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ijk
jijk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631
  • 关注人气:1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曹家本无祭田,秦可卿遗言如何实现?

(2020-06-26 23:37:38)
标签:

祭田

秦可卿

《朱子家礼》

《大明律》

袭爵

分类: 公开发表
秦可卿,在红楼十二钗里是仅次于钗黛凤的人物。她在临死前曾托梦给凤姐,对贾氏家族的命运有过一次重要的交代,是《红楼梦》整部书中对贾府结局的一次提前安排,也就是说她已经预估到了贾家的结局,提出了一个可以挽救后代赖以生存、不致消亡的方案,不可谓不重要,它的核心词就是“祭田”。书中十三回开首写凤姐睡去入梦,秦氏从外走来,有如下一段对话:

......秦氏冷笑道:“婶子好痴也。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能可保常的?但如今能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亦可谓常保永全了。即如今日诸事都妥,只有两件未妥,若把此事如此一行,则后日可保永全了。”
凤姐便问何事,秦氏道:“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依我想来,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但将来败落之时,此二项有何出处?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争竞,亦不有典卖诸弊,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继。......”

所谓“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就是指“祭田”。何谓“祭田”?顾名思义,即指古时族田中用于祭祀的土地。祭田约起源于先秦,它与中国的宗族制度紧密相关。中国古人对祭祀祖先极其重视,尤其是统治阶级,“事死如事生”,死后在阴间也要有着与生前一样的生活,于是对祭祀礼仪有着高规格的要求,高要求必定产生高消费,礼制规程和祭品(指建筑物、祭祀专业人员、供品)都需有强大的经济基础来执行和延续,祭田也就应运而生了。因为祭田产生的农作物可以换取货币和其他必需品,祭田上的房舍可以居住、读书,赖以支撑宗族制度的牢固与绵长。说白了,就是皇族及其权贵为了巩固政权和地位采取的有效措施。所以说,祭田又与家庙和宗祠相关,没有家庙和宗祠的人家也就不可能有祭田。宋之前,祭田随宗族制度还处于一种较为散乱状态,宋之后,重新确立了宗族制度,对祭田也作了较为正式、严格的规定。朱熹《朱子家礼》说:

初立祠堂,则计见田,每龛取其二十之一,以为祭田。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文学李翠台先生芳》也云:

营构必先家庙,产业先祭田。

从这些记载中,可见祭田与家庙宗祠的联系,祭田必与家庙宗祠同时设立。至于祭田的来源,一是宗族内根据土地规模、数量按比例供给族内祠堂,每龛即每一族系,有的大家族族内有好多族系,以每一族系拿出二十之一土地,组成家族祭田。还有就是族人遗产、捐赠、朝廷赏赐、购买或兼并,形成了一定规模的祭田。祭田的功能当然一是用以祭祀的支出,二是用以凝聚族内人认同感和归属感,兼顾各方利益,平衡各方心态,这些都需以物质为基础。既然是统治阶级的巩固手段,必定就有相应的保护措施。《朱子家礼》就规定祭田“立约闻官,不得典卖”。《大明律》也规定了犯官祭田不在抄没之列,清代延续了相应之规定。古人遵循了“罪不及祖先,祸不及家庙”的先律。所以才会有秦可卿口中所说“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嘱咐。
红学中人皆知,《红楼梦》是按照作者生活的原型来创作的,也就是大家普遍认知的曹雪芹家族。近年来,随着研究的深入,越来越多的质疑声四起,发现书中有众多情形与曹家原型不符,于是大家又给曹雪芹圆场、找台阶,一种普遍的声音就认为小说嘛,总有虚构的成份,渐渐形成一种八面玲珑的解释:凡贾府与曹家相符的,就是原型、家史,不符的,就是虚构、创作。这在文学创作中也说得通,且是符合常规的,小说毕竟不是传记,虚虚实实乃文学之道。但《红楼梦》是现实题材小说,它严格地区别于历史、神话、鬼怪小说,它一定是写作者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身边事,即便不是家史,也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作者也在书中反复强调笔下事迹乃“半世亲睹亲闻”、“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这个道理是文学创作的规律、常理,无需笔者在这里絮叨。《红楼梦》这么一部宏大的作品,描写了祖上袭爵、家有皇妃的一个贵族大家庭,家里的一个公子哥儿从小在四大丫环、十几小婢女的陪吃、陪睡、陪玩“三陪”(几乎就是皇子的待遇,因为现实生活中除了皇室,没有哪一级官员家庭可以有过如此地位的生活。如要搞清这个问题,可参阅土默热先生的博文《怡红院四大丫鬟隐喻宫廷戏》)中度过,生活在有山有水的大观园里,不但有家族祠堂。还有铁槛寺、栊翠庵这样的家庙、私观,当然也有祭田,可能规模有限,所以秦可卿才说“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趁今日富贵,奖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在这些贾府的重要环境描写中,多多少少总要有一点曹家的影子吧,总不能全是虚构、隔壁老王家才有的情景吧?可惜的是,曹家祖上没有谁授过爵,也就谈不上袭爵,不仅没有宗祠、家庙,更没有祭田。过去有一帮曹学家在什么香山、张家湾等地寻找曹家祭田,可叹他们不了解祭田知识,必得有宗祠,才会有祭田。曹家无论在南京还是在东北都不曾有过宗祠和家庙,何来祭田?秦可卿的遗言又如何实现呢?果不其然,曹雪芹在北京过着“举家食粥酒常赊”的生活,从未享受过一丝一毫祭田带来的好处,因为他家的祭田是百多年后的曹学家分配给他的,你叫他如何享受后人的赠予?
曹雪芹笔下的贾府大多不是曹家的原型,都是他不熟悉的别人的生活,尤其是“祭田”遗嘱,是红楼人物命运的重中之重,也必与作者的命运紧紧相连,但现实是如此残酷、相悖,你在曹氏家族的任何史料中找不到一丁点家庙、宗祠及祭田的影子,连传说都没有。你还认为《红楼梦》贾氏家族是曹雪芹的天才发挥吗?是他根据隔壁老王家的家境依样画葫芦的吗?反观土默热红学论证的洪升,其家族不但有家庙、宗祠,也有祭田,祖上洪皓授过公爵,完全符合贾氏家族人设。曹耶?洪耶?我们大家还是静下心来,细细地分辨一番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