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左诗选稿平台
左诗选稿平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7,433
  • 关注人气:3,4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翔选诗[二百六十一]

(2012-08-19 07:25:09)
标签:

诗选

文化

那片云有雨 选本 


旅夜书


 符力

秋雨。秋雨在梧桐叶上

敲键盘,写一封长信,一阵淅淅沥沥

一阵噼噼啪啪

 

那岔路

那湿漉漉的旅程,已融化在暮色中

秋雨还在写着那封长信

 

炭火成灰

铜炉长上绿斑

达达的马蹄声已送你离去,你住过的房子已换了主人

梧桐叶肥了又瘦

来不及叹息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秋雨把信寄向何地

你才能收到人世的消息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1655cb0102eeg1.html

 

今夜的雨声可曾打湿谁的梦乡 


 夏文成

 

一场雨,不会无缘无故的下

一场雨,不会无缘无故如此绵绵密密

耐性十足地下了一夜

在滇东北这个内陆高原小城,要下一场雨

委实不易;要把整整一个夜晚下湿

要把干渴已久的土地都下透,更是不易

 

大多时候,滇东北高原都处于饥渴之中

甚至可以连续三年不下一滴雨

而今夜的雨,却是如此奢侈,淋淋沥沥无休无止

就像一个人敞开了心扉,要给你激情似火的爱

你想拒绝都不行;如同一场戏

要曲终人散,谁也无法挽回

 

这场奢侈的雨,无论今夜下得

多么畅快淋漓,多么不管不顾,明早

抑或明晚,它终究要收住雨脚

天空终究要云开雾散,一切都将成为记忆

唯一难以确定的是,不知这场雨精心设计的雨水

可曾打湿某人的梦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28fa080102dxja.html

 

燕无汐 诗四首 


◎ 逆光 

 

“回不去了,我的躯体

套着垂直绳索!”

这叹息,来自虚构的

溶洞,推动光

从深渊,从歧途折返。

妈妈,我那么爱。

妈妈,恨,是伪装,

是畸形的甲壳。

妈妈,老虎在秋后,

会将靴子穿好。

森林都是它的了,包括我

飘起来的黑睡衣。

  

 

◎ 好消息

 

你爱的人现在是别人眼里的情敌

唷唷。。。。。。

多余的纸牌,纷纷围观起哄

唷唷。。。。。。

蛤蟆在疯人院

自顾自喝完,黄药师勾兑的酒水 

 

 这感觉很棒

 

酒精的头颅喊着:救我 救我

零度的心肺喊着:抱我 抱我

朝向太阳的十指,仅有那么一次获得意外

你向我走来,向我走来,大步

你拉着我拖住我推开我。。。。。。

我现在,在深渊里了,这后果 也在深渊里

 

 

◎ 情人

 

他从不出来见你

他比你还要 我行我素

他的自闭症 举世无双

他从不服从上帝

想他时

他可能拴着 别人的手

从事更有趣的工种

他不认为必须

与你坚持 心有灵犀

但他可以决定

该在什么钟点

送你楚辞 向日葵 贝多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3b669d8010175eq.html

 

栀子


◎  韩宗宝

你的香气还在

你洁净的脸 在南方以南

清浅  隐约的气息

一点也没有消散

 

那个春风荡漾 暗香浮动的夜晚

多么鲜明 你安静的眼神

以水的方式 细微地浸润我

 

灵魂的香气高过月亮

而肉身的欢愉 多么短暂

犹如那一年南方的大雪

就像我眼中夺眶而出的火车

http://blog.sina.com.cn/hanzongbao

 

 如果不出意外


◎  阿未

  
如果不出意外,我将活着,老了不算意外
老了是活着的一部分
是曾经年轻的骨头在衰败的情节里
篡改剧情的又一次演出,除了
离生命的边界近了一点,其实和活着真的
没有什么不同,我说的意外
是本场演出突然落幕,是我从此
再也看不到我想看到的一切,那些
匆匆的夜晚和黎明,那些纵情的眼泪与笑声
灵魂里驻着的爱情和仇恨,相聚与分开
以及正走在回家路上的自己和每一个亲人
我说的意外,是生命的雨水悄悄停下来
让我身心皲裂,开始干枯,像深秋里
那些被风干的草,在熊熊的野火中燃尽,
一场荒谬又合乎情理的闹剧,逼我轻易放弃了
整个世界……而此刻我只是幸运的老着
我所说的这些还都没有发生,如果不出意外
我只想就这么老下去,老到在绝望的途中
再一次和希望相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840bba0102e4nh.html

