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杭州学霸痴迷天文学,被美国名校抢着要!“我想坚持梦想”

(2017-10-18 09:39:06)
标签:

杂谈

这段时间,有一本新书正在被杭州图书馆、宁波图书馆等大力推荐,是一位95后学霸写成的科普读物,书名叫做《心阅星空》。

杭州学霸痴迷天文学,被美国名校抢着要!“我想坚持梦想”

​写书的95后叫孙邦正,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文爱好者。他是杭州学军中学天文社创始人、首任社长,也是杭州高中天文社联合会创始人、原会长。

这本书是孙邦正为天文爱好者写的入门书,据说在高二时就已经开始写了,经过多次修改、完善,历时4年才正式出版。

孙邦正现在是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一位大三学生,这是一所世界一流的著名公立研究型大学,产生了21位诺贝尔奖获得者,38位普利策奖获得者。

孙邦正申请美国大学时,只填写了两个专业,一个是天文,一个是金融,前者是自己喜欢的,后者是爸爸要求的。因为他在高中期间在天文方面大量的观测成果、社会实践活动,美国多所高校伸出了橄榄枝;同时,金融专业方面也得到了3所美国高校的认可。

最后,孙邦正遵从内心的想法,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天文,目前在麦迪逊分校学习天文与天体物理系。

他在学军中学成立天文社,没有合适的教材就自己编

《心阅星空》这本书的前身是一本社团教程,是孙邦正在学军中学成立天文社以后,为了给社团成员讲课而写。

“当时社团成立后,我们要恶补各种天文方面的知识,但相关的书籍不多。”孙邦正说,他在给社员们准备社团课时,同一个方面的内容,往往要翻阅很多本书才能找全,“从那时起,我就觉得有必要写一本这方面的书。”

当时也正值杭州,乃至全国各地的高中天文社团兴起之时,孙邦正觉得,“各个中学的天文社可能都需要一本书,让他们通过这本书就知道中学生对天文了解到什么程度,中学天文爱好者应该知道多深程度的知识。”

在马上进入高二的那个暑假里,孙邦正开始提笔为社团写这个教程,这个过程很艰难。“从那时起,我才发现自己对天文学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所以教程的大纲都列不出来,只能慢慢思考,慢慢写。”

直到高中毕业,孙邦正才发布了第一个仅87页的版本。但他并不满足,到了美国读大学还在写,还在改,一直到今年3月才最终完成对这本书的最大一次修改。

微信图片_20171017213647.jpg

他对天文是真爱,从实验班退出也不悔

孙邦正的爸爸对记者说,儿子对天文非常痴迷,家里堆满了关于天文方面的书籍。“他在学军中学搞了天文社,经常出去观测天文现象,学习成绩都受到了影响,从实验班回到了平行班,但他仍乐此不彼。”

孙邦正很小的时候,每次去爷爷奶奶家,他最喜欢躺在竹榻上,仰望星空,这样躺着可以看很久。

“我天文之路的起点,应该是2009年,那年我12岁,小学刚毕业。”孙邦正对记者说,那年7月长江中下游日全食,这是他至今为止唯一观赏过的一次日全食。他写下了这样的感悟:“我的手上没有专业的望远镜,我只是在摄像机的前端贴上了一块巴德膜,并且手动跟踪拍摄而已;周围有不少人的观测设备都比我高端,但是我感到自己与别人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当过了食甚(太阳被完全遮盖的阶段)以后,楼顶上的大家搬着各式装备离开了,只有我一个人留到了整场日全食结束。”

2010年的一次元旦月食,发生在凌晨两点多。孙邦正告诉家人,一定要在凌晨一点把他从床上拉起来看。“冬天的凌晨一点,是令人窒息的寒冷,我还记得起床时一直在发抖,家人劝我不要去看了,冻坏了可不好。我说,发抖就代表我要热起来,没关系的。现在看来,这只是一个没有什么科学道理的狡辩,但是仔细想想,是多大的向往才能让我在那一刻,用我能想到的所有理由来狡辩,来告诉家长们我一定要看这场月食。”

申请美国大学,爸爸对孙邦正说:“天文作为一项个人爱好是可以的,但不能成为今后的工作,而且工作也难找。”所以,在选择专业时,爸爸建议选金融专业。孙邦正一定要把天文专业放进去,毫不让步。

孙邦正说,天文确实是冷门,但是他还是非常喜欢。“我以后打算从事这方面的工作,现在世界上从事天体物理研究工作的人总数是非常少的,截止2015年底,全美国6000人,全中国2000人,所以一定需要很多人才,我希望自己以后也能是这些人才当中的一个。”

微信图片_20171017213654.jpg

为了自己喜欢的事,胆子可以特别大

孙邦正现在研究的领域非常专业,使用磁流体的结构梯度来追踪星际介质中的分子云中的磁场方向、确定受自重力影响的区域、并估算视线方向上的磁场强度。

这么专业的东西,孙邦正全身心投入,而且胆子也变得特别大。孙邦正的爸爸说,儿子现在是Alexandre Lazarian教授科研团队的一个成员,团队中的导师说,他已经7年没有收本科生了,但这次破例收了孙邦正。

“我也是胆子大一点,给教授发了一封邮件,简单介绍了自己,然后教授正好缺人手,虽然我是本科生,也给了我一个机会去试一下。后来,教授觉得我的工作热情一直非常高涨,就让我留在这个团队里做事情。”

孙邦正说,跟顶尖专家一起做事,对个人成长非常有帮助。“后来,教授也给了我机会,让我在55位全美顶尖天体物理学家面前做一个关于我研究的报告,同时也把我的成果带到世界级的大会上去,作为他报告的一部分。”

孙邦正的这种大胆,在国内时期也显现了出来。孙爸爸对记者说,当时有好几所美国高校录取了他,他就自己对这些学校在天文方面的排名、教授水平等进行了分析,并联系了国内几位天文方面的院士进行请教。

“他给这些院士发邮件,得到同意后就背了个包,自己找上门去拜访。”孙爸爸说,儿子看似内向,但在天文这方面一向敢为人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