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2018-07-10 15:57:29)
标签:

文化

图片

娱乐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药不能停》 2017 .陈哈 布面油画 60X60cm 

Keep taking drugs. 2017. Chen ha . Oil on canvas  60X60cm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实在是拿有些人无语,我特意把海报翻转了一下,跟我作品再放一起,这么看,还不懂,那真是没法子了。)


shirley 2018-07-10 07:38:53 : 药丸的颜色都懒得改一改,这个就是偷创意,还看不出抄袭,我也是醉了。


shirley 2018-07-10 13:08:28  :没有见过红蓝色药丸,这个应该是原作者的艺术加工,为了配合背景颜色搭配吧。我只见过红黄两色和蓝白两色的药丸。这个也能一模一样,呵呵了


孙大肆:电影里的药丸是黄色的,其他就不说了,为何海报里的药丸连颜色都要跟你的画一模一样。


红色朝上蓝色朝下都要一样?


律师:

一个作品受不受法律保护得看该作品具不具有法律所规定的特征,具不具备原创性和首创性,《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宣发海报中的菩萨兰花指是大众都熟悉的元素,图库也有,谁都可以用来加工创作,可加了颗药丸,配上药不能停的标题,作者要表达的还是菩萨的兰花指吗?

假如现在又有个什么电影上映,然后非常自然的把《我不是药神》的这海报变了个底色,还是这图直接做了他们电影的海报,票房还行诶,你们说徐峥会不会找他们麻烦呢?请那些装糊涂的人回答一下 。


安迪沃霍尔用的素材多了去了,那叫解构 ,再创造,比如可乐罐 比如梦露像 ,比如猫王像,在此基础上创作。你再按照安迪沃霍尔的创作 搞个一模一样的,那就叫抄袭 。要不你在素材库里找个捏药丸的佛手我看看? 如果不知道什么是艺术创作,可以搜索查查。不知道什么是抄袭,也可以查查。

 


2018-07-10 12:05:58 该用户已注销

转换一下,如果是楼主抄袭了药神,大家是不是要人肉,开始堵家门口了


律师:


——————————————————————————————————————

事情是这样的,前天我哥们毛袜发现《我不是药神》的概念海报和破三亿的海报如下。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毛袜一看心说这不是哈哥去年的一个画吗,他就发了个微博。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当然,然后我也知道这事了。我还调侃地@了宁浩,浩哥要不把原作给买了吧。哈哈。




然后我就被一堆朋友给骂了,说我太不当回事了,太怂了,怂货。

唉是的,艺术家本人我,都没什么大反应,

他们反应比我大多了。


尤其是草草同学,骂得很难听。

说他当年认识的那个凶猛的野兽已经变成了个怂货,连维权都不敢,还嬉皮笑脸的。



其实...也没有其实,他说得对啦,

主要是我怕麻烦,


再说我又不是什么流量营销号,又不是什么大V,

这事又不是大家感兴趣的奇葩事,

跟明星八卦也不搭界,

出来说这事,谁屌我呢,

几个观众有兴趣围观呢。


这么一想,我刚想动一动,就又懒得动了。


今天回苏州的高铁上,

我翻了一下微博,

果然没几个人感兴趣嘛,

我转的毛袜那条微博压根就没什么人在意,

还不如平时我写看了啥啥电影有点击率呢。


零星的转发里,有一条倒是让我像个傻逼似地笑了起来,

那哥们说:

你缺一个迟斌。


哈哈哈哈哈哈,

他说我缺一个迟斌,

缺一个迟斌,

缺一个迟斌。

(注:迟斌,李志的经纪人。我也不知道李志最近怎么了,有什么事,我不大关注这个歌手所以不大清楚,既然有人这么转发,估计是维权什么的吧。于是搜了一下,还真是。)



我傻逼似地笑完,把边上的美女吓得不轻,

她估计想起了最近四处发生的神经病砍人什么的,

赶紧从行李架上拿了行李跑了,

跑得飞快。


我他妈哪儿有迟斌啊,

我要有迟斌,

还用我自己来弄吗,

真是,这么一想,我更不想动了,

结果被草草同学骂了一路,就差吐血在我脸上。


骂得我真的很惭愧,这是我自己的事,

结果我的朋友都这样上心,

我自己却连发个声音的勇气都没,都懒得,

太让我鄙视了。

于是我下了高铁一到家,

就认真地写这个事。



首先要说的是,

我是准备去看《我不是药神》的,

但去看电影和我要说的这个事不冲突。



这幅画是我2017年1月1动笔的,

因为我有个龟毛习惯,

喜欢把画画的过程用手机拍下来,

所以过程文件都在,图片创建时间也在。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我最先在公共平台发这个作品,是在微博,

时间是2017年2月18日,如下图。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经常看我公众号的朋友,应该也见过我去年用这个作品做过几篇文章的封面。

比如图这篇。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总之就是作品由我——陈哈原创于2017年1月份。

我不大想说我想表达什么,总之有很多层意思,

其中一层是“荒诞”。


现实的荒诞是,到了2018年7月份,

我的哥们看到了《我不是药神》的这两个海报。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我去年的画《药不能停》和《我不是药神》海报这事怎么弄啊,我没有一个迟斌啊!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三天了,

现在不会,将来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人理。


毕竟,

我没有迟斌,

我没有迟斌,

我没有迟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