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左诗选稿平台
左诗选稿平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9,613
  • 关注人气:3,4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翔选诗[一百七十九]

(2012-07-07 07:27:17)
标签:

诗选

文化

石头上的光珠选本


玉寒烟◎中都风月◎李月红杨光◎——吉林韩少君◎栩栩◎陈贵亮 张洁◎烟痕◎漫天飞雪※排名不分先后

 

雨后可有阳光

 

 玉寒烟

 

这场雨终究来了  顶着电闪雷鸣

在黄昏里 急促地走进了黑夜 

本来就拥挤的心 更加沉重起来 

紧锣密鼓的雨滴 试图绕过我的困境  

趁闪电还在高喊  把昨夜的那片星光

束之高阁  我只有一节一节地拔出旧疾 

在雨水还没来得及流走  挺起腰身 

赶在黎明之前  摘第一朵露珠 

放在手心   等它泛滥成泪

 

雨水还在和天空纠结  随着闪电的撕裂

滑落的那些羁绊   悬挂在我的杯口  等我

旧时光  被这场雨荡过  仅留下青花染色的回忆

也许  绕过疼痛的季节  你的身影还会重返枝头

将陌上的沧桑  系在婉约的睡梦里 

让那缕淡淡的茶香  唤回曾经的轻吟浅唱

  伏在琴弦上  等雨后的阳光

 

玉寒烟

http://blog.sina.com.cn/u/1827748983 

 

怀念我的老吉它


◎中都风月


少年时代怀抱着刚新买的吉它

心儿就像吸吮着母亲甜润的乳汁

花季岁月弹奏着吉它

懵懂的心不惜为情可以惊天地泣鬼神

步入不惑之年抚摸着吉它

目光久驻在曲线谱间却再也找不到似曾相识的感觉

其实,还是最怀念十八岁时骑着单行车背着吉它

吹着口哨在大街上如脱缰野马般的日子

斜视着姑娘的芳眼望着天边的云风似的穿过

现在时常静下来与倚在书房一角的吉它对视无语

彼此默默感受着一天天正在沧桑的容颜

这把已经浸透我生命的亲爱的老吉它

尽管流年荏苒春去秋来

我不会忘记青涩时为你写诗间的约定

咱们曾一起从年轻走过啊,又将注定会一起老去

中都风月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wenshangkong 



夏日,鸟鸣


◎李月红


柳叶静止,翠绿是给阳光看的

而一只鸟的叫声划过午后的燥热

尖锐,清凉,是叫给我听的

我想到薄荷糖,冰激凌

它们比睡眠甜蜜,婉转

设下香饵,垂钓我的念头

窗户大开,我站立的地方

刚刚被鸟鸣洗过

而天空还未送来一丝云朵

诗人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yuehong123


夜晚书


/杨光

 


我们坐在夜晚,借着黑夜数星星。
天上的星星真多,从南向北,一步一个蹄印,踏响天空。

 

我们的头顶光明的牧场,最先踏破的,
是额头--

一个人的帝国

http://blog.sina.com.cn/cywsj



《祖国,你的门票好贵》


 ——吉林韩少君


所有的景区

都被圈起来

我无法看遍大好河山

祖国,你的门票好贵

 

我想一睹庐山美貌

她在茫茫的雾里

我想看看苏杭的花容

她在深深的梦里

 

真的羡慕李白

嫉妒徐霞客

我的祖母对你们真好

 

我想投入母亲的怀抱

母亲说,孩子

票呢

 

君临天下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174989125



纪念昨天和今天

 

◎文/栩栩

 

只要轻轻地挥一挥手

蔓延的思绪就眷恋地盘旋进夜里

筑起一道旅途的网

穿越两极的花开花落

天涯的青丝和海角的眼泪汇聚成一江春水

灌醉那一夜用情最深的人

风声凝结的窗口

月亮的眼神是匍匐在胸口的温存

开始决堤  开始越陷越深

 

宝贝蛋子---栩栩原创

http://blog.sina.com.cn/cx915107 [



《第二世界》


◎陈贵亮

这最后的疼痛来自呐喊
一只尚未遗弃的巨耳
作画人把自己抛起来。天空涂满红色
鲜血是最耀眼的红色
五根手指在空中不停的移动,幻化成云水
遮住我的眼睛
他一再描摹的世界
我并不能看见
他还向我曝示完整的伤口
而我只能用自己的耳朵去抚摸:倾听
——
一个不贞的世界

与你们想的不一样!

http://blog.sina.com.cn/u/168719747



《西南行,兼答友人》


 张洁

 

盘桓的阴雨勇敢地退去,高原日丽

白云在蓝天上,轻盈地飞

治愈的消息

三次路过你的家门

你树梢绿色的旗帜

这盛夏之季

岂能腐烂在绝望里

 

车过隧道,隧道,又一条隧道

(我读着你的诗)

这么多山的心脏

就这样,被逐一洞穿

车和我一样

是游泳的针

禁不住诱惑之水。在堂安

 

那些爱上它的燕子

不断地唾出胸中山水,和泥筑巢,它们

守着鼓楼与瓢井,再也不

迁来徙去

 

 

《渔歌子》

 

西塞山前

白鹭飞,已经飞过一万五千年

此时斜风细雨

箬笠和蓑衣的出场,并非为遮雨

只是神秘

此时秧苗青青,鳜鱼正肥

你这一世的身份是渔郎

眼中只有鱼,和鱼

我晾翅,把影子投在水里

投在你面前最明亮的区域

你爱,或者不爱我

我都在西塞山前

平行地飞,垂直地飞,斜斜地飞

上上下下地

 

 怀抱灯盏。夜不黑。

http://blog.sina.com.cn/jessie662010

 

《生之轻》

◎烟痕


孕育过胎儿的那张温床
绳与结开始断裂,再不能
在幸福的空中自由摇摆
低垂地,被生活的病菌裏胁
霉变

 

这是即将死亡的前奏
它在睡梦中泛起些许鲜活
又被疼痛化为虚无
一些生长发芽,又瞬时折去
夜的寂掏空最后的悸动

如今,还有什么来证明自己活着
象一部高速旋转的机器
最终在疲惫中完全停下
诱蚀,它动也不能再动
生命变得如此之轻

烟痕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586943562 



 雨,把夜的抑郁洗清


◎漫天飞雪


夜色,囚禁了星星,心

也被魔咒抱住,风如游丝

阻断了新月

 

一只惊秫的乌鸦,把头

深埋在树叶下面,偶尔

发出嘎嘎地尖叫,今晚

或许有一场倾覆,那是

开满黄花的豆角的渴慕

 

蛙声如潮,然而,

没有田田莲叶,也缺少

那屡屡的清新和馥郁

 

我在,漫无边际的黑里

踟蹰。一道闪电,打碎

树巅的寥落,如注的水珠

肆虐狂奔

 

捡起走丢的思绪

让雨,把夜的抑郁

洗清

 

    2012.6.27

http://blog.sina.com.cn/zhjanzh [订阅][手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