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克勤
王克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20,213
  • 关注人气:45,5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汶川三周年祭:为地震死难者设立网上灵堂

(2011-05-12 03:36:10)
标签:

杂谈

分类: 当代中国

为地震死难者设立网上灵堂

 

    编者按:今天是汶川大地震3周年忌日,灾难夺走了近10万同胞的生命。但是,其中却有许多的学生及成人,不该成为死难者。他们的离开与人祸息息相关。而我在大地震后的一个微观的调查又佐证了这一事实。为实践我采访时的承诺,我在第二年的清明时节即为我所关注的这些死难者设立了这个网络灵堂。三年过去了,我再次贴出,表达祭奠与祈祷!

 

    (下文发表于2009年清明节)

    今天是清明,当人们在以各种方式祭奠逝者时,我想,我应该为他们——汶川地震:四川省绵竹市中国银行大楼垮塌中遇难的人们设立一个网络灵堂,以纪念这些遇难者,兑现自己的承诺。

    在地震灾区采访时,看到一个又一个废墟,听到一个又一个惨剧,面对那些已经离开我们的生灵,我默默的许诺:我一定要让他们死亡的真相大白于天下,以告慰亡者、以安慰伤者、以抚慰生者。同时,我也默默许诺:要为我所关注到的遇难者建立一个网络灵堂。

    2009年2月6日,《绵竹中行大楼“512”垮塌真相调查》的报道公开发表,随即便在网络上被彻底封杀。虽然由此引来了高层对于我及所在报社的批评与检查。但,作为真正的新闻纸、作为新闻人,我们尽最大力量说出了真相,也算是对于亡者的告慰。本来想很快就为他们设立网络灵堂,但是“为了灾区的和谐与稳定”,我便一拖再拖,我想,都马上一周年了,在遇难者死亡后的第一个清明节,我理所当然应该为他们建立起这个网络灵堂。如果还有人要删除这个灵堂,我想,他们定然彻底没有了人性!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数秒钟内中国银行绵竹市支行办公大楼“ 像切面包一样,这个整体中,只是切下了中行办公大楼,而建筑相连的两翼之家属楼没有大的损伤,感觉像定点爆破了一样!”。据我一个月的调查访问,在中国银行绵竹支行办公的银行职员、办事的银行客户、周围的商铺店员、一楼装修的民工、过路的行人共计死伤29人,其中死亡19人,伤10人。以下我仅仅为我所核实过、知道姓名的遇难者设立这么一个灵堂,以告慰亡者、以安慰伤者、以抚慰生者。

    或许,我们永远无法预言灾难何时发生,然而可以确定是,总有一些我们能做的、该做的事情,让那些曾经鲜活和跳动的生命不会轻易消逝。至少,让我们记住这些遇难者的名字:

                  杨正东

                  ——中行大楼垮塌现场挖出的第一个遇难者

    男,31岁,1977年12月23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生前系中国银行绵竹支行营业员。5月12日中国银行大楼垮塌时,在二楼营业部大厅工作的杨正东被砸在楼下。埋在废墟中的杨正东曾于16时30分,分别给父亲、母亲、妻子打过电话,三人均未接起电话,至今杨父手机上还保留着来自儿子的这个“未接电话”。
    7个月后,杨正东的儿子出生了。

    家人的话:“这娃娃命太苦,一出世便就没有了父亲!……”

                                                                              ——杨正东之母张志凤

 

 

                      胡利华

     女,37岁,1971年2月11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生前系中国银行绵竹支行营业员。

     胡利华的丈夫是绵竹市公安局警察。由于自己是警察身份,所以卢天兵一直没敢参加遇难者家属们到中行去讨要说法的行动。但是,在领导提出“如果不签抚慰协议,就停职三个月,之后还不签就辞退。”顾及年仅3岁的女儿需要抚养,“我违心的签了字!”“我心里非常非常痛苦!”从来不喝酒的他从此天天饮酒。

    家人的话:“我心里非常痛苦!”

                                                                ——丈夫卢天兵

 

 

                   赵  

    女,34岁,1974年11月2日出生,汉族,1994年职高毕业后进入中国银行绵竹支行工作。

   家人的话:“赵娓33岁的生命嘎然而止,撒手西去,留下了年迈多病的母亲,疼爱她的丈夫,幼小的儿子,从此,几个家庭因她的离去而失去了往日的幸福、快乐!”

                                                               ——姐姐赵娟

 

                                  李小玲

     女,29岁,1979年5月生,绵竹市人,汉族,于1998年6月毕业于成都理工学院,系中国银行绵竹支行营业员。

    家人的话:“小玲走了,这女子,我那天还说,你们的楼太危险,别去上班了,这,一去再也回不来了。”

                                                                               ——母亲代春兰

 

                           廖自方

     男,45岁,1963年7月25日生,电大专科毕业,1991年由外地农行调入绵竹中行,生前担任中国银行绵竹支行业务发展部零售助理客户经理。

    家人的话:“失去了这样一个顶梁柱,年迈多病的母亲能不悲伤?……现在我们只能借助于媒体为我们伸冤,希望中行对办公大楼的倒塌实事求是,给我们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以此告慰死者,安慰生者。”