 

空瓶子(外一首)
  
  墨指含香
  
  
时松时紧的光亮抽穗
一个更深的隐喻长出来
长出缩短的春天
刚刚藏下一脸愕然
擦亮的雨水遗失夜行人和闪电
写下一个含糊的词语
重获新生
  
日子划过瓶颈
划过一个泛起疼痛和幸福的旅途
提前的落叶惊动八月
我在树上想象红月亮
阴影掠夺了一大截儿光阴
那个孩子说,
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事?
  
  
隐形的轨迹
  
  
没有一句话的八月
既潮湿又疼痛
父亲和黄昏连成一片
晚霞扶了扶他弯成枯黄麦穗的腰杆
肯定是他的身体盛满了落日
那呛人的秘密
退进我拉长的背影里
他把日子独自扔给我
是要等我回来接过他的马鞭
娶回一个草一样的新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a432140102e8yv.html

  

我爱过了


◎ 霜白

 

我应该爱过一块铁

它反复锤打我。在夜里

我在火热的炉膛里

 

它给我一副重新生活的样子

我也经历了告别

像淬火,在冰凉的水中

 

开始我感到的锋利

像割开自己的心

后来的坚硬,是我

看到原本只我一个人

 

在我的体内,我爱过了

用一块铁锻炼了另一块铁

它从来都是锋利的

像犁

翻开了充满等待的土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94e67e0101aaqn.html

 

《宽恕我》(外三首)

◎ 茉棉

 

《致闪电》
 
 
是你,带着熟悉的图腾
又来了
劈亮的行程,你应该看得见
无所谓封闭
无所谓敞开
请你原谅——
没有更换的蹄音
没有回头的沉默的青草
  
《我相信》

 

吐出的烟雾,找不到修辞的叹息
你多想,搭一个梯子,挽住
八一路上走远的白裙子

 
你说,你的眼睛里涌出一个海
冲破了午后的玻璃

《夏季》 

 

五月,是几只出逃的包裹
而前路未卜
六月,只留下水塔上早起的黑鸟
它的自言自语
无人听见
七月,云朵把天空擦得锃亮
带着雪的气息。流浪
仿佛很近,其实遥远

 
《宽恕我》 

 

花开是疼痛的
每一步都在与时间告别

 
栅栏被自我拆解
我将获得新的十字架,迷雾

 
爱啊,宽恕我吧
一个日催陈旧的女人
怀揣的雨水和灰烬
又一次毁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e1435200102ef5m.html

 

 蝉鸣声里  刷新内心的页面 


 ◎ 草木容若

 

 冲出夏的胸膛  悲鸣或者呐喊

 一气呵成  无韵无序的锦书

 究竟有多少只蝉在一根琴弦上  集结

 是哪一只率先发出了第一声

 

 也许是乱世的卒子  于将军掩面之后

 集体落难  幻化避世

 不为桃园  不欠红尘一苇津渡

 于地下埋藏  千年的鸿鹄之志

 

 这精灵一定是顿悟了  尘世的秘笈

 决意攻略人心的黑洞  蓦然间

 我和密如鼓点的呐喊  一起冲进

 内心的城堡点灯  埋雷

 

  刷新灵魂与内心的页面  从草尖上的露水里饮过禅味

  放下自己  在蝉声的中央观想

  一股风  从秋天的词典里启程

  这时大地发出一句偈语

  蝉集体失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5262aba010190mq.html#comment2       

            

所有裸身的树才能静听梵音


◎ 雷文

 

不要为河水解冻奔走相告

不可能开多少花就能结多少果

那些注定走不到秋天的大青梨

满脸病态地坠落,一群觅食的蚂蚁为它陪葬

春天,弥盖了太多的假象

就像那副初次见面的推销商的笑脸

 

大自然把审判厅设在秋季

叶子从下至上依次褪去

就连核桃和板栗也熬不过冬日的刑场

柿子红了脸,在那场如期而至的暴风雪前夕

它连心都软了

 

秋风的利剑高于夏日的阳光

所有裸身的树才能静听梵音

人踩着落叶,穿着锦缎,却能相互走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7b0b43501017za6.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