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克勤
王克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42,768
  • 关注人气:45,5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尘肺病人陈久红:36岁后再无人生?

(2011-04-20 19:36:38)
标签:

杂谈

分类: 时报调查

尘肺病人陈久红:36岁后再无人生?

 

尘肺病人陈久红:36岁后再无人生?
志愿者为危重患者陈久红拍摄视频资料

本报记者  火兴才

这就是我幺儿(小儿子)的棺材……”
   
手指着摆放在屋子里3口棺材中靠边上最小的一口,75岁的罗伯正老人说完后,一脸黯然,再不说话。

   
同村做棺材的一位木匠补充道:棺材已经定好4年了,3800元,是赊来的。他的幺儿得病了,没得钱(治病)……(棺材钱)什么时候还(钱)是他的事了。
   
罗伯正老人的幺儿名叫陈久红,尘肺病危重病人,年仅36岁,2011年10月9日,正是他生日,但他忧心不知还能不能熬过这半年

   
2011年4月8日下午,四川广元市旺苍县龙凤乡锦旗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见到四年前就已准备好棺材、如今24小时不能离开氧气的尘肺病危重患者——陈久红。

找寻陈久红

    4月3日,记者从一位尘肺病患者处知道陈久红,除姓名外就没更多的具体信息了,包括家庭住址等;直到前往采访的前一天4月7日晚,从一位远在湖南打工的广元苍溪县尘肺病患者处才获悉准确地址。
   
前往陈家采访的路上可谓一波三折:车子离开旺苍县城一小时多,在坎坷泥泞的山路上,出租车司机央求租车的钱不要了,我把你们带回县城,找辆越野车再来吧!翻越一座山梁时,因下雨造成塌方,数块巨石再次挡住前往陈久红家的路。和司机一起动手,清理出一条行车的路,车子再次出发。
   
半小时车程,泥泞的红土路面出租车无法继续行驶。步行半小时,终于见到尘肺病患者陈久红。
   
房屋是干打垒的,一间30多平方米的土坯房里,陈久红围坐在包装箱中间的椅子上,正前方靠墙的地上燃烧着三根粗大的木柴,屋里烟熏火燎的,墙壁和屋顶全是黑的。
   
尘肺病人最怕粉尘和感冒。没钱买煤,就地取材的柴火,成了陈久红唯一的取暖方式,但柴火燃烧时的烟尘,对于他的身体无疑又是一种伤害。
   
墙角是稻草垒的鸡窝,一个竹筐下面扣着一只正在下蛋的母鸡。鸡蛋,是陈久红唯一的营养。
   
陈久红告诉记者,左手边的医用制氧机,是去年11月份病情突然加重后,兄弟姐妹凑了2000块钱,专门给他买的。由于24小时不能离开氧气,制氧机,成了陈久红生命最后的依靠。
   
指着右前方的长板凳,和板凳上叠放的两个枕头,陈久红比划着对本报记者说,医生告诉他,尘肺病人的肺都坏了,能够呼吸的就剩下一点了,最后都是不能呼吸憋死的。
   
而他现在呼吸就很困难,必须要吸氧,天天还要输液,几乎不能躺在床上睡觉。困了,就俯身爬在上面睡觉。
   
陈久红的病情已经相当严重,即便一直在吸氧,谈话也不得不时常中断。与他在一起的一个多小时,尽管屋内不时袭来阵阵凉意,但记者发现陈久红的头发一直都是湿漉漉的。

6个月的炮工便患了一生也治不了的

尘肺病

    陈久红说,他是在2002年4月才到凉山州甘洛县铅锌矿打工当炮工,10月份就不干回家了。
   
这6个月,是他接触粉尘的全部时间,也是他用一生接触粉尘的全部时间。
   
6个月内,他只在农行5号井和冶炼二厂的矿井干过炮工。每天的活就是拿起风钻打眼,炸取矿石。
    
尽管治病花费了六七万元,但陈久红告诉记者,从2004年发病,直到2010年11月,一直没给政府添过麻烦
   
去年11月病重后,找到县政府,给了2000元补助。村上也答应给予400元补助。
   
没有劳动合同,没有劳动保护,找不到用工单位,无法进行职业病鉴定,更无法进行工伤认定,赔偿更是无从谈起……这是甘洛县铅锌矿采矿20年,30000矿工面临的最根本问题。
   
旺苍县龙凤村、龙安村钱加兵、钱加凯兄弟,也是甘洛县铅锌矿的受害者。
   
弟弟钱加凯1994年至1998年期间,在甘洛铅锌矿当炮工。1998年因身体不适离开铅锌矿,回家后到医院检查出尘肺,随后,哥哥钱加兵也检查出尘肺。
   
钱加凯说,2000年他在县疾控中心领过3个月的免费药,用于治疗尘肺。但后来就不免费了。10多年来,他累计花费了15万元。
   
2010年3月,生活没有着落的钱加凯向妻弟借了20000元。进了些烟酒百货、副食日用品,在家门口开了家小卖部,一来方便乡亲们,二来每月还有200元左右的收入。但相比每月高达500多元的药费,依然是杯水车薪。为了维持家用,妻子外出打工,每月有几百元的补贴。钱加凯留守家里,一边照顾小卖部的生意,一边给六年级的儿子做饭。
   
病情较轻的钱加兵,则在苍溪县高速公路工地上隧道工程打工,负责值班。

32岁那年准备了口棺材 

    陈久红话语沉重地说,钱加凯也买好了棺材,于是我便也准备好了自己的棺材
   
在与记者谈到四年前买了棺材的事,他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已故病友杜长柏和重病患者钱加凯:2005年11月15日,龙凤村37岁村民杜长柏因尘肺病病故,这给曾经到甘洛铅锌矿当炮工的病友们敲响了生命的警钟。因为患病后,他们都到旺苍、广元甚至成都的医院检查过,也住院治疗过。
   
医生告诉他们:他们患的是尘肺病,也叫职业病,但这个病是没有办法治好的。只是让他们买些控制病情的药回家休养。
   
2007年,已经完全失去劳动能力的陈久红开始为自己琢磨后事。2009年,结婚整整10年的妻子离他而去,临走的时候告诉他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陈久红说:妻子抛弃他和这个家庭之前,也是很好的。他出门打工,她对生病的婆婆照顾很周到。在他患病失去劳动能力之后,妻子坚持外出打工挣钱给他治病,甚至对他说不让打工挣钱养家就会跳进池塘之类的话。但外出打工,妻子受到外界的诱惑后,心就发生变化了。至今近两年没回家,也没往家里寄过一分钱。
   
此后,陈久红就搬到大哥的家里,和父母相依为命。自己家里整整两年多没有做过一次饭,生活起居完全依靠父母。
   
2010年8月,陈久红将上六年级的独子送到河北的姐姐家寄养。
   
11月,陈久红病情突然加重。父亲就搬到他的房间照顾他,现在连衣服都是父亲帮他穿。
   
我没有对父母尽到责任,我没有送他们上山(养老送终),他们要送我上山……还有我的孩子,我也没有能力养活他,我希望我的妻子能够回来,等我走后养活自己的孩子。尽管坦然面对生死,但谈到父母妻儿,陈久红的眼圈还是红了,但泪水始终没有流下来。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时报http://www.cet.com.cn/20110420/h2.ht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