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左诗选稿平台
左诗选稿平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4,711
  • 关注人气:3,4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翔选诗[八百九十五]

(2013-07-10 07:30:00)
标签:

选诗

军事

文化

久久嫣红选本

 

童年的月光

叶邦宇

 

天空是蓝幽幽的

山林是黑魆魆的

只有月亮是明晃晃的

 

童年的月光——

有的爬到树上,玩地上的影子

让一片树叶跳到影子里找自己

有的水一样落到池塘里

喝露水的青蛙只要一跳,池塘就

摇响了银铃

这时候,如果有取水的人

月光就会从她的桶里晃出来

我们仔细听,便能听到月光移动的脚步声

想来,这样的荡漾

仿佛都是为了证明:月光如水

 

从任何一扇窗看去

月光都不是霜

那时候我还小,从没有离开过家乡

更没有去过唐朝

村里走得最远的人,大概就是到了

那被月光照得有些可怕的

山上——对他们来说,有没有月亮

都一样

就像那些做梦的人,他们累了,做爱了

就一头倒下来,月缺月圆

仿佛都不是人间的事

 

http://blog.sina.com.cn/u/924353ec0101n9mv

 

 

《过雨》
千山暮雪


夏天的雷公
嗓门很高
一声吆喝
奔跑的羊群集结待命

夏天的雷公
脾气很大
一挥长剑
哆嗦的羊群泪流成河

 

《空地》

 

看着
髦耋之年的父母
如摇摇欲坠的秋叶
我在寻找一块安顿他们的空地

叶落归根
我跑遍乡村
张嘴的银子像瀑布
冲破了我羞涩的囊中
人情的路已断

我跑遍公墓
看见另一座城市在崛起
原来人活着有等级
原来人死了也有等级
咬紧牙关购一份天堂的房证

想着
含辛茹苦的父母
不及入土为安的落叶
我在寻找一块奢侈银子的空地

 

http://blog.sina.com.cn/u/917c45740101meqo

 

 

小院

 庞学杰_萝卜孩儿

 

天空在无遮无拦里蓝着

小河在有声有色里流淌

水草在顺风顺水里生长

 

小院春光满怀

麻雀们用阳光梳洗羽毛

 

刚刚成型的柳篮子

在老父亲的怀里

摇来晃去,咿呀学语

 

杏树下,九十九岁的老奶奶

用她仅有的一点视力

穿针引线

 

 

海边·乡思

 

一棵小草,风中摇摆多少次,才能站稳脚跟

天边云朵,梦里散发多少体温,才能变成一场喜雨

满园桃花,雨中洒落多少胭脂泪,才能结出一枚果实

桃园里远望的老母亲,目光和春色骨肉相连

花朵点灯。小河提着一盏盏灯儿远去

小河的终点,终点的海上

多少帆影举目眺望,朝着故乡的方向

一条小河,终点的地方,多少鱼儿逆流而上

逆流而上,逆流向上

河的源头是故乡

 

http://blog.sina.com.cn/pxjlbhe

 

 

我珍惜每一个温暖的瞬间

蔡兴乐

 

活着的每分每秒

我珍惜每一个温暖的瞬间

比如撒在玉米苗上的阳光

比如村头洁白清爽的炊烟

以及母亲被灶火映红的脸

 

那每一朵缤纷的花儿

我也看做是闯入春天的文字

在被熏染得五颜六色之后

才依依不舍地以诗歌的队形

扑向养育自己的大地

 

直到后来 有这么一天

我的文字 如同这个暮春

在一朵梨花飘零的瞬间

悄悄离去 不再让人记起

我会落英般将一生交给大地

名字 则留在故乡的一块碑上

 

http://blog.sina.com.cn/u/b30930ee0101ca53

 

 

 

伤口是穿透黑暗的眼睛

飞扬的流沙

 

每次,伤口喷涌鲜血的时候感觉自己最清醒

不受任何阻碍,从肉体穿越到灵魂

所有的疆界毫无意义,就让偏见、蔑视、贪婪

和污浊的恶俗统统见鬼去吧

在死亡的悬崖边才能看得清旷野悠悠葱绿的美

还有冒着火舌的地狱的门

疼痛是我的第三种语言,读懂苦难

持续,持久,用所有的智慧慢慢品味

我不会瑟缩在血液里闭上发现光明的眼睛

伤口是我第三只眼睛,穿透黑暗的眼睛

 

 http://blog.sina.com.cn/u/470cb54c0102e4hg

 

 

我和时间面晤

岸芷汀兰

 

当时间经过我时

我也在经过时间

我们每时每刻都在面晤中

匆匆告别

无论走在时间前面

还是跟在时间后面

我总能听到岁月和我的肉体、灵魂

相互摩擦、相互砥砺的风声

时间提着一只竹篮

从我身旁走过

我在时间的隧道里钻木取火

不谈前世今生

不说无限永恒

一切正在发生的

和一切正在消失的

都被时光收进篮子里

 

http://blog.sina.com.cn/u/2015052775

 

 

故乡

迪哲伟贤

 

小时候上学

每天要路过村口

一棵香樟树

现在已有几抱大了

 

他经历岁月风雨

和生活霜雪

还目睹时代变迁

依然枝繁叶茂

 

他曾经告诉我

说我的太爷爷

爷爷和我父亲

死后都从这儿抬过

 

他还唠叨过

太爷爷长辫子很长

而爷爷的辫子

一天被人剪去

 

今天我来到村口

对樟树说

我死后

仍然将从这儿抬过

 

http://blog.sina.com.cn/u/2460615202

 

 

我的窗外

/铎木

 

一条歧途,使我渴望误入木制农具的
锈斑。土地和农夫手臂上肌腱隆起的山
绣着虫类和庄稼。我的窗外
总有一些让人感触的景物。一条路一直吸引我
路的尽头是一棵菩提树,忽明忽暗
晨曦里的一滴露珠坦露一段残垣断壁的完美
许多次,我观赏匆匆过来的蚂蚁,蜜蜂,蝴蝶……
一条小花蛇扭着细腰舞蹈
一个小沙弥下山时,唱着歌,他在我的窗下
对我化缘,我给了他一根虎骨
指着瓜棚下一个画着符咒的女子,暗暗地
窃笑。有木鱼的声音远去。一些果子被风干成
季节的伤疤,值得诱惑。一个老妇人
用一双小脚,怎么也走不进从未到达的城市

 

http://blog.sina.com.cn/holyblueland 



分拣

西安杨芳侠

 

最后审判的时刻到来时

那人脏腑坏了,腰也折断

亏人的人总难善终!

说这话的人

仿佛受到某种鼓舞

说出的话和审判者发出的声音

分毫不差

 

于是,坏豆子般

罪孽深重者被分拣到无用的

恶的那一边

从分拣者的指间滑落

那人发出

昆虫被撕裂时的尖叫

 

http://blog.sina.com.cn/qixia567 


岷江一苇

 

一团影子

在阳光下漂移

一支盲杖敲击地面

发出木鱼的回声

 

墨镜后一双灵视的眼

一只瞻前,一只顾后

唯不见脚下的路

走过今世今生

 

http://blog.sina.com.cn/u/856c21c70101aatg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