南京语言学校。其中,金陵大学设立的难民收容所达6个,实际上,成为当时南京最大的难民收容所。而五台山小学收容所是在中国政府通告后3小时,就接收难民的第一个难民收容所。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金陵神学院

 

    上述三种类型26个难民收容所,均隶属于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此外,城南的剪子巷老人堂、城北下关的和记洋行、城外东北郊区的栖霞山(寺)和江南水泥厂、长江北面的六合县葛塘集等处设立难民收容所,虽然不属于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管辖,但也起到了保护南京难民的作用。

 

    四、难民收容所的人数考证

 

    要弄清难民收容所的人数,首先要考证一下国际安全区的难民人数究竟有多少?
    拉贝先生在1937年12月18日致日本大使馆二等秘书福井喜代志的信中说:“我们非常关心20万平民的疾苦和忧患,” 这是南京沦陷之初的安全区内的难民总数。随着日军在南京城制造屠杀、强奸等暴行,老百姓纷纷逃往国际安全区。到了1938年1月17日,拉贝先生说“现在安全区的难民总数估计已经达到25万人,增加的5万人来自城市的废墟地区。” 过了20多天,1938年2月14日,拉贝先生在日记中写道:“今天在安全区内还有15万人(原日军强行驱散),而今年1月份为25万人。” 据此,我们可以认定,国际安全区内人口在南京沦陷之初大约为20万人,最多时为25万人。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难民收容所


    难民收容所的人口变化情况又是怎样呢?
    在南京城沦陷之初的1937年12月17日,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统计,表明总数为4.93—5.134万人。
    1937年12月31日—1938年1月5日,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米尔斯和福斯特带领中国助手洛先生和王先生,对21座难民收容所逐一进行了检查,基本说清各个难民收容所的人数和救济情况:
    南京安全区难民收容所的现状(1937年12月31日——1938年1月5日)
    1、陆军学校难民收容所(1937年12月31日)
    所长:赵永奎。(音译)
    难民人数:约3200人,分成27个小组,每组设一个组,这个收容所的所有难民均由日本军方登记注册。
    2、兵库署(军械库)难民收容所(1937年12月31日)
    所长:陆成美
    难民人数:约8000人
    3、德国俱乐部(DOS)难民收容所(1937年12月31日)
    所长:赵唐荣
    难民人数:444人
    4、贵格会传教团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1日)
    所长:张公生
    难民人数:约800人,男性居多,妇女比儿童多。
    5、汉口路小学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1日)
    所长:郑大成
    难民人数:约1400人(以前为1500人)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汉口路小学设置的难民收容所


    6、华侨俱乐部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3日)
    所长:毛青亭
    难民人数:1100人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华侨招待所设置的难民收容所

 

    7、西门子洋行院内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4日)
    所长:韩湘琳
    难民人数:602人,均由拉贝先生登记。难民们生活在遍布整个院内的草席棚里
    8、中山路司法学校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4日)
    所长:佟燮臣
    难民人数:528人。这个收容所享受日本军事司令部的特别庇护,每天有30人外出为日本人干活。80名—100名男难民被日本士兵从收容所带走,再也没有返回。
    9、金陵大学蚕厂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4日)
    代理所长:金哲桥
    难民人数:3304人,500多人生活在露天用布或草席搭的棚子里面。收容所十分拥挤,卫生设施很差。
    10、农业学校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4日)
    所长:沈家禹
    难民人数:1658人
    11、圣经师资培训学校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4日)
    所长:传教士郭俊德牧师
    难民人数:3400人。这个收容所常常遭到日本士兵的抢劫和骚扰。人们估计,有百分之七十的妇女被强奸过。
    12、金陵神学院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4日)
    所长:陶忠亮带20名助手
    难民人数:3116人
    13、五台山小学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4日)
    所长:张乃里 带助手
    难民人数:1640人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在五台山小学设置的难民收容所

   

    14、金陵大学附中难民收容所( 1938年1月3日)
    所长:姜正云带约80名助手
    难民人数:1.1万人(以前为1.5万人)其中妇女和儿童多于男子。
    15、大方巷军用化工厂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3日)
    所长:汪成斋孔平良带一批助手
    难民人数:2800人。300个男子被日本兵带走而且没有返回。每天约有100个男子外出为位于附近高等法院大楼里的日本军事司令部干活。每天约有20个男子为日本空军司令部干活。
    16、山西路小学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3日)
    所长:王有成 带助手
    难民人数:约1100人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山西路小学设置的难民收容所

