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亚瞳
亚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6,536
  • 关注人气:1,0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翻滚吧“五盖”!

(2012-12-01 14:36:38)
标签:

杂谈

分类: 禅修
以下内容属复习分享,避免对已学忘失。知悉一些好朋友在家自己禅修精进可嘉,不过不太持久,我想起我自己闭关总是无效也不能持久,没有老师和道场原因很多。“五盖”必然随着禅修生起,回想也是一个很主要的原因。

“五盖”是一个禅修用语——不禅修没有所谓“五盖”的问题,只有烦恼习气。当你开始禅修,无论是止禅或观禅,四念住的任何一处,五盖必生起阻碍,因为它是心之习性,从未被质疑动摇过的习性,我们习惯与它合一。

初习禅时,心常难以安住业处,多时只是在这五个障蔽境界中翻来滚去。五盖是禅修的第一层障 碍,也是一直伴随的伙伴,随时遮蔽心的清明。而对五盖理论的熟习,是个利器,要不断地磨它,你对法和自我的理解就会加深。当你看见 “五盖”,你就是在看见“法”,能够以越来越有技巧的方式不理它或处理它;如果你不能看见五盖,你就惨了,它会在你背后产生强大且持 久的干扰和误解,让你把它的话当做你的“本愿”服从。五盖就是烦恼不舍得你“出离”它们,变化着方法和形体送来的漂亮奸细。

如果你忘记“五盖”,也就基本忘记了禅修方法。

下面是名词解释。为了避免对语言的习惯湮没了概念本身的含义,从巴利语和英语讲起(这部分是IMC Day1的笔记)再用中文解释。“五盖”的概念和“烦恼”的概念有些许重合,差别在于“烦恼”着重研究心的反应模式, “五盖”是着重于禅坐经验中,心不能安住业处的扰乱因素。

五盖,巴利语Nivarana 英语通译Five Hindrances (即五组禅修的阻碍)

1.  Lobha, Kama Tanha —— Craving, Sensual Desire.
欲贪,对感官欲乐的渴求。特别指对一个不在场事物和意象产生的渴求。比方说打坐时想有一大块巧克力,一根水灵的黄瓜,这类散乱的目标。如果心认为——禅修这件事是他得不到需要的满足的障碍,他不会认为欲望是禅修之障碍,而会认为禅修是欲望之障碍,而想要离开禅修的场所;但更为有害的“贪”是对禅修经验、结果的渴求,对平静的渴求、对智慧的渴求(如果平静未生起,渴求平静就是贪。)有人会认为这是一种“法贪”,但是贪就是贪,它的特性是让心变紧,而非放松;不满,而非安住当下,趋向抓取不在的东西,从而失去心的安定平稳,有些禅病由此而生。欲望不能带我们到达智慧和解脱和灭苦。

2.  Dosa & Domanasa  ——Rejectioin, Resistance, Aversion, Anger, Ill will, & Mental suffering 嗔和心的苦受。
一切不满都是嗔,都是苦。嗔的动作是推开,抗拒目标,它拒绝,对抗,厌恶,愤怒,产生恶念和恶意,嗔当下即是心之苦受。反之观察到心的苦受,必然有嗔。如果消弭了这种抗拒,心的苦受也立即消失。
 
嗔是个粗心,障碍入禅、入定。不过把它当做障碍时,它是个魔障,我总是很绝望。但换在心念处的话,一切五盖目标也都可以入观,特别是嗔。
巴利语有时候是非常精微的语言,Domanasa作为心的受苦状态,区别于Dukkha身的受苦状态,在巴利语里,苦有两个词。对这两种苦受作观,它们都会极其慷慨的示现给你很多的法,在它生起时追踪,看见支持它后面的整个锁链关系,嗔后面几乎必定有恐惧,恐惧后面还有各种的慢,各种卑,你会发现很多东西隐藏其后简直包容万有令人惊异。和欲望一样,只要你认出他们,观察他们,不认同这是“我“我想”它的力量会渐渐消弱。你越了解它,它控制你的力量就越弱。身的苦受较容易作壁上观,观察“心苦”而不卷入,需要训练出更强大的觉知力和基本的如名色分别智等等的体验。

要抹除净尽“嗔”几乎是一个不可完成的终极任务,为什么呢? 因为嗔里面有爱和保全的意图,它非常逼近终极。它好像是一个最受苦的孩子,如此受苦却坚持不懈,初心只是为了爱,因此我觉得最好只是接纳它,带着爱与同情观察了解它,用觉察的光照耀它融化它。

3.  Thina- Middha ——Mental & physical sluggishness, Sloth, dull, Laziness; Sleepy. don’t want to practice anymore.
这是两个词,昏沉和睡意。身心呆滞沉重,懒惰,没力量,不清明,昏重呆滞,不想观察,失去兴趣。或是昏昏欲睡。
一个对昏沉和睡意的严厉谴责是,“昏沉是一切无明之本,无明是一切再生与迷障的力量。”但是假若你不能从这句话中汲取力量的话。就回去好好睡一觉,休息好了再来好好的坐禅行禅好了。
我不会在禅坐时点头瞌睡也较少昏沉,我以为这是在第一个10日禅养下的习惯。但是我有时会经历消沉懒惰身心不适,会觉得“禅修不适合我,我应该去爬山,旅行,这里太闷了”等等,我会去做旅行计划,试图从悲惨的禅修经验中逃出去。然后我意识到,这恰是烦恼习气在代表我说话。当我意识到,它们就不在居于强势。对禅修的厌倦,有时只是因为在另外四个障碍里滚太久,滚到这里休息休息。
如果心在明觉中,总是会得到滋养,力量与清明。有一句话这么说,我很赞同,“不管禅修的经验再不好,也要继续禅修下去。”因为滚回习气中总是更不好。

