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左诗选稿平台
左诗选稿平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6,718
  • 关注人气:3,4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每日诗选【第35期】

(2016-03-12 07:05:09)
标签:

杂谈

分类: 每日诗选

每日诗选【第21期】


  每日诗选【第35期】    本期诗人,(排名不分前后)

    林雪   青青   如风    罗凯    田暖     杨光    土麦    乌银   木隶南   木鱼-苑希磊


颂辞

    文 / 林雪

我用一块湿地跋涉千里去拥抱另一块
我用夏天北方的茂盛引渡南方
我赞美候鸟的生态学
她们用史诗般的飞翔南来北往地书写着
她们的宿命。她们把作品发表在天空中
那语言,那韵律,人类必须颌首倾听!
我用一片亚洲深处的肺腑热爱其余的大陆
我是有色的:万物的色彩就是我的色彩
也是无色的。我是佛主的
也是基督的。大地呼吸着,我在
绿色君主的领地上歌颂共和。又在
万物的联邦中歌颂一个帝王般的纯洁
我这世界的公民啊!从不隶属哪一种主权
当你们说爱——我只为爱除去面纱



中年之后

             文 / 青青

中年之后  不再任性
戒多想  多虑  戒掉他乡
戒掉酒水酽茶 
戒去日子里妩媚的红    艳丽的紫
戒掉红颜   远方

守护着渐生的冬雪  敲打   反复融化
冻结
守护着安静的锁骨 
深陷的流言
流过身体的时间    线状   粒状   片状  
各种形状组合着

许多泡沫崩塌   触出轰响
没有人知道这声音敲碎了什么
透明的玻璃   瓦蓝的天空
古老的城墙
还是横亘在句子里   包裹的看不出底色的那些话

都换成明亮的花瓣吧
粉红  胭脂红   玻璃红
桃花诱惑的唇彩
这些琐碎的片段    一组组涌进来
瓦解着双手   眉眼




虚掩之门

               文 / 如风


是的,在盘吉尔怪石沟
每一粒沙
都是渴死的水
我绿色的长裙,是唯一的春天
 
斯人已去
谁的羌笛声,还在云端呜咽
风起风落处
历史的尘埃被这虚掩之门湮没
 
盘吉尔,你一痛我就痛
面对你
我小小的苦难无处躲藏
 
注:盘吉尔,“千疮百孔”之意。盘吉尔怪石沟,地处吐鲁番托克逊县境内。



     关 口

            文 / 罗凯

一个硕大的陶罐,一半露着
观察天色。另一半潜伏在土里,它忘了自己
原先就出身寒土。
它半张着嘴,正吞噬整个天空和草地。
那些有序的花朵,头顶着白,一支葬送冬天的队伍走进罐。
走在前面的,进入了黑暗
还有一步,就是倾斜的无底深渊。
多像村前一眼枯水的井,等着
那离乡的人,背着山外归来的牵挂和幸福。多像
每一扇窗,等着寒流过去
不再封锁着渴望阳光的眼神。多像
一条路的尽头
等着,一个久远年代反思着错过。
我真想躺下,顶替它
在天空下,在草坪上,却张不开人类的半张嘴。
我看着,花开花落的白
多像春光的签证,通过下一个
倒春寒的关口。
 



泗河,这是世界上的哪一条河流(节选)
 
                 文 / 田暖

1、 
这流淌之美是翻涌的软金
人们模仿着流水,带来今天想要的生活
它的皱纹铺展着年轻的河床
落日在这里扔下无限钓钩,跃动的鱼群
一次次被钓出,我们无法说出的秘密:
蔓草,芦苇,村庄,青莲阁,古桥的倒影
人们用流水的嗓音歌唱不死的流逝
当热浪退尽,它在这里
它有调头向西的决绝,突然拐弯的勇气
它每天用耳语向我们倾诉:
摸索,虚度和奔赴……
一样美好
并非因为人们赋予了它意义,或者无意义
庸常和忙碌一样美好
每一个小如草芥的身体
每天都像舒展的泗河翻起不动声色的浪花
 
2
你抓紧这世尘的筋骨,以寂静的吟唱
咆哮的叫喊,无声的恸哭,唤醒我们
身体里怦然心动的另一条河流
 
你从哪儿来?又到哪里去?
你每天怀抱着
煤矿采空之后
坍塌的村庄,乌沉沉的苍穹
一路收集着流沙,灰尖
收容着伤害,背叛,逃离,顺逆,戒惧……
 
人们吞吃着盲点,心口敲打欲望的钟鼓
人们吃下酒精,垃圾和尘埃
吐出肺脏里的抑郁症、疼痛病
更高的命运,从来不在高处
你低低匍匐,在越来越低的土地上
 
3
 
一个叫奴儿的孩子,一个异乡人
在这里清洗她的乡愁
藏起你满溢的清流,热爱,在构建一条河流的
源头,彼岸,深度、宽度和广度
你的桥梁和子民
——你不通向坟墓
——在终极的道路上
万物有灵,草木有心,都朝着同一个方向
 


山中的残雪

           文 /  杨光

在高处,在背阴的地方,
时二月,仍有冬天残留下来的雪。
因为少,极其耀眼,
与枯落的山川草木比对鲜明。
它们自身提炼,
完成了自我塑造。
这使我坚信,作为物质,
都有一种由来。
它们正在锐化,或者在作离去的备份,
远远望去,像谁捧出的一把把盐。



  续家谱

          文 / 土麦

祖辈留下的家谱有两种
一种是出生后的男丁要续的
另一种是离世后的族人要续的
 
我出生的时候是爷爷抱着我续上的
爷爷离世后是我给爷爷续上的
 
后一种家谱挂在堂屋正中
以纯白棉布为底,请村中画师构图
平日卷起,逢春节展开清灰,供子孙祭拜
 
很清楚记得那个下午
我一笔一划,将爷爷的一生
不折不扣地写进了族谱
 
此刻,影子也一同尘封,除了名字
黄土地上再没有他的任何信息



《春雨》

           文 / 乌银

铺天盖地的白鸦
蜂拥着撞向楼宇,疲惫的翅膀
拍打了一夜的窗台
 
安静地伏着于大地的背脊
耳朵紧贴着雷声的人,身体清透
雨滴一样一触即溃
 
是避难的母鹿?爱上阴云的黑暗
但她不能说出身体里的秘密,只屏息燃烧
在暗处升起白的烟雾,像复活的万千飞鸟
 
而雨水,消弭身体里的火焰
人间的草木深,她有足够的时间
收受春雨的残暴和眷顾




   发言稿

          文 / 木隶南

应该微笑。应该让弯向逢迎的嘴角
再挂住一阵春风

字被吐出前,需小心拿捏,打磨,然后着色
——舌头的膛火此刻五彩斑斓

呷一口水,就是摁下一个潜藏的机关
它让一段空白产生回响

掌声并不表明因果。从齿间抽走刀片的人
在颌首时,又一次立地成佛



   手表

        文 /  木鱼-苑希磊
 
那块手表停摆了
一直在原点,不动,不唱
听话得像个孩子。
 
他伸出手腕,看了看
二十年过去,当年的颜色
已潜入皮肤。生活,让他成了
 
一根摆动的时针
用以丈量时间,丈量故乡,丈量
余下的路。
 
他从未听到滴答声
却深信:画在手腕上的表还在
原点,转瞬却带走了最好的时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