 

    17、高家酒馆55号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3日)
    所长:凌恩忠带一批助手
    难民人数:770人分成两组安置
    18、金陵大学(宿舍)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5日)
    所长:齐兆昌带助手
    难民人数:7000人,其中大多数为妇女和儿童。男子白天来收容所为其家属送食物。
    19、金陵大学图书馆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5日)
    所长:梁开纯 带一些助手
    难民人数:约3000人
    20、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5日)
    所长:魏特琳小姐带助手
    难民人数:5000—6000人(以前为1万人)
    这个收容所只收容妇女和儿童,另有极少的男性老人。
    21、教堂和长老会传教团学校双塘难民收容所(1938年1月4日)
    所长:陈罗门(上海一个木材商,出差来南京,因战事没有离开南京)。收容所在安全区外城西南一个很贫穷的地区(双塘)
    难民人数:目前为1000人,以前为2000人。许多人只是晚上来收容所住宿。该收容所经常被日本兵抢劫,妇女常遭到强奸。
    基于这次调查,拉贝先生于1938年2月14日在日记中准确地告诉我们:“1937年12月下半月难民人数最高时,在25个难民收容所里,共有6.9406万人。1938年1月25日有6万人,而今天在24个难民收容所里,只有3.5334万人…收容所的难民减少了2.5万人。”  
    综上所述,25个难民收容所的人口约占安全区内难民总数的四分之一,其余的难民住在安全区范围内其它的房屋,包括外国人空置的房屋内,也有不少难民在五台山、清凉山等地搭起了简易棚舍,过着悲惨的生活。
    国际安全区之外难民收容所的人数又是多少呢?
    栖霞山(寺)难民收容所最多时有2.4万人。1932年12月23日,辛德贝格从城外带来了一封信给拉贝,信中附有17000名难民致日本当局的请愿书。从拉贝日记中,可以大体看出这座难民营难民人数的增长主要是在1938年1月中旬以后。如拉贝先生在1月13日的日记中写道:“千佛山脚下形成了一座难民营,逃到里面的约有1万多人,全都是附近的农民。” 拉贝先生在1月25日又说:“庙(栖霞寺)里已经聚集了2.04万人。”到了2月14日,拉贝先生又告诉我们:“那是一个有2.4万人口的栖霞山难民营。”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栖霞山(寺)难民营

 

    江南水泥厂难民营最多时达4—5万人。江南水泥厂位于南京城东北部,在南京沦陷前到达江南水泥厂的德国人京特博士,任代理厂长,和随后赶到的丹麦人辛德贝格一起,在厂里升起德国和丹麦的国旗,在厂内设立难民区,收容难民3万余人,最多时达4—5万人,包括少数未及撤离的南京守城官兵。
    城北和记洋行(英属)难民收容所的难民数量缺乏准确的资料,但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朱红生、赵家文、张月英、徐廷梁、徐瑞、万秀英、沈文君、窦祥厚、仇秀英、刘荣玲等人的证言来看,仅12月14日从这里被日军搜捕,押往江边屠杀的难民达数千人。从和记洋行占地600余亩及其该洋行庞大的建筑群来看,这里收容的难民人数应不少于万名。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和记洋行难民营。和记洋行旧址位于南京下关区宝塔西街168号,现为肉类联合加工厂厂址,占地600余亩,1913年建成开业。1937年南京沦陷后,和记洋行被迫停产,后成为难民营

    城东南的剪子巷老人堂有530多人。1938年1月2日,是个星期天。这天下午,在南京国际红十字会主席约翰•马吉先生的建议下,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美国人米尔斯先生带着中国助手刘先生和霍先生,专门来到这里,视察了这座约100年历史的养老院。他们通过点数确认那儿总共安置了500人,还生活着30几个儿童。长江北六合县葛塘集难民营约有2000名难民。1938年1月25日,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收到一份请求书,葛塘集共有2000名难民需要救济粮食,查清了这座难民收容所的人数。

 

《为未来讴歌》考证南京难民收容所

图为南京大屠杀期间的金陵大学难民收容所(金陵大学北大楼)

——采自【日】《中支之展望》

 

(此文刊载在《江苏地方志》,2005年第4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