4.  Uddhacca - Kukkucca  ——Agitate, Restless & Regrate, repents.
这也是两个字:散乱盖和追悔盖。
妄想在心中碎碎念、心思万马奔腾、思想太活跃,情绪激动,不安焦躁,及对刚刚的“散乱”本身或其它恶作产生的罪恶感,追悔。旧时常译作“吊举”和“恶作”,所指相同。(吊举,形如吊着举着,图像化地描述心的状态,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忙乱不休,唯独就是不能安放在业处上的状况。“恶作”,即发现做了不是什么大恶,为小小错而自责悲哀忏悔。)
散乱是大部分人开始禅修的状况。几乎没有人类能一坐在禅垫上就开始只是安静的看着呼吸或感受或心念及不卷入,而不跑开。想过去,想未来,想想后悔的事,不满足的事,在想象中跟这个人对话,和那个人发表言论,分析、辩论、思考、回忆… …这本是无可责怪的,心就是这么工作的,总要一个过程不停地返回当下的目标,渐渐才有可能趋于沉淀和沉静。
而追悔,我和很多朋友都犯过,譬如看到嗔心之过患,就陷入了长久狂热地忏悔,忏悔个没完。忏悔心作为惭愧是美善的,知道错了,决定放下,决心停止就很好了。保有对当下的觉察,过去已经过去,你只拥有当下。接纳已来到的果,理解其中的因果势力,那不是单凭悔恨力可以挽救的。

在佛的教诲中,一切让你离开明觉的心所都是不好的。追悔是个恶心所,因为它的作用是强化那件不好的事对你的影响力,让你好像重新经历它一般。在阿含经中曾明确地说,如果一个人一生做了许多善事,但临终的最后之念是想起一件恶事并陷入追悔,那么他结生心生起的境界就是那件恶事之果。

5.  Vicikiccha  ——Doubt , Diffidence
疑法。对自己、方法没有足够信心,或很多的疑虑,因而不能向前,踌躇。

Buddha said,  Don’t believe anything because Buddha said so. Don’t believe anything because teacher said so. You should doult it, check it, examine it, Experience it, Train it. Only when you do that, Then you we know it.
佛曾经说过,“不要相信任何事只是因为佛如此说;不要相信任何事只是因为老师如此说;不要相信任何事,因为经典如此说;你应质疑、检查、检验、锤炼、体验,只有当你这样做你才会了解它。” 唯有如此,你才能把别人的知识变成体验的自己的知识,别人的智慧变成自己的智慧。

巴利词“疑”的大概意思是因为不能确定目标 ,因此不能向前移动。因为它伴随有对前途恐惧性的猜测,而不是对未知的兴奋,和前途光明的猜测,因此不能付出心力和行动。

当你的疑惑是障碍,你应出发寻求答案,当疑惑推动你寻求答案,它就是动力,推动你走在寻求真理的路上了。如果你不能获得答案,你还是无法向前。疑法的障碍就 是指让你踌躇不前,停止努力和前进的“疑”,而不是你应该无条件接受你不理解不相信的东西,建立“强大”虚妄的信心那种信心是没有力量的,只有知道才是唯一真实的信心。

——————————————————
以上是对五盖的介绍。它们其中的任何一种如果‘压倒’你,没有被分辨出来,都会令你都会想停止用功禅修。它们常常都是不单独出现,总是成对成组的。“疑”常和“恐惧”“担忧”一起,“嗔”一定带来“散乱”等等。贪和嗔是一个天平的两边,昏沉和散乱是另一个天平的两边摇摆,疑则停止不前。当你渐渐了解它们,它们减弱消除,剩下的就是中间的巨大的中间地带。

止禅或观禅,都有这五盖对治的指导略有不同,但前提都是你得知道它们,了解它们,才不会轻易被卷走。这是一切禅修的心都会经历的盖障。

如果你在培育定力,坚持安住在业处,当五个禅支:寻伺喜乐舍,逐渐一一生起,五盖必逐个一一消失,定与喜悦会充满。 当禅境和“喜心”生起,对生命的喜悦和感恩之情充溢,再强的“嗔”与伤害的记忆当下也无地存身,而被强大的喜转化为谅解和接纳。不过这个过程和时间要看运气。禅定深入,五盖必消失。不过,这不代表对心达成的理解。

如果你在修内观禅,你想了解的是心的习性,从中学习,开始就不必忽视它们,而是把它们纳入你主要目标之外的观察目标,要意识到五盖不是“我的”而是 “不可控制” “无我”一部分。 “如同沉默的局外人,坐在河岸边观察水波的流动。”而不会随其所动。

阿姜查是这样说:“禅修不是压抑烦恼获得假象的平静,而是以开放的态度面对自己的身心。当你清楚觉知烦恼的来去,而心不受干扰时,智慧便生起了。”
 
PS. 我用了好多次“业处”这个词,它是指即观察心应该去工作的地方。譬如在Anapana观息法,觉知呼吸在鼻孔进出就是当下的业处;如在受念处body scan, 身体和痒痛麻酸等感受就是业处,等等等。佛陀教了40个止禅业处,观禅的大四念处,身受心法的领域,所以“业处”是代指任何行者当时用功的对象。如果还有啥生僻的用词,请提出来,我可能没有留意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