                                                                                         ——妻子鲜怡

 

 

                              赖小红

    女,38岁,1970年6月3日生,汉族,绵竹市人,大专,生前为中国银行绵竹市支行营业部事后复核员,1989年参加工作。当时在二楼营业部工作时,被垮塌、砸压、掩埋致死,第五天挖出尸体时,面目不清,仅凭衣物辨认。

    她的丈夫身份非常特殊,是绵竹市政法委副书记、维稳办主任。梁春霖在我面前痛哭流涕,他深爱着的妻子赖小红也被中行大楼夺走了生命。被逼无奈,他违心的签了抚慰协议。他说,我感觉自己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个躯壳,去年底他正式向组织上提出了辞职报告。他还说:“一方面我的职位要求我做好维稳工作,让老百姓忍受冤屈;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怎能不冤屈得心疼呢,我怎能无视冤屈民众的情感?”

   家人的话:“想起红儿在生时……真是十分孝顺父母,有空经常回家,每逢周末还常带父母去好吃好玩的地方……(她的)母亲下肢残疾,每两年要更换一次假肢,都是女儿陪同,并出资更换,这样孝顺的女儿就这样去了,真让人痛心,真是可惜!可惜!可惜!”

                                                              ——父亲赖光荣。

 

                             田荣松

     男,39岁,1969年11月生,中共党员,高中文化,退役军人,生前在中国银行绵竹市分行综合管理部任驾驶员工作,曾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复转退军人、驾驶标兵等。

    家人的话:“我天天到废墟的洞口去喊话……至到这天(2008年5月16日)快中午时候,我老公出来了,我不相信那会是他,面目全非,全凭他的衣物认出是他,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妻子苟娟

 

                             杨万明

     男,43岁,汉族,生前在绵竹保安公司就职,在中国银行绵竹支行从事保安工作。5月12日正好在中行营业厅值班,被垮塌的中行大楼砸死。

    杨万明与妻子均为下岗职工,几年前,分别谋得保安与商场营业员的职位,夫妻二人的月工资总额仅仅1000元。杨万明被砸死后,年仅16岁的儿子为减轻身患重病母亲的负担,悄然离家赴武汉打工,最后被母亲找回。在好心人资助数千元后,这才使孩子再入学堂。 

   家人的话:“我们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呀?”

                                                                 ——妻子钟建萍

                                    李建强

    男,36岁,1972年出生,汉族,大专文化,四川绵竹市人,1992年被招进中国银行绵竹支行,其工作岗位为营业部会计助理。第五天挖出尸体时,面目不清,仅凭衣物辨认。

   家人的话:“当时我冲过去的时候,不能相信眼前所见的竟是中午刚从家里出去不久的老公,面目全非……我希望这件事的真相浮出水面,还遇难者一个公道。”

                                                                  ——妻子李娜

                                      黄伯玉

    女,41岁,1967年8月17日生,汉族,绵竹市孝德镇石河村农民。5月12日,与丈夫洪金贵一起前往中行营业厅办理保险兑付分红业务时,被垮塌的中行大楼砸死。

   家人的话:“我老婆是被砸死在我身边,她的一支腿一直压在我身上。”

                                                                                ——丈夫洪金贵

                             唐世万

    男,53岁,1955年5月5日生,汉族。绵竹市汉旺镇群新村七组农民。5月12日正好在中行大楼做装修工,被垮塌的中行大楼砸死。

   家人的话:“我们连人都没见到,他们就给火化了,三个月后才领到骨灰盒。”

                                                                             ——女儿唐代玉

 

                             张大宣

     男,46岁,1962年6月6日出生,汉族,绵竹市剑南镇五居委七组居民,装修工头。5月12日正好在中行大楼做装修工。被垮塌的中行大楼砸死。

     家人的话:“老张死的冤枉!”

                                                                            ——前妻伍芙蓉

                            张锦阳(无照片)

    男,35岁,1973年11月22日生,会计、金融双大专,西南财大金融本科学历;14年党龄,13年行龄。系中国银行绵竹支行综合管理部干部,团总支部书记,共青团绵竹市委员。

     家人的话:“锦阳死的不明白!”

                                                                        ——妻子张世兰

                            韦  亮(无照片)

    女,28岁,1979年12月10日生,汉族,营业员。绵竹市清道镇凉水井村人。身前系绵竹恒济药业公司二店营业员。已婚,生育一女,时年两岁半,丈夫无业。5月12日,地震发生时从药店飞奔出来,药店没有倒,然而对面的中行大楼倒了,被砸死在街头。

 

                                彭于发(无照片)

    男,50岁,汉族,身前系绵竹恒济药业公司二店营业员。5月12日,地震发生时从药店飞奔出来,药店没有倒,然而对面的中行大楼倒了,被砸死在街头。

  

     还有部分死难者,我无法求证到他们的姓名,只能默默为他们祈祷!

    当然,我也在这里为我在汶川、北川、绵阳、都江堰、安县等地所采访关注过的死难者们祈祷!

   其实,我设立这个灵堂也在于为所有在四川地震中死难的人们一个纪念,包括我所采访过的四川南部会理地震中的死难者们,愿他们在天国能够得到自由与幸福!为他们